貂蝉

貂蝉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0
出版社:太白文艺
作者:张艳茜
页数:171
字数:180000
书名:貂蝉
封面图片
貂蝉

前言
一曲“米脂婆姨绥德汉,清涧石板瓦窑堡炭”的民谣,让作为美女代名词的“米脂婆姨”闻名遐迩。说到“米脂婆姨”,人们自然会联想到貂蝉。在陕北米脂,至今随处都能找到貂蝉的“足迹”。只要一说到貂蝉,人们都能兴致勃勃地给你讲上一段段有关貂蝉的美丽传说。缘于对貂蝉的喜爱,米脂女孩名中嵌含“蝉”字者众多。在米脂有一个名叫艾蒿湾的村落,村北山顶的西坡,赤土皴鳞,数峁竞立。其中一峁虽处低凹却呈嶙峋擎空之势,山峁脐下,豁然开一深洞,这就是历久传说的“貂蝉出生地”——貂蝉洞。康熙《米脂县志》便有“貂蝉洞在城西艾蒿”的记载。“值孕黄土出精灵,独乐仙洞昊天生。云鬓沐散幻艾蒿,琵琶蝉歌鸣柳莺。”历代文人墨客仰慕貂蝉之名,每每在这里驻足观瞻,流连忘返。“貂蝉之功,可书竹帛。”貂蝉作为《三国志通俗演义》中出场的少数几位女子中最浓墨重彩、离奇丰富的女性形象,具有典型的社会、文化意义。“汉朝累世簪缨辈,不及貂蝉一妇人。”在那个男权争霸的世界里,貂蝉以其闭月之容舍身取义,游刃权臣,扭转乾坤,成功地展现出一个女子的大智大勇、大忠大义,也由此作为“史无明载”的传说人物被誉为中国古代“四大关女”之一。作为貂蝉故里,米脂理应撩开历史的层层迷雾,为貂蝉传叙,让美丽传祚,使越来越多的人了解貂蝉和米脂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2008年,时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延河》杂志常务副主编的张艳茜女士来米脂挂职担任副县长,为貂蝉出本书的任务便落在了这位后来常笑称自己也是“米脂婆姨”的女作家身上。
内容概要
故里处处说貂蝉,诗章篇篇开新韵。源于文化资源的无尽潜力,米脂县委、县政府提出了建设“陕北文化旅游名县”的战略目标,在打造李自成行宫、杨家沟革命旧址、姜氏庄园等旅游景区的基础上,重视拓新丰富的“名人文化,,资源,以貂蝉为主题并融合陕北民俗特色,在貂蝉成长地柳家孤,着力打造貂蝉风情特色旅游项目——貂蝉山庄。庄内庭院幽静,鸟语花香,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在两山环抱之中泊有宁静的“貂蝉湖”,像一块光泽温润的碧玉,又像一匹飘飘欲飞的裙袂,千娇百媚,美不胜收,堪称“黄土高原小山峡”。“貂蝉湖”两岸“摘云圪尖”、  “官帽山”、  “含羞槐”、  “依偎峁”、  “驼梁山”等次第排列,蔚为壮观。堰边山腰筑有貂蝉当年临风赏月、抚琴弄韵的“望月亭”.四周景色一览无余,令人神怡。在这里,游客们可以品茗弈棋、吟诗作对、闲谈嬉戏、休憩垂钓,不亦乐乎。兴致所极还可以游泳消暑,泛舟幽谷,放飞翩跹的思绪,尽可想象一千多年前貂蝉和年少时相互倾慕的山野后生李春,在湖边和船上幽会嬉戏的场景。    在貂蝉山庄的后山,有一股清澈的泉流,当地人亲切地把它称为.“貂蝉圣水”,驰名全国的“米脂小米”用此泉水熬煮,越发香甜可口。位于县城西侧新建的“貂蝉广场”,被誉为“无定河滨最亮丽的一道风景”。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尊貂蝉汉白玉塑像,塞北风情、游牧文化、江南建筑风格等诸多文化因素的入,为“貂蝉广场”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作者简介
张艳茜,生于l963年,黑龙江绥化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后分配到陕西省作协《延河》杂志社工作至今,历任编辑、副主编、常务副主编、编审。1986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散文集《城墙根下》《远去的时光》。
书籍目录
目录无定河边艾蒿湾的貂蝉洞柳家塬的一池春水绥德汉东渡膨胀的野心王佐之才山西那个祁县三姓家奴刺客焚香拜月蝴蝶的翅膀什么样的喜宴
刀锋上的舞蹈
出嫁做个女妖离间终于反目难解的结局
附散落在民间的传说(毕华勇)魂归何处一张艳茜寻找貂蝉一张艳茜后记

章节摘录
插图:被挑了盔狼狈回营的董卓,没有因吕布打败自己而气恼,而是痛心疾首于自己的属下,竟然没有一个如吕布般骁勇善战、武力超群的战将。
这时,急于表现的谋士李肃,给董卓出了个主意:“既然主公这么想得到吕布,那就设法笼络吕布。
先赠给他一匹赤兔马,再另送一些奇珍异宝。
”李肃还主动请缨,说他和吕布是同乡,想要亲自带着这些东西去做吕布的说服工作。
董卓年轻时候就是个游侠型的豪爽人物,平时出手就大方,做事从来不吝啬钱物。
在物质激励方面,丁原自然不是董卓的对手。
行走江湖多年,董卓知道,重金之下,没有买不来的东西。
李肃这个人还真是有些口才和智慧,游说吕布时说话的分寸、火候掌握得非常好,每一句话都点在吕布的“软肋”上。
李肃自称和吕布是同乡,吕布却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只是礼节性地问候:“久不相见,今居何处?”李肃回答得含含糊糊,只称自己“现任虎贲中郎将之职”,又说“闻贤弟匡扶社稷,不胜之喜”。
这两句话,前一句说得轻描淡写,好像这个职位不足挂齿,后一句却提高了嗓音,似乎是在欣赏对方,其实分明是在调侃吕布。
因为当时吕布不过是一个地方主薄兼丁原的保镖,和中郎将相比哪能同日而语?吕布心里不免泛起酸酸的妒意和感慨。
李肃在社会身份地位上让吕布很是伤自尊。
李肃接下来还要表现一下慷慨,让吕布明白,吕布现在混得不好的不仅仅是地位,吕布缺少的还多着呢?于是,李肃牵出了那匹全身火一般赤红的赤兔马,说要送给吕布。
爱马如命的吕布,一见这赤兔马,就如同见到了自己生命的另一半,眼睛熠熠放光,简直是欣喜若狂。
他急不可待地跃身上马,赤兔马一声嘶鸣,好像也找到了真正的知己一样,兴奋异常。
赤兔马突然旋起一阵风,箭一般呼啸而去。
正可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待吕布回到营中,他仍然牢牢牵着赤兔马不放,生怕李肃反悔。
吕布问道:“你老兄赠与我龙马良驹,我将用什么报答你呢?”
后记
没有来陕北米脂之前,我和很多人一样,感觉貂蝉不过是罗贯中在《三国演义》里虚构的一个粉红英雄,或是存在于传诵了不知多少年的陕北民谣中那个不确定的美丽女子: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2008年春,以及后来的夏、秋、冬,再到2009年的春、夏、秋、冬,我在米脂的土地上度过了整整两个四季轮回。两年里,当我无数次走进起伏在黄土高坡——米脂农家的窑洞,盘腿坐在土炕上,或是当我在老乡家冬暖夏凉的窑洞里一觉醒来,聆听赶集归来的老乡讲述米脂远古的故争时,载隐隐感觉,一个本来传说中虚无缥缈的“米脂婆姨”正在牢牢地牵引我的注意力。我仿佛是应这个秀外慧中名叫貂蝉的“米脂婆姨”召唤,千里迢迢来到这片土地上的。于是,我听从冥冥之中的召唤,一次次登上米脂县石沟乡艾蒿湾村竖立“貂蝉洞”石碑前的那个高坎;一次次下到高坎旁的低凹处,站在依靠一座高约30米的山峁下,一孔看来极为平常的土窑洞前;我的思绪似乎一次次被这孔平凡窑洞特有的气场带到一千八百年前。这孔被写入米脂县志的土窑洞,一千八百年前的某一天,那一声响亮的女婴啼哭,怎么就惊动了上天,竞然令月亮都黯然失色、羞怯地躲避云端?这个有着闭月羞花之貌的小女子貂蝉,在这崇山峻岭间过着怎样精灵般的生活?她又如何走出了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突然跌入东汉末年宫廷政治的险恶旋涡?这孔看似极为平常的土窑洞,究竟和一个因政治腐败,因天灾人祸而导致混乱不堪、军阀割据的末世王朝发生了怎样的关联?
媒体关注与评论
文笔优美、情思隽永,历史风云和人物命运相谐而生的幽深韵味颇为感人。动乱年代恶的猖獗与美所遭遇的摧残与凌辱,令人不禁深长思之:人世间,美一旦沦为权势的工具或恶的贪婪占有对象,悲剧就是必然的。   ——畅广元(陕西师范大学教授、著名文艺评论家)  貂蝉是何种时空里绽放的一朵奇葩?作者实地勘察,频繁访问,古今对接,俗雅并举,文笔畅朗地描绘出一卷高原“河山国色图”。   ——方英文(著名作家、《报刊荟萃》主编)   《貂蝉》以颇为机智的文本策略,派生出了可以超越历史的人性之美与封存其间的幽暗真实。人性乃是历史最为恒久的本体基础,而这种敢于破除“史”的专断决议的语言建设冲动,则让人与历史的深远纠葛重回时代现场。   ——阎安(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延河》杂志主编)   传说中美得令皎月为之避闪的貂蝉,并没有留下太多的记载。张艳茜从不多的资料中,敏锐地把握了虚实,走上了将这一美丽而迷离的历史人物进行还原的重塑之路。流畅生动的笔墨中添加了淡淡的轻柔,有血有肉、有爱有恨、聪慧伶俐、善良温柔的女子貂蝉,这个历史中的粉红英雄,慢慢撩起了神秘的面纱,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朝霁虹(太白文艺出版社编审、副总编)
编辑推荐
《貂蝉》:西风烈丛书


下载链接

貂蝉下载

评论与打分
  •     送朋友的。他说喜欢这个作家的著作。
  •     正常男人的需求
  •     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