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宠物是小妖

我的宠物是小妖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0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作者:(日)畠中惠
页数:230
译者:李小颖
书名:我的宠物是小妖
封面图片
我的宠物是小妖

内容概要
  少爷一太郎从小就是个“药罐子”,稍有不慎就可能挂了。少爷的宠物是一群大大小小的妖怪:有铁了心要把对少爷的宠溺进行到底的妖怪伙计犬冲、白泽,有艳绝人寰的铃铛妖铃彦姬,房檐藏着拳头大小的小妖怪鸣家,百年旧屏风里还住着翩翩美男屏风偷窥男……他们整日对少爷晓长道短,常常惹得少爷发飙。  一天夜里,偷偷外出的少爷无意间看见了一桩凶案,竟被杀手追杀,好容易才逃过一劫。此后,越来越多的无辜之人纷纷遭到毒手,全城一片恐慌。被杀的人有一个共同点——都触碰过少爷的东西。杀手每次作案时,均念念有词:正是这个香……
作者简介
  畠中惠, 日本著名女作家。1959年出生于日本高知县,在名古屋长大。1988年推出自创漫画作品,跻身漫画名家之列。后师事作家都筑道夫,从事小说创作。作品有《我的宠物是小妖》、《窥梦人》、《器物妖出租屋》、((最不幸的幸运》、《百万之手》等。  《我的宠物是小妖》刚一出版,立刻引起巨大反响,迅速登上日本各大书店畅销书排行榜冠军宝座,并荣获第13届日本奇幻小说奖,畠  中惠也由此一夜成名。粉丝们自发为此建立起“宠物小妖粉丝同盟”网站,访者如云。此后,系列作品陆续推出,每有新作,无不受到粉丝们的狂热追捧,成为青少年的最爱。  故事情节曲折,张弛有度,探案过程扣人心弦,谜底揭开匪夷所思。字里行间,众妖怪的活泼率真跃然纸上,人与妖之间充满人情味的美好氛围自然凸现,在甜美的幻想中散发出无尽的奇趣……
书籍目录
暗夜妖木匠杀人犯药行往昔缘由返魂香火焰

章节摘录
  暗夜  1  当厚厚的乌云遮住月亮,江户城的黑夜就如同重物从空中沉甸甸地压下来,深沉而压抑。
如果不小心踏进这无边的黑暗,人似乎马上可以得到身心的宁静,但实在有些毛骨悚然。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盏灯笼正忽明忽暗地划开黑夜缓缓前进。
  浓厚的黑云刚才还不时散开,使得房舍的影子和微风中晃动的树影在月光下格外清晰,然而当这一点蓝光也消失之后,黑夜就显得越发浓重了。
灯笼在向北通往中山道的路上迅速向护城河方向移动,微弱的光只能照亮主人脚下一步远,连右边汤岛孔庙的白色院墙都照不到,不由得让人捏一把冷汗。
孔庙墙外的坡道上没有赶夜市的小贩们的灯,没有过往的人影,连一条狗都没从这里跑过,只有微微浮动的暗舂告诉人们,不远处有花朵开放。
  “今天晚了,要是让仁吉他们知道我出门……”  自言自语伴着一声轻叹,立刻融化在了浓重的黑夜里,随着灯笼一起向前走的脚步,就像被夜色催促一样,焦急而匆忙。
  这时早过了晚上八点,黑暗中突然有人搭话。
  “少爷,就您一个人吗?”  声音柔和而年轻,是个女子。
被叫做“少爷”的人,像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似的,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是谁?”  不明对方身份,如果在平时,早就摆开了架势,然而今天的回答并不十分僵硬。
被叫做少爷的人将灯笼举起,照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灯笼掠过了他的鹅蛋脸儿和条纹和服,悠悠地晃动,像是眨着的眼睛要看穿这黑夜一般,然而并没有见到人影。
  “我是在前边路旁的稻荷神社听差的……”  黑暗中又传来了柔润的说话声,当中夹杂着隐约的铃声。
少爷听到铃声,嘴角立刻露出了笑容,紧张的身体也松弛下来。
  “器物妖!铃彦姬吗?”  有人献给神社的铃铛成了精,其他妖怪都习惯叫她“铃彦姬”。
百年的器物修炼成妖,就叫做“器物妖”,是一种背离世间常理的妖怪。
  妖怪搭话,少爷丝毫没有感到纳闷和害怕。
猜出这个化为人身的妖怪是铃彦姬之后,少爷并不太在意,而是提着灯笼继续赶路。
  脚下的黑暗里,又响起了刚才那个柔润而年轻的声音。
  “为什么今天犬神和白泽都没跟您在一起呢?今天晚上没有月光,可是很危险的……”  “你知道他们俩?”  少爷的声音显得有些吃惊,似乎还有些俏皮。
  “只要是这附近的妖怪,差不多都知道两位。
他们力量强大,是我们这种小妖怪望尘莫及的。
”  “今天不能让他俩跟着来……嗯,只是散散步而已。
”  “在黑夜里散步?这个时候?”  铃彦姬的声音压得很低,显然意识到了少爷在撒谎。
  “我乳母的身体不好,今天去探病了……不,这个理由恐怕有点糟……乳母明明很健康,该惹她生气了。
”  话刚出口就被自己否定了,少爷笑着开始编其他理由。
  “实际上我去见一位远方的哥哥,所以回来晚了。
”  “别开这种玩笑,少爷不是独生子吗?”  “原来你知道啊,真是万事通。
”  少爷的回答很悠闲,然而铃彦姬的声音却有些尖锐。
  “看来您是瞒着他们出门的PE?您倒是玩得尽兴,要是真遇到什么危险,可不关我们的事哦。
”  “你说的是奇怪地受伤,还是撞上鬼魅被牵着走?”  这次少爷韵口气里带有明显的逗趣,铃彦姬的语气强硬了一些:  “少爷,这件事可一点儿都不好笑,妖怪也有坏的,今天让我送您回去吧。
”  “过了斜坡不远就是昌平桥,过桥穿过筋违桥门就是繁华的通町了,那里一定会有卖荞麦面的小贩和麦茶店,不用担心。
”  “不管您说什么,我都不会丢下您的,让您一个人走夜路,日后怎么向犬神和白泽交待啊,而且最危险的是……”  铃彦姬没说完的话融化在夜色中。
  寂静使少爷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  “……突然闻到一股血腥味。
”  “从哪个方向?能分辨出来吗?”  “大概是前面……右手边的胡同附近。
”  孔庙的院墙被夜色包围,说的也许是旁边一条胡同。
少爷拿灯笼照了照,然而光亮太微弱,只有无边的黑夜像高墙挡在面前。
  “少爷,我们快走,这股血腥味好可怕。
”  “啊……”  少爷虽然心里不安,但想在亥时城门关闭前返回店里。
他挑起灯笼,甩下铃彦姬,又赶起路来。
  这时,后方两三间远的地方突然响起了人声:“有一股香气,香气……”由于近得出奇,少爷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回头一看,灯笼所能照到的地方。
能清楚地辨认出一个男子的身形。
比那更清楚的是,男子手里正耍弄着一个阴森森的放光的东西,很短,但不是刀。
  虽然瞬息之间辨别出来不是刀,却不能掉以轻心,不用铃彦姬提醒,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早传到了少爷鼻孔里。
  “拿出来……拿出来……”那男子喊着。
  (难道是路匪?)  反应过来以后,马上撒腿跑,可脚底下没有一点儿把握,再说靠着灯笼这一点光亮,也难免摔跤。
如果草鞋踩在石头上,就会跌跟头。
后边的人虽然没提灯笼,却准确无误地跟了上来。
铃彦姬急得都哭了出来。
  “少爷,我的本事恐怕不能帮您摆脱那家伙……”  “我明白,你只是铃铛嘛,但那家伙一直追过来,好难缠啊。
”  如果开口说话就会有声音,而男人正在后面紧追不放,情势紧张得不禁令人发抖。
  “是灯笼!他是追着亮光来的!”  听到铃彦姬的话,少爷立刻吹灭了手里唯一的光亮。
灯笼熄灭前一刻,少爷一个箭步窜进了右手边的胡同,贴着墙根蹲下了身子。
背后土墙的冰冷一下子顺着背脊传上来,冷飕飕的,令人不住打冷战。
因为光亮和脚步声都消失了,那男子突然被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包围,便也停住了脚步。
能感觉到他正到处摸索。
  “少爷,您藏在这儿,‘他早晚能摸来,要是逃跑,他又会顺着脚步声跟来。
哎呀,您一定会被发现的!”  “再小声点!”  两人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一点儿响动。
不用铃彦姬说,这种情况下是断然逃不掉的。
脚步声一点点靠近,血腥味和那股不寒而栗的感觉也一点点逼近。
这样下去的话……  少爷把头转向了铃彦姬的方向——虽然漆黑的夜色中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铃彦姬,你不是说你在这一带的稻荷神社听差嘛,附近应该有稻荷神社吧?”  “嗯,就在前面不远……”  “妖怪的耳朵很灵,也许能把他们召来——如果运气好的话。
”  “什么?”  “如果情况不妙,你就自己跑掉。
”  铃彦姬听了少爷的话,有些惊讶,但情急之下没时间细问。
少爷突然从藏身的院墙角落里,向着黑夜大叫起来:  “稻荷神社听差的使者,请听我说。
快来快来,火鸟妖!拜托了!”  “少爷……”  铃彦姬的声音僵硬而发抖。
正茫然不知所往的杀手立刻向两个人藏身的地方奔来。
“啊——”响起了小妖怪铃彦姬的悲鸣。
  那男子似乎已经来到了胡同近旁,越来越近,不大工夫就会来到能感受到少爷气息的地方,而且……  忽然,灯笼一样的光亮一下子映到了对面的土墙上。
  像是一个白色的光球。
光球在黑暗中很耀眼。
有一个大灯笼那么大,能任意漂游,此时正缓缓地上下移动。
光亮中看得见羽毛和四肢,中间仿佛一张狗脸,一对机灵的黑眼珠正滴溜溜地盯着底下的人看。
  “是少爷您叫我吗?”  “你来了,来得好!我正被路匪追赶呢。
火鸟妖,你能不能用你身上的光把那家伙引开?”  “就是朝这边来的家伙?真讨厌,弄得都是血腥味。
”  男子果然朝着火鸟妖的光亮逼来。
火鸟妖低飞着从男子面前横穿过去。
  黑暗之中,那人开始追赶光亮。
  “我不会让你逃的,绝不能!”  男子的脚步声随着声音远去,背影也逐渐变得模糊,转眼间不见了。
  “哎呀哎呀,总算捡了一条命,可怕可怕!”  铃彦姬马上舒了一口气,说道。
然而少爷的声音却依然很僵硬:  “真是晦气,难道今天不适合出去见人?到现在还有很浓的血腥味,那家伙到底干了什么呀?”  “我的脸有没有被他看到?”  “这么黑的夜,他应该没看清。
”  少爷站起来,掸了掸衣角。
因为在墙角蹲得太久,也许弄脏了,但是在黑暗中,连和服的花纹都看不清,少爷打算点亮灯笼。
  “暂时还不能点灯笼,要是他追回来就麻烦了。
人果然比妖怪还可怕,刚才我要说的就是这句话。
”铃彦姬笃定地说完,轻轻抓住了少爷和服的袖子,“不能点灯笼!但天这么黑,什么也看不见。
少爷大概没法走路吧。
那我当灯笼带着少爷走吧。
对,马上就到桥上了,到了那儿再点灯笼吧。
”  “是啊,那就拜托你了。
”  两人结伴从藏身的胡同回到寂无一人的路上。
还没走到大路,乌云突然散开,夜景又重新清晰地呈现眼前。
充满干劲的铃彦姬发出了遗憾的声音,少爷半开玩笑地道了声谢。
  能看清近旁的景物之后,两个人转过头看刚走出的胡同,声音立刻哽住了。
不成声的惊讶是因为淡淡的月光包裹住的一个人形。
  刚才那条胡同的深处,大概十几间以外,靠土墙长着三棵松树,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子像被人塞到了树根底下,两只手抓住树干,腿脚像奔跑时那样分开,从远处看,就似在跳舞。
然而,那男子却纹丝不动。
从被割开的脖子里流出来的血,在月光下正一点点将和服染成暗红色,味道又浓又腥,那种逼人的感觉就像刚才那个男子把手中的利刃架在他们脖子上一样强烈。
  少爷不由得捂住了嘴。
  2  “难道不叫人来吗?”  头上是皎洁的明月,走起路来应该轻松多了,然而少爷的脚步却十分沉重,嘴里还不时冒出一些没头没脑的话。
为了斩断少爷混乱的思绪,铃彦姬坚定地说道:  “那个人已经死了,少爷不是已经确认过了嘛。
”  “这个我明白,可是……”  “要是这样,就算尸体明天一早被别人发现,对我们也没什么妨害啊。
反正死人也不会起来抱怨‘昨天晚上好冷’之类的话。
”  “但是,那人的家人一定在担心呢。
”  “少爷,您担心他的家人无可厚非,但是想想犬神和白泽,他们一定找您找得发慌呢。
您要是卷进这件事,回去得太晚,恐怕不好吧。
”  “死者看起来像个手艺人。
”  走过孔庙前面的坡路,到了桥边,少爷还在琢磨着刚才的事。
只要走上昌平桥,就有管桥人。
铃彦姬在暗影中默不作声跟着少爷。
  在桥前点亮灯笼,照亮脚下的路,缓缓走过弧形的桥。
经过管桥人的小屋,来到一个开阔的地方,大商号瓦葺屋顶的影子黑糊糊一片呈现于眼前。
姑且可以放心了,少爷吐了口气。
  栅栏门应该还开着,少爷迈开脚步。
然而在前方,两盏灯笼挡住了去路。
  “啊,这……原来你们都在啊。
”  月光下,看得清眼前那两个提灯而立的人脸色十分难看。
三个人正相对无语时,脚下的黑暗中响起一个试图缓和僵局的声音:  “犬神、白泽,好久不见啊。
我是铃彦姬。
”  话音刚落。
那两人的脸上霎时现出更加恐怖的表情。
  “不要叫那个名字!别人会听见。
”  “对不起,现在……你们两位是伙计吧?”  “佐助、仁吉,你们来接我了啊。
”  事已至此,与其因被发现而不安,不如索性平静下来,少爷淡然地凑近两人。
两个伙计马上站到瘦弱的少爷两旁,保护得密不透风。
  “这么晚,到哪里去了?”  佐助问道。
他就是被铃彦姬叫做“犬神”的那个伙计。
佐助身长近六尺,健壮魁伟,力大无比,连出入少爷家的长崎屋船行的船夫们都自愧弗如。
他的脸长得粗糙结实,眼神充满威严。
现在,他就用这种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少爷。
  然而,少爷没有回答。
他想避并佐助那威严的目光,闭口不答往前走,然而仁吉早绕到少爷面前,挡住了去路。
  仁吉就是被铃彦姬叫做“白泽”的那个伙计。
无论是那双细长清秀的眼睛,还是端正齐整的五官,都表明他是一个只要往绸缎庄门口一站,绸缎就会销量大增的美男子。
而只要他穿上合体的绿灰色花纹和服在顾客面前转一圈,袖子里就会塞满一大堆情书。
  但像今天这样,少爷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时。
仁吉这一关更加难过。
看到少爷想叹气,却最终咽了回去,眼前这个白面小生微微一笑。
这是少爷熟悉的笑,也是他不希望看到的笑。
就像朝霞过后暴雨如注一样,堆积如山的责备一定会接踵而至。
  “少爷,佐助不是问您为什么出去吗?哎呀,不想说呀,为什么……”  仁吉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那脸,眼看着开始痉挛起来。
  “有血腥味!哥儿您受伤了吗?”  “我不是说过不要叫我哥儿嘛!我又不会永远都长不大。
”  “受伤?!在哪里?”  少爷后来说的话,佐助根本没听进去,他立刻伸出胳膊,像抱婴儿一样把少爷轻轻抱起来检查。
  “我没有受伤!”  少爷不由得叫了一声。
即便这样,伙计们在检查清楚之前也没有松手。
  少爷小时候,他们俩由外祖父带着,来到病床前问候,虽然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却是来船行当伙计的。
两个人在外祖父的调教下开始了长崎屋的生活,从第一天起就对少爷爱护备至。
  总而言之,在他们眼里,普天之下没有第二个人比少爷一太郎更重要,因为外祖父嘱托过:少爷就拜托两个人保护了。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一太郎周围就有了一帮奇怪的家伙不分昼夜地陪着。
佐助陪在动不动就生病的一太郎身边的时间,比待在少爷的母亲阿妙身边的时问还长。
仁吉则像少爷的兄长,代替外祖父和忙于生意的父亲照顾少爷,在药材铺也是得力助手。
  两个人每时每刻都陪在旁边,令少爷透不过气来。
而且,妖怪的感情和人的感情有种微妙的差异,像今天这样的事就真令人头疼。
  “犬神……噢,不对,佐助,少爷没有受伤,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杀手,可能是从那人身上带过来的气味。
”  铃彦姬想帮助为难的少爷,从旁插话进来。
  “铃彦姬……”  进店之前,少爷本打算嘱咐小妖怪,不要把之前的事说出来,要是让伙计知道今晚他单独外出遇到了危险,他们的责备无疑会像放进水里的米一样膨胀起来。
  “杀手……”  伙计们的视线迅速投向一太郎来的路,从栅栏门一直望向桥的方向。
  飘动的乌云遮住了月亮。
在黑暗逐渐加深的夜幕里,映人眼帘的是桥头边一个卖二八荞麦面的小贩和一个正卷着面条吃得津津有味的食客。
前边有个看起来有些急躁的卖茶饭的小贩在蹲着吸烟。
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影,也没看见闪光的利刃,只有越来越黑的无边暗夜。
编辑推荐
  日本奇幻小说大奖获奖力作。“雷”倒日本1000万读者的超炫小说,荣登日本各大书店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  《我的宠物是小妖》刚一出版,立刻引起巨大反响,迅速登上日本各大书店畅销书排行榜冠军宝座,并荣获第13届丑本奇幻小说奖,畠中惠也由此一夜成名。粉丝们自发为此建立起“宠物小妖粉丝同盟”网站,访者如云。此后,系列作品陆续推出,每有新作,无不受到粉丝们的狂热追捧,成为青少年的最爱。 故事情节曲折,张弛有度,探案过程扣人心弦,谜底揭开匪夷所思。字里行间,众妖怪的活泼率真跃然纸上,人与妖之间充满人情味的美好氛围自然凸现,在甜美的幻想中散发出无尽的奇趣……
图书标签Tags
日本,小说,奇幻,日本文学,儿童文学


下载链接

我的宠物是小妖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只是觉得很迷惑,看大陆版比台版少了好多本的样子,还以为没出,结果在网上终于找到了解答~在此解惑普及~
      
      《娑婆气》第一部就是再版并且换了名字的《我的宠物是小妖》,两者在内容上是一样的;
      大陆版的第二部《猫婆婆》就是台版的第二部《致当家大人》和第三部《猫婆婆》在一起的版本;
      简体第三部《狐者异》则是台版第四部《会动的怪影》和第五部《温泉乡夜逃》的合集。
      台版目前只出到第五部,也就是说就内容上而言两边是一样的。
  •       有不少人说对江户的妖怪认识不深,但可能我看过不少日本动画,所以对日本的妖怪一点不感冒。记得小时候看《鬼太郎》的时候就已经对日本的妖怪有个大致的认识了,而且我觉得《鬼太郎》比这书更好看……
      算了,不比较了。要我说这书的优点的话就是有点悬疑推理的气氛,可以算是轻推理,在一些杀人事件中一边思考,一边享受和式点心还是挺享受的。要说缺点的话就是主角太早熟了,心思跟大人一样成熟,各种为人处世的道理都很清楚,实在是有点高大全的感觉,当然我们都知道他身体不是很好……但除去这点,主角实在有种完美的感觉。而且主角明知周围的人和妖怪都担心他,他还是执着地要查案,我希望他还是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危再说,这点显得他有点中二的感觉,而这又和前面心思成熟有点矛盾。
      总的来说是一部适合消闲的作品,对日本妖怪熟悉又没太多时间的话就不推荐了
  •       这书很火,以致在国内的新书推荐专柜上也看得到。
      看之前看过日本拍的sp,看了一半就放下了,因为有事,后来也忘了再看下去。及至图书馆借到这本书,这个厚度的书,又是轻小说,对我来说几天读完不是问题,所以看下去了。书果然比电视要吸引人一点。吸引在哪里,也确切说不上来。只是那些少爷的心理活动好像让人觉得很温柔,很可爱,很有趣。而这些是sp不会着力表现的。
      看完还很怀疑,这书到底评什么火?要说妖怪物语,日本漫画里多得是。我能说出的,恐怖宠物店,夏目友人帐,阴阳师,都比这个更吸引人。娑婆气里的既没有动人心魄的妖术打斗,也没有俊男美女的痴缠恋爱,还真没有太多吸引人的要素呢。
      不过呢,对于我而言,我还是愿意看下去。第一,书中出现的都是日本的传统妖怪,对于对妖怪很感兴趣的我而言,看着这本书,再翻专门讲日本妖怪来历的书,是一大乐趣。第二,书里面一直隐隐出现的亲情,人和妖之间的感情,呈现一种绕指柔的力量,犹如春风,轻轻松松地拂过人脸,好生舒畅。比如有的书会看得人肾上腺素大分泌,这书至少不会,只会让人坠入故事所营造的那个柔和的世界里。这大概就是传说的治愈系的作品了吧。
      写书评之前翻了一本王小波的书,也是图书馆所借。随手翻到王小波评论杜拉斯《情人》的书,并且讲到了电影时代小说的写作,觉得这些话,好像很适合揭示《娑婆气》的魅力:更多地向内描摹人物内心,在写作中形成一种韵律感。这些都是电影电视无法表现或者难以表现的。
      我现在总觉得,这书,更像儿童读物。真的。但是小孩读了,难免会想要养些妖怪做宠物,而且容易在孩童心里塑造人比妖怪更可怕的念头,这可很是麻烦啊。
  •       日本的妖文化一向著名,与之最为相配的时代莫过江户。《娑婆气》,度娘了一下,意思是人世间对金钱权利等欲望,而在这里,居然是妖怪的贪念。洋洋散散读下来,妖怪竟然比人更有人情味。
      
      白泽和犬神对一太郎无微不至的关心、担忧令人感动,这种感情已经大大超出了主仆之间的关系;一太郎,也许有着八分之一妖血统的人,善良忠厚,虽体弱多病,面对邪恶却充满勇气,令我刮目相看;而那个“杀人凶手”,居然只是一只半妖墨具,想来可笑,原本只是木匠的一个工具,经过百年的修炼,竟然也被附注了人类的智慧和贪念,而就算练成了器物妖,又如何呢?妖界也是一个大社会,有阶级等级、领导和卑微的从属,无论是从人到妖,还是从物到妖,最终还是逃不过那份贪念和欲望。
      
      小说可谓流水细长,像一杯暖暖温和的烧酒,下肚后再细细品味,别有一番趣味。
  •       你会发现没有人讨论故事的情节,因为这本书的情节实在没什么可说的,既不是讲人与妖怪的关系,也不是讲妖怪生活习俗,实际上是讲人,和妖怪。因此你会发现,一切都是看客。作者是看客,男主角是看客,妖怪还是看客。看的是江户惆怅的风情。日本人喜欢怀旧,也就是这样了。这是风景画,并非人物画。但作为小说本身,真正值得一提的故事不出三个,做好的一个是肥皂泡。因为只有在那个故事里,男主角才第一次成为了真正的戏中人。这类的书大概都已经过时了
  •        少爷在书中一直是一个倍受关注的人物,不管是在哪本书里。
       不过少爷和妖怪的组合不多见。大部分是美女主人和帅哥仆人,要不就是宅男主人和美少女宠物妖怪。不,都不是。
       其实这是个奇怪的组合,体弱多病的俊美主人和两只有无比力量的神仙,还有一群活蹦乱跳的小妖怪,以及溺爱独生子的父母伙计们。
       犬神佐助和白泽仁吉,两个和少爷从小一起长大,守护在少爷身边的妖怪们。严厉又贴心,还有妖怪的奇怪话题转移本领。屏风偷窥男,名字有点长,喜欢抿嘴一笑,模样是一个有华丽和服的男子,爱甜食。
       少爷模样像美丽的母亲,而性格开朗像父亲。因为是返魂香召唤回来的活死人,身体羸弱,渴望去探望哥哥这个被大家回避的孩子,到最后他的哥哥也没露面。不过小荣吉的戏份很多,暂且可以定义为发小吧。父母亲不是特别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外祖母,阿吟,也是迷倒一大片的美人,至于她的身份和少爷目前的状况有间接关系,非比寻常。
       看封面在少爷旁边的是类似于麒麟一样的妖怪,这大概就是白泽的真身了吧~总得来说,说中出现过的妖怪基本都有一个小插画~真让人开心呢~
  •       早就可以读完的《娑婆气》,至今没有读到末页,实在有点担心,读完后无以为继而难免生出怅然若失的感觉。
      我觉得此书的妙处,在于对妖怪和人的异同的设定,或者说描写,把握得恰到好处,让人不时会心一笑。
      六朝志怪多有离奇,但往往情节简单,不够生动,唐传奇或明清小说中的妖怪鬼神,总觉得太像人而失去了神秘感和那种不同于人类的距离感,没有看到二者的婚生子嗣出蓝于本土,让人有些遗憾。
      大家觉得呢?
      
  •       感觉是一种日本居家文化,感觉有点诡异的小清新 说实话 看书不多 能被吸引的书也不多 最近喜欢过的就是 几米 的 小漫画 哲思不费脑 这本书 还是很强烈的勾起了我的兴趣 总是觉得用着新颖的表达方式 解释一些人与人的关系
  •        我从小喜欢志怪类的小说,《西游记》早已被我翻烂了,《聊斋志异》一度是我大学是的枕边书。这些年里,在书中接触了无数个妖怪。他们已然成了我闲暇时的好友。我喜欢他们,喜欢他们的来无影去无踪、喜欢他们的千姿百态、喜欢他们的真性情、喜欢他们的可爱。
       当然,妖怪中也有很多坏家伙实在让我喜欢不起来。就拿日本的妖怪来说吧,不乏恐怖残忍的妖怪,如洗豆婆婆、河童等等。但他们曾经悲惨的经历又让我同情。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为何要让自己陷入无边的痛苦轮回中呢,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那些没心没肺精灵式的妖怪,像《西游记》里的精细鬼和伶俐虫,还有这本书中形形色色的妖怪。
       到了江户时代,日本的妖怪变的可爱起来,变成了一个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这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有着很大的联系。无数的器物妖怪应运而生。锅碗瓢盆、雨伞被子,都能成妖。他们调皮可爱,恶作剧不断。这本以江户时代为背景的妖怪小说很好地呈现出了那时候的日本妖怪文化。一个个可爱的小滑头活跃在字里行间,让人读起来忍俊不禁。和中国那些一个个善恶分明的妖精比起来,轻松了不少,也丰富了不少。闲暇时,捧起这本精美的小书,不但开阔视野,还能时不时引人会心一笑。
      
  •       日本妖怪不如中国妖怪度数高,自然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喜欢畠中惠的人,恐怕十年也忘不了她那些嬉笑惆怅。
      不喜欢她的人,可能回头就忘了故事的开头结尾。
      但依然是很好的清酒,尽管度数低得不见酒味,
      但每每想起,仍是酒香幽长。
      其实不是特别喜欢这本长篇,更喜欢后面《猫婆婆》的短篇。
      真能写出味道,恐怕非短篇不然。
      
  •       看了畠中惠的《娑婆气》才发觉原来日本的妖怪也有这么好玩儿的~
      腰封上引用的猿渡静子的话确实是,妙:江户妖怪不承担“刺贪刺虐”的社会责任,也不为落魄书生一圆“娇妻多金”的梦想。这些跟我们从小了解的聊斋里的各种鬼魅妖怪很不一样。
      岛国的邻邦估计是有神秘主义倾向,山水众多,对自然的崇拜敬畏之心产生的鬼神文化自然门类众多五花八门,据说因为鬼怪太多,日本古代政府设立了专门的巫师———阴阳师。到了江户时代,商业手工业繁荣,人们不用光靠老天爷赏饭吃了。于是妖怪们也摇身一变,成了住在各种物品道具里的精灵。
      长崎屋少爷一直有两只忠心的千年妖怪相伴,卧房中还有艳丽的铃铛妖,妖娆的屏风妖,多嘴多舌、拳头大小的鸣家……
      越看越喜欢,试想家中也有这么一群妖怪,应该是没法不宅的,成天跟它们混在一起,无暇他顾。。。。
      
  •       日本民间有着大量关于妖怪的传说,这大概与身处岛国的日本人在心理上有种神秘主义倾向有关。喜欢较真儿的日本人把妖怪分门别类,著成《日本妖怪物语》、《日本妖怪大全》等大厚本的图书,还配有精美插图,在图书馆中举目可见。各地“乡土会”的老人说起古往今来的妖精,更是津津乐道。
      日本妖怪最大特征就在于它具有两面性,善恶可以互相转换。比如怨魂,如好好供奉,也可以成为保护神。而西方的妖怪则善恶分明。所以在西方人眼中,日本的妖怪总是充满神秘感。
      娑婆气是个术语,是一个人们还没有超脱的世界,类似于滚滚红尘,在红尘中摸爬滚打的除了人,还有妖,谁也没脱开各种世俗功利感情。妖人混杂,但我更喜欢这本书这里的妖,快乐单纯,像一个个精灵。没有任何隐喻善恶美丑的责任,执着善良,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这样写妖,妖气也变成了灵气。让人读起来开怀不已。
  •        娑婆气,是个很有意思的日式的词,据说意思是被俗世间名誉、利益得失等各种欲望控制的心。
       《娑婆气》的故事发生在江户时代,一个妖怪出没的年代,一个人与妖杂相共处的奇幻世界。
       大商家长崎屋的房里,住着容貌俊秀却常常与病魔进行“生死搏斗”的少爷一太郎,他的身边,妖怪日日相伴:有铁了心要把对少爷的宠溺进行到底的妖怪伙计犬神、白泽,有艳绝人寰的铃铛妖铃彦姬,这里的房檐藏着拳头大的小妖怪鸣家,这里的百年旧屏风里住着翩翩美男子屏风偷窥男……
       木匠师傅心爱的墨斗历经百年,眼看就要修炼成器物妖,他怀着兴奋而渴望的心情,想和其他妖怪说话,想去市集上吃一碗荞麦面,然而,他渴望的美好生活,却因为菜贩对木匠的无聊报复成为泡影,绝望的墨斗由此引出一系列诡异的连环命案,并将少爷卷入其中,少爷于是便和他的?怪伙伴协助捕头寻找真相。
       虽为妖怪的推理故事,读来却别有一番清新的风味,意趣盎然。日本的妖与中国的“鬼怪”不同。后者给民众的印象是凄厉的、可怕的、骇人且害人的;而日本的妖,予人的感觉并不可怕,甚至可跟“宠物”同列。妖怪,简单说来,就是没能成功当上神的“落伍神”,即比神低级的灵物。一般说来,日本的神不会插手管人间俗事,众神专司大自然现象,而且没有形状,但这些没当上神的妖怪,不但具有各式各样外型,也很喜欢跟人类黏在一起,喜怒哀乐都跟人类相同。
       这类小品情味,清淡可口,娱目娱心。最适合在?雅的场合,以闲雅的情致随意阅读,备感人情之暖,妖性之可爱,日间生活之脉脉可亲。谈妖论怪,言神说鬼,其实看见的是人之情感,人之脾性,人之善恶;妖怪的世界即为另一个人间世界,里面故事无非是换了外形的人与人之间的故事。且紧张一番,激动一番,慨叹一番,回想一番,哪怕仅仅莞尔一番,不必执守,不必挂怀,只领略此间背后豁达超然的态度,领略一种风神雅韵,学会一种大幽默,大智慧,然后过世间生活。
  •       古话说雪夜闭门读闲书,是一种境界,只是不同的书有不同的心境。
      连续几天,慢慢读畠中惠。
      手边始终放着《阅微草堂》和《陶庵梦忆》。
      都是极轻极轻的文字,却能入到心底。
      不论悲喜。
      能够慢慢走进“江户”,慢慢体会到器物逐渐成妖的旧事,
      个中欢喜悲愁,绝非文字能够说得明白。
      畠中惠这个名字以前并不熟悉,读妖怪的书,最初从梦枕貘、京极夏彦开始。
      原来以为,天下妖怪一般妖。
      等逐渐读得多了,才明白,虽然也就一水之隔,
      但日本,尤其是江户时代的妖怪,则是别有一番滋味。
      
      中国的妖怪,是“鬼”,鬼常害人,尽管《聊斋》多有反诘,但总体如是。
      日本的妖怪在道德判断上却是中性的,绝无好坏之论。当然有好妖,也有坏妖。
      京极在“巷说”里讲的众多故事,有时令人悲从中起,有时让人心花怒放,有时则令人一喟三叹……
      
      畠中惠为一女子。女子便能写得更轻更柔。
      老子说世间最柔的东西,常是最刚。
      但在这里,却常常忘记这些警句。
      就是读一个故事,看少爷和他的大妖怪小妖怪们一起弄清一些案子。
      案子毫不复杂,写得也并不婉转绵长,
      但读来却让人叹服。
      不讽世,但每当合书静心,
      常常有老藤昏鸦的苍凉,有西风瘦马的悲愁……
      使人慢慢忘记了回家的路……
      
      
  •       妖怪有时候比人更加可爱···让人想起小时候看的聊斋,除了片首那首主题曲有点鬼魅的味道,让人觉得背心一凉外,片子里的妖怪实在是太人性太人道了,有时候都搞不明白何谓妖?
  •       我没看完,大概看到一章多的样子,所以无法评论这个故事是否有趣,作者的文笔不知道如何,我从书里面读到的只有一件事,这个译者的中文水平已经让我无法忍受到把这本书完整的读完。
      翻译讲求“通达雅”,通且不通,还谈什么翻译,翻译不是光知道日语就好了,还要会中文阿!!要翻成中文的感觉才好啊!
      开始看的时候真是硬着头皮,语言的节奏拖拉,冗长,故事中或许稍微有那么一点的乐趣都被消耗殆尽了,等到看第二章的时候,有一句话,我看几次都不知道译者要表达的是个什么意思,终于放弃了,等那天我失眠再拿出来催眠吧!
      以后见到这个译者绝对绕道。
  •       低回婉转的文字,有余音绕梁的能耐。
      尤其是当心情不佳时,读来有如一剂清心良药。
      江户风情,妖怪旧事,虽是桌子板凳,都有心情,都有情绪,都有理由,自然比得了中国鬼怪阴森可惧下去不少。
      
      妖怪毕竟是妖怪,即使将阳光悉数散尽,收起,装入一个大翁,天下漆黑一片,天依然是天,人依然是人,妖依然是妖。各自活着,有各自的理由。
      读有趣的文字,这怕方是好境界。
      
  •       非常沉静而又温情,清清淡淡,但是又有江户时代的那种华丽气息.非常喜欢.
      
      这本书适合口味清淡保有童心的人阅读.是消磨时间的好书.看的时候,时常不由自主发笑,读完后,一想到那些远比人可爱温情的妖怪,就感觉这世界没那么坏,心情变得很好.
      
      书在日本的粉丝相当多.看过这本书改编的电影,很好看,是手越佑也主演的,把少爷一太郎的形象塑造得还是比较到位的.听说第二部今年冬天拍出来,不知道出来了没有.哪位知道的告知一声.
      
      不过说实在的,电影的趣味只有书的十分之六,让我有点点失望.不过已经很高兴了.
      
      听说这一系列一共有七本,希望能够出齐.一定收藏.
      
  •       我希望所有我的好友们都不要自己花钱去买这本书,如果有想看的,自管问我借好了,省下钱来还可以去买份大王三宝面。
      
      这本书绝对继承了日本人惯有的啰嗦品性,从头到尾看得我极度不耐烦,语句非常不连贯,细节渲染严重到喧宾夺主……乃至看着看着就不知道在写什么,完全不知所云。
      
      ok,看到最后才发现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作者竟然用了十倍不止的文字来讲这个故事,也许是原本的故事文笔很好,而译者的水平很差?总之看这个译文总是很不爽,有种大便不通畅的感觉。
      
      如果想要看悬疑类的日本流行小说,还不如去看池袋西口公园那一套,译文也很好,情节也紧凑,文笔也相当不错,悬念也没这么平平。
      
      也许因为作者本身是画漫画的,所以写东西总是爱铺陈一大通环境衣饰什么的,我想这个故事如果用漫画的形式表现出来,倒有可能是一本还不错的书(当然也要看画风如何了)
      
      这么一个故事看下来,还不如去看高桥留美子的《犬夜叉》,一百个妖怪都有了,要帅的有的是,要凶的也有的是,要恶心的丑陋的也有的是,要悬念也强一百倍,比这书强多了。
      
      不过可能这种书原本就不是给80后的孩儿们看的,80后的孩儿们都老了吧?
      
      我也很佩服我的忍耐力,竟然坚持着看完了,真是看的我都快要哭出来了,这书太差了!
      
      
      
      
  •       读完了,这本小说让我震惊,狂喜.从来没有想过,奇幻小说可以这样可爱,这样迷人.像是一股令人沉醉的清风.畠中惠,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里边的插图可爱到让人发抖.屏风偷窥男,鸣家,蛇骨婆婆......这些名字太酷了,太可爱了,他们的名字就像他们在书里的形象一样酷,一样可爱.令人爱不释手.
      
      精致细腻的文笔散发着一股甜蜜的气息,不知道能写出这样的文字的作者,究竟有着一颗怎样纯净可爱的心灵.这样沉静细腻,又不失活泼的风格,细节处的描写真的是达到了极致,令人吃惊.
      
      浓郁的江户风情也非常非常吸引人呀!读着读着,那种感觉扑面而来,好像能够闻到串丸子的香气,看到立在屋角的太平水桶哦.真是神奇.
      
      故事情节很吸引人.推理的过程牢牢地抓住人心,让人一刻也不想放下,直到令人吃惊的谜底揭晓.
      
      超级喜欢,偶要推荐给所有的年轻朋友.
      
  •       两年前从台湾读到繁体版。
      对江户妖怪实在陌生,但慢慢还是入了戏,入了心。
      
      人永远比妖怪可怕。
      
      这不仅仅是至理名言,更是小说的真髓。
      有空了,有闲了,有茶,听着低低的悠扬音乐,读《娑婆气》,才是真味道。
      
      宠物养些小猫小狗多麻烦?
      养一堆小妖宠物,不牵挂它们的吃喝拉撒,它们还能保护人,给人快乐,多妙呀。
      
      但慢慢往下读,随着音乐变成洞箫的呜咽,心慢慢惆怅起来……
  •     还是喜欢大陆的翻译名
  •     既不是应承某一时的喜好,就从来没有过不过时一说吧
    故事也是有的,不过不愿意大肆渲染而已。书中的案件,如果非要用耸人听闻的手法去写,估计也算揪心的。但是作者不是这个意思。如果要看曲折的情节,那就看真的侦探小说吧,比如东野圭吾?我没看过这个人的书,不过好像书店摆很多。
    喜欢看这书的人,大抵是喜欢里面主人和妖的各种情感。
  •     这书的看点,明明是江户风情啊……Orz|||
    宵禁、瓦版、热衷变种牵牛培育、药店兼卖白糖的习俗……小说可是连江户人夜间铺盖是大棉袄都注意到了啊~(译文中不知所云的“棉睡袍”是也,电影也木有表现出来)
    相比之下,大部分江户背景小说,要么就尽可能不提时代特色的事物,要么说个乱七八糟,简直是弱爆了。
    p.s.:1升米=40文是不是低了点?一个成人每天5合米也只是半饱啊……
  •     我也买了娑婆气,不过还没看,正在看京极堂系列呢
  •     哪本咩?
  •     铁鼠,看的慢啊我……
  •     铁鼠看得我不淡定…
  •     为什么呢?
  •     太累了…
  •     这么说,看来以前真没读明白哦。
  •     过度诠释!!
  •     无意和楼上争辩。
    从老书上读到一个故事,说一位失意之人,失意之极,便欲寻了短见。
    跳崖的一夕,寻思若脚下“嘭”一声响,便暂时不跳。
    寻思未果,脚下真“嘭”。
    他吓一跳,等半天,却毫无动静。
    几日后,他再伤心,欲再跳崖,又是一声“嘭”让他悻悻而归。
    花开两朵,那下面的,便是一妖,为一株黑树(硬木一种)修千年而成妖。它听了人言,初时不过欲作弄一下,未几便是真想救他一命……及至往复,便成了习惯。
    最后,人终于一悟得道,明白了天底道理,后成了一代明白人。
    妖呢,无果而终。
    这故事很像日本妖怪,很不像中国鬼怪。如此。
    它究竟说什么,讽什么,寻思什么。
    正如那声“嘭”,其实没有意义。
    便是一个故事,如此而已,却能让人会心 一笑,二笑,足够。
  •     超级无比同意二楼
  •     蛮好玩的书,偶喜欢,谢谢。
  •     看过台湾版的翻译就会觉得这本书的翻译真的不怎么样~
  •     同感,
  •     跟《婆娑气》的内容一样,是一条线索贯穿多篇的故事,慢慢看就好了
  •     同感,翻译得实在糟糕……看了一章就实在看不下去了
  •     恩,很喜欢这种平平静静的感觉,感觉很不错
  •     刚刚看完 ,很安静。
  •     嘿嘿 不错嗄
  •     哥们,你是托吧
  •     很有爱╮(╯▽╰)╭的书( ⊙ o ⊙ )啊!
  •     一点没看 。。。感觉在侮辱我的智商。
  •     他还是蛮喜欢其中的几本,惊险!刺激!很容易抓住孩子的注意力!不错!
  •     真感人。我是边流泪边看的。心灵确实受到震动。,好看好看!!!我觉得好感动哦~~~~~~不买很吃亏!辫子姐姐写的书都不错
  •     女儿是慕名购买,二年级孩子喜欢
  •     从小喜欢皮皮鲁,象喜欢卡梅拉一样喜欢这本书
  •     顺便了解下国外的上课内容。,对于四年级的孩子来说内容还是不错的
  •     回来我也看看。,书的纸张很好
  •     孩子超爱的,喜欢杨红樱老师的书
  •     绝对正版,只要她喜欢就好。
  •     巴巴爸爸的书都很好,这书明明是张炽恒翻译的
  •     让世界更美好。--水然真心不乍滴.......,故事很有趣味性
  •     孩子很喜欢这个作家写得动物小说,儿子指定买的
  •     盼望孩子的品格美善。弟兄姊妹在《中文精读》中推介的低幼读物12本书之一,快收齐了
  •     二年级的女儿很喜欢,可以看看西顿的动物故事。
  •     孩子们非常喜欢哦。,不小心买的
  •     故事写的一般,女儿喜欢
  •     很喜欢。和女儿一起读的,似乎已超出了儿童文学本身
  •     不适合五岁以下的儿童,孩子的老师说不错。
  •     4月份买过,大家都来看看
  •     老师推荐买的书,听说还行
  •     纸质也很好。,值得一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