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大汗

忽必烈大汗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11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作者:巴根
页数:476
书名:忽必烈大汗
封面图片
忽必烈大汗

内容概要
  《忽必烈大汗》以史诗风格全景式地展示元世祖忽必烈波澜壮阔的一生和元朝建立的全过程,  成吉思汗死后的几十年中,汗位的争夺一直没有停止。先由窝阔台继承汗位,后经历了贵由汗和蒙哥汗。蒙哥在一次战役中身亡,忽必烈与其小弟阿里不哥争夺汗位,最终,一身赫赫武功的忽必烈战胜了阿里不哥,成为草原上的真正霸主。将国号改为元,元朝自此开始。  忽必烈以汉法制汉地,又历经多年的征伐和智取,终于扫除了所有强敌,南北统一,建立了第一个少数民族主入中原的一统王朝大元,成为一代帝王。忽必烈实现了中华民族新的大融合,其历史功绩是无与伦比的。  《忽必烈大汗》时间跨度长达七十多年,情节跌宕起伏,场面宏大,千军万马气势磅礴。由本书改编的重大历史题材50集史诗电视剧《建元风云》,即将在央视及各地电视台播出。
作者简介
  巴根,本名哈斯巴根,蒙古族。1953年7月出生,1972年12月入伍。历任支队政治处副主任、主任、支队副政委、政委。《中国武警》杂志副总编,武警总部文艺创作室副主任、主任等职。一级作家。古典文学研究生学历。曾几次获得全军、全国文学和影视优秀作品奖。  主要作品:长篇小说《僧格林沁亲王》《成吉思汗大传》《忽必烈大传》《部长家族》《人蠹》《剑锋》,长篇报告文学《首都卫士》等,中短篇小说、散文若干。  电影、电视剧本《狼袭草原》《我从草原来》《牛玉儒》《退伍酷大兵》《建元风云》《尧·舜·禹》等。
书籍目录
一、汗位之争露端倪
忽必烈险丧狼口二、窝阔台继定汗位
忽必烈护弟挨鞭三、铁木真战场归西
高丽国背信弃义四、三峰山灭金受阻
乱阵中拖雷中箭五、遇偷袭队伍受伤
无援军皇子被俘六、阔出被山洪淹没
蒙哥欲杀人祭旗七、蒙古全面攻金朝
完颜真别忽必烈八、完颜哈达回军勤王
海云法师雨中相助九、忽必烈溺水还生
史天泽坠崖未死十、完颜真潜逃未遂
三峰山大军撤离十一、董文炳臂断汴京
鬼神争夺大汗命十二、拖雷救大汗牺牲
蒙哥接父王爵位十三、窝阔台英处早逝
浪子辅佐忽必烈十四、汗位之争暗较劲
忽必烈力举贵由十五、三年后蒙哥继位
汗母令宽容待民十六、乞丐救治董晓阳
斗智斗勇窦默府十七、军内暗中引民乱
忽必烈令斩武贵十八、谗言害兄弟生隙
危难时海云出山十九、忽必烈项挂马鞭
董晓阳护主中箭二十、蒙古军使臣被斩
大理国险遭屠城二十一、蒙哥出师命归天
鄂被围派使求和二十二、忽必烈登基汗位
贾似道劝璮叛变二十三、李璮叛变攻燕京
汗母后临终劝和二十四、内奸告密人丧命
起疑贾似道弄奸二十五、哈拉和林汗城被破
忽必烈汗重建新都二十六、巴特尔平乱战死
忽必烈削弱兵权二十七、蒙古国改元建制
忽必烈誓灭南宋二十八、忽必烈究赵璧案
贾似道欺君被杀二十九、南宋灭亡官归降
真金建凿大运河三
十、宋废帝投降受封
文天祥兵败被俘三十一、阿合玛专权遭议
赵孟頫说文天祥三十二、大皇意招洋博士
海都拒绝放安童三十三、阿合玛杀人灭口
那木罕被擒自刎三十四、贺仁杰巧用王著
真金计除阿合玛三十五、忽必烈誓征日本
伯颜率兵救安童三十六、安童回营遭陷害
王著锤毙阿合玛三十七、肃清阿合玛党羽
忽必烈重整朝政三十八、忽必烈辽东坠马
胜合尔私通被擒三十九、乃彦被围败自刎
桑哥跋扈立政碑四
十、君前明争暗斗气
幕后谋划无良策四十一、老臣腰断出文章
马可·波罗送公主四十二、刘秉忠湖边归西
忽必烈心愿未了四十三、江明奏章被毒杀
桑哥扰政遭逮捕四十四、母后察必撒手去
众将宁死保太子四十五、忽必烈令斩桑哥
剿除海都救皇子四十六、多舛命途真金去
野狼群中纳沙亡四十七、忽必烈欲征海都
百官雨跪求大汗四十八、伯颜射海都纸箭
铁木尔酗酒受罚四十九、忽必烈东征了夙愿
甘麻剌惦记太子宝五
十、忽必烈携太子宝
率军东征日本海

章节摘录
  一、汗位之争露端倪
忽必烈险丧狼口  十三世纪二十年代,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地上,并列着几个不同民族建立起来的政权。
偏安江南的宋朝经“靖康之变”虽元气大伤,但江南物阜民丰,贸易发达,宋朝因此并不显颓势。
金朝与宋隔江相望,自灭了北宋后,虽存有南下之心,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作罢。
西南的大理与吐蕃,及与之毗邻的西夏与西辽,彼此之间虽摩擦不断,不过苦于实力相当,只好把一统天下的野心老老实实地放在肚子里,代代相传给继任者。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秘而不宣的想法,早已经不是秘密。
  在这些政权的北部,骑兵天下无双的蒙古,早已经开始了一统天下的计划。
自从占领中国北方以后,从那里得到了大批的工匠提供了各种武器装备,这些武器配上彪悍凶狠的蒙古骑兵,形成了强大的攻城拔寨能力,所到之处或受降或屠城,蒙古的版图因此得到了迅速的扩大,这也更加刺激了成吉思汗天下归一的雄心壮志。
这一年,成吉思汗像往常一样,行进在西征的路上,旌旗招展,队伍雄壮。
  成吉思汗的征西大军营以白色毡帐群组成,方圆几十里,气魄雄伟,弥漫着一股天然的肃杀之气。
中军大帐高高矗立于白帐群中,为余下的毡帐包围。
中军大帐前的大蒙古汗国神器九足大旗--苏力德静静地立在那里。
成吉思汗端坐在帐中悠闲地品着奶茶,跟前坐着也遂夫人。
帐外,不断地传来被弓箭、檑木、滚石击中的蒙古士兵的阵阵惨叫,城墙久攻不下。
  也遂终于坐不住了,皱着眉说道:“大汗,这城非比寻常,实在是太坚固了,已经攻了这些天依然拿不下。
要不,别攻了,已经死了这么多人。
”  成吉思汗看了看也遂,缓缓道:“死人越多,越必须攻下。
要不将士们的英魂没处安息,他们死不瞑目啊!”  也遂刚想再说些什么,还没来得及出口,成吉思汗二儿子察合台满脸是血地闯了进来,怀抱着一名已经死去的孩子。
那孩子不幸被箭射中,早已是血肉模糊,胸口涌出的血沾满了察合台的衣襟。
“父汗,父汗,您看……”  成吉思汗本想听也遂的解释,被察合台一冲,愣了一下,随即问道:“怎么了?大呼小叫的。
”察合台扑通一声,抱着孩子跪了下来,颤巍着身体说道:“父汗,您看,您看啊……”  早已见惯生死的成吉思汗,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吃惊,但察合台的失态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于是惊道:“这是,谁呀?”察合台呜咽道:“是乌日图啊,父汗……”  虽然见惯了生死,早已习以为常,不过亲人离世,尤其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让年事已高的成吉思汗禁不住大吃一惊,慌忙站起来走到跟前,抱住了乌日图,唤道:“我的爱孙,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啊,醒醒。
”任凭一代天骄如何呼喊,乌日图再也没有了反应。
一旁的也遂不忍去看,转头拭泪。
  乌日图的死,让原本还有些犹豫的成吉思汗下定了决心,不攻破城绝不班师回朝。
成吉思汗端坐帐中,让夫人也遂坐在左侧,并叫来了三个儿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和其他宗王,以及速布台、者别等十几员大将。
众人很少见成吉思汗这般生气,一时都不敢擅自出声,屏息片刻,成吉思汗怒容满面道:“从其他地方再调两万兵马,三天之内不惜一切代价拿下眼前这个魔城!听好了,要不惜一切代价!”  察合台瞪着喷火的双眼,狠狠地说:“父汗,拿下这魔鬼城以后,把它一把火烧成灰烬,为我的儿子报仇。
”  成吉思汗稍有犹豫道:“不要烧它,留着有用。
”  察合台不解道:“那我儿子的仇怎么报啊?”  成吉思汗望了察合台一眼,转头对着众人说:“各将领听令,打下这魔鬼之城以后,凡年龄大于我爱孙乌日图的全杀掉。
攻城战役由察合台总指挥。
”  众将见成吉思汗威严中透着愤怒,齐声道:“遵令。
”  一直没有说话的术赤忽然跪在了成吉思汗跟前,说道:“父汗,您把这里广阔的地方分给了我,您又下令屠城,给我留下一片废墟,一个夜夜鬼哭的恐怖之城,还有什么用啊?”  成吉思汗生气地说:“我没说屠城,我只是说杀掉比乌日图年龄大的。
”  术赤接着说道:“父汗,您是知道的,将士们一旦杀红了眼,能顾得了这些吗?最终还不是屠城吗?”  成吉思汗一时语噎,犹豫之际,窝阔台走过来跪下道:“求父汗一定要劝阻二哥,千万不能屠城,二哥已经被仇恨的烈火烧焦了心。
求父汗一定要劝阻他,屠城万万不可啊!”此时原本同意屠城的部分将领也开始劝阻。
成吉思汗见人心不齐,难下决定,只好手一挥,说道:“你们先走吧,容我再想想。
”察合台刚想上说些什么,成吉思汗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不要再说了。
”  众人走后,成吉思汗和也遂静坐在毡帐里,沉默良久。
夜幕已降,成吉思汗始终没有说话,刚才的争论显然让他为难。
也遂看透了成吉思汗的心思:他虽然想着为孙儿报仇,但以一城之命来交换显然不公平,并且人死不能复生,就算白白杀掉了一城的无辜百姓,乌日图还是不能活过来。
于是安慰道:“大汗,我想术赤、窝阔台说的是对的,不要让察合台屠城啊,那里有很多无辜的女人和孩子。
求大汗宽恕他们。
”  成吉思汗扭头看了也遂一眼,点了点头,随即望向远方,沉思不语。
  经过一夜的思索,成吉思汗早已有了决定。
临天亮之前,他短暂地休息了一番。
常年在外行军作战让他养成了倒地便睡、随睡随醒的习惯。
前者,是因为疲惫;后者,是因为警惕。
  第二天天还没亮,成吉思汗已经集结好队伍,带着术赤、察合台、窝阔台等人骑在马上带兵出击。
早已经领教过蒙古兵厉害的对方不敢硬拼,只好赶着一群妇女儿童作掩护向这边进攻。
在蒙古士兵看来,挡在路前的都是敌人,哪怕是孩子和妇女。
随着察合台大喊一声“冲”,蒙古兵挥舞着武器向对方冲去,一阵昏天黑地地砍杀。
对方只是稍作抵抗便溃败了,剩下了手无寸铁的妇女和儿童。
一位年轻妇女领着一群孩子和女人跪在成吉思汗马前,愤怒道:“你这个东方魔鬼,把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孩子和女人都杀了吧。
杀了吧,你杀呀,你这个东方魔鬼!”身边的孩子和女人们,惊恐中透着愤怒与绝望。
  成吉思汗望着眼前的女人,想起了昨晚也遂的话,更想起了蒙古一统天下的大业,于是喊道:“察合台,撤兵,快撤兵。
”察合台不解,用疑惑而愤怒的眼神望着父亲,无奈父命难违,只好掉转马头往回走。
成吉思汗随后道:“把这群女人孩子带回营中。
”大军带着这些没有用处的战利品回师。
  班师后的成吉思汗端坐帐中,也遂坐在左边。
帐下右手站有术赤、察合台、窝阔台等十几位宗王,左手站有速布台、者别等十几员大将。
  成吉思汗见人员齐整,说道:“各宗王、万户长听着,以少统多必统其心,杀戮不是最好的办法。
你们记住夺其地不如夺其志,杀其头不如杀其心。
”  察合台疑惑不解,走向前道:“父汗,儿臣不明白父汗的意思。
”  成吉思汗见除察合台外,帐下不少人对这次自己下的撤兵令迷惑不解,于是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各位都听着,攻下这座城市以后,对投降者一律不准杀。
攻城战斗的总指挥由术赤担任。
”术赤出班跪下:“儿臣遵命。
”察合台瞪圆了眼盯着术赤又向成吉思汗:“父汗,难道我儿子的仇就不报了吗?”  成吉思汗道:“你听我把话说完,我的爱孙是人之子,城里的孩子也是人之子。
他们出身虽不同,但都是父母所生所养,在这一点上,他们没有差别。
”察合台听得云里雾里,见成吉思汗表情凝重,虽有疑惑和不满,也只能咽到肚子里了。
他自然也没有听见成吉思汗心里的话:复仇的火焰烧得太旺会烧坏人心啊。
我的子孙后代应该学会另一手啊,柔。
随其俗柔其人。
我的子孙中会出这样的人,会出,会出……  入秋的蒙古草原劲风疾厉,草原金色无极,蓝天苍寥高远。
天空不时有南归雁阵飞过,其影投地,其声悠远。
成吉思汗西征凯旋的雄壮队伍缓缓而来。
刀枪剑戟林立,扬尘遮天蔽日,队队马阵、车仗萧萧辚辚,雄伟壮观。
蒙古帝国的版图在马蹄轮印下不断扩展。
  成吉思汗站在七十二头牛拉的硕大白色汗帐车前栏边上,面色凝重、庄严。
周围簇拥着儿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西番诸国护送成吉思汗的国王、质子、大臣、僧、道、阿訇、牧师人等。
车上插九足大旗苏力德。
  蓝天里有雁阵飞过来,成吉思汗仰头眺望着雁阵,说道:“者别,试试你的神箭吧,给我备一份回到生我养我的草原的礼物。
”者别从人群中走到一边,搭箭射去,一只大雁划过天空落地,引得众人一片欢呼。
  成吉思汗的四子名叫拖雷,在成吉思汗率军出征期间,一直以守灶身份留守蒙古草原斡儿朵。
这份看似清闲的任务实际上并不轻松,除了保证远征军的兵马粮草外,更要负责大营的稳定,不能让前线分心。
拖雷向来行事稳重,因此成吉思汗乐于把这项重任交给他。
拖雷也不负众望,将大营守护得比成吉思汗出征前还要稳定。
此时,拖雷与妻子唆尔忽合塔尼领着儿子蒙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以及众宗王、大臣等队伍迎接父汗凯旋。
众人都骑着马走在桦树林边。
阿里不哥因为才六岁,被母亲抱在马背上。
蒙哥十三岁,忽必烈十一岁,旭烈兀也已经久岁,只好各自骑着马,背着弓箭,挎着刀。
  此时,突然从林中跑出一只母鹿带着幼崽狂奔。
拖雷用马鞭指着对儿子们说:“蒙哥、忽必烈快去追杀,当礼物送给你爷爷大汗。
快,快去。
看谁武艺高,比试比试。
”蒙哥听闻,挥了一下手,策马追过去。
忽必烈、旭烈兀也跟了过去。
三兄弟疾风似的追赶着两头鹿。
蒙哥在前,开弓搭箭射击。
母鹿中箭倒地,挣扎着,一旁的幼鹿以惊恐万状的眼睛盯着母鹿不忍离去。
  蒙哥对着忽必烈大喊:“快射那幼鹿,快射!”  忽必烈迟疑着不肯开弓。
  蒙哥着急道:“忽必烈,快射呀,快,这可是给爷爷大汗的礼物呢!快射,快点,要不跑掉了。
”  忽必烈犹犹豫豫地搭了箭,然而依然引而不发,脸憋得通红,大粒的汗珠挂在脸上。
  蒙哥见忽必烈犹豫不决,忍不住骂道:“不顶用的赖弱熊样,你不射,我射了。
”话还没说完,做出搭箭引弓的样子。
忽必烈一急,嘭地拽响了弓弦,箭却留在弓里。
幼鹿听到弓的响声一惊,嗖地一跳,跑进了密林里。
  蒙哥气极了,开口骂道:“忽必烈,不中用的东西,好好的礼物,让你给放跑了。
见了爷爷大汗看你咋说?”忽必烈见蒙哥大怒,低头不语。
好在小鹿逃开了,心里闪过了一丝快慰。
  但是那母鹿依然在挣扎,蒙哥、忽必烈、旭烈兀三个人跑马过来,跳下马,围住了鹿。
蒙哥一脚踢倒了忽必烈:“滚开,这儿没你事。
”忽必烈怯怯地站在一边。
蒙哥对旭烈兀道:“旭烈兀,你拿刀扎死它,敢不敢?”话还没说完,旭烈兀已经拿出短刀乱扎在鹿身上,说道:“我叫你动,我叫你动。
”  蒙哥拉开了旭烈兀,说道:“好了,已经死了。
”  蒙哥把鹿横放在马背上,三个人重新上马飞奔而去。
  没过多久,成吉思汗的队伍走来。
拖雷赶快过去迎接队伍,下马跪迎。
  成吉思汗领众人走下汗帐车,挥了一下手道:“都起来吧。
”  等众人起立完毕,拖雷喊道:“蒙哥、忽必烈、旭烈兀过来,把给你们大汗爷爷的礼物拿出来。
”蒙哥让随从抬着鹿走出来,身后跟着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
  蒙哥把鹿放在成吉思汗跟前,骄傲地说:“大汗爷爷,这是我一箭射杀的,献给大汗爷爷战胜万国归来。
”  旭烈兀不甘示弱,跪到成吉思汗前喊:“大汗爷爷,它还没死的时候我用这刀把它扎死了。
”成吉思汗欣慰地笑道:“好,好,你们两个小巴特尔。
”成吉思汗瞅着忽必烈,见他没有说话的意向,便主动问道:“忽必烈,你呢?你的礼物呢?”  忽必烈嗫嚅,支吾不言。
蒙哥抢先回答道:“他呀,胆儿太小,我留给他鹿羔子,他都不敢射,还拽空弓,惊跑了小鹿。
爷爷,你看他。
”  拖雷听到这儿,举起马鞭要揍忽必烈,嘴里骂着:“赖弱崽子,空着手见爷爷。
”  成吉思汗挥手道:“拖雷,放下鞭子。
”又蹲下身子问忽必烈:“你为什么不射杀幼鹿?给爷爷说。
”  忽必烈怯怯地道:“小鹿太可怜了,我不忍心。
”  成吉思汗一惊。
他想出很多孙子不杀小鹿的理由,唯独没想到竟是出于怜悯。
征战多年加之天生的血性,怜悯早已经淡出了蒙古人的脑海。
思索片刻,成吉思汗面露喜色,举起忽必烈大声道:“长生天作证,将来得一统天下者,必吾孙也。
”  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等人都大吃一惊,神色各异,互相瞅瞅又盯着成吉思汗,不解父亲这番话的深意。
  成吉思汗放下忽必烈,忽然感到头晕,身子摇晃了几下,赶忙用手扶额头。
几个儿子同时围过来:“父汗,父汗,你怎么了?”成吉思汗信手一挥:“不要紧。
”  蒙哥见反倒是怯懦的忽必烈受到了爷爷的表扬,心里不服气,便扭过身去,把自己的弓箭一把摔断。
拖雷怕成吉思汗看见,示意护兵赶紧挡住了蒙哥。
  成吉思汗挥了一下手,把刚才射下的大雁赏给了忽必烈。
小忽必烈迷茫地看着拖雷,不知自己的回答对还是不对,这大雁收还是不收。
  秋天草原的夜来得稍早些,日头刚落,硕大的蒙古包帐,便有几处点着了油灯。
帐中灶上烧着火,靠北侧摆着方桌,桌旁坐着拖雷和夫人唆尔忽合塔尼。
方桌上摆着羊肉、奶制品等点心,二人用木碗喝着奶茶。
  拖雷呷口茶放下碗:“夫人,你今天听见父汗说的话了吧?”唆尔忽合塔尼道:“听见了。
父汗为什么说那句话,或许是喜欢忽必烈随便说说而已。
”  拖雷摇摇头道:“你还不知道,父汗这些年在众人面前从来不随便说话,更不随便夸人。
”唆尔忽合塔尼想了想,确实如此,于是疑惑不解道:“那父汗是什么意思?有你们这些儿子在,难道让年幼无知的我儿子忽必烈统一天下?我真想不明白了。
”  拖雷本也不甚了解,听妻子一问,只好答道:“父汗或许是一时高兴说了那么一句,但是父亲肯定联想到了什么。
父汗说这么一句不要紧,你看我那三个哥哥,脸色立刻变了,眼神都露出了凶光,像月光下的狼眼睛一样。
”  唆尔忽合塔尼有些吃惊,靠近了拖雷叹口气:“唉,他们就这么敏感,像狐狸似的,风吹草尖它都激灵一下。
”  拖雷道:“你不了解,父汗年纪大了,这次西征回来,面色疲惫,明显不如以前,举一下忽必烈都吃不住,差点跌倒。
我看支撑他的就是坚如岩石的意志力,而不是他的躯体。
”唆尔忽合塔尼道:“这我倒看出来了。
”  拖雷叹了口气道:“父汗征战一生打下了这么大的地盘、五畜、城郭、金银财宝,成为万汗之汗,威势功业如日中天,谁不羡慕?谁不向往啊?”唆尔忽合塔尼听出拖雷话中有话,吃惊道:“你说有人盯上汗位了?”  拖雷摇摇头道:“凭父汗的威权和德望,眼下还没有人敢,但是,父汗一旦让长生天请走,风暴必起于瞬间。
”唆尔忽合塔尼面露难色,自言自语后又拉着拖雷道:“天啊,刚刚安定了几十年,又要闹腾不成?大王,你是父汗守灶的儿子,无论如何你的份额--草原、五畜、财宝、权势都足够我们一家享用了。
你可不要卷入他们的争斗,我求你了。
”  拖雷抚着妻子的手,缓缓闭上眼睛,这情形并非自己能够决定,只好一边安慰她,一边自语:“群狼争食,谁可躲过,旁观啊……”  那边成吉思汗与夫人也遂坐在榻上的方桌前,也喝着奶茶,吃着羊肉、各种奶品、点心,身旁两个女仆在左右侍候着。
也遂呷了口茶放下碗,注视着成吉思汗欲说还休。
成吉思汗察觉到了也遂的不安,也放下碗,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自昨晚就神不守舍的,你的心是不是让鹰叼走了?”  “大汗,昨天你高兴之余说了一句什么还记得吗?”  “我说什么了?”  “看你,忘了吧?”  “我忘了什么?”成吉思汗诡秘地笑道。
  也遂有些着急,忙提醒道:“你举起拖雷的二儿子忽必烈说什么了?”  成吉思汗笑道:“你还当真了。
我哪能忘呢,我是对着长生天说的,我忘了就对不起长生天了。
”也遂表情严肃起来,说道:“你想到说这句话的后果了吗?”  “想过,无非就是提醒子孙们,杀戮不是最好的办法。
人要有慈悲之心。
”  “可我怕孩子们误解了你的意思。
”  成吉思汗见也遂深有顾虑,意味深长道:“全真教宗师丘处机随我西征,给我讲戒杀之理,戒杀是不可以的,但是适度是应该的。
多年来草原上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熏染得子孙们血腥气太浓,难得有忽必烈这样的心,所以我就说了那么一句。
”  也遂道:“你倒是无意,可我怕孩子们当真呢,他们个个都那么勇敢。
”  成吉思汗道:“也不全是无意。
等灭了西夏进入中原,那里的人多得像蚂蚁一样,谁能杀得过来?我们要学会柔啊!我看出忽必烈或许有这个心性。
”  “大汗想得深远。
”  成吉思汗刚想再说什么,却被一口奶茶呛住了,猛然咳嗽起来。
侍女忙过来给他捶背。
也遂心疼地说:“慢点喝呀,还当自己年轻啊?你这不服老的性子。
”  成吉思汗道:“没事,没事了。
”随即挥挥手,示意侍女们退后。
  也遂见侍女远去,说道:“昨天,你举起忽必烈放下时,摇摇晃晃的差点跌倒,一会儿,我叫医师来好好看看吧。
”  成吉思汗最不喜医生给自己诊病,忙道:“一时晕了一下而已,不必大惊小怪。
这些医师往往小题大做,不知会弄出啥来。
你不必着急。
”  也遂坚持道:“还是看看的好,人不服老不行啊。
正好现在没什么大事,借机好好调养一下,总不是坏事吧。
”成吉思汗见也遂坚持,自己身体确实感到几分不舒服,便对也遂道:“也好。
”  岁月让成吉思汗变得深沉稳重,也让他的儿孙们变得灵动活泼。
蒙哥、忽必烈、旭烈兀等人常常光着上身打闹,阿里不哥则常常坐在一侧看着乐。
迎接成吉思汗回来后,蒙哥把忽必烈摁倒在地,用拳擂他屁股,说道:“你个熊样,舌头上长了金莲花,说话让人喜欢。
你没给大汗爷爷送礼物,为什么接受大汗爷爷的大雁?你说,你说。
”忽必烈咬着牙不吱声。
  旭烈兀过来拽蒙哥:“哥,也不是他自己要的,是大汗爷爷给他的。
你就别打他了。
”  “那他把大雁给我,我就不打了。
”  “忽必烈,你把大雁给他吧。
”  忽必烈牙缝挤出一句:“不给。
”  这时,一旁的阿里不哥喊道:“大雁我要。
”  “闭嘴,连马都上不去呢,还想分大雁肉。
”蒙哥骂道。
  没想到阿里不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旭烈兀见状突然拿出刀对着蒙哥说:“你再打忽必烈,我就像扎鹿一样扎你。
”蒙哥一抬脚踢倒了旭烈兀,旭烈兀也哭起来。
  这时,忽必烈一跃而起护住了旭烈兀,两眼露凶光吼道:“你敢打弟弟,我跟你拼了。
”  蒙哥睇视着忽必烈,忽然哈哈大笑,继而指着忽必烈的鼻子道:“忽必烈你记住,我就需要你这狼一样的眼光。
否则,你像个绵羊似的,会让人欺负的。
你连自己都保不住,更不用说保护家族了。
”忽必烈回过头去,不再理睬蒙哥,哄着小弟弟阿里不哥道:“不哭了,不哭了。
”  不止蒙哥,就连父亲拖雷私下里也觉得忽必烈生性懦弱,需要锻炼,便在见成吉思汗之前嘱咐唆尔忽合塔尼,多让忽必烈的教习官好好练忽必烈的武艺和胆量。
唆尔忽合塔尼虽不这么想,但想着多加练习也不是什么坏事,便找来教习官教忽必烈射鸟。
大鸟飞来飞去的,忽必烈几次都无法射中。
等往前走了几步,便射中了。
  教习官又从鹿圈抓出一只鹿,放倒在地。
用短刀豁开鹿前肚,伸进右手,扣断动脉,然后剜出一块鹿心,血淋淋地托在手掌上递给忽必烈道:“把这吃了。
”忽必烈皱眉摇头。
教习官道:“你看我的。
”说完把鹿心一口吸了进去,伸出舌头舔着手上的血,忽必烈皱着眉不吱声。
  这彪悍的性情为蒙古人所独有,也因为这彪悍的性情,蒙古人南征北战数年,几无败绩。
这一天,成吉思汗坐在帐内,思索着大军下一步的去向,帐外耸立着高高的九足大旗苏力德,周边站着八名持长戟的武士,英武雄姿,震人心魄。
  成吉思汗的御座靠北面南,上盖着狮子皮。
成吉思汗与夫人也遂并排坐在御座上,左右两侧排列坐着东西道诸王。
左手是东道诸王即兄弟们,右手是西道诸王即儿子们。
右手以术赤居首,依次是察合台、窝阔台、拖雷,都着整齐的戎装。
  成吉思汗威严地说道:“东道各王和西道各王子们听着,我自西征以来灭国二十余,开疆拓土有多大,只有长生天量得清。
这次回草原故里,本来想修养几年,享享天伦之乐、儿孙绕膝之福。
但是,长生天不让啊,它让我有生之年继续征伐。
征伐无道啊。
一国与一人一样,应该以诚信立于蓝天之下。
但是,西夏国王像狐狸一样奸猾,原本答应给我西征大军三千匹战马和万头牛羊,还有其他吃的喝的,结果背信弃义,皮毛未给,让我大军差点陷于断炊、断粮、饥寒交迫之中。
真是天杀的,欺我太甚啊!”  大帐悄无声息,仿佛听得见成吉思汗的回音。
此时,术赤忽地站起,说道:“父汗,不用劳您大驾,我率军前去平了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国。
”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忽必烈是一个草原传奇,更是雄鹰与骏马的历史注释。蒙古族作家巴根的《忽必烈大汗》,是对英雄祖先的文学礼赞,也是回望和远眺。但一切历史都是现实的折射,大汗远去,记忆永存。  ——高洪波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忽必烈一生戎马倥偬,征战南北,一统天下,建立元朝。从《忽必烈大汗》中我们可以看到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真实而震撼人心!  ——艾克拜尔·米吉提  《中国作家》主编  忽必烈入主中原,统一中国,标志着中华民族增添了新的成员。《忽必烈大汗》的艺术魅力体现在作者以民族的眼光,国家的情怀,敬畏的心理,现代的意识,通俗的叙事,还原了忽必烈开阔包容的胸怀,血肉丰满的躯体和悲天悯人的天性。  ——包明德  文学评论家  从作品凝炼、精到而又极富张力的描绘中,我们领略到的是雄才大略的一代帝王过人的襟怀与胆魄;透过连绵激荡的百年风云,我们目睹的是历史曾经上演的铁血与柔情交并的大戏。因此进入《忽必烈大汗》阅读的过程,就是不断经历被撞击、被刺痛和被感动的过程。  —— 汪守德  评论家


下载链接

忽必烈大汗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