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一·入唐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一·入唐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6-01
出版社:百家出版社
作者:(日)梦枕獏
页数:313
译者:林皎碧
书名: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一·入唐
封面图片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一·入唐

前言
  空海和大唐 【中文版序】 梦枕獏 空海这个和尚,要说是日本这一国土所产、最早的一位“世界人”也无不可。  “弘法大师”这一别名同为世人所熟知。  公元七七四年出生于赞岐,八Ο四年渡海入唐,抵达长安,跟随着青龙寺惠果和尚学习密教,返回日本后,创建密教真言宗。  要说是日本最伟大的宗教家,实在也无不可啊! 当时,他已自学完成传入日本的部分密教(杂密),因此也有人认为,空海入唐之前,对于密教早已大略了然于心了。  他的唐语说得有如唐人般流利。  这也算是一种天才吧! 空海入唐之时,长安有如即将掉落的果实。  就像即将从树上掉落的果实那样的成熟。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就是以这个时期的空海为主角而写成的小说。  事实上,空海停留长安之际,曾历经两次皇帝更迭。  这部小说,就是有关空海解开皇帝死亡秘密的故事。  与此同时,在长安,还有一位在日本享得大名的诗人白乐天,也就是白居易。  这位白乐天,写出有名的《长恨歌》,也是在这个时候。  《长恨歌》叙述唐玄宗和杨贵妃之间的凄美恋情。平安时代起,这首诗就广为日本人所知悉。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也谈到了这首诗是在何种背景之下完成的。  这个时期,长安约有一百万人口。其中,大约有一万是外国人。  既有聂斯脱利派(景教)的基督教徒,也有伊斯兰教徒。琐罗亚斯德教、摩尼教也都流传进来了。  在长安,有专为各种宗教信仰的人所兴建的各式各样寺院,各种信仰也都获得官方保护。  从世界史角度看来,真可说是一个具有优质文化的城市。  深奥的大陆文化,就在长安这个城市开花结果。  对空海而言,无疑地,这个城市远比日本这个国家有趣多了。  与其返回日本,空海毋宁更想留在这一大唐首都吧! 每当我想起空海这一人物时,总觉得他为何不留在此时此刻的大唐,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长安。  呼吸着自由空气的空海,又将如何跟那些使出玄术、妖法的魔道术士有所牵扯纠缠呢?就请大家密切期待,欢心享读吧!
内容概要
  大唐朝贞元二十年(公元804年),首都长安妖异事件频传,一只露吐人语的黑色妖猫侵入金吾卫官员刘云樵家中,作威作福,占夺其妻。最后并预言:德宗皇帝即将驾崩;骊山北麓的棉花田上,出现一种怪异的细语,预言德宗的嫡长子,也就是皇太子李诵即将病倒。果然,这两则预言都被证实了。辉煌壮丽的长安城笼罩在一股诡谲的妖异氛围之中……  一场穿越时空隧道的妖异鬼宴传奇就此拉开序幕了。  本书是经过长期艰苦构思而生的,相对于《阴阳师》,作者这样评价,他在本书中耗费的精力要大得多。用一个不太形象的比喻而言:如果说安倍晴明是凡人的化身,那么空海就是作者本人的真实写照!   本书讲述的是日本的空海和尚,在公元804年渡过海峡进入当时唐代的中国,抵达长安,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他呆在长安的这段时间,中间经历了中国唐代两代皇帝的更迭,本书就是以这个时期的空海为主角而写成的小说,书中空海将解开皇帝死亡秘密的故事。
作者简介
  梦枕獏,日本魔幻文学超级霸主。1951年出生于神奈川县小田原市。日本东海大学日本文学科毕业。日本SF作家俱乐部会员、日本文艺家协会会员。嗜好钓鱼、泛舟、登山等等户外活动。1989年以《吞食上弦月的狮子》荣获「日本SF大赏」,1998年再以《诸神的山岭》夺下「柴田炼三郎赏」。高中时「想要想出梦一般的故事」,而以「梦枕 」为笔名,「 」,指的是那种吃掉恶梦的怪兽。创作二十余年,由于《恶狼传》、《闇狩之狮》、《阴阳师》等名著,而成为日本一级人气作家。  林皎碧,中国台湾淡江大学东语系毕业,日本东北大学文学硕士,专攻日本近代文学,译文散见于《艺术家》等杂志,译作《旅行之王》、《厕所大不同》、《日本名画散步》、《河童家庭大不同》、《幸福的暗影——波那尔》。
书籍目录
中文版序主要登场人物参考地图序卷
妖物祭第一章
空海说怪力乱神第二章
暗夜秘语第三章
长安之春第四章
胡玉楼第五章
猫屋宇宙问答第六章
作第七章
胡旋舞第八章
孔雀明王第九章
邪宗淫祠第十章
妙话菩萨第十一章
猫道士附录
空海年表

章节摘录
  夜里。
  夫妻寝室的地毯上铺着床,一旁整整齐齐摆着看似给人吃的食物。
甚至  还备有酒。
  云樵的妻子已经换上白色寝衣,坐在棉被旁,等待妖怪出现。
  房内点着灯火。
  云樵在另一个房间,和突然来访的“叔父”道士会面,正在讲些无关痛  痒的话。
  云樵的妻子和叔父寒暄过后,说身体不适想先回房休息。
  和云樵相对的道士额头上,好像写着细小古字。
道士告诉云樵说妖怪看  不到这些字。
写上这些字以后,妖怪看到的道士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一切依计行事。
  快来了。
  快来了。
  云樵满心期待地和遭士交谈着。
心不在焉地有一句没一句。
  正等着时,突然传来女人“啊”一声尖叫。
是云樵妻子的声音。
自寝室  传来。
  云樵和道士赶紧往寝室跑去。
寝室的门开着,二人飞奔直入。
  房内充满一股异样的臭味。
  “粪便?!”道士说。
  不知如何从茅房拿过来的,房里到处撒满粪便。
云樵的妻子则躺在当中  ,一动也不动。
下毒的食物上、倒卧的云樵妻子身上,也都撒满粪便。
  “像你这种毛头小道,能奈俺何?”天花板传来大喊。
  道士从怀里拿出不知写着什么的符咒,想贴在房内柱子上。
然而,他的  身体,突然像被某隐形物用力抓起来,再用力摔出去。
  道士仰卧在粪堆里。
七孔流血。
恐怕肛门也流血了。
  道士半死不活,频频在地上呻吟。
  “哇!”  云樵叫了一声,就蹲在门边,吓得身子直哆嗦。
  “你到这道士的住处、还有下毒的事,俺通通知道。
俺想正好趁这机会  ,让你瞧瞧俺的本事,才假装被骗。
”  接着,看似有只隐形手抓住道士的头发,把道士的上半身提起来。
道士  的头发,往上倒竖。
道士的嘴巴被扳开,隐形手抓起有毒的食物,连同食物  上的粪便,塞进道士嘴里。
  道士立刻很痛苦地在地上翻滚。
“呜”的一声后,道士身子就再也不动  了。
  此时,灯火突然全灭了。
同时整个屋子咯吱咯吱地摇晃起来。
  接着,屋顶传来喀嚓喀嚓声。
像是锯子在锯梁柱的声音。
  “哇!救命啊!都是我不好。
千万不要毁掉我的屋子。
”云樵拼命叫着。
媒体关注与评论
  以猫妖开场,卷首妖气弥漫,鬼影幢幢,不愧是《阴阳师》作者的手笔。但故事若止于妖怪作乱和伏妖降魔,可能单薄了点。梦枕獏把杨贵妃的马嵬驿的生死谜案挪移过来,增魂添魄,补血加肉,故事愈讲愈为表采……  大唐鬼宴,遥想盛世风华;贵妃还魂,难遣人间余恨。  穿越时空隧道,演义一段妖异的鬼宴传奇。
图书标签Tags
梦枕獏,日本,小说,奇幻,日本文学,梦枕貘,神怪


下载链接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一·入唐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大唐的风俗境况描写真实是本书最最吸引人之处。作者做了大量研究工作,态度让人敬佩。这是国内作家最欠缺的地方,值得学习。
        
        剧情悬念设置不错,气氛渲染简单到位。文字描写细致质朴,没有堆砌大量华丽的辞藻。这是日本文学吸引人的特点。剧情想象丰富而又没有背离历史,有一定合理性。
        
        但主角空海,作者用力过猛,刻画浮于表面,描绘得太过高大虚无,有过度推崇之嫌。最后的五笔和尚剧情竟然让他的书法和王羲之并驾齐驱,并有超越的暗示,让人不敢苟同,心声反感。橘轶事完全只是陪衬解释空海的作用。但这个角色却反而更让人信服。
        
        剧情上依然有没有解释清楚的部分,关于杨贵妃与玄宗,还有杨贵妃和丹龙之间,都没有描写透彻清楚,尤其杨玉环此人描写单薄。白居易的存在也显得只是凸显空海的才华。个人认为塑造最丰满的人物是黄鹤和高力士。
        
        第一部最好,之后的几部的存在逐级减弱,沦为解释悬念的作用而已了。这部小说在商业流行小说和经典之间徘徊,然而不管作者试图如何向经典靠近,却无法摆脱流行小说的框框。我看了第一部,满心希望成为经典的期待心情,越到后面却变成只是想要知道结局是什么而已了。遗憾呢,梦枕獏想要跨越流行小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       开篇吊足了我的胃口!!,还是偶尔听说陈凯歌要改编这个小说,所以才有兴趣找来看看,这是第一次看玄幻小说,以前总觉得那种小说太不靠谱,离奇的吓人其程度远超西游记。好吧,这部例外!首先是佩服作者的想象力,其次是佩服作者对历史的准确描绘。
  •       剧透不爱,所以无相关情节透露。
      --------------------------------------------------
      
      可能是先入为主,阴阳师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淡淡的却又不会用力过猛的文雅,像是猛虎细嗅蔷薇的感觉,整个阅读的过程都很舒服,且值得细细咀嚼,回味无穷。
      
      这套书 ,花了一个星期每个晚上大概半个小时然后读完。
      
      整个架构很好,虽然进展慢,铺垫多,可能是日本小说的特点吧,叙述缓慢,看起来会让你觉得情节冗长啊,你得静下心来,不急不躁才能看完。
      
      中间穿插很多密宗之类的知识,相对于这本书的阐述,我更喜欢阴阳师那种对咒的理解。
      
      这套书更倾向于那种鬼怪血腥小说,每每看到惊悚之处,又是在昏暗小灯下,总是有点后背汗毛竖起啊。可能有喜欢此类小说的读者会很喜欢这套书,我还是喜欢阴阳师那种温和不伤人的调调啊。这套对我而言则是有点用力过猛啊,承受不住。好书不一定适合所有的读者,个人爱好不同,所以才给了三星。
      
      
      
      总体而言,还算不错的一套书了,情节曲折,一环扣一环,故事本身比较惊悚,喜欢此类的同学不要错过了哈。。希望你的五星打到心坎里。
  •       一.大唐
      
       记得阿城的一本杂记里,有这样一段写香港的话--“香港的饭馆里大红大绿大金大银,语声喧哗,北人皆以为俗气,其实你读唐诗,正是这种世俗的热闹,铺张而有元气。 ”
      
       唐朝,是东方创作者们的一个情意结。
       一千个作者,就有一千个大唐。
       时而铺张,时而奔放,时而空灵,时而诡秘。
       但他们的大唐,有一个共同点。
       大气。
      
      二.长安以后,再无长安
      
       唐朝应该是大气的。
       和财富无关,和国力无关,和风气都无关。
       一切冥冥中刚刚好,造就了那种大气。
       温度,光照,湿度都刚刚好,然后牡丹就盛开了
      
       往后的任何一个时代,都无法有这种自信。
       那种“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自信,那种“居即易矣”的自信,那种“贫僧来自东土大唐”的自信,那种“日月当空”的自信。
       往后的文人相轻的宋代,种族分化的元朝,礼教森严的明代,更不用说“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皆为稻粱谋”的清朝…
      
       这一切,在茫茫的时间空间中,无法再复制了。
       于是,长安之后,再无长安了。
      
      三.牡丹与樱
      
       大唐是牡丹,大唐也是樱。
      
       “空海入唐之时,长安有如即将掉落的果实。”
      
       与其说是即将掉落的果实,不如说是即将盛放的樱。
       那夜鬼宴,那样凄厉绝世的美,一夜盛开,一夜凋零。
      
       “每当我想起空海这一人物时,总觉得他为何不留在此时此刻的大唐,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因为他已经拥有了那样的一期一会。
       那样荣华繁景,各式轩逸人物,明月,清风,玉琼,美婢…一生一世,十生十世,都只能有一次了。
       正如,长安之后,再无长安。
      
      
      
      
      
      
      
      
      
  •       感觉不到阴阳师系列那种与大自然共生之美,多了几分佛学密宗的神秘玄智。细读之下充满禅机,“曼陀罗”、“法密宗”、“火神”等等一步一步带读者深入清静自观之境,世界光怪陆离。人心魑魅魍魉,冷眼众生相,动悉天地源。感觉此作奇幻色彩较少,重理想分析。
  •       不得不说,梦枕貘的文字真的有够啰嗦。但即便如此,我依旧喜欢他笔下流露出来的那种不慌不忙与不紧不慢。情结徐徐展开,故事娓娓道来,如同空海和尚一般安于天命。似乎,繁华大唐的那些妖怪异事本就是那段璀璨历史的一部分,它们穿插在长安未央夜的星汉与辗转流年的诗篇之中,静静躺卧。消弭于青史之外,流传在口耳之间。
      
      故事挺长,到目前为止总共八卷。在我所读的第一卷中,梦枕貘仅仅完成了这部日本留学僧轶事录“起”的部分。我曾颇有些哭下不得地猜测过,这个日本奇幻作者在《沙门空海》接下来的故事中,又将会用多少笔墨、多少卷书,去完成空海的大唐传奇中的“承”“转”“合”部分呢?倘若我能够通过各种渠道阅读完剩下七卷的故事,或许答案便昭然若揭了。
      
      说回故事本身。第一卷,虽然情节尚在铺垫之中,却已经能够从中领略到不少有趣而微妙的东西。
      
      一
      
      譬如在日本留学僧空海与儒生橘逸势初入洛阳之时遇见的神秘方士丹翁,不仅使用障眼法赚钱,还看出空海已经识破他的法术,更趁空海假借买瓜之名向橘逸势讲解法术之机,戏弄了一回这两位东洋而来的求学者,将空海手中的西瓜换成了血淋淋的狗头。这个故事的妙处在于,空海在围观时发现了方士法术的秘密,便以为方士在他面前表演的那一套与先前如出一辙——首先制造瓜藤生长的幻觉,再掏出西瓜佯装是从瓜藤上摘下来的。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方士恰恰利用了空海看破他法术的这一点,将计就计地向空海施了法,让空海以为手中血淋淋的狗头仍是先前他卖给众人的西瓜。当空海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已经中了幻术之后,不禁发出一声感慨——“知识真是恐怖啊!”
      
      确实,当人们尚未对某事物下定论之前,往往会因未知而分析出多种的可能性。比方某日夜空中的一抹光亮,有人说是UFO,有人道是气象探测器,也有人认定那仅仅只是某种自然现象。然而一旦盖棺定论并达成共识,知识的力量就会显得尤为强大,一切分析、猜测、举一反三皆以此为基准,真理般不可动摇。但感性的认知与事物本质终究是有区别的,凡肉眼所见,皆为虚妄,说的即是如此。空海看破了方士的幻术,却并未看透幻术的本质便是变化万千,因而他只知道瓜藤的生长过程可以假造,却不知道狗头也可以变了西瓜,因此才着了方士的道。
      
      如此看来,许多事物或许本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却常因为对该事物的固有知识与了解而被蒙蔽了双眼。面对世间万物、人间百态,我们或许应该一手坚定地紧握本质与真理,另一手则随外物的变化而随机应变,才不至于迷失在这个变化万千的世界中。
      
      
      
      二
      
      空海是个相当敏思好学的人。他来到大唐留学求佛,不仅因为他看到了大唐本身的丰韵内涵,更因为他看出了这份内涵的来源——历史上空前的多民族、跨国家的思想文化交流。
      
      那个时代的长安,街道上充满了商人、官吏、僧侣与异国人。人口总共百万,其中一万人来自异国,四千使臣、六千平民。来自倭国、吐蕃、西胡、大食、天竺的异国人与土耳其、维吾尔族、西域种族及少数民族一起,带来了丰富异常的物质文明,也带来了各色宗教:道教、佛教、密教自不必说,西胡国教拜火教、摩尼教、景教(聂斯脱利派的基督教)也东传而来。这些宗教皆受到唐朝政府的官方保护,长安城也建有各教的寺院。这里没有种族歧视,即使是异国人,只要考试成绩优秀,一样可以任官,甚至身居要职。事实上,这些异族,有如散布华丽色彩般,混杂在熙来攘往的群众里,成为了大唐诗篇的一个章节,更成为了中华历史的一部分。
      
      如此高的文化包容程度,必定源于当时大唐王朝极高的民族自信心。因为唯有对自身文化的高度认可与足够的自信,才能造就那如沧海般深沉,如苍穹般宽广的胸怀,融众多异域文化于一体,形成一个影响远达欧洲的东亚文化辐射中心。这种兼收并蓄的风格很大程度上说明了唐朝的强盛与繁华,其时的社会文明程度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谈到这里,不由想起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以及五四运动时期蔡元培在北大所提倡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尽管历史背景与产生原因不尽相同,但在这两个时期,中国确实都出现了相当长、并且相当有成就的一段思想文化活跃期。诚然,是春秋战国时的诸侯割据争霸与五四运动时期的国家危亡的刺激造成了当时思想文化活跃的局面,而这两次历史事件也终以单一思想文化据为主流而告终,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都令中国恢复了统一与和平,至此走上发展强盛之路。可见,文化的进退与社会的走势息息相关,多元的文化必定能够对社会发展产生极为重大的正面影响,而社会的发展亦能够使文化更加多元。
      
      唐朝,对于今天正走在“复兴之路”上的中国而言,是非常具有借鉴意义的。
      
      
      
      三
      
      空海与橘逸势在前往刘樵云宅拜会猫妖之前的一段对话,非常非常有意思。
      
      “……那妖怪必定说得天花乱坠,但是,绝对不可搭腔。”
      “为何?”
      “不可相信妖怪所言。全当它是假的。”
      “何故?”
      “若是照实回答妖怪所说的话,不知不觉间就会中咒而被附身。”
       ……
      “不。逸势!我的说法不妥当,不必认真地把妖怪的话都当成假的——”
      “什么?”
      “怎么说呢?总之,若是认真地把妖怪的话都当成假的,对妖怪而言,如同完全相信它一般——”
      “咦?”
      “若是你全然当成假的,也可以将计就计,让你中咒。”
       ……
      “总之,妖怪也可能说真话。不,或许真话比较多。因此,一不留神就全信了,可是它突然说了假话,你也会因为前头说的全是真的,连假话也相信了——”
      “……”
      “比如说吧,有人去调查你的族谱,知道父亲是何人、母亲是何人、两人出身何地……
       但那人与你初次见面。
       那人突然如此道出:‘逸势先生,令尊何许人、令堂何许人,对否?’两人出身何处、令尊某某云云。
       其实,告诉你的这些事,都是通过调查得知的。而你,必定大为惊讶。
       之后,那人开始说假话。追溯到你所不详的远祖家谱,说古代你的祖先是统治着某处的某氏——
       如此一来,常人都会必信无疑。”
      
      ——非常有趣,不是吗?
      
      人往往在一开始并不缺乏足够的警惕与判断力,但最初那符合事实真相的结论与判断却反而会成为我们的软肋。想要成功欺骗某人,只要确保对方已然信任、或全然不信任自己,然后,反其道而行之即可。
      
      当然,“既不可相信,也不可当它是假的”——的确令人左右为难。那么究竟该如何呢?空海这样回答道:
      
      “把妖怪所说的,全当成一阵风即可。嗯,当作一阵风,非假也非真。风就是风——”
      
      风就是风。如此而已。
      
      
      
      四
      
      常言道,学习无捷径。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无非是鞭策人脚踏实地本分学习而已。捷径并非没有,只是并不容易找到。若错把歧路当捷径,轻则饶了弯路,重则一误终生,因此,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亦步亦趋、步步为营,确实是最为可靠的选择。不过,很显然的,空海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普通僧人学习密法的时间是二十年,而空海却为了尽可能缩短学到密法的时间,而作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努力。在与孔雀明王会面的夜晚,对方用法力使牡丹花提前盛开,并告诉空海:“未必得准备妥当,花朵依然可以盛开”,意在敦促空海尽快前往青龙寺学习密法。然而他却未料到,空海不仅想要让密法之花提前绽放,更是想把最为完整的密宗带回倭国。
      
      因此,他便要学习密宗最初出现在这世上时的语言——梵语。如此,才能真正领略到密法中的神机微妙之处。
      
      而佛法也好,其他知识也罢,一旦领悟其精髓奥妙,便可如鱼得水、势如破竹。加快学习的速度、增加学习的深度,便自然不在话下。
      
      空海对学习方法的选择令人眼前一亮,相比之下,我们太多人是如此目光短浅而狭隘。停留在表面的努力,即使做得再多也无法进入更高一层次的境界。想要登堂入室,非想尽办法领悟其本质、把握其规律不可。
      
      捷径本身并不难走。难的,是找到捷径。
      
      当然,并非人人都有这个眼力。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        一向喜欢看外国人写中国的故事。对我来说,大唐鬼宴完满地为我心里的杨贵妃做了一个有味道的结局说明。最初接触这部书,因为听说陈凯歌要拍电影,就想着一定要在被改的面目全非之前自己找来文本看~很喜欢文本制造的感觉,因为每个人对于玄妙的未知的领域都有着自己感官上的幻想,所以影像虽然能够方便地引导或是做出各种高科技的展示,却不得不限制自己的想象力~
       整本书看完像一个梦,梦里的每一个人物在脑中都有了我自己专属的模样。不能不说梦枕獏一定是深深爱上过这段历史,作者的用心完完全全可以在字里行间感受出来。so~~现在耐心等待电影了,希望陈大导演能用霸王别姬时的那种认真来回应梦枕獏的作品~
  •       以空海和尚随日本遣唐使来到长安学习密宗为线,引出了杨贵妃之死一事,白居易、柳宗元、韩愈悉数登场,幻术、佛法、诗词交相辉映,让人不觉得沉迷在这光陆怪离的世界里。作者的遣词用语都不似大多数中国作家大段的绘景绘情,而是颇有古龙的风格,却不似古龙的随行而至,却是心思缜密的谋划着情节的铺陈。初读这部书时常常会让我产生一丝幻觉,是历史的真实?还是杜撰的虚幻?让人感觉似真非假、如梦似幻。想象力和真实的史料、民间的传说辗转交叠,佛学的光明和幻术的妖异形成对比,宇宙与人的讨论又每每带来思辨的魅力。不得不慨叹作者对故事的铺陈能力,对于史料的想象能力。著名的诗作江雪、游山慕仙诗、长恨歌、清平调都成为书中瑰丽的风景,也与故事本身较好的融合,成为推动情节的重要助力。日本人在侦探推理的结论方面常常是出人意表的,这本书也不例外,加入了推理元素后,让整个故事更显得情节紧凑悬念动人,让李白的一首《清平调》成为推理的入手点,也很有新意,而结局更是让人始料未及。
  •       
      
      梦枕獏这个名字并不是非常古怪,最后一个字按照官面上的解释就是一个靠吞噬梦境为生(为乐)的物种。所以连着解释的话可以想象成“靠梦吃梦”。从来说故事的人大概都有这样的梦想,把这个径直说出来我感觉算是一种挑衅。《沙门空海》这样的书理论上该是合十诵读的,因为他讲的应该是空海求法的因缘,用作者借着空海的口所说:我要对整个日本下咒。那么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都市长安里,空海或买或盗,搬运了佛法,搬运了我们觉得至少该比“五祖天竺僧金刚智入唐所带来的宝物”更为珍贵的东西,从此以后,大唐的宝物便只存在于东瀛。曾在游历“不肯去观音庙”的时候听说这样的故事:万顷碧涛,总不肯去。我想是否是因为接引的人中缺少一个空海呢?
      
      
      
      但这个书其实不是讲这个故事的,大抵这个故事似乎是在演示一个成功的营销案例。空海以种种事迹扬威,扬名于大唐帝都。然后便可以让青龙寺惠果如少女般酡红了脸,说:“大好、大好!”然后一切水到渠成,所谓在日本的时候已经对密法知其大概,大唐之行不过是临门一脚,而且空海给予大唐的更多。相形比较,他经由灌顶金刚部、胎藏部,结缘灌顶,受明灌顶,传法灌顶,种种惊心动魄,种种千山万水反而一笔带过罢了。法由人传,法如香象。这难道真的只是梦吗?所以,以种种事迹而求入门求法变得更为绚烂如锦,入门之后已经要匆匆东归了。
      
      
      
      “啊,我写了多么精彩杰出的故事啊。”作者迫不及待地在后记里说的话提醒我们,这是一个故事啊,这不过就是一个故事啊,我们且该看故事如何精彩杰出,世间难道都可以归于一个故事吗,那该是更为骇人的梦吧。既然这样,合十的手不妨放下,翻看的眼也变得惬意,多么好的变化啊,把人物都虚化为一个梦吧,这样心所积压的负担也就没有了。昔日那最大的长安啊,我们也和那些异邦的人那样不要去想什么归去,而只是闲庭信步去闻那昔日的牡丹之香。
      
      
      
        
      
      牡丹的香味。
      
      书中常常说如果樱花可以代表日本的魂魄,那么彼时的长安就是怒放的牡丹。怒放自然即将凋零,就像果实烂熟之后会有短暂的香味呢,然后就是恶臭了,那种即便如杨玉环那样的美丽都压不住的恶臭。书里写得便是这个恶臭。
      
      空海自入唐伊始,途中波卷浪涌,上岸人地生疏。不断地有臭味从绚烂的大唐里渗出来:小店被遗弃的木勺、欢场里爬出来的饿虫、官吏深闺中趴在命妇身上宣淫的怪猫、棉花田里无穷无尽的怨灵。但这些都像花瓣那样再怎么夺目都只是一个衬托,花蕊中央的是那曾经令整个大唐都为之倾倒的女人:贵妃玉环。羽衣霓裳。什么叫做倾国倾城,什么叫做颠倒众生,她一个人就是全部,她不是玉真,她不是王妃,她不是叫唐玄宗念念不忘的女子,她不是让蓬莱之国号称曾经拥有的仙子,她是一个让所有男人都为之沉沦的女人,她是一种咒,控制人心,绵绵不息。
      
      
      
      而故事的背后依然是那个古老的话题:几个人的私怨可以让天地变色,生灵涂炭。多米诺骨牌吗,万物有因吗,何时种下的果要让让那么多人活生生咽下去啊。
      
      一个魔术师为病中的妻子骗了几个瓜,一个女人在做买卖的时候露出了娇嫩的容颜,一个四体不全的人想保住自己的明天,一个带着女人逃走的精壮汉子听着身下的女人喊着别人的名字……这些就足以让大唐的盛世由安史之乱从此一蹶不振,就足以令那么多人流离失所号啕于野,就足以让空海施施然读出用日本文字写出的中国故事。当然彼时还不叫日本,也不叫中国。足以吗?足以让那么多的尸体,那么多的崩坏仅仅被浓缩为一个“多么精彩杰出的故事啊”?足以吗?当书变得越来越薄的时候,故事里的人呢,故事里的尸体呢,故事里那曾经闪着寒光的长矛利剑呢,故事里无边无尽的烈火、血和黑暗呢?空海回国了,这一切他会带回那么思念的故乡吗。
      
      
      
      空海是无所不能的,非但男女通吃,连妖怪都会感觉到久违的畅快。当他一次次瞩目长安的苍空,他只有在那里才能驰骋自己的目光吧。但他真的懂得人心吗?因为大部分时间那还是没有成为密教八祖的空海啊。先不去看空海。
      
      
      
      全书我最喜欢的是大猴,主要原因是他吃得多。讲他吃得多总附带说他懂天竺语,力气大,办事仔细,其实光是吃得多为什么不能作为可爱的地方呢。他最终应该还是没有想起被谁敲坏了脑袋,一件得心应手的工具谁会希望他明白自己从何处来又要去向何方呢?
      
      
      
      作者说逸势和之前人物并不雷同的理由有些古怪:他对于空海是完全无用的。不如安培晴明身边的源博雅只要吹起笛子,小鬼们就会环绕四周。事实上一旦沦为配角,逸势再非可以和天皇、高僧齐名的三笔之一,就如在日本人痴迷如狂的《三国演艺》里一样,鲁肃在诸葛亮身边除了大呼小叫:“为什么呢”“不要紧吧”似乎就说不出任何有意义的话。天才如果失却了庸才的瞠目结舌就像戏子面对没有人买票的舞台,娼妓面对没有人上门的欢宴。所以逸势非但有用,而且大大有用,他就是那个领头鼓掌的人:空海啊,你是什么都做到得啊,你的汉语和梵语好得过分了吧,你的罪过就是文才太好啊,你究竟有没有不知道的东西啊。于是我们恍然大悟:空海啊,你是大块头有大智慧啊。
      
      
      
      这部书里除了空海之外显然还有个智者,他曾经把青龙寺搞得天翻地覆,以致空海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调侃这么请求:丹翁大师,收我为徒吧?但是丹翁还有一个面目,他是个痴情的男人:
      
      
      
        丹翁顿步,向下俯视。
      
        “她死在我怀里,像沉睡般逝去……”
      
        地面泥土,犹沾泪痕。
      
        “虽然不到一年光阴,却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日子。”
      
      
      
      读这段文字颇为令人怀念,怀念无数看恐怖故事最后如释重负的那一刻,此刻的丹翁不再是弥勒佛也不是孔雀明王也不是帝释天,他只是一个抱着爱人守护到最后一刻的老人。一个曾经和他的对手白龙联手把一部高僧录变为一套武侠小说的老人。看着他那么深情地思念贵妃,我想的问的是:你算是和贵妃搞过了吗?要知道白龙搞得已经是从墓穴里爬出来的贵妃了,那个曾经浑身恶臭的,枯槁如柴的?他能扛得下来,你呢?我随即觉得在如此怅惘的气氛里应该不去讨论如此实际的问题,虽然老去的杨贵妃跳起舞来依旧风情万种。但有很多更值得操心的事情应该注目不是?虽然我一时什么都想不出来:你和贵妃最后算是搞过了吗,她会不会改口叫她弟弟“白龙”的名字呢?
      
      
      
      这个时期,长安约有一百万人口。其中,大约有一万是外国人。不过毕竟还有中国人,至少两个:一个叫做柳宗元,一个叫做白居易。
      
      
      
      柳宗元就如他所写的诗那样冷酷坚定: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换一个说法,柳宗元变成了罗伯斯皮尔。他炯炯有神地工作,他炯炯有神地在各种信息里抽丝剥茧,他炯炯有神地焦虑和释然。空海对他的评价是他所做的一定会留下影响,这个影响也许就是老百姓可以短暂地舒口气,抬头同样往往蓝天白云,哪怕只是非常短暂的一段时光。柳宗元批评白居易的话便是“太过浓烈的感情会影响执政的效果”。他把所有的感情都压抑在那浩如烟海的卷宗里面,他让朝政获得了清明,然后不出意外的左迁。从柳宗元身上看到了干练、果断和无奈、忧虑。他代表了在空海面前依旧坚持着自己做事轨迹的一群人,或者简单说没有爱上空海的那部分人。
      
      
      
      在代表全书高潮的华清欢宴里,空海把自己谦虚得比喻为安倍仲马吕(晁衡),而把白居易比喻为李白,我想到的是对一个诗人的最佳褒扬便该是:你等若这个时代的李白。还是第一次读丰子恺先生翻译的《源氏物语》上的时候,不知道还记得多少源氏的风流倜傥,只记得那平安时代的空气原来就是白乐天的世界啊。而走入白居易的诗便是走入完全不同的时空从此便深深植入我的潜意识里,当看到白居易为无法写出《长恨歌》深深苦恼的时候,总想安慰他:你正在创造一个世界。作者一再强调自己其实是空海的化身,可是白居易那如同梦魇般对文字的恐惧该更为感同身受吧。骨鲠在喉还可以看多,奔腾喧嚣的字呢?使命感也好,优越感也好,写得出便是清净琉璃,写不出便是修罗场饿鬼界。写出应该存在过的世界,写出真正存在的世界,写出只有自己才看得到的世界。世界如果不被写出就是不存在的,而笔下的世界才是自己所皈依的,所安享的最终之章。
      
      
      
      今日的日本是经由空海下过咒的日本吗?
      
      诞生过《长恨歌》的大唐和之前究竟有什么两样呢?
      
      都是梦吧。
      
      
  •       好精彩的故事!因为这部小说,我知道了佛顶尊圣陀罗尼,有个黄慧音吟唱的版本很好听,就反复的听着这唱颂,看着空海在大唐的奢华中传奇游历,不亦快哉。不过这本书也有bug,空海吃的辣椒,唐朝的中国是没有的,才看了许嘉璐先生的《中国古代衣食住行》,中国的辣椒是明朝时才引进的,不空翻译的《理趣经》,我也拜读了——的确佛法无定法兼不可思议;空海的《文镜秘府论》,我也看过了,文字华丽的研究很有魏晋风骨。好期待电影的上映,也希望能听到渡边雅二钢琴演奏的《理趣经》。
  •       《沙门空海》注定要和《阴阳师》放在一起比较。因为2男一搭一唱的格局,以及对法术咒术的理解,都有其相似的地方。
      不过可以看得出,梦枕貘在空海身上投注的精力,比起晴明来多了很多,因为晴明的故事随性随意,而空海的故事却严肃了很多。
  •       看名字会以为是网络玄幻,看到作者的名字才知道不是---梦枕貘。
      梦枕貘当然是笔名,但是听起来很像个传说中的怪兽的名字,这也很符合书的风格。
      看完后很喜欢“空海”这个人物,为了了解这个历史上著名的日本东密创始人,不由自主地去查了空海、密宗、孔雀明王之类之前不熟悉的词条。
      一个凡事都很好奇、喜欢多管闲事的天才的和尚。
      梦枕貘说,空海也许跟他自己有些相像。
      即使对佛教密宗之类毫无兴趣的人,这个故事本身也很有趣。
  •       疏空
      
      用了两天就看完了。
      
      虽然有312页,不过,几乎是如古龙一般,每一句话一段那般。总算没有温瑞安所喜欢的金字塔或是沙漏型的文字来。纸价上涨的今日,看起来总是有些奢侈的。忍不住想,有些分段真是没有什么必要,比如,罗列事项。
      胡女
      胡姬
      胡乐
      胡旋舞
      
      网络上这等编排当然是好的,可以缓解视疲劳,可黑字白纸,就叫人怅然于疏空的白。一页书很快就读完了,不停地翻页,对于视看完一本书为成就,难以安心读书的人来说,这种编排倒是很讨喜的,可我总觉得有些喝剩的咖啡兑水的意思。精简一下,大概200页就可以了吧。220千字,不需要10个印章,只要7,8个就可以了。不过,对于那些没有翻过书就买下的读者来说,这么厚的一本书才买23.80元,也是一种诱惑吧。所谓的顾客心理学。哎,谁说资本主义是节约的。就是有这样的小心眼。
      
      手上这本书是2005年出版的,纸价的压力远没有现在那么多。好在,这本书到底是好的。总比几千吨纸制成A4,打印无聊的报告,白白浪费掉的好。所以也可以原谅的吧。
      
      有时候,我就会象,中国水土流失,那么多的树被砍去做了纸浆,而我们用起纸来却毫不可惜,A4上稍微打印错点,也不管背面还是雪白可用的,就团起来仍了。还有那些虚情假意的报告,看的人也明白写的人是假意,可还是要用字数,要用张数来限制你,于是,就把5号字体调到4号,甚至3号,一个个惊叹号似的,粗而黑,显示着字与字之间冷漠的关系。
      
      哎,那些树,如果知道自己的身体最后是拿来印这些没有人在意的东西的话,一定会哭的吧。
      
      --------------------------------------
      哲理
      
      《阴阳师》的时候就觉得了,梦枕貘很会说些玄妙却有道理的事情,符合我们符号学,语言学,甚至文化学里最尖端的知识。
      比如,说名字就是一种束缚。别人唤你的名字,你答应了,你就是被这个名词束缚了。
      
      在《空海》里,这样的言论更有意思了。
      空海跟猫妖附身的春琴谈宇宙万物
      比如,世界上何者为最大
      空海答曰:言语
      不存在于言语之外的,比言语更大的东西你能举出来么?
      不能举。一旦举,这个东西就被语言所网络住了。
      
      世界上何者为最小
      空海答曰:言语
      比言语更小的东西存在吗?
      如果你说出来的话,就是被言语捕捉住了,所以不存在。
      
      呵呵,言语是最大的,也是最小的。
      看上去很矛盾的样子,但却无法反驳啊。
      
      喜欢梦枕貊,也是因为这个吧。
      
      
      文风清淡,几乎没有什么着力描摹的,但是,这样清淡的文字,不描写之中,偶尔见多了几个字就很觉得。
      比如,猫妖说,要把春琴给空海抱,夸春琴很有味道。
      “她可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叫声好,又会扭屁股。”
      笑,比起大段大段地形容,这几个字就把春琴的风情都概况出来了,不在多,点到了就成。不过,这也是过来人才能点到达吧。
      呵呵。
      
  •       我对《阴阳师》十分喜欢。
      我对梦枕馍,却感觉一般。
      
      按理说,书和作者是一体的,我为什么会偏偏喜欢书却不喜欢作者?这个事情我一直也琢磨不太透彻,直到看了《沙门空海》才有些明白。我不喜欢他,是因为梦枕馍这个人显得小气。
      
      在《沙门空海》里,梦枕馍极力地表现出他对大唐盛世的一种崇拜,在这么一个当时在世界上独一无二、万众瞩目、充满魔幻色彩的大都会里,一个盛世中的乱世在悄然酝酿着。显然,梦枕馍也是个中国唐代公案小说的爱好者,里面有些案件的描述,简直就是照搬。中国人就是这样,别人不捡起来的东西,总是不觉得好。被梦枕馍捡起来的这些唐代传奇,融进这本小说里,倒还真是有点特别的诱惑感。但是这么嚣张地气氛下,梦枕馍的小气依然可见一斑。
      
      在《阴阳师》里,梦枕馍好借晴明的口讲禅。禅是个玄妙的东西,两个有智慧的人一起,用简单的动作就可一问一答,狮子在心。晴明是个爱故弄玄虚的人,因为他的身份和言行的符合,让人觉得他可爱。而梦枕馍用故弄玄虚的禅学来包装自己,多少就让人觉得有些做作。
      
      在《沙门空海》里梦枕馍编的故事虽然瑰丽,可就因为《空海》的篇幅大过《阴阳师》所以这种缺陷显得更加明显,在加上结尾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人物之间的关系和心理动机也让人感到不够豪迈与洒脱,虽然构思了十几年却也是捉襟见肘。
      
      有些惋惜,一个小气的作家浪费了一个故事的好构思。
      
  •       阴阳师算很有名的,正好在图书馆看到沙门空海,居然是同一个作者,忍不住借来看看.看完卷一入唐,文字过于朴实,觉得不怎么鲜活.但是作者对唐代文化的了解还是蛮深的.
  •       图书馆借的这书,还好不是买的。只看了一、三两本。
      
      作者说是自己倾注了很多的心血,比写《阴阳师》多花了许多功夫,想来也看了很做资料。知识毕竟是别人家的事情,他那么写起来,多少有点古怪。开头的地方,就出现一只黑猫——老实说,日本的小说漫画里太多的“黑猫”了,只是在中国,似乎黑猫没有那么诡异吧。之后看到了一个“春琴”,这名字实在是太容易让人想到山口百惠曾经出演过的那本电影了。故事还没有正儿八经的开头,就已经让我完全认为,这是发生在日本的事情了。
      
      似乎杨贵妃是日本人一直热衷一个主题,这本书也是。
      
      的确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想象的地方。不过,把它作为发生在其他的莫名其妙世界而不是历史上的中国更好。另外,或许是翻译,或许是作者本身的问题,历史太好的人,还是不要看比较好。否则可能会抓狂。
      
      类似的写法,还是《鹿鼎记》比较好。
      
      毕竟,写别人家的故事,还是很有难度的。
      
  •       看《沙门空海》(《沙门空海》是一部写日本和尚空海在唐朝首都长安求学的故事的书)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日本和韩国,在古代是那么崇敬中国,其文化、生产、生活各方面都以中国为楷模,以学习中国而骄傲。他们从中国学去的东西,至今都发挥着重大作用,并到现在都以此为荣。
      可是,他们却对现今的中国极端鄙视,更有激进者将中国说得一无是处,甚至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低贱的民族。
      两种态度变化之大,令人咋舌。为什么会这样呢?即使现在的中国没有以前那么繁盛,他们也不必如此激动啊!我想,大概是那段唯中国马首是瞻的日子令认为已经完全超越我们的他们感到耻辱,所以恼羞成怒,成倍地发泄到我们身上来吧。
      就好象太监,奴才做久了,一旦得势,其对失势的主人的报复往往比任何人都来得暴虐,变态。
      如同人一有难,身边谁是朋友谁是小人立即就可见分晓一般,还不是很富强的中国应该趁现在睁大眼睛看清楚,谁才是真正的朋友,谁才是暗地的小人,等到我们重新富强起来的时候,不要因为别人谄媚的态度忘记这些人此时的嘴脸而放松警惕,否则一定会沦落到比今天更惨的境地的。
      
      
  •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是梦枕貘最为得意的作品。他在后记的开头便写道:“啊,我写了多么精彩杰出的故事啊。哎,实在,真是受不了。”
      
       这固然是作者志得意满的总结陈词,却也并非毫无根据。梦枕的词句向来平实,写短篇总显得平淡,若非情节出奇难以令人注目。而长篇小说的情节重于文笔,正是他扬长避短的大好机会。因此,《阴阳师》系列中最为出彩的故事是唯一的长篇《生成姬》,而长达数本的《沙门空海》自然显得更为出色。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是从一九八七年开始写的,《阴阳师》的起点则是八六年,同样是连载作品,很适合拿来比较。机智谦逊的空海和直率的逸势,也与狡黠晴明和憨直博雅的组合颇为相似。
      
       风雅与黑暗并存的平安朝,在《阴阳师》中几乎从未被详述——不仅是因为篇幅限制,恐怕也因为梦枕写日本背景的故事手到擒来,而日本的读者对那个年代也相对熟悉,自有默契。
      
       但大唐却不同。为了故事,梦枕极力刻画盛世末年那丰饶浓厚却风雨飘摇的背景。他将长安比作熟透而摇摇欲坠的果实,大唐又宛如盛极必衰的牡丹,象征着鼎盛极点的便是华清池的盛宴——李白作诗,贵妃起舞,李龟年唱曲,四下里牡丹怒放。这远胜千金的春宵一刻,成了在场的人永生难忘的一场美梦,被他们反复的提起与怀念,也让他们之后遭遇的凄惨绝境更加令人唏嘘。也因此,在数十年后,空海所重现的那场夜宴,正是多年来一切恩怨最为合适的终点。
      
       至于主角,梦枕比喻说:“如果说安倍晴明是凡人的化身,那么空海就是我本人的真实写照。”这句话颇为自得。
      
       在《阴阳师》中,作为史上最强阴阳师的晴明占尽优势,无往不利,即使在唯一的劲敌道满面前也从未吃亏,其惊才绝世已达到了“非人”的程度。在我看来,晴明的身上并没有“凡人”的痕迹。短篇故事从未让读者看到晴明身上作为人的底线和枷锁——他太过洒脱和抽离,以至于失去了作为人的真实感。
      
       而在《大唐鬼宴》的故事里,反倒没有了《阴阳师》中的百鬼夜行。一切妖鬼不过是咒法,是幻象,是人心——真正推进故事的,是几大咒术高手之间的恩怨与咒术对决。年轻的空海无法以法术胜过其他几位角色,看似低调弱势。然而在追寻真相的较量中,他的才能和他所代表的佛法,却又超脱了一切站在最高点。晴明因高强法术而不败,空海却因透彻佛法与人心而不败;他人的咒术是手段与工具,而空海的密教佛法却是融会百家、透彻宇宙的真理——对比之下,立见高下。即便在读者最初的印象里,晴明宛如天上浮云,空海则是地上众生。但如同其他小说中被代入了作者的主角,他一步步贯彻着作者的理想,达到更完美的境界——若说晴明是神,那么空海就是在读者的注视下一步步成为神。
      
       在结尾,才能与洞察力都极高的空海,不论是人格魅力、智慧才能还是佛法修为都达到了无人可及的境界,终于成为令所有人敬服的神一般的存在,成了传说中被神化的空海大师。
      
       到了这一步,故事里最没必要的铺垫,就是说空海是不空转世。
      
       最凄惨的描述,就是杨贵妃被活埋地下。
      
       而最混乱的终点,就是夜宴上血亲之间近乎无意义的杀戮。
      
       也许这故事只是为了佛法中的无常——盛者必衰,强者终灭,春夜一梦,风前尘土。
      
       又或者,这一切只是为了证明空海的才能,成就他的佛法。因为最后,唯有洞彻一切的空海在微笑,也唯有他得到了一切。
      
       “我会写一辈子。我想跟读者约定这点。一直写到踏入棺木的那天。因此缘故,我还想再说一次。这故事,真的是至今为止没人写过的杰作呐。”在后记的结尾,梦枕如是说。
      
       不论故事如何,能够有这样的信心和计划、能这样生气盎然野心勃勃的家伙,还真是令人羡慕。
      
  •       最近一直在看的书。经常是在上班的路上,坐在公车上看。很舒服的感觉。总要感叹,不愧是梦枕貘。
      前些时候,断断续续把《阴阳师》看完了,无论是安倍晴明还是源博雅,都是喜欢的。博雅的憨直里透着可爱,而晴明更是深不可测的淡雅闲散之人。总感觉晴明如白色,可以是没有,也可以是全部。完全自由的状态。这样的人,会让人好奇,却也让人安心。
      空海的书,是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一个女孩子推荐并代买的。拿到书时,看见空海那样坐在封面上,总要觉得这不是梦枕貘的书,而更像是一本研讨佛学的典籍。直至深及内容,才会发现这实是自己想要并喜欢的、玄幻诡谲之作。
      相同的模式在《沙门空海》延续。晴明和博雅,换成了空海和橘逸势。空海和晴明在很多地方相似,且不论那所谓的法术,单是两人淡泊无所谓的态度就让人觉得熟稔。只是晴明无所求,空海却目的明确——求取密宗。这样说来,晴明总是要比空海高出一点。再看看博雅和逸势,一直非常喜欢博雅,觉得世间难得如此纯良耿直的男子,这一点也是晴明相当欣赏的。而逸势,因为自己无匹的才华而自负,只佩服空海一人。儒学之人,总未免要酸一点。
      所以,总觉得,晴明和博雅,是要更为纯粹一些。不过,空海和逸势,比起前者,要更显人间烟火味了。也许作为小说的人物刻画来说,反而是更为成功的。
      这番所遇到的妖怪,比起《阴阳师》里的妖怪,也更为有趣。别的且不说(因为还没看完:P),单是那个有通天眼的猫妖就非常讨人喜欢。它戏谑地看待人世,时不时也要插上一脚。及至人来收服它,又十分会装蒜。戏耍世人是它的最爱。很多事它都看得通透,却仍然不肯置身事外。在人世大为折腾的它,完全享受融入其中的乐趣。
      书会继续看下去,这毕竟是梦枕貘大人耗尽17年的心血之作呀。
  •       梦枕貘的这席鬼宴,花了17年来完成。
      因为还有没读到结局(出版社没出完),所以花了很多时间去阅读与李、杨有关的文本,例如白居易的《长恨歌》,例如白朴的《梧桐雨》,发现虽然梦枕貘是一个流行小说作家,但是写起东西来还是很注重前期素材的整理的,书里很多细节都与文学作品里描述的一致,认真想想这是时下很多作家所不能办到的。这是读完了《沙门空海》前三卷及附属阅读之后最大的感受。
  •       总算周末了,可以有两天空闲。
      
      一星期都在加班,几乎天天做到凌晨两点,到昨天中午才算工作有个阶段性段落,于是办公室几个放开喝了一场,体会到祖宗是怎么个造出“疲软”这个词的,忙的时候人只得硬挺着,一旦忙完松懈下来,就感觉到积累的疲劳,全身竟找不出一处能硬的起的地方,这个时候我就习惯泡书店,也就这样在那邂逅了梦枕貘。
      
      梦枕貘是米山峰夫的笔名。据说这位1951年元旦出生在日本神奈川县小田原市的欧吉桑,高中时“想要想出梦一样的故事”而取了这样一个笔名(貘在日本传说中是吞噬恶梦的魔兽,而枕是道具,是梦与貘之间的道具)。我一直以为貘只存在于传说中,直到Cai同学告诉原来现实里还真有此兽,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传说,就像张爱玲所说,貘就是靠吃梦为生的。
      
      貘
      
      貘科是现存最原始的奇蹄目,保持前肢4趾后肢3趾等原始特征。貘体型似猪,体被硬毛,有可以伸缩的短鼻,善于游泳和潜水。貘科现存仅貘属的4个种,分别分布于东南亚和拉丁美洲两地。马来貘体形最大,分布于东南亚从缅甸、泰国南部经马来半岛到苏门达腊岛,由海平面到高海拔的林区都有他们的足迹,身体黑白两色,易于辨认。如今数量仍很多。
      
      美洲的3种貘均体色比较单一,体型多小于马来貘。中美貘(拜尔德貘)分布于墨西哥到哥伦比亚之间,是这三种中体型最大的,也是拉丁美洲现存体型最大的陆生动物,生活在雨林,由于生性害羞,不惯于受到骚扰,再加上近年人类侵入其栖息地,所以它的生存受到压力,须人类主动地推行保护工作。南美貘(巴西貘)分布于南美洲广大地区,外形接近中美貘而略小,是现存貘中分布最广,数量最多的一种。喜在热带雨林区出没,尤好近水地区。山貘是最小的貘,体重约230公斤,分布于南美洲安第斯山区北部,生活在温带的林区及草原,毛长而略卷曲,比较适应山区的寒冷环境。
      
      貘多半是独居或成对生活,不喜群居。它们在森林中的空地上觅食,也常在水池里打滚以杀死皮肤上的寄生虫。貘也有皮厚,其上生有稀疏而短的细毛。亚洲和美洲的貘虽然成貘体色有较大区别,幼貘却比较相似,身上均有花斑。 貘现在已成为濒临绝种的动物。
      
      而在日本传说里叫做"貘"的神兽,则被描述为在每一个天空被洒满朦胧月色的夜晚,他从幽深的森林里启程,来到人们居住的地方,吸食人们的梦。他不会害怕在吃梦的时候吵醒熟睡着的人们,因为他生性胆怯,在夜色中,只会发出轻轻的像是摇篮曲一样的叫声。于是人们在这样的声音相伴下越睡越沉,貘便把人们的梦慢慢地,一个接着一个地收入囊中。貘在吃完人们的梦之后,便又悄悄地返回到丛林中,继续他神秘的生活。
      
      最早晓得梦枕貘这个笔名,是知道有部叫《阴阳师》的奇幻小说,就在书店书架上摆着,还被加上“会咬人的小说”这样的推荐。可能在新生代的人们中流传已久,因为我早就听他们说什么平安时代啊什么的,加之作者文笔也好。初读下来,倒确实感觉有古龙味道,而短句和亦舒的文又有些相似。总之,很清朗的风格。据说2001年和2003年还分别被拍成了第一部和第二部的电影,演员里就包括《无极》中的真田小队长和泡温泉被偷拍 露两点裸照网上流传的深田恭子。
      
      只是想想日本的平安王朝时代哪有米山君笔下的这么美,应该远不及我们的大唐,就象我们的南北朝也是不错的,所以一直没有买回那套书。但这次看到新上架的《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一)》则以盛唐为背景,以《长恨歌》为主脉,讲述了因杨贵妃之死而引发的一连串诡异而柔情的事件。我随手翻阅了一下,故事以一个全身黑色长毛会说人话,懂得和人谈判的猫妖开场,卷首即妖气弥漫,鬼影幢幢,让人处于无可自拔自作自受的磨难中,会感觉书中的黑猫怪就出现在身后,妖怪一吐一吸的凉气好像就在耳边,使人既心惊发毛想掩上书页,又禁不住好奇想读完。
      
      有一只手,连续五个晚上,从窗外伸进来,向厨师要他正在吃的粟子。厨师吓坏了。
      
      空海看了看,想了想,就勘破那只怪手的本来面目。
      
      原来厨房里用了廿几年的杓子,五天前因为破旧被扔弃。厨师每晚吃完粟子习惯用杓子舀水喝完才入睡,杓子太怀念往昔时光,于是化为人手,要粟子吃。
      
      空海的解释是,所有的器物只要经人用过二十年以上,就会有魂魄附身;魂魄成精,每晚便会出现。对待这些成精的破旧器物,必须像对人一样,烧掉、埋在土里、诵经,切忌随意扔弃。
      
      到底不愧是《阴阳师》作者的手笔,读到那时我竟不禁想自己身边有什么用过二十年以上的器物,天地有情,万物有情,无怪乎有吉祥物,定情物。作者的高明之处正在此,故事若止于妖怪作乱和伏妖降魔似乎就单薄了,但经梦枕貘把杨贵妃在马嵬驿的生死迷案挪移过来,增魂添魄,补血加肉,故事便愈讲愈精彩,据说全书竟写了十七年。料想随着之后每个月月底出版一卷,等书中李白、白居易、柳宗元等一一登场,必更加好看。当然小说只是从日本人角度描写杨贵妃,正如梦枕貘本人所言象“杨贵妃逃到了日本”这样的传说,是日本人的创造。日本人很喜欢这样的传说。比如在日本还有这样的传说:日本的英雄源义经(译注:日本历史上著名的武将)没有战死,而是经北海道前往蒙古大陆,最后变成了成吉思汗。这些和中国传说里秦朝徐福率“童男童女三千人”和“百工”,携带“五谷子种”,乘船泛海东渡寻找长生不老之药,到日本后建立了日本王朝,徐福就是神武天皇这样的传说是差不多的,传说不一定是真实的历史事实但可以成为好故事。于是,我当即买了下来,连同最新到的Dan Brown的《达·芬奇密码》插图珍藏本("THE DA VINCI CODE" special illustrated edition),同样离奇惊悚的Thriller。这个周末,梦枕貘。
      
      但,就象《沙门空海》一样,如果blog就此结尾,似乎也显单薄了,书是要细读的,现在就写个书评实在是太想当然,但不可否认梦枕貘的这一笔名也是促使我买下此书的缘由之一。对着笔名,我忽然感觉那个貘其实并非只在传说,貘靠吃梦为生。吃梦为生,我们人又何尝不是?
      
      从来没有做过梦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庄子·大宗师》里说过:“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又注,“其寝不梦,神定也,所谓至人无梦是也。”然而,要做到物我两忘的“至人”,恐怕是前无古人的。孔子尚梦见周公,庄周亦梦化为蝶。《周公解梦》上说,梦是多种意识被象征化的现象,它能够表现出一个人潜在的不安,穷人梦见黄金,小孩梦见长大,猪八戒做梦还娶媳妇呢!老师从小教导我们“要把梦想变成现实”,写祝福给别人,总喜欢写上“美梦成真”,原来梦一直是我们成长的粮草,如果没有梦了,只会理性看待冷冰冰的现实,估计是会愁死的。
      
      据说第一位亚裔奥斯卡最佳导演李安在解释他的成功时就把电影比作梦,认为自己可以处理电影,但无法掌握现实,面对现实人生会经常束手无策,于是只有用电影这种梦境去解脱自己的挫败感了,用他的原话讲,就是“对于现实人生,我似乎一向只是心不在焉地应付着,有一搭没一搭、藕断丝连的稀松联系着。而在电影梦境里,反倒比较能够专心意”。电影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显现我们未知的部分,而非已知的部分,从这点来看确实与梦有相同的地方。吃着梦的“貘”是活力充沛到可怕的,找不到梦的“貘”虽不至于活不下去,却总是半死不活的样子。借用李安的话“人人心中有座断臂山”,人人心中也有只枕边貘,吃着自己造的梦。
      
      好了,今一早送女儿去兴趣班完上KFC用早餐的时候碰上了雨点,打湿的报纸标题是《预计今天傍晚降温10℃》,正好给了个早点做梦的理由。窗外,很大的风发出强烈的呼呼声,借用《Poemtoon》作者郑宪载的一首小诗做为本文结尾:
      
      与其选择安定的人生 我希望你去探险
      
      与其希望寻找适当的爱情 我希望你谈份死去活来的爱情
      
      能经常确认自己是否还在心动
      
      我劝你
      
      与其抽身离开 不如沉浸其中
      
      梦想是不可能遗忘的
      
      而且是不可能失去的
      
      只是被你忽视而已
      
      这一点你可要记住
      
      ——再周末,我去会我的小貘貘。
      
      (原文地址:http://mopa.blogbus.com/logs/2947526.html)
      
      
      
  •       
       这个叫梦枕獏的日本人很有意思,他写八卷本玄幻小说《沙门空海》,据说整整花了17年时间。故事不是以日本为背景的,而是发生在唐朝的长安城,为此他不得不多次跑去西安,虽说是“不得不”,但这个治学的态度我还是很欣赏。却有人讨厌他,讨厌他的名字。其实所谓“獏”,日本人自有其解释,是所谓“吃掉恶梦的怪兽”,那么“梦枕獏”,似乎就是睡觉的时候,在脑袋底下枕着可以吃掉恶梦的怪兽。《沙门空海》第一卷最吸引人的是两个小故事,第一个不妨叫做《庭院里的黑猫》,第二个可以叫《讨栗子的枯手》,两个故事在气质上,一个很像《聊斋》,一个则类似于“怪谈”,我显然喜欢前一个,后一个稍嫌说教。老实说,这个叫梦枕獏的日本人文字相当啰嗦,但他这本书却突然刺激地我对阅读唐史有了浓厚兴趣,而对所谓“玄幻小说”,也有了新的认识。
      
  •       『阴阳师』是典型的需要影像煽动的故事。在看了电影之后,我对文本丝毫提不起兴趣。于是,这次的沙门空海让我提前有一种“失望+期待”的心情。果不其然。
      第一,说本书的排版,水分极大,但字体老套,排足了300页,真正阅读时间却最多只需三个小时(我的计时)。已经分不清这种快速的对话和情节是否算得上快感,我总觉得,在字间距和行距拉开的前提下,我们出版业的宋体字体很难看。真是古怪的阅读第一触感。我记得有一次和出版社的老师傅谈话,他曾替50年代引进的某一种字体抱憾终生,那是中国唯一一套用来编撰大辞典的手写楷体字模,据说娟秀洒脱,绝非电脑排版宋体所能望其项背的。唉。。。。离题甚远了。。。但多少说明某种直感:我认为这样的故事应该配上更精美的形式外表。漂亮的字体,漂亮的电影。作者在此的丰功伟绩是原始的“作者”意义:讲一个漂亮的故事。
      
      第二,说说本书的人物:空海。我看到第三页的时候,脑海中就浮现出了竹中直人的形象。哈哈。他的木讷应答,慧不外露,不讳女色,甚至方形下巴,都特别像那个古灵精怪的光头竹中。。。。我又离题N远了。电影的威力实在。。可怕。
      
      第三,我觉得梦枕貘的笔法质朴,朴到了在我看来几乎毫无装饰性的地步。这让我想到日本很多推理小说,一样的清汤文笔。但这为什么不影响到阅读的冲劲呢?所以,言之有物,这个质朴的道理还是被映照出来了。空海这个人物从史籍里站出来,背后是一整副壮丽妖艳的盛唐景象,用梦枕貘的话来说,是烂熟。取经回国的空海,耍着一点闷骚型的小聪明,思索着宇宙奥义,的确是很骨子里的佛家好人才,所以才能与猫妖畅谈哲学,将捉鬼之事营造得很有说禅道佛的空灵氛围。与其让我去看那些打着“拈花赏佛”的哲理散文,真不如看梦枕貘写的人鬼对谈录!且看那段『理趣经』,多好玩,多恰如其分。所以,好故事的意义就在于让合适的人说精彩的话组成亦真亦幻的时空。
      
      第四,我又要说到模式问题了。畅销书作家的成功手法大致会渗入他的创作意识,变成所谓的特色。和阴阳师中的人物谱系一样,这次的空海身边,有儒生橘逸势,典型的陪衬人物,但若入了镜头,必定又是个俊郎小生,憨憨又傲傲,和主人公之间惺惺相惜,互补为乐。这是人物。其次就是情节布局,现在我手上只有卷一,据说后面三本会一月一本的上市,所以大致看得出眉目来:卷一照例是小妖小魔,让空海的性格和潜能一一揭示出来;想必,和阴阳师一样,几条线索的小妖魔牵扯出最后的大魔怪,嘿嘿。不如直接看卷四最过瘾吧。说句实话,我觉得卷一这本丝毫不“过瘾”,反而有点落俗,也许因为在鬼宴和诡异的程度上不及阴阳师吧、同时,主要情节之《长恨歌》也还没登场。但我们也都知道,梦枕貘这次创作,不单是为了奇幻,还有空海这个传奇人物。他的佛性才是打动作者的精华。没办法。与其说等四本书都上市,不如说我希望电影快点出来。
      
      最后,看访谈说,梦枕貘同时连载创作12部不同主题的奇幻小说!!吓人。。。
  •       本書是夢枕獏繼其大著《陰陽師》之後的另一力作。主角由傳奇陰陽師(可以算是日本的道士)安蓓晴明,轉而成為日本東密的始祖空海。主線人物仍是兩個男人,不過由晴明精明博雅蠢,變成逸勢精叻空海笨而已。
      
      內容沒錯是多了些佛理,如以大日如來看眾生平等之類的。不過有好些觀念我實在懷疑是否密法,例如空海說一件器物用了廿年以上會生出靈魂,看來似是日本的萬物有靈觀念而不是密宗觀念了。論曼陀羅處亦然,有興趣可參考《佛光大辭典》對讀
      
      描寫如詩如畫,穿插了古文唐詩,如果時有空閑,確是不錯的娛樂美文。
      
      可惜整體說來,是有一點失望的。
  •     第一部有成为经典的潜质,可当你看到第四部,应该不会同样如此评价吧。
  •     读后感:驴子再看公主一眼,怨念。:-)
  •     用纯文学的标准来看畅销书
  •     我是单纯想看这本书
    话说我是挺喜欢<阴阳师>的
  •     看了书评很有看原著的念头,写得好。
  •     我看过了,很喜欢,真的很好看!
  •     看完以后觉得淡淡的,
    没什么滋味
  •     到底好不好看啊亲
  •     貘貘 咳咳,晴明~~~
  •     可是看完远远不及阴阳师撒~
    难道是长篇的缘故?
  •     与你恰恰相反,我觉着《阴阳师》的电影完全没有捕捉到文本的神韵。小说,是有趣的短小的怪谈,电影是个商业古装鬼片(尽管安倍晴明的演员还是很棒的)。小说里写得好的,通常都不是安倍晴明战胜百鬼夜行的故事,而是栀子花之女之类的,无足轻重但古意盎然。
    就看你爱什么了,是要看完小故事后的会心一笑,还是诡异华丽的影像了。
  •     《阴阳师》电影的两个主角选的非常好,两人之间若有若无的暧昧关系表现的也不错,但是剧情就没意思了,不如小说中一个个小故事让人看了有余味,特效和化妆更是让人吐血了,头上带个铁丝,上面插三个蜡烛的女鬼是在是很雷人。
  •     头上带个铁丝,上面插三个蜡烛的女鬼是在是很雷人。
    ------------------------------------------------------------------------
    楼上,头顶蜡烛,手钉小人应该是日本文化中一种传统诅咒方式。。。= =
  •     电影定下来由陈凯歌导演了。。。。。。
  •     值得推荐。,怨念。:-)
  •     我很喜欢,很好的小说题材
  •     如题,晴明~~~
  •     喜爱户外特别是登山的人会找到共鸣,貘貘 咳咳
  •     不清楚啊,替姐们儿买的
  •     写得好。,梦枕貘的作品
  •     看了书评很有看原著的念头,读后感:驴子再看公主一眼
  •     帮买的,她说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