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泓

天泓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作者:无忌
页数:303
书名:天泓
封面图片
天泓

前言
  在华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这只是一条不起眼的江河。它源自于浙江南部闽浙交界龙泉山上的一泓涓涓小溪,一路逶迤而行,流经八百里,最终汇成了一条宽二、三百余米的大江。奔向浩瀚无际的东海而去。  鹿城坐落在瓯江的出海处。在离城西南三十余里水路,有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江的小村庄磐岩,环境幽静,风光旖旎,这里长期生活和居住着葛姓家族。自南宋起为了躲避战乱,葛姓的先祖便从遥远的北方来到这块土地上,至清同治、光绪年间,历经七百多年的岁月沧桑,终于繁衍成了一个大家族。伴随并见证着这个古老家族兴衰的,是一把有着同样悠久历史的青龙宝剑。  剑河同源,出自龙泉。水以阴阳兼蓄为至性,剑以刚柔并济为上乘。在繁杂纷纭的人世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  江水日夜不停地从村边流过,时而苍凉清冽,波澜不惊;时而阴霾咆哮,浊浪排空。正是这条母亲河呵,以她甘美的乳汁哺育过多少祖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又低吟着多少悲欢离合的恋歌?她不息地流淌着,流淌着,默默地在诉说,诉说着一个古老家族的变迁,诉说着这里的人们怎样顽强地延续着自己的生命。
内容概要
  《天泓》以清末民初发生在浙闽两省的故事为时空背景,通过对一个古老家族继承人葛逸彬的塑造,力图表达对人性真善美的一些探索和思考。小说通过“寻人”和“寻剑”两条主线展开,体现了“情”“义”二字。着重刻划了葛逸彬和金姑这对恋人,由青梅竹马相亲相爱到最后生离死别,以及家族祖传青龙剑的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等起伏跌宕的故事,反映了那个时代背景下主人公的一种无奈无助、又不甘沉沦的情结,讴歌了人世间的真情、正义和公正,鞭挞了社会的堕落和丑恶,努力再现了清末民初的社会风情。
书籍目录
引子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尾
声附:书评一书评二

章节摘录
  同治癸亥年[注],清明,葛家祠堂。
  烟雾缭绕。
点燃的蜡烛不时发出了清脆的噼啪声,打破了这座古老祠堂的静谧。
祠堂北墙前摆放着一张陈旧的红木坛子,分高低三层,上面密密地摆放着一个个牌位,牌位上刻有八世以前先祖们的名讳。
每块牌位宽约八寸,长有一尺半许,周边镶着镂花的木边,成喇叭状朝向正方。
牌位都是用上好的梨花木做成的,长期的烟熏火燎使它们变得黝黑黝黑。
  葛逸彬望着祖坛前面那一长排供桌上摆放着的祭品:全鸡、全鸭、整个的猪头、整条的大鱼、奠酒、时令水果等等,知道这些都是由村里各家送来的,想着葛氏始祖永昌公随南宋皇朝从山东琅琊逃到江南,最终选择在磐岩这个地方定居下来,到他“逸”字一辈,已是整整第二十四代了!面对着这个七百多年来从未间断过的清明祭奠,谁走到这里不会肃然起敬呢?然而现在的他,却更多地是想同周围的人说说话,那怕只有一两句也行。
空气却像是被凝固了似的。
站在他前后左右的人们,神情都是那么的严肃,脸上写满着敬畏和虔诚。
他们似乎都在翘首企盼着什么。
葛逸彬只得也保持着那份沉默。
  他又将目光移向供桌正中央摆放着的那把剑。
烛火映照在镶有宝石的剑鞘上,发出熠熠的闪光。
他知道再过不久,这把祖传的宝剑便将由族里的长者传授给自己了。
  祭祀仪程总算开始了。
担当司祝的二叔葛敬明致祭辞:“列祖列宗在上:今日清明,我葛氏族人齐聚一堂,谨按始祖永昌公议订之清明扫墓祭祖遗训,祭拜各位先祖在天之灵。
馨香祷祀,血食轮流,万古勿替!……”  “万古勿替”?二叔的怪腔怪调使逸彬只想发笑,他才不信这世上有什么万古不变的事!咸丰帝在位十一年就驾崩了,现在是两岁的小孩载淳当皇帝。
皇帝都在变来变去,何况平头老百姓?但这位堂叔在逸彬的眼里,却是最为和蔼可亲的人了。
  记得那还是七、八岁时一个夏日的中午,知了在树梢上不停地鸣叫,读了一个上午的“之乎者也”的他正和金姑俩猫在敬明家的络麻地里玩家家。
敬明背着锄头经过,随手挖了四五株络麻,将根上的泥土敲打干净,铺在地上,说:“坐在这上头玩吧!地上土气太重,会拉肚子的哩!”说完摸摸俩个人的头,管自己走了。
  葛金姑小逸彬一岁,算起来也是葛家五服以外的远房堂妹了。
白里透红的小脸,秀气的小嘴,一笑一个酒窝。
两家住得近,两人从小就玩在一起。
  “……先向一世始祖永昌公祭拜,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再向二世祖毓忠公祭拜,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三向三世祖汝铭、汝鼎、汝钦公祭拜……”  耳边继续响着敬明叔的声音,有人开始烧纸钱、纸人和纸马,顿时整个祠堂内更是烟雾腾腾了。
这些先祖的名字在在逸彬的脑海里早已听得滚瓜烂熟,在大家注视着燃烧的火苗时,逸彬眼前浮现的却是金姑那白白的身体,光滑光滑的……  哦,不行,这么神圣的地方,非份莫想,非礼莫思,我怎么想到那上面去了……心里深处另一个逸彬在召唤他。
“向五世祖传诚、传信公祭拜”,祠堂里的声音重新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随着众人弯腰鞠躬的时候,逸彬偷眼又看了一下不远处的金姑,她那已经明显隆起的胸脯在窗外投进的一抹阳光照耀下显得特别美……  四周静悄悄的络麻地里,俩人继续玩着百玩不厌的游戏:一个人抓住络麻杆的一头,另个人把大黑蚂蚁一只只抓起来放在络麻杆的下端,当蚂蚁们快爬到近手的时候,就赶快倒转头抓,蚂蚁们只好无穷无尽地延着这根小小的络麻棍爬着。
谁要是让大蚂蚁爬到手上去了,就算输了,两人交换后重来。
  正玩着,忽然一只大蚂蚁沿着金姑的小腿直往她的裤头里爬去,她用小手去抓没抓着,只得把自己的小裤头褪了下来。
  终于抓到这只蚂蚁了!她举着捏成拳头的手,开心地朝逸彬笑着。
而那蚂蚁却早已从她那抓得并不紧的指缝里滑落到地下去了,她竟一点也没有觉察到。
逸彬好奇地望着金姑下身的那个地方……  自从父亲将自己送到青岙回恩寺练武,算来有三、四年没有和金姑单独相处了,他忍不住朝金姑站立的那个方向又望了一眼,只见金姑下拜时那细腰一弯,臀部的曲线明显大多了。
他忽然想像起她那个地方现在的模样……想着想着,他自己的下身便不知不觉有股热浆样的东西喷射了出来,一股从未有过的快感,迅即流遍全身。
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体验。
  “下面由逸彬侄上来进香、受剑!”随着司祝一声喊,这时箫管锁呐一齐吹奏了起来,回荡在祠堂的整个空间,一下子空气被搅动震撼了,大家的情绪也更加激奋起来。
  逸彬有点后悔了。
他像是看到大家的眼睛都在注视着自己,显得一阵窘迫和慌乱。
他感到自己的脸一阵发热,匆匆应了一声,两只脚却像和地粘住了般,慢慢向前挪移着。
  他从前面的案几上取了一小把香,小心翼翼地在蜡烛火上点燃,走在跪拜的垫子前,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他躬身拜了几下,竟然连母亲关照他要多多祈祷祖上保佑父亲在外平安,保佑全家大小安康,今年地里粮食丰收,等等,统统忘得一干二净,连他自己心里久久藏着的那个小小的秘密,祈祷金姑能成为他的妻子,也被丢到了脑后。
  只见敬明叔郑重地拿起供桌上的宝剑,高声唱喏:“祖传宝剑青龙,永昌道义自重,远避邪恶毒俎,光耀万代无穷!兹按先祖之规矩,彰显我葛氏之荣光,特将此剑授予第二十四代长嫡逸彬。
逸彬接剑!”  逸彬三叩九拜,郑重地接过了剑,先将它举过头顶,然后再紧贴自己的胸口。
这时鼓乐齐鸣,逸彬能感受到同族小伙子们投来的羡慕的眼光。
他的眼睛余光忽然落在了一张脸上,那是站在廊柱后面阴影里的三叔敬仁,只觉得那张脸冷冷的,而站在敬仁旁边的四叔敬义,则咧着嘴在不置可否地笑呢。
他知道对于这把祖传宝剑究竟传给谁,族里一直是有争议的。
  三叔敬仁之子逸会年岁长于自己,又是田里的好劳力,每年交僧粮总是他家最多。
而自己年岁既小,又无显赫功名,这剑受之有愧。
三叔敬仁是一直想争这口气的,他总想这宝剑能传到自己儿子逸会手里的,这也是他本人的一份荣光,没想到族里长老表决,结果还是以多数人赞同传给了逸彬。
敬仁为此生了好几天闷气。
他最恼火的是四弟敬义,开始明明是同意帮自己说话的,看见出家当和尚的五弟敬玄也站到了敬亮、敬明一边,竟来了个顺水推舟,结果剩下自己一票反对,弄得剑没得到不说,反而落得个里外不是人。
  ……
编辑推荐
  《天泓》以晚清为时代背景,以青龙剑为故事轴心,围绕授剑、失剑、寻剑展开故事情节,曲折复杂,抑扬顿挫,增加了故事的情趣性。主人公逸彬形象真切饱满,亲切感人,是个正直而有气节,睿智而能宽容,才高而又命蹇之人。该书通过对一个古老家族继承人葛逸彬的塑造,力图表达对人性真善美的一些探索和思考。
图书标签Tags
小说,文学


下载链接

天泓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典藏版什么的买回来收藏吧,一次买了20来本
  •     期待下一部出版,先看为快!
  •     男人绝情的时候恨不得要了你的命.........,南美风格
  •     一直很爱她得书,书比影视剧有味
  •     我也是初中时看的大本的,没什么亮点。
  •     中文译者翻译的很好,对于梦三生的作品一直很满意
  •     这种最好最实惠,惭愧
  •     9c时代的书了。印刷有待提高。估计是现在的书价格降了,光碟放不出来
  •     原著比电视剧,这本书很恢弘
  •     喜欢雨果,结果是个奇幻故事。。。
  •     重要是一样的书比书店便宜那就足够了。,她很有深度很有洞察力。
  •     快递也迅速。,喜欢插画
  •     所以订购!
    是不错。等看好了再回复评论!,感觉应该不错吧!
  •     书真的太棒了!我都快笑疯了,但还没看完
  •     读起来还算顺畅,虽然只是简短故事的集合
  •     期待是本好书~更加增进理解力,这个译本不知水平如何
  •     很有奋斗的气息,值得阅读!
  •     还推理啥的,这是一部很好的名著
  •     永远支持小懒!!!!!!!!!!,不知道还可以写些什么
  •     不要打我!!!),果然是唐七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