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系搭车客指南

银河系搭车客指南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8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作者:[英] 道格拉斯·亚当斯
页数:297
译者:姚向辉
书名:银河系搭车客指南
封面图片
银河系搭车客指南

前言
在银河系西旋臂少人问津的末端、未经勘测的荒僻区域深处,有一颗无人理睬的小小黄色恒星。以约莫九千两百万英里半径绕其旋转的,是一颗彻底无关紧要的小小蓝绿色行星,这上面从猿猴繁衍而来的生命形式原始得让人吃惊,居然还以为数字式电子表是什么很高明的主意。这颗行星有(更确切的说法:曾经有)个问题,那就是:星球上的绝大多数居民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不开心。针对这个问题提出过许多解决方案,但绝大多数基本上都和某种绿色小纸片的流动相关。这可真是怪事一桩,因为从头到尾不开心的又不是绿色小纸片。于是乎,问题依然如故;很多人过得一塌糊涂.其中大部分更是生不如死,连戴数字式电子表的也不例外。很多人越来越认为,当初从树上下来已是大错特错。有些人甚至说连上树这一步都不对,一开始就不该离开海洋。于是,距离某君因为说大家都该换换思路、与人为善而被钉在树上约两千年后的某个星期四,有位姑娘独自坐在里克曼沃斯的小咖啡馆里,忽然领悟到一直以来究竟是哪儿出了岔子。她终于知道了怎样把这个世界变成和谐欢乐的好地方。这次的解决方案很正确,能成功,也不会有人被钉在任何东西上。可令人悲哀的是,在她有机会找到电话告诉别人之前,一场恐怖而愚蠢的大灾难陡然降临,她的想法因此永远湮灭。这个故事与她无关。这个故事与那场恐怖而愚蠢的.大灾难及其种种后果有关。这个故事还和一本书有关,这本书名叫《银河系搭车客指南》。它不是地球书,从未在地球上出版过,直到那场恐怖大灾难降临为止,也没有哪个地球人见过甚至听说过这本书。然而,这本书实在是非同凡响的圣品。说真的,这恐怕是小熊星座那些出版业巨头推出过的最非同凡响的书籍了,当然,也没有哪个地球人听见过这些巨头的名字。这本书不止是非同凡响的圣品,同时也获得了极大成功——比《天国家庭护理百科全书》更流行,比《零重力下五十三件必做之事·续》更畅销,比欧龙·克鲁飞名噪一时的哲学三部曲《上帝错在哪里?》、《上帝的更多大错误?》和《上帝这家伙究竟是谁?》更引人争议。在银河外东沿区更加悠闲处世的许多文明世界里,《搭车客指南》已经取代了《大银河系百科全书》的地位,成为所有知识和智慧的标准储藏库,因为尽管此书冗余颇多,且收纳了为数不少的杜撰篇章(至少也是缺乏实据的谬误猜想),但在两个重要方面胜过了那部历史更悠久、内容更无趣的著作。首先,价格略便宜。其次,封面上用既大且友善的字体刻印了“别慌”二字。言归正传,那个恐怖而愚蠢的星期四、其非比寻常的种种后果,以及这些后果如何与这本非同凡响的书籍产生了难分难解的纠葛——这些故事的开端却非常简单。故事开始于一幢屋子。
内容概要
  突如其来的寂静笼罩了地球。这事实上比噪音更加可怕。有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发生。  巨大的飞船一动不动地挂在空中,覆盖了地球上的每个国家。  在黯然退场之前,地球首先被改造成了最终极的声音重放器件,这是有史以来建造过的最伟大的播音系统。但伴之而来的不是演奏会,不是音乐,没有开场号曲,而仅仅是一条简短的信息。  “地球人,请注意了。”一个声音说,这声音堪称完美,仿佛来自四声道系统,完美得无懈可击,失真度低得能让勇敢的男人洒下眼泪。  “这里是银河超空间规划委员会。诸位无疑已经知道,银河系边远地区的开发规划要求建造一条穿过贵恒星系的超空间快速通道,令人遗憾的是,贵行星属于计划中预定毁灭的星球之一。毁灭过程将在略少于贵地球时间两分钟后开始。谢谢合作。”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道格拉斯·亚当斯 译者:姚向辉

章节摘录
版权页:这幢屋子孤零零地坐落在村庄边缘的缓坡上,放眼望去是无边无际的英国西南部农田。
这幢屋子不管从任何意义上说都平平常常,房龄陕三十年了,矮胖短粗,方头方脑,砖木结构,正面的四扇窗户不管是尺寸还是比例都或多或少地让人看了不舒服。
唯一觉得这幢屋子有啥特殊的人叫亚瑟·邓特,唯一觉得特殊的原因是他凑巧住在屋子里。
自打搬出逼得他心情紧张、暴躁易怒的伦敦后,邓特在这里已经住了差不多三年。
顺便提一句,他三十来岁,高个儿,黑发,从没有真正怡然自得过。
最常让他烦心的事情是人们总要问他到底为啥一脸烦心的样子。
他在本地电台做事,最常告诉朋友的话是这份工作比他们想象的好玩很多。
事实也确实如此,因为他的大多数朋友都从事广告业。
星期三夜里大雨如注,浇得乡间小路湿滑泥泞,但到了周四早晨,太阳最后一次照耀亚瑟·邓特的屋子时,天空晴朗,光线明媚。
此刻的亚瑟还没记起来,镇议会想拆掉这幢屋子,在原址修建一条公路旁道。
星期四早晨八点,亚瑟的感觉不怎么好。
他迷迷糊糊醒来,起床后迷迷糊糊地在卧房里兜了一圈,打开窗户,看见推土机,找到拖鞋,踢踢踏踏地走进卫生间洗漱。
把牙膏挤在牙刷上——挤好了。
刷牙。
修面镜对着天花板,他扶正镜子。
镜中闪过卫生间窗外的又一辆推土机。
调整角度,镜子出现亚瑟·邓特的胡须茬。
刮好脸,洗净擦干,他又踢踢踏踏地走进厨房,想弄些可口的食物填进嘴里。
水壶,插头,冰箱,牛奶,咖啡。
哈欠。
“推土机”这三个字在脑海里游荡,寻找着与之匹配的概念。
厨房窗外的推土机可真大呀。
他盯着推土机。
“黄色”,他想道,踢踢踏踏地走回卧室穿衣服。
经过卫生间,他停下来喝了一大杯水,然后又接了一大杯。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宿醉未醒。
为什么会宿醉?昨天晚上喝酒了吗?估计肯定喝了。
修面镜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黄色”,他一边想,一边踢踢踏踏地继续走向卧室。
他站住了,仔细回想。
酒馆,心想。
噢,天哪,酒馆。
他模糊记得自己被某件似乎很重要的事情惹得非常、非常生气。
他在对别人倒苦水,长篇累牍地倒苦水,想必如此吧,因为最清晰的视觉记忆是其他人脸上迟钝的表情。
这件事情和新的公路旁道有关系,他才刚刚发现不久。
消息传来传去已经好几个月,但似乎没有人弄明白过。
太荒唐了。
他又喝了一大口水。
事情将自行解决,他最后下了结论,谁需要公路旁道啊?谁也不会支持镇议会。
事情总能自行解决。
上帝啊,他给自己惹了多么可怕的一场宿醉。
他望着穿衣镜中的自己,伸出舌头。
“黄色”,他想道。
“黄色”这个词在脑海里游荡,寻找与之匹配的概念。
十五秒后,他已身处屋外,躺在驶向花园小径的巨大黄色推土机前。
正如俗话所说,L·普罗瑟先生不过是个凡人。
换句话说,他是从猿猴繁衍而来的碳基二足生物。
更确切地说,他四十岁,肥胖,邋遢,替镇议会工作。
有一个细节颇堪玩味:尽管其本人并不知情,但他确实是成吉思汗的父系直系后代,只是被世代交替和种族融合彻底篡改了基因,蒙古血统的外貌特征消失殆尽,伟大先祖的遗赠如今仅剩下格外茁壮的腹部和对毛皮小帽的偏爱。
他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伟大的战士,而只是一个紧张兮兮、忧心忡忡的人。
今天的他格外紧张,格外忧心,因为他在工作中遇到了巨大无比的麻烦,这所谓的工作是要确保在日落前铲平亚瑟·邓特的屋子。
“邓特先生,起来啦,”他说,“你赢不了的,这你也清楚。
总不能一辈子躺在推土机前面吧?”他竭力让双眼喷出凶狠的火光,却怎么也做不到。
亚瑟躺在烂泥中,对他发出嘎吱嘎吱的压泥声。
“我跟你耗上了,”他答道,“看看是谁先生锈。
”“很抱歉,你必须要接受现实,”普罗瑟先生抓住毛皮软帽,在头顶上一圈一圈地转,“这条旁道必须修建,马上要开始修建了!”“前半句我听见过,”亚瑟说,“锖问为啥必须修建?”普罗瑟先生气得对他戟指相向,点了几下才收起来。
“为啥必须修建?你这话什么意思?”他说,“这是一条旁道啊,难道还能不修旁道不成?”
媒体关注与评论
  “先前我之所以对《银河系搭车客指南》敬而远之,只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人极为热忱地推荐它。不得已屈服之后,我的第二遍已经读到一半了。有成百上千的作者试图写出好玩儿的科幻小说,但真正成功的唯有这一本。”  ——约翰·肯扬,在《观察家报》将《银河系搭车客指南》选为1979年他的年度好书。  “这书实在好玩儿,各方各面都好玩儿……属于那种偶然涌现的幽默作品,立刻就为自己找到了相称的位置及其特有受众。”  ——吉莉安·雷诺兹,《每日电讯报》  “道格拉斯·亚当姆斯拥有冷嘲热讽式的幽默感,对于他的疯狂想象力而言,这是再合适不过的衬托了……我必须同意这一点。”  ——理查德·考克斯,《评论家论坛》  “这本书的幽默感冷酷而悲观,我们这些觉得生命苦短因而不值得认真对待的人可以问心无愧地喜欢它。”  ——《观察家报》(彩版)  “现代神话,寓言,喜剧杰作。”  ——《今日电视报》
编辑推荐
《银河系搭车客指南》是道格拉斯·亚当斯所著的一部科幻小说。地球被毁灭了,因为要在它所在的地方修建一条超空间快速通道。主人公阿瑟·邓特活下来了,因为他有一位名叫福特·长官的朋友。这位朋友表面上是个找不着工作的演员,其实是个外星人,是名著《银河系漫游指南》派赴地球的研究员。两人开始了一场穿越银河的冒险,能够帮助他们的只有《银河系漫游指南》一书中所包括的无限智慧。旅途中,他们遇上了一批非常有趣的同伴,这些人物结成一个小团队,他们将揭开一个骇人听闻的大秘密。
图书标签Tags
科幻,英国,科幻小说,小说,英国文学,外国文学,文学


下载链接

银河系搭车客指南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注解很详细,也给了我很大帮助。说到底我从没想过小说中的某句话来自《星际迷航》或者某首歌是鲍勃迪伦创作的。附录也很棒,包括新闻稿和作者给美国编辑的传真等等,都有助于人们更好的理解这部作品。  我相信作者是很认真的人——只有最认真的人才会如此详细的写出从法律名词到gunk是仿朋克还是哥特加朋克的一系列推敲的注解(另外你完全可以无视处于破折号中心的这一大段话因为它们只是些点缀而没有太多实际意义,但如果你已经看完了最好还是假装我没说过好了,因为括号里这些话其实也是可以忽略的)——不过,显然认真得有些过了头。  透过译者的翻译风格,我可以做出如下几个推测(按照可能性由高到低排列)1)译者在生活中是个严肃认真,讲笑话时常遭遇冷场之人;2)译者是一个处于45-127岁之间的中老年人,或者是一个心理年龄处于50-127岁之间的年轻人,座右铭包括“严肃”、“考据”、“一丝不苟”等关键词;3)译者的中文组织能力处于中或中下,或译者阅读过多学术性书籍导致思维学术性僵化以至于对日常行文及用语方式的认知极度匮乏;4)译者是一个在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生活并成长的华裔或中文爱好者,有着较高的中文水平但并不能很好的组织中文语言并驾驭中式文字风格;5)译者使用了比google略通顺但语序尚有混乱的在线翻译软件。...  即使以上皆非,我也可以肯定译者并不是个幽默的人,至少是个不太会通过文字来展现幽默的人。译文的断句和语言模式经常给我不通顺的感觉,当然,我知道这其中的某些断句采用了原文中的模式,但译者也必须考虑到中文与英文所存在的差距。译者应该考虑如何按照中文习惯来理顺译文,而不是“我完全尊重原文的断句和词语安排”,那样的话我推荐使用翻译机。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频繁使用“啥”字以及“人家怎么怎么样”之类的语言,这些过于口语化/网络化/恶意卖萌的语言不仅不能给翻译加分,更使得这本独具匠心的幽默奇幻小说被带入了某种尴尬而俗套的境地,与原作小说给人的感受完全不符。  即使不去理会原作与译本的差异,单就译文本身而言,偶尔过于口语化的使用也不恰当。因为译文的风格比较严肃刻板,所以能够贯穿这种严肃刻板的情绪也还算恰当。然而在译文中偶尔出现的过于口语化甚至在很多口语化作品中都不会使用的字眼或语言方式(“为啥?”“好老天呐”...等等),实在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可以看出译者的良苦用心,并且也力求翻译精准到位,不落一词(或者...更倾向于直译,以及使用刻板的语言和句式)。我也很喜欢书中满满的注解和附录,这给人很充实的感觉。或许我会为了注解入全套的,但还是衷心希望译者能够开朗起来。 阅读更多 ›
  •     从来没有读过这样一部让人从头笑到尾的小说,当然最后有些笑不出来了。和电影对比,最让人震惊的差异不是情节,是马文。电影里他还是很可爱的,但在书里,我都想抽死他——虽然我也时常这么忧郁得招人恨。翻译得确实很好,稍有刻意地与时俱进。据说电影的导演从九岁就开始迷恋这小说了,想必译者也应该是个粉丝吧?真想拥有一个写着DON'T PANIC 的徽章啊!
  •     这一版翻译真的很不错!!我在一天之内看完了整本书。。。真正的爱不释手。跟电影相比,马文欠抽多了哈哈哈。。。跪求出版社尽快出下面的四本!!迫不及待啊!!
  •     科幻作品里最搞笑的,搞笑作品里最科幻的
  •     书挺可爱的,翻译也有那种二二的气质。封底那儿看到系列还有宇宙尽头的餐馆期待全系列!
  •     希望新版的全套书籍快点出完吧
  •     比之前那个版本好多了...之前那个完全不能看...
  •     非常棒的小说,也很便于携带。都是在上下班的路途中看的,期待全系列~
  •     這本書是買來送給別人的,所以我不清楚內容是什麽也不好說什麽.但是朋友很喜歡.但是我知道包裝很好,質量很好.可以放心購買.
  •     不知道那个差评是什么意思,反正我觉得翻译得挺不错。
  •     看标题挺吸引的,但是笑点不一样,看完感觉一般般
  •     科幻迷必须买之作品。
  •     作为科幻迷来说,看这本太迟,真是令我汗颜完全不同于硬科幻,而是带有英伦式的戏谑与幽默,同时有寓于哲学思考
  •     向Douglas Adams致敬!按他的风格来说:且不论此书在科幻领域水准如何,至少在冷幽默方面鲜有人敌╮(╯▽╰)╭
  •     翻译不好,直白而无趣,与书想要表达情趣略有不符
  •     正在看,文风诡异,相当的幽默,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     这是一本很好看的书哦
  •     情节跌宕起伏,语言幽默风趣,能吸引人一口气读完!其实翻译也挺不错的,除了有个别地方有点不通顺。。。改天买本原版看看去
  •     比一般书小一圈,方便随身阅读,赞!当然故事本身更赞!
  •     42,终极答案,你怎么可以不知道呢?这本小书卖的多还是腔调,行距页边的留白略显夸张,但是营造了不错的氛围,封面设计十分漂亮,科幻爱好者的不二之选。
  •     sdfffffffffffff
  •     这套书很有意思,女儿很喜欢
  •       1.他实在很难确定,因为他的脑海里充满了噪音、马匹、浓烟和血腥气。每当他自怨自艾,感觉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就会有类似的反应,他始终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大可汗在他无从了解的更高维度空间里愤怒嗥叫,普罗瑟先生却只能颤抖着暗自饮泣。眼帘后的泪水激得眼珠微微刺痛。
      3.官僚主义酿成大错,愤怒的人躺在烂泥里,无法理解的陌生人施以无法理解的侮辱,不明身份的骑兵大军在脑海里嘲笑他——这日子,唉!
      4.《银河系搭车客指南》也提到了酒。它说全宇宙现存的最佳饮品莫过于“泛银河系含漱爆破液”了。
      5.《指南》还说,喝 “泛银河系含漱爆破液”就仿佛用一小片柠檬裹上一大块金砖砸的你肝脑涂墙。
      6.福特没搭理他,而是说到“时间只是幻觉,午餐时间更是加倍如此。”
      “有深度,”亚瑟说,“写下来寄给《读者文摘》好了,有一页专门留给您这样的人。”
      7.斯卓格会这样认为:要是一个人能搭车穿越如此宽阔、如此漫长的银河系,吃过了苦头,逛过了贫民窟,在可怕的劣势中做过了斗争,成功走到这里的时候仍旧知道他的毛巾在哪儿,那么很显然这个人值得信赖。
      8.尽管与时代格格不入,但“帝国”一词扔保留至今。世袭帝王濒临死亡已有许多个世纪之久。他在临终昏迷的最后时刻被闭锁进了静止场,将他保存在永远不变的状态中。他的所有继承人均已亡故多年,这意味着在没有任何政治剧变的情况下,权利就这样轻而易举且行之有效地下放了一两级台阶,此刻似乎落在了原先仅仅充当帝王顾问的政体手上——这是一个经选举产生的政府,其首领是这个政府选举出来的总统,但事实上,权力却没有落在总统手上。
      9.所谓总统大体而言只是一个名义领袖,他不拥有任何实权。表面上他由政府选出,但需要他展示的特质却与领导能力无关,只和经过精心算计的公然违法有关。因此,总统人选必须能够引发争议,个性上既能激怒公众同时又深具魅力。
      10.这等令人瞠目结舌的有用之物仅仅是偶然进化出来的产物,如此怪异而概率极低的巧合使得某些思想家将其视为上帝并不存在的确凿而决定性的证据。
       关于此事的争论大致是这样的:”我拒绝证明我存在,”上帝说,”因为证明否定了信仰,而没有信仰我就等于虚无。”
       “可是啊,”人类说,“巴别鱼彻底泄露了秘密,对吧?那东西不可能是偶然进化出来的。巴别鱼证明了你存在,因此,按照你的论点,你并不存在。证毕。”
       “哦该死,”上帝说,“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然后就迅速消失在了一团逻辑的烟雾当中。
       “'喔,这可太容易了。'人类说,作为余兴节目,他接着证明了黑就是白,然后在下一个人行横道处被撞死了。
      11.“好啦,”福特说,“别那么慌!”
       “少跟我说什么慌不慌的!”亚瑟喝道,“这还只是文化冲击而已。你给我等着,等我适应了环境,摸清楚方向,到时候我才开始慌。”
      12.“知道吗?”亚瑟说,“在这种时刻,我被困在沃贡飞船的气闸内室里,身边是一个来自参宿四的男人,即将在太空中死于窒息,我真希望年轻时听了我老妈的劝告。”
       “怎么?他跟你说了些啥?”
       “不知道,我当时没在听。”
      13.尽管行星地球、伊斯林顿的那套公寓和那部电话此刻都已被摧毁,但考虑到二十九秒后福特和亚瑟双双获救,因此通过这种微不足道的方式纪念了这几样东西,事情还是挺安慰人的呢。
      14.真正的宇宙弓起身体,从两人身下离开了他们,那感觉令人恶心欲吐。形形色色的冒牌货一个接一个默不作声地填补空缺,动作灵巧宛如岩羊。最初的光竟然爆炸,将时空统一体如小块果冻般抛射出去。时间盛放,物质退缩。最大的素数在角落里与自己接合,永远的藏匿了起来。
      15.“因此咱们肯定都疯了。”
       “真是一个适合发疯的好日子。”
       “没错。”一名路过的精神病患者说。
       “刚才那是谁?”亚瑟问。
       “你说谁——有五个脑袋的男人带着插满腌咸鱼的接骨木丛林吗?”
       “不认识,随便什么人吧。”
       “哦。”
      16.“哈啊啊啊啊啊呃呃呃呃……”亚瑟说,他感觉到身体正在软化,正在朝不寻常的方向弯折。“绍森德像是正在融化……星星成了漩涡……一场沙尘暴……我的两条腿在飘走,飘进日落……我的左胳膊也掉下来了。”他忽然有一个可怖的念头。“该死,”他说,“这下我该怎么操作的我电子表啊?”他拼命把双眼转向福特的方向。
       “福特,”他说,“你正在变成一只企鹅。快停下!”
      17.亚瑟用身体死死抵着小卧室的门,不让门被打开,但这扇门的尺寸有些不合。许多只毛茸茸的小手正在拼命挤过门缝,它们的指头都染着墨水;细小的声音发疯般的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亚瑟抬起头。
       “福特!”他说,“外面有数量无限的猴子想跟咱们谈谈他们正在写的《哈姆雷特》剧本。”(无限猴子随机敲出哈姆雷特)
      18.(马文是一个非常郁闷的机器人)
       “你确定你不介意?”马文追问道。
       “完全不,马文,”翠莉安轻松活泼地说,“一切都很好,真的……人生嘛,总免不了这种时候。”
       马文丢给他一个电子眼神。
       “人生,”马文说,“别跟我谈什么人生。”
      19.门当着他们的面关上的,非常显而易见的是,这扇门发出了确实深具心满意足之特质的感叹声。
       “嗯嗯嗯嗯嗯嗯唔唔嗯嗯嗯嗯嗯啊!”门这样说道。
      20.马文带着冷冰冰的憎恶看着门,他的逻辑回路带着反感唠叨起来,塞给他对门直接诉诸暴力的念头。更深一层的回路忽然插嘴,说:何必那么麻烦呢?有啥必要啊?不存在任何值得牵涉其中的事情。再深一层的回路正在自得其乐地分析门扇和人形生物脑细胞的原子成分。回路测算了一番附近一立方秒差距内的氢元素发射水平,以此作为谢幕余兴小节目,随即在无聊中再次关闭了自己。机器人转身的时候,绝望催得他的身躯阵阵痉挛。
      21.(翠莉安和赞法德)“你也该听够和你有关的事情了吧?”
       “我非常缺乏安全感。咱们都知道的。”
       “你就不能把你那巨大的自我稍微放下几秒钟?”
       “这附近要是有什么比我的自我更重要,老子一定逮住了当场枪决。”
      22.“嗯嗯嗯,”赞法德说,“ZZ9复Z阿尔法?”
       “想起来了?”翠莉安问。
       “呃……那个Z是什么意思?”赞法德问。
       “哪个Z?”
       “随便哪个。”
      23.“没有问题,”电脑叽叽喳喳地说,“你需要进行可能性预测,请问是基于……”
       “不可能性数据,行吗?”
       “很好,”电脑接着说道,“给您说个很有意思的小小提示。你知道吗?大多数人的生活是由电话号码控制的。”
      24.(马文带了亚瑟和福特见翠莉安和赞法德)
       “我想你们现在可以见那两个外来人了,”他说,“你们是希望我回角落锈成渣滓,还是就这么站着四分五裂。”
      25.她给了亚瑟一个愉快的微笑,这笑容如成吨的铁块般砸在亚瑟身上。
      26.(赞法德)他做的每件事情在表面上看都没有理由可言:他把深奥难解变成了一门艺术。他总是猛然扑向生活中的万事万物,态度混杂了无可比肩的天赋和发自肺腑的弱智。你往往很难辨别到底哪个是哪个。
      27.“我们在马头星云里面。一整团巨大的乌云。”
       “你指望我从黑着的显示屏上认出这个来?”
       “在银河系,只有在黑暗星云内部,你眼前的显示屏才是黑的。”
      28.经济体系随即崩溃,帝国因此解体,十亿个饥馑星球陷入了漫长而阴郁的沉默岁月,唯有学者就计划政治经济之价值熬夜书写自鸣得意的小小论文时,笔尖刮擦纸张的声响才会打破这份寂静。
      29.玛格里西亚本身消失的无影无踪,记忆很快变成传奇,隐晦难解。
       到了如今这个心智已开的时代,大家连一个字都不肯相信这些传奇。
      30.“喂,小子,你救了咱们大家的命啊,知道吗”
       “哦,”亚瑟说,“呃,其实也没什么特别……”
       “是吗?”赞法德说,“算了,那就忘了吧。电脑,我们落地。”
       “可是……”
       “没听见我说话?忘了吧。”
      31.“孩子们,下午好。”
       这声音熟得奇怪,但又迥然不同得奇怪,里头有一种母系氏族女家长的味道。
      32.“天啊。”福特嘟囔着靠在了舱壁上。他开始从一数到十。福特近乎于绝望地担忧,害怕智慧生命迟早有一天会忘记怎么数数。只有凭借数数,智慧生命才可以展现出离开电脑一样可以活得下去。
      33.福特继续沉默数数。这大概是你能对电脑做出的最具侵略性的事情了,等同于走到人类面前对他说“鲜血……鲜血……鲜血……鲜血……”
      34.“人生啊,”马文悲凉地慨叹道,“要么厌恶,要么忽视,但不可能喜欢它。”
      35.赞法德沿着通道快步前进,紧张得一塌糊涂,只好用果断的大步流星加以掩饰。
      36.“但你看那日落!我在最疯狂的梦里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两颗太阳!就仿佛烈火山峰燃进了太空。”
       “那场面我见过,”马文说,“垃圾。”
       “我的家乡只有一颗太阳,”亚瑟坚持不懈地努力着,“我来自一颗名叫地球的行星,知道吗?”
       “当然知道,”马文说,“你总挂在嘴边。听起来就很糟烂。”
       “才不是呢,地球是个美丽的地方。”
       “有海洋吗?”
       “那还用说?”亚瑟喟然叹息道,“宽广的蓝色海洋,波涛翻滚……”
       “最受不了的就是海洋。”马文说。
      37.他个子挺高,年纪很大,穿着单件头的灰色长袍。转过来,你会发现他的面庞瘦窄,有贵族气,饱经忧患,但不慈祥,属于那种你乐于在他那儿存款的脸容。
      38.实际上这个空间并非无限。无限本身单调平板,毫无趣味可言。抬头遥望夜空所看见的就是无限,那种距离是你我无法理解的,因而也就失去了意义。
      39.他们周围的场景一片昏暗。阴森森的雾气盘卷四周,粗笨的形体在暗影中朦胧潜行。偶尔有幻象生灵杀死其他幻象生灵的声响划破寂静。肯定有足够多的人喜欢这种东西,所以才会有这么一套付费主题。
      40.每个重要银河文明都倾向于经历三个区别鲜明的阶段,这就是“生存”、“探索”和“适应”,换言之就是“怎么活”、“为何活”和“在哪活”。
       举例来说,第一个阶段可归纳为“咱们怎么吃饭?”第二个是“咱们为啥吃饭?”第三个就是“咱们上哪吃午餐?”
      41.再见,谢谢你们的鱼。
      42.凑数的,你懂
  •       很久以前在科幻世界上看过部分,后来想买书发现停售了,后来出来新版又发现书名改了,搭车客这个词没有漫游这个好,个人觉得。正如始终觉得三体没有地球往事大气一样,买了三体之后偏偏出精装版名字又改回来了,怨念。还有管平潮的仙路烟尘出版后改成仙剑问情,仙路烟尘比较飘渺些吧?不过后来居然,居然管平潮写仙剑小说版ORZ……
  •       每天上下班,坐在车上读完的书,等看完《宇宙尽头的餐馆》准备休息一下,换换口味,再来把这个系列补完。
      
      早晚看科幻的好处是,让自己一天都觉得很开心,忘记了车上的拥挤,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就沉浸在这个幻想的世界里。宇宙,让我觉得自己可以渺小到忘记生活中的一切烦恼,因为和地球毁灭相比,和探求这个宇宙的终极问题相比,生活中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生气,值得抱怨,值得哀愁的事情了。而且平行宇宙里一定会有一个你本来想要成为的那个你自己,她活泼开朗,让周围的人都开心幸福,她美丽自信,让生活的每一天都阳光灿烂。你又何必苛求自己,你只要过好现在的生活,做到你所能做的最好,这就足够了,不再为了那些已经失去的,挣扎痛苦,也不再对那些得不到的,念念不忘。
      
      现在的生活,平凡而充实,步伐缓慢却细碎而美好。就像是在太空里漫游,你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内心又坚定地充满着希望,你知道时间的沉淀和积累,会让平凡的坚持变成一个个意外的惊喜,带着你降落在一个又一个你从未见过的星球上。
      
      
      
      
      关于那个终极的问题,你有想过到底要问哪些具体的问题吗
      
      如果真的可以有人为你解答一切,你又真的想要知道些什么呢?
      
      我觉得知道答案的人应该要写一本《关于宇宙的一切的一切》才对。
      
      以下是参考目录:
      
      1.宇宙的起源和终结
      2.宇宙的星星大全
      3.宇宙的智慧文明大全
      4.宇宙的轮回法则
      5.智慧生命的生存及升级攻略(各个不同的星球请详见详细目录)
      6……此处省略若干字(各位看官可自由想象)
      1888……8888888866666666.地球是如何诞生的
      1888……8888888866666667.地外文明是如何看待被称作“人”的地球生物的
      1888……8888888866666668.地球上的其他智慧生命是如何看待自称最聪明的叫做“人类”的物种的
      1888……8888888866666669.地球上的人类如何才能在有限的生命里开外挂
      1888……8888888866666670.地球通史
      1888……8888888866666671.地球毁灭之后的影响
      ………………………………………………………………
      附录:帮助1 如何将这本书下载并安装在不同物种的大脑中
       帮助2 如对此书有任何问题请发送星际通用脑电波至
       4008-517-517-823-823
       帮助3 更多其他内容请浏览《关于宇宙的一切的一切》官方星联网oh god://hahaha.chunshuhuche.douban
      
      特别鸣谢 著名宇宙语翻译家 深井冰 翻译 校对
      原网址请戳:
       oh god://hahaha.chunshuhuche.douban/gyyzdyqdyq/mulu
      
      
      
      
      
      
  •       还是想有一个随性一点的开始,于是2014年的第一本,给了搭车客指南。
      此书购于年初去南京旅行时专门拜访的先锋书店,没拆封,看到封面就买了。
      嗷嗷嗷,的确是一本想象力无敌奇特的好书吖!
      有一天,我也遇上了福特老大爷,然后地球毁灭了,被带着游览整个无敌的宇宙,那是多么妙哉的一件事。
      人类永远是无知和渺小的,今年开头就在想,其实宇宙那么大,一定是会有地外生物的存在的吧。宇宙这么老,人类肯定不是唯一的,而且人类可能还很蠢。
      Anyway,人有时候能做做梦也挺开心的捏~~吼吼
  •        凡事求答案是人的惯性,似乎有了一个标准统一答案就能免去思考的麻烦,用余下的时间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日子过得多省心啊!你看我是巨蟹座,天生敏感悲观遇事就是这样,你看处女座龟毛大家都黑他们、我上升星座双鱼就特爱和双鱼的相处,于是有了定见后行为也就愈发趋向靠拢。辛苦查星座想弄清楚自我,到头来却是思想行为被控制。就像《银河漫游》写的那样,我们用小白鼠做实验得出自以为科学的结论,殊不知正是小白鼠故意让我们这么做,故意让我们觉得人类文明在进步,实际上正是它们在统治地球。
       《银河漫游》系列是一部让我上瘾的书,鉴于我基本凡事只三分钟热度的特性,上瘾仅指读完后对科幻类型题材、其他未读到的好书跃跃欲试,想把那些我没看到而且特有意思的书都读一遍的感觉更加强烈。接下来扯些银河漫游的事吧。
       第一个点当然是关于宇宙、生命以及一切的答案是42。话说很久之前大家就在死磕这些问题:我是谁?我为什么要生?为什么又要死?为什么从生到死之间把那么多的时间耗费在电子设备上?因为各种观点争论不休大家受够了,所以想一劳永逸解决这终极问题,于是就发明一台叫“深思”的电脑来找答案,过了七百五十万年深思计算出答案,42。大家不满意,为什么是42啊?这答案和问题对不上啊?那就是你们没弄清楚问题究竟是什么?好吧,那问题是什么?深思说我做不到,但可以制造出另外一台强它很多的电脑来解决问题,那台电脑名字叫——地球。可是呢,本书的开头,地球就被炸掉了,多戏剧性。幸好留下一个地球人,还好他脑子能用。
       第二个就是作者的世界观。宇宙尽头的餐馆里,一只肉食动物走到食客面前给推荐,你们想从哪里开始吃我呢?要不肩膀开始吧?这里的肉又嫩又香;还有灵魂肉体闹离婚;有只叫上帝的猫;仅因为修条太空轨道地球就被炸掉等等,意想不到非常规的想法让人读起来很轻松,读此书要完全不抱期望才更有乐趣,因为总想不到下一场景。似乎一切都是一场意外,人出生、死亡、存在、遭遇、探寻生命的终极意义,甚至行星本身等,全都不必太在意,人和宇宙相比,何等的渺小!当某天你醒来发现自己变成哥拉斯或是甲壳虫,海水是紫色,地球成灰烬,也要记住:DON’T PANIC!必须乐观!
       第三个很值得一提的是我喜欢马文机器人。摘一段郁闷的马文对话吧。
       “那艘船恨我。” 他指着警用飞船沮丧地说。
       “那艘船?”福特忽然兴奋起来,“那艘船怎么了?你知道?”
       “它恨我,因为我跟它说话了”
       “你跟他说话了?”福特惊叹道,“你说你跟它说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很郁闷,又狠厌倦,于是我走过去,连上了它的外部电脑接口。我跟那台电脑谈了很久,向它解释我的宇宙观。”马文说。
       “然后发生了什么?”福特追问道。
       “它自杀了。”马文说完怒气冲冲地走向了“黄金之心”号。
      
  •       .........................................................................................................................................................................................................................................................................................................................................................................................................................................................................................................................................................................................................................................................................................................................................................................................................................................................................................................................................................................................................................................................................................................................................................................................................................................................................................................................................................................................................................................................................................................................................................................................................................................................................................................................................................................................................................................................................................................................................................................................................................................................................................................................................................................................................................................................................
  •        “你怎么想一点也不重要”从一开始强拆房屋开始,就可以读出这层意思了,这和中国的强拆也颇为相似。不同的是,在国内还可以坐下来谈价码,在小说中的情况是,把通知贴在某个政府部门公示几天就默认为屋主已经知情——就像为了建超空间隧道要摧毁地球,银河联盟把通知放在半人马座50年一样,蛮横无理。结果都是,不管你怎么想,事情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整本书到处都充斥着这个意思。就像,老鼠定制的地球系统,为了得出“42”的意思——那个宇宙生命以及一切的答案,已经运行了快1000万年,就差五分钟就能得出结论的时候,沃贡人在这个时候把地球给毁灭了,可惜啊!但是又怎样?再重新造一个地球,再去运行1000万年?
       阿瑟一直生活的地球,那个对他来说那么巨大的世界,顷刻间便灰飞烟灭,你还来不及怀念,就已经被带到几万光年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然后被告知,在地球上,人类只是“第三聪明的生物”,整个地球都是老鼠定制的,人类只是被观察研究的对象罢了。而在地球毁灭了以后,在《银河系漫游指南》上只留下了一句“基本上无害”的评价。
       即使是曾经集中了银河系一半财富的、能随意定制行星的曼格拉斯。也不得不迫使自己沉睡到银河系经济复苏为止。留下一个荒芜的母性静静的飘在无人问津的宇宙空间里。
       整本书还处处充满了一些琐碎的细节,看起来无意义,比如费篇幅去啰嗦酒精在指南中的词条解释,比如说毛巾对于星际旅行的作用。不过讽刺的事情在于,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碎碎小事,在指南中所占的位置,比那个重要的“基本上无害”的地球多得多,这本身就是对我们权衡事情重要性标准的一种嘲讽。
       嗯,不管你怎么想,这不重要。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有太多自认为很重要的东西,重要得无以复加、重要得让自己疯狂沸腾、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失去的东西,也许在别人看来不过是轻于鸿毛。就让它从你眼前消息,就把它从你的世界里夺去,你又能如何?
       写作平实,安静而突然的展开巨大的宇宙图景,时间跨度也巨大,让人的脑子里难以认知那个如此漫长的时间,只是茫然的知道——过了好久好久啊。但是整本书的故事,虽然惊心动魄,峰回路转却仅仅发生在短短的几天里(好像是这样的),从地球毁灭开始算起的话。仅仅是被沃贡人扔出宇宙空间的30秒前后,也费了相当的笔墨去书写。——这些发生在大宇宙里的小事情,一点也不重要,却又是那么重要,滴滴点点组成了宇宙的一切,尽管概率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但依然是有可能发生。
       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你为自己定夺,宇宙会为你定夺。
       单从这一本当中,也能窥见那个年代的“科幻圣经”的一些影子了。
  •       假如你爱看老电影你就会发现,似乎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无论是美国好莱坞还是香港电影,对于机器人,异性,高科技近乎有一种病态的执着——甚至连似乎跟科技沾不上边的洛奇系列里也要出个机器人,大家才觉得,嗯,这样才带感。
        那是一个科学被神话的年代,好像任何荒诞神器的事物一旦披上了“科幻”“科学”的外衣,立马变为了合理和可能的现实。这一方面是因为电视媒体方兴未艾,突如其来的信息爆炸时代的来临和科技的迅猛发展使人产生了一种没有什么不可能,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而银河系漫游指南,可以算代表那个时代的最经典的声音。
        要说这本书最大的特点在于用一种类似于魔幻的笔调去写科幻:宇宙的答案是42,人是老鼠的试验品,地球是一台巨大的电脑。里面的外星生物似乎都莫名其妙,有些甚至荒诞又愚蠢,完全不符合人们对于外星智慧的想象。这些疯狂的内容皆出自这本银河系漫游指南。假如一个科幻作家在今天这样写,必要被扣上“伪科幻”的帽子。在我们这个时代却突然变得极端的保守,一切均要讲“科学”,要有严谨的过程,合理的推理,这几年特别流行的大作品均标榜这本科幻小说有多“硬”。科幻小说是如此,科学就变得更是如此。
        但是我要强调的一点就是,我们的科学恰恰只是建立在我们的常识之中的,而超越我们常识的那些部分,难道就不是科学了吗?在小说里内容荒诞明显不靠谱的指南为什么能代替好像很可靠的银河系大百科?我觉得正是因为前者代表着一种无知,认知是有穷的,而宇宙是无穷的,只有用无知者的谦卑去认识不可穷尽的宇宙,那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现在很多作品中越来越繁复艰涩的设定和所谓的内涵,反而变成了束缚其自由的枷锁,科学研究就更是如此。常识不应该成为阻碍真理和想象力的障碍,承认自己的科学其实不那么科学,其实是一种谦卑。对自己无知的肯定其实也并不那么可怕,正如“指南”封面上写着的:不要恐慌。
      
  •       这是我第一本彻底看完的英文书,竟然选了这么厚的一本书作为第一本下定决心看完的英文书我一定是走神儿了才做这样的决定 zZ 我是被“透析英语”洗了脑才下定了决心看完一本原版书,感谢透析英语。看完四分之三左右的时候在 Kindle 里边看麦田里的守望着,觉得好简单流畅诶嘿,硬着头皮读下去,这样做果然是对的。
      
      前三本可好看,了第四本差一些,第五本开始不好看,后来好一些。第五本各种神展开,主角小女友怎么说没就没了?女儿怎么那么暴躁呢?最后也是戛然而止似的,可能作者是不想写了 =w=
      
      (当然决不能排除是!我!没!看!懂!才导致觉得第五本不好看的)
      
      我觉得作者写的最好的地方,一个是对话,一个是以旁白的角度讲述物理概念或者 Guide 里边的概念的时候。作者在写这些部分的时候,幽默简直是自然流露出来的,这就是英式幽默嘛?
      
      此外还有两个感想:
      
      一个是关于漫游指南的电影,好多人觉得电影当然没有书好啦,但是我倒觉得电影拍得至少也是和书一样好。电影糅合了前三本书的一些内容,自成一体,流畅自然,Marvin 的倒霉样子也很对,就这样已经足够好了。
      
      另一个是关于中译本翻译,中译本我看了前两个,第三第四个买了还没看,之前看的时候觉得翻译的不怎么样啊,现在才觉出来译者面对的是一本怎么样难翻译的书。比如“银辟法斯特”?是这么写的吧?在面对这样的东西的时候,得很纠结一阵才能决定怎样翻译吧。
      
      好书,好书,一二三四五是好与非常好的区别,吸引着我一直看完。
      
      接下来放松一下,把守望者看完。
  •       阅读说明:以下数字清晰列出了(面向地球第三智慧——目前为止——之种族发行的)《银河系搭车客指南》适宜与不适宜阅读人群之条目。
      
      适宜:如果满足其中任意一条,就显然具备了阅读本书的全部条件。
      
      不适宜:如果不幸满足其中的全部条目,很抱歉,请对本书敬而远之。不遵“科”嘱引发的任何后果,都与只负责小范围发行本书的泛银河系文学协会无任何关联。
      
      
      (面向地球人发行的)《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的适宜阅读人群:
      1. 对偏执抗拒自己作品美国化的作者——一个英国佬——持病态欣赏态度的人。
      2. 对英国佬的冷幽默持病态欣赏态度的人。
      (虽然泛银河系文学协会对地球人的病态偏执态度得到众多同种族生命的支持完全无法理解,但还是对他们的行为表示支持和体恤。)
      3. 对身处三维世界的人类有清醒的自我定位的人。
      4. 乐意捕捉广泛存在于泛次元空间中流动的思维流并解析之的人。
      5. 不囿于狭隘的地域思维中的人。
      6. 热爱生命、愿对生活中的有趣事物穷追不舍的人。
      7. 对拍桌子(或其他什么高度和体积适宜的器具)高叫“啊,原来是这样!”、后背突然冒起大片(用贵地球语言的比喻)鸡皮疙瘩、对着书页哈哈哈傻笑/会心微笑等正常生理反应能坦然接受的人。
      8. 能接受看/听来不合常理的事物/现实的人。
      9. 慢热的人。
      10. 有信仰的人。
      
      (面向地球人发行的)《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的不适宜阅读人群:
      1. 没有知晓有趣事物的耐心的人。
      2. 对科学精神抱有不敬重态度的人。
      3. 对从本书中吸收全泛银河系庞杂历史知识存有过大期待的人。
      4. 不相信偶然事件存在、不相信命运、对自身使命认识不清的人。
      5. 不可一世、自认为拥有全宇宙顶级智慧头脑的愚蠢人类!
      
      听说贵地球人类一向以臆测自身在宇宙中的地位见长,但经过近乎贵种族历史时间的长期考察,得到的结果是,贵种族的智慧也不过如此。泛银河系小种族研究协会对此表示失望和遗憾,但这似乎并不能妨碍和否定贵种族探寻自身定位的努力。
      
      泛银河系小种族研究协会地球分组对此努力的结果表示强烈期待。
      
  •       《银河系漫游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是英国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DouglasAdams)的著名科幻小说系列的第一部。这个系列一共5部,分别是:
      1.《银河系漫游指南》 (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1979年出版
      2.《宇宙尽头的餐馆》 (The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the Universe),1980年出版
      3.《生命,宇宙及一切》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1982年出版
      4.《再见,多谢你们的鱼》(So Long, and Thanks for All the Fish),1984年出版
      5.《基本上无害》 (Mostly Harmless),1992年出版
      2005年,该套书的简体中文版由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2005年由时报文化于台湾出版繁体中文版。
      
      拉拉手好朋友:记录太空探索进程,发掘宇宙商业机会,促进星际和平交流
      网址:www.llshpy.com
      邮件投稿:897766137@qq.com
  •       很有趣的一本书,当然,这只是个开头而已。
      很佩服作者能将自己想象出来的世界与我们生活的世界很好结合在一起,其中的讽刺意味充满着浓厚的现实感,虽为科幻小说,但现实感十足。这就像是一面镜子一般,映出一个世界,但是这个世界是来自与我们的现实,我们站着的这一边。
      地球被拆迁队拆了,主人公在不可能的概率之下展开在宇宙的旅游,身边带着一本《银河系搭车客指南》,就像带着本旅游杂志一般,只不过这本杂志涵盖这个宇宙很多事情,一些细小的事情,并吐槽着。然后一些大跌眼镜的事情继续在不可思发生着。科幻小说并不是说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就行,它也须有着侦探小说一般缜密的思维。而这个天马行空的世界必须有着一个宏大完整的世界观来支撑。我们可以想象,而想象也是来自于现实。
      我们除了佩服作者的想象之外,这本书其中那些讽刺浓厚的桥段也是很值得我们去思考的。我们就像书中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人类的智商并不是最高的,这个地球也就是一台计算机而已,这个宇宙及其一切的答案也就是“42”,就像我将这本书所赠送的贴纸中“42”的贴纸贴在了我的电脑上,这样子我的电脑便得知了这个世界的答案。这一切都是未知并且有趣的,而这,也只是个开头而已。
  •       在看到强拆大队突然降临,听到他说拆迁通知已经展示了多少时间的时候,地球在一刹那间被拆了的时候,从心底里发出大笑。这个世界上 美好和丑陋的东西都有相同点啊。总归就是说人不是自己和宇宙的主宰,在我们或这个世界之上是永无止境,有永无止境的空间时间。高级的定制星球,就像现在橱窗里的奢侈品一样,好让人向往。别再偏执的寻找答案,把自己搞成老鼠,牺牲成被试验品做试验的生物,真的有这么嗨吗?带了点讽刺吧,最后还被强拆了,简直苦逼。
  •       这是对我自己说的话,因为我个人的庸俗和稀缺的幽默感都让我无法能够理解充斥在这本书中的荒诞。
      
      很大程度上,最终支持我或者说强迫自己读到最后的唯一理由是:那么多人的推荐一定是有道理的。抛开人与人之间的阅读差异和文化偏差的因素,普遍的推荐总是存在一般的无偏差的推荐理由,这样的劝说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但是实际的阅读体验让我一次次的感到自己的愚蠢,也进一步能够体会到这种强迫式的阅读对个人是无益的。
      从体验过几次这样的经历以后我渐渐得出了自己的一套读书心得:个人的读书吸收过程和生物的进化进程拥有着极大的相似性。生物只能接受渐进式的小步进化,过大的步伐和环境激变会直接导致生物个体的死亡。
      阅读也是一样,完全无法体会或者欣赏的阅读太痛苦了。
      也许换一个时间重新阅读,向前趟过的内心会欣然接受曾经让你无法领会的幽默也说不定。
  •        这是一本科幻小说,被称为科幻界的“圣经”,英国的,当然我看的是中译本
      
       这本书的前多半部分平淡无奇,后半部分也平淡无奇
      
       就好像鲁迅先生家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一样
      
       这本书的笑点就如同我上面所写的那样冷
      
       到最后作者给了人两个点子:
      
       第一,地球是富得流油来自另外维度的老鼠花钱建造的
      
       第二,老鼠花钱建造地球是为了追求终极问题答案的注释版
      
       终极问题是: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这种每天小区门口保安或者大爷都会思考的人生问题
      
       答案是:42
      
       我倾向于认为其实是作者想要表示一下自己对生活的漠视,认为人生意义在于毫无意义,然后随便吹了一个毫无意义的42
      
       任何一个保安或者门卫大爷给出的答案估计都比这个精彩
      
       这两个点子就像是早上5点半闹钟,昏昏欲睡的人睁开眼开了一眼时间,然后就把闹钟按了继续呼呼大睡
      
       这就是我对这本书的评价。
  •       整本书在看的时候感觉很乱,很荒诞,但是每一个情节仔细思索又很有嚼头。地球毁灭了,于是我们的视野得以超脱地球的局限,以一种更宽广的角度重新审视宇宙和人类存在的意义。个人感觉有点“弱人学说”的味道。在嬉笑中怀疑宇宙,甚至怀疑整个人类文明的意义。老鼠创造的地球,或许是真的呢。
  •       薄薄地、小开面。本来以为会很快读完。没曾想,初读之下感觉好难(与银河帝国系列相比)。看得特慢。坚持读下去,方发现它的好。奇思妙想,峰回路转,但又“胡编乱造”地让人可以接受。原来,地球竟是老鼠订购,专用来计算终极问题的一台运行了1000万年的超级电脑啊!
  •       最早我向人极力推荐简·奥斯汀的时候一直被鄙视,认为她写的不过是英国农村里的灰姑娘与高富帅的爱情故事。
      
      肤浅!这正是所谓的淫者见淫。
      
      如果你被奥斯汀恨上,那么她拐弯抹角的讽刺,等你明白过来会气死,而作为旁观者,要笑死。
      
      不过这一招对没文化的来说没有用,因为他们——听,不,懂。
      
      英国人的幽默大抵都是这样一种幽默。
      
      再加上此书神逻辑。
      
      就是类似以前很火的一个精神病写文的帖子:
      
      “前年半夜十一点多,我的豆浆机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很狂躁地对我大叫:我们这儿是中国邮政,你男朋友难产,赶紧过来一趟准备后事吧。 ”
      
      …………诸如此类的,你说精彩不精彩?
      
      唯一的问题是我本以为自己看了这一本就可以止步了,因为据说这是银河系漫游五部曲里最著名的一本。
      
      可是结尾太不给力了,神逻辑的不好之处在于,思维发散出去就没沿儿了,后来怎么着了?
      
      我还要再看四本啊,有点犹豫,对于一个拖家带口为生活所累的妈来说,时间有点难挤(这个时候马文跳出来说:哦,够了,别跟我谈什么生活!)
      
      而且,旧版本已经买不到了,新版本以一年两本的速度出两年,居然还有一本没出,你是要闹哪样啊,你以为你是周克希版本的《追忆逝水年华》吗。。。。。。
  •       茫茫宇宙间,有一颗被命名为“亚瑟•邓特”的小行星。国际小行星协会为许多小行星取过了不起的名字,比如“达芬奇”星、“牛顿”星、“张衡”星,甚至还有一颗“周杰伦”星。但“亚瑟•邓特”并不是历史上哪位名人或时代潮流人物,而是《银河系搭车客指南》这部科幻经典中的主人公。
      《银河系搭车客指南》这本书对世界的影响不仅仅是一颗行星的命名。如果你在网上搜索“宇宙和生命的终极答案是什么?”很可能得到书中提供的的答案“42”;打败棋王卡斯帕罗夫的著名计算机“深蓝”的名字就是由书中超级计算机“深想”引申而来;雅虎一个在线翻译网站则直接取名为书中一种神奇的生物“巴别鱼”。自1979年推出以来,这本书被众多读者追捧,将其奉为“科幻圣经”。而它之所以如此风靡,在于作者道格拉斯•亚当斯为其赋予的英式幽默和荒诞想象,打造出独特的科幻故事。
      故事的一开始,可怜的地球就因宇宙间要建造一条高速星际公路遭受毁灭,如同主人公阿瑟的房屋正被拆迁队蹂躏。在地球变成碎渣的一刹那,他被在地球做研究的外星人福特拯救,凭着携带的白毛巾成为宇宙搭车客,开始各种奇异的冒险。他听过宇宙中作诗第三糟糕的沃贡人深情朗诵,见到盗窃飞船的银河帝国总统,还曾和忧郁的机器人马文促膝长谈,并得之地球是具有超级智慧的老鼠定制的产品……种种出乎意料的设定让读者在瞠目结舌后发出会心一笑,世界观整个被颠覆,却又感受着想象力的波浪不断冲刷固有的思维海岸,得到酣畅淋漓的阅读体验。
      当主人公阿瑟觉得事情已经糟糕到不能再糟糕时,事情就真的变得更加糟糕了,地球幸存者、星际观察者和宇宙偷盗者的旅行,永远不会缺少意外。指引这趟奇妙旅行的是一本风靡外太空的书,就是《银河系搭车客指南》。这本书包罗了宇宙间丰富的知识和智慧,并极为贴心的在封面上写着大大的“别慌”两个字,告之旅行者宇宙没有想象得那般可怕。尽管会面临许多难题,大家总能在书中找到合理解释,从而更加从容化解危机,于是这个不靠谱的组合磕磕绊绊见证了太多奇迹的发生。唯一遗憾的是,地球这条名录,仅仅有“基本无害”这个释义,可见它与广阔的宇宙相比,是多么微不足道。而正是从这微不足道的星球上,我们观察、体验、描绘了多彩斑斓的异星世界,在科幻的舞台中窥探想象力的神奇。
      《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的作者道格拉斯•亚当斯本身就是一个传奇式人物:他当过阿拉伯王公的保镖,客串过乐队的吉他手,甚至还当过鸡场清洁工。丰富的经历为他肆意的想象力提供了积淀,再加上他独特的幽默感,让这本书充满荒诞和讽刺,同时又极具深意。比如阿瑟对宇宙第三糟糕的沃贡人诗歌并不反感,就是在讽刺人类低俗的审美情趣——事实上,宇宙第一糟糕的诗歌是一个地球人创造的。又比如,人类一直用来做实验的小白鼠才是具有高级智慧的生物,其实它们是在反观察人类,则是在嘲笑人类一贯表现出的狂妄自大。书中竭力想表达的观点是,人类面对茫茫太空,不该妄自尊大,我们只是宇宙中的细微尘埃,但同时也不必惊慌失措,要勇敢踏出探索的步伐——别忘了《银河系搭车客指南》封面上“别慌”这两个大字。
      荒诞来于现实,并指向现实。这本书从头到尾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讽刺,环境破坏、官僚作风等问题,都在作者刻薄言辞下俨然剥光衣服,暴露无遗。借写太空奇景来喻人类生存环境,让人在开怀大笑中有所感悟,这恐怕也是这本书经久不衰的原因。而书中也具有浓厚的人文关怀,所展现出人的孤独境况和隔阂现状,集中体现在忧郁的机器人马文这个形象上,它整日陷入自我沉思,对周边事物充满抱怨,不愿与人交流,富有喜感和诗人气质,深入人心。这样的孤独感再加以夸大到星级尺度,就带来了地球毁灭这样的灾难,看似无辜,却暗合人类难以跨越的心理鸿沟。
      如果说还没有从中得到满足,那么书中超级电脑用750万年计算出的“宇宙及一切答案”为“42”,足以让人目瞪口呆——天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就连作者面对诘问也只是耸耸肩膀。越神秘难测越充满魅力,这个数字可以有千百种解释,但其实并无深究的必要,只要知道,很多时候我们付出心血得到的也会是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既然它有些可笑,那就笑着接受好了。
      可见,道格拉斯•亚当斯调侃着宇宙外物,其实是在审视内心,貌似贫嘴却内含严肃,在科幻小说中具有独特地位,取得非凡成就,也因此得到小行星协会和众多大型企业的致敬。可惜的是,他于2001年因病逝世,年仅49岁。2005年,此书的同名电影被迪士尼搬上荧幕(翻译为《银河系漫游指南》),大获成功。此外这本书还有四部续集,《宇宙尽头的餐馆》、《生命,宇宙及其万物》、《再见,感谢所有的鱼》和《基本无害》,都延续了作者幽默荒诞的风格,为读者描绘出瑰丽宇宙和奇异冒险。阅读这一科幻传世系列,你会明白,人类思想不息,想象力就永远在前行。
  •       
      时至如今,科幻小说在许多人眼中仍是荒诞的代表,科幻小说中描写的太空帝国(如阿西莫夫《基地》》、机器人(如阿西莫夫《我,机器人》)或对外太空的探索(如罗宾逊《红火星》),显得是那么遥不可及、不可思议。事实上科幻小说并不荒诞,尽管它仍未有一个完全明确的定义,但诸多研究者都认为,对科学的延伸运用和对未来的合理想象是科幻小说的一个必备因素。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起源于玛丽•雪莱女士的《弗兰肯斯坦》,而科幻小说的蓬勃发展则在20世纪。毫无疑问,近代以来科学的高速发展以及由此产生的科技崇拜是科幻小说得以繁荣的主要原因。根据小说着重点的不同,科幻小说一般来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硬科幻,旨在展现未来科技。这方面的突出代表是《红火星》,这部小说用了很大部分笔墨来描写人类建造外星殖民地的各项事务,甚而有“火星移民工程书”的称呼;另一类是软科幻,更着重于描写科技对人类文明、人类心智的影响,典型的如《基地》,书中对银河帝国兴衰的描写令人叹服。总体而言,传统科幻小说并不荒诞,它拥有一套成系统的逻辑和具体关怀。“许多希望从现实主义中寻求变化的人都创作和阅读科幻小说” 。可以说,科幻小说的主题往往是严肃的、沉重的:“我们是否要推动科技发展,直到这个行星的表面全都被水泥和钢材覆盖?是否所有的宗教都是反常的怪物?战争是否真的无法避免?人工智能是否可以取代管理,而这又是否是我们所期待的?我们是否需要征服太空?乌托邦社会怎样才会到来?我们不朽的灵魂到底是什么” ?在这样的背景下,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系漫游指南》不能不说是一个异类。
      
      从表面上看,亚当斯描写的也是一个传统的宇宙类故事,地球被毁灭了,一个幸存的人类和他的一个外星人朋友不得不在宇宙漂流,见到许多奇奇怪怪的事。这样的情节在科幻小说中并不罕见。但本书的奇特之处在于它无处不在的黑色幽默和蔓延全书的荒诞感。本文通过对书中黑色幽默和荒诞描写的梳理,结合作者写作的时代背景,发现在小说表面上的荒诞背后,实其蕴含着作者对现实社会的特定看法和面对生命的独特态度。以下是具体分析。
      
      
      
      
      一、 荒诞情节的构造
      荒诞文学,是20世纪文学的突出代表。加缪曾说,“荒诞产生于人类呼唤和世界无理性的沉默之间” ,罗贝尔•埃斯卡尔说“荒诞就是常常意识到世界和人类命运的不合理的戏剧性” 。人类面对命运的无力,对现实的屈服,由此产生了对生命的疑惑,而这种疑惑又是奇怪的、不合理的、无法解决的,这就是荒诞。在荒诞小说中,作者常常运用理性的叙述手法来描写荒诞的内容,这就产生一种奇特效果,一种别样幽默。周来祥对荒诞感这样描写到:“人类不能改变这一荒诞处境,他无能为力,束手无策,因而他即使发出笑声,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笑,一种没有希望、没有褒贬的笑,不置可否的笑。它不同于悲剧,悲剧的基调是悲痛的哭,而它的哭,中间却散布着轻松的调侃的笑,使人哭不出声。它不同于喜剧,喜剧的特点是单纯的笑,而它的笑,却蕴含着浓重的悲泣,它的笑是残忍的取消,使你笑不起来。它也不同于悲喜剧,传统的悲喜剧,或者是含泪的笑,或者是带笑的哭,而它确实哭笑不得” 。
      
      《银河系漫游指南》以一所即将被拆迁的房子开头,这座房子的主人是阿瑟•邓特,即本小说的主人公。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房子被列入了高速公路的拆迁范围,拆迁者振振有词地说建造计划“在本地的规划办公室已经放了9个月了”、“这些计划就是向公众展示”、“你被赋予了充分的权利在适当的时候提出建议或是抗议” ,可是这份计划书却在规划办公室的一间楼梯坏了、电灯坏了的地下室的废弃厕所里一个上了锁的文件柜的最底层。如果仅是这样,那么《银河系漫游指南》也不过是一部政治讽刺小说罢了,小说的巧妙之处在于正在阿瑟•邓特抵抗拆迁的时候,银河系超空间计划委员会已经来到了地球,他们甫一降临,就通过地球上所有器具发出了广播:“你们无疑已经知道,开发银河系偏远地区的计划需要修建一条超空间快速通道穿越你们这个星系。令人遗憾的是,你们居住的这颗行星属于被清除的范围。清除行动将在你们地球时间两分钟之内展开,谢谢”,又接着说,“所有的计划表格和清除指令都已经在位于半人马座主星上的你们这个地区的规划部门里展示了50个地球年,所以你们有足够的时间提出任何正式的投诉意见”。当地球上唯一的外星人,也是这部小说的另一个主人公福特•普里弗克特(Ford Prefect)向他们恳求之后,广播里的声音甚至变得有些恼火,“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从来没有去过半人马座主星吗?看在上帝的份上,只有区区4光年的路程而已,这你是知道的。我很抱歉” 。随后,地球被清除了。
      
      而就在地球被清除的那刻,银河帝国的总统赞福德•毕博布鲁克斯正宣布非概率飞船成功造成,这项科技的发明,意味着超空间快速通道变得不再必要,这也就意味着,地球的清除一下子变得毫无意义。
      
      在大部分科幻小说家的笔下,人类都很渺小。毕竟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也几乎如一颗微尘般不起眼。《银河系漫游指南》 对地球的描述只有两个词:基本无害。启蒙运动以来,人被置于宇宙的中心位置,人的理性被歌颂,人的价值也得到了史无前例的承认,如同莎士比亚所唱的那样“人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动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
      
      然而现代以来兴起的对现代性的反思也正是对启蒙运动的反思。无论克尔凯郭尔、叔本华、尼采还是海德格尔,在他们的著作中都有着一个鲜明的主题,即对人作为一个感性存在的关注。在这种意义上说,科幻小说可谓受存在主义影响极深。存在主义的诸多关键名词,如存在、荒诞、生活、生命等等,都在科幻小说中得到了很好展示。
      
      但本书迥异于其它科幻小说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它没有用悲伤的笔调哀叹地球的渺小,也没有设计种种情节来避免地球的灭亡,而是选取了一种平静的叙述语调,仿佛地球被清除也算不上什么,不过是天天发生在银河系里无数件事情中不起眼的一件。这样轻松的态度对于作为地球人的我们而言,未免有些哭笑不得。尽管地球渺小,可也是人类的家园,更何况还有数十亿地球人的生命和数不清的地球生物,作者怎么能如此轻易地就抹杀掉呢?从这种不可能中散发出深深的荒诞,同时也对人类自身提出了反思:有什么理由可以说明外星生物对待我们的态度与我们破坏蚁穴的态度不一样?“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过区区五光年的路程而已”,这种对人类文明的反思也是现代哲学家所关注的话题。
      
      全书最大的荒诞是对生命意义的嘲弄。书中描写了一种泛维度智慧生物,他们有与人类一样的困惑,即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为此他们集中力量设计和建造了一台前所未有的强大的电脑,希望电脑能计算出答案。作者在这里讽刺了哲学家,他写道哲学家们举行了罢工,一致认为“追寻终极真理很显然是你们中间的我们这些思想者们不可剥夺的特权” ,但计算机已经无法撤销地开始计算起了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问题的答案,而这一运行,就花费了750万年。750万年以后,泛维度生命们准备好了隆重的庆祝典礼来迎接终极问题的答案揭晓的那一刻,而这台名叫深思的电脑却告诉他们,这个简洁的答案是:42。
      
      42,没有看错,关于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问题的简洁答案就是42。到现在42已经成为了科幻小说读者群中的一个著名的数字,每当有人问出生命意义是什么时,他们都会神秘地说出42,并建议提问者去阅读《银河系漫游指南》。我们可以想象这些泛维度生物听到这个答案时不可置信的表情和愤怒的心情“我们会被暴民们绞死的,是吗?”。深思接着说道“我非常细致地检查过了”,“这确实就是那个答案。我认为问题出在——老实说吧——你们从来也没有确切地知道这些问题本身到底是什么”。关于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问题,这个问题的确切内容究竟是什么呢?“所以,只要你们确切地知道问题到底是什么,你们就能理解这个答案的意思”。但深思无法告诉他们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它只能设计一台所有时间和空间里最强大的电脑,“连它最基本的操作参数都是我所计算不出来的”,通过1000万年的运行,这台电脑将能给出答案,它甚至已经为这台电脑取好了名字,叫作地球。而地球在还差5分钟就能结束运算的时候,被清除了。
      
      这就是本书讲述的基本故事。
      
      
      二、 荒诞人物的形塑
      成功的小说必然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小说人物形象的刻画是决定小说品质的关键因素。《银河系漫游指南》的情节荒诞离奇,它所塑造的人物也个个新奇,然而这种新奇,也不可避免地带有荒诞的色彩。
      
      本书主人公之一福特•普里弗克特(Ford Prefect)就是如此。他只是偶然路过地球,却在地球呆了十五年。在这十五年间,他成功扮演了一个失业者的角色,并且为了不引起注意,特地选择了福特•普里弗克特这个名字。事实上,福特•普里弗克特是福特公司的著名高端车型,曾风靡一时。在电影《银河系漫游指南》中,福特刚来到地球时曾试图与一辆汽车握手,那辆汽车的型号正是福特•普里弗克特。福特以为地球的智慧生命是汽车,而福特•普里弗克特又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于是就以此为名,哪知地球的智慧生命是人,而一个人取这样一个名字实在是一件奇怪透顶的事。当然,从现实来说,福特误以为汽车是地球的主导生物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正是将不可能的事严肃地写出来,才让人感到荒诞。这种荒诞并非毫无根据,否则只是胡言乱语。荒诞之为荒诞,一方面有其现实依据,另一方面此种现实依据并不足以支撑作者的结论,二者之间的冲突既使人讶异作者何以能将两者结合起来,又给人一种超前的担忧,认为这种不现实或许也有可能发生。
      
      赞福德•布鲁克斯(Zaphod Beeblebrox)是小说中荒诞感最强的人物。他是“投机分子、曾经的嬉皮士、一个守时的人、(骗子?很有可能)、疯狂的个人宣传家,人际关系极端恶劣,总想着外出午餐” ,这样一个人竟然当上了银河帝国的总统 ,更关键的是,他当上总统的目的只是为了“黄金之心”这艘非概率宇宙飞船。在黄金之心向整个银河系30亿人展出的时候,银河帝国的总统透过广播说道“真是太惊人了,绝对震撼!这东西简直让人疯狂,我甚至想把它偷走” 。正当所有人为总统这句幽默语录爆发出掌声的时候,赞福德扔出了一颗麻痹炸弹,趁人群混乱偷走了黄金之心。这艘名叫黄金之心的无限非概率宇宙飞船也充满了荒诞感。它可以在“几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穿越星际间广阔的距离,不再需要在超空间中单调乏味地东碰西撞” 。非概率是作者自己创造出的一个用语,带有讥讽量子力学的影子。尽管人人都知道非概率装置并不存在,但作者又用这种严肃而正经的口吻叙述了无限非概率装置是如何被一个学生所发明,这个学生后来又如何被著名物理学家们以“机灵鬼”的罪名处死。无论读者怎么看待黄金之心的产生,亚当斯毕竟用他荒诞的笔法构造出荒诞的逻辑,令人在荒诞的哭笑不得中接受。
      
      而全书中最令人惊奇的荒诞角色则是那些试图通过建造深思来计算出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答案的泛维度生物。终极问题由电脑来回答,这本身是一种科技崇拜的表现。“技术理性使人们相信, 科学技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因为科学技术具有无限发展的可能性: 如果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 那是科技还不够发达” 。这种泛维度生物“在自己的泛维度宇宙中的生理特征和在我们的宇宙中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句话明显反映出这种生物不过是作者对人类的影射——他们在我们这个维度的投影却是老鼠的形态。深思设计出地球这台一切空间和时间中最强大的电脑,“这台电脑具有无限和微妙的复杂性,有机生命本身将会成为它的操作母体的一部分。你们自身也将会以一种新的生命形式投入到这台电脑中” 。高级生物以老鼠的生命形式参与到地球的运行之中,地球事实上是属于它们的。人类常常用老鼠做实验:“你瞧,你所看到的其实是我们在它们身上作实验。它们常常被用于行为科学的研究,巴甫洛夫什么的。利用老鼠能进行各种测试。通过学习摇铃、走迷宫等等,可以分析自然的学习过程。通过对他们行为的观察,我们能够了解到我们自己的许多情况……” ,可真相却是它们“多么巧妙地隐藏了他们自己的天性,又是多么巧妙地引导了你们的思维。不时还故意在迷宫中走错路,故意啃掉错误的奶酪,甚至无缘无故地死于多发性黏液瘤。如果这些都是经过精心推算的计策的话,逐渐积累下来的成果是多么惊人啊” 。读者读到这里,想必都会忍俊不禁。这也正是作者试图达到的效果,由荒诞感产生的幽默。人类以为在用老鼠做实验,可结果是老鼠在用人类做实验,这是多大的讽刺!
      
      小说的另一个主人公阿瑟•邓特却是一个普通人。他除了偶然认识了福特,并因而从地球上幸存下来之外,与其他地球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小说以阿瑟与福特的宇宙漫游为线索,面对宇宙中那些稀奇古怪的事,阿瑟的普通突出了他们经历的荒诞。小说常常以阿瑟不可置信的语言和表情来制造幽默气氛,阿瑟事实上充当了读者的发言人,他与读者背景相同,说出的话也是读者想说的话。亚当斯通过引入阿瑟这样一个人物,给整个故事增添了一种虚假的真实性,而这种虚假的真实性又使全书的荒诞感更为显著。
      
      三、 荒诞简评
      
      本书弥漫的荒诞基调并不使人感到冷漠或是绝望,这须得归功于作者所用的轻松幽默的笔调,事实上,这种由荒诞引发出的幽默正是本书最吸引读者的地方。我们很容易发现,书中的情节、人物充满了对现实生活的影射,作者描写的种种离奇事情也不过是将许多现实问题扩大夸张后放置于宇宙社会的背景中产生出的奇特效果。因而,在笔者看来,将《银河系漫游指南》视为单纯的科幻小说是不确切的,在更确切的层面上讲,它更是一本探讨人类生存状况的荒诞文学。
      
      现代以来,受存在主义思潮的影响,许多作家都对人的生存境况进行了探讨,典型如贝克特《等待戈多》、海勒《第二十二条军规》。二者都以荒诞的情节来表现人与人、人与社会的荒诞。这种荒诞乍一看是可笑的,但正如海勒所说:我要让人们先开怀大笑,然后回过头去以恐惧的心理回视他们所看过的一切。
      
      这句话在《银河系漫游指南》上也同样适用。初看上去,本书幽默风趣,充满了讽刺和笑话。可仔细读去,却发现作者并非仅仅为了幽默而幽默,在其调侃的笔调背后,实则蕴含了作者对现实的特定看法。
      荒诞文学的代表加缪曾说“我坚决要求,要么一切向我解释清楚,要么什么也别解释” 。加缪笔下的著名人物如莫尔索、卡里古拉、西西弗斯 等都是意识到生命荒诞的人物,但各个反应不同。“加缪认为,任何人都以某种既有态度对待生命的荒谬,我们概括地将其归纳为三种态度:生理上的自杀、哲学的自杀和反抗” ,这三种态度中,加缪无疑支持反抗,“尽管反抗无法解决一切问题,但至少能面对一切。反抗是拒绝神话,共同承担荒谬命运的现实体验;因此是荒谬人挺身而起反对其生存状态的全部创造” 。而同样面对荒诞,亚当斯对我们的告诫则是:不要惊慌。
      
      不要惊慌是本书的点睛之笔,它第一次出现在作者对《银河系漫游指南》进行介绍的时候,作者说“《银河系漫游指南》已经取代伟大的《银河系百科全书》成为所有知识和智慧的标准”,原因有两个,“第一,它稍微便宜一点儿;第二,在它的封面上以大而友善的字体写着‘不要惊慌’这句话”。读者看到这里,也许以为作者只是在调侃而已,但“不要恐慌”的第二次出现则完全体现了亚当斯写作此书的主旨。
      地球被清除以后,阿瑟作为唯一一个幸存的地球人,被福特带上了负责清除地球的宇宙飞船上,此时的阿瑟还未从这突然发生的不可思议的灾难中反应过来。福特将《银河系漫游指南》递给阿瑟,阿瑟抚摸着它说道“我喜欢这封面,‘不要恐慌’。一整天来总算有人对我说了句有用或者明智的话了”。
      
      这就是作者的目的所在:生命充满了荒诞,但即使面对地球的毁灭,也要保持冷静,不要惊慌。
      
      要进一步探询“不要惊慌”的思想内核就离不开对小说作成年代的考察。本书最先以广播剧的形式于1978年在BBC播放,作者于1979年将其改编为小说,大获成功。六七十年代是国际秩序逐渐发生变革的年代,也是现代西方社会不平静的年代。政治上,有苏美两大阵营持续冷战、古巴导弹危机、越南战争、第三次、第四次中东战争,国际局势混乱;经济上爆发了两次石油危机,并由此引发全球经济危机,西方经济陷入停滞甚至衰退;文化上,垮掉的一代和嬉皮士在西方流行,以摇滚乐为代表的反抗传统、反叛体制、张扬个性的文化气氛弥漫西方。在这样的背景下,本书也不可避免地带有其时代特色。
      
      赞福德•布鲁克斯是一个明显带有嬉皮士色彩的人物,他狂放不羁、任意妄为,有着“乱七八糟向四周炸开”的金发。这样一个人物却是银河帝国的总统,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而这也正是作者对政治的讽刺和向六十年代嬉皮士文化的致敬。混乱的宇宙体系,对生命的肆意滥杀则是对七十年代国际环境的影射。正是这种与现实世界紧密结合的故事情节才使读者产生贴近感,而书中俯拾即是的对传统观念的颠覆不仅产生了独特的幽默效果,更表达了人们对现实的不满,可谓是时代精神的体现。
      
      书中花了大量笔墨来描写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东西,比如《银河系漫游指南》对地球的描述只有区区两个字“基本无害”,但对毛巾却作了详细解释,指出毛巾是银河旅行中最有用的物件,“一个人在广阔的银河系中漫游,在面对了许多可怕的困难并且成功地战而胜之以后,他如果仍然还弄得清楚自己的毛巾在哪里,那么这显然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人” ;又如书中还煞有其事地对所有用过的圆珠笔的去向进行了讨论,等等。这类描写不仅使全书的荒诞更加强烈,更是作为具体事例表明,在面对荒诞的时候,要怎样保持不要惊慌的态度。
      
      人并非从一开始就会思考生命的意义,只有在生活比较富足从而有余闲的时候才会产生疑问。“一旦某一天,‘为什么’的问题被提出来,一切就从这带点惊奇味道的厌倦开始了” 。我们逐渐发现我们虽然活着,却不知道为什么而活,不知道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这种虚无感就是荒诞。然而在书中,“深思”却计算出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答案是42,如此简单的解决了这个问题。答案虽然有了,却没有一个人会满意。于是人们才意识到,我们整日谈论生命的意义,为寻找这个答案而忙碌、争论,其实并没有真正明白我们所提的问题是什么。其实又何止这一个问题,我们每一个人为着不同的目标而奋斗,却很少思考我们究竟明不明白为何为之奋斗。“不要惊慌”的告诫首先是要求我们冷静下来,反省自己。那些泛维度生命虽然有极高的科技,却也没有明白“不要惊慌”的道理。
      
      理解全书的另一个关键是作者所用的幽默笔调。这不仅仅是一个文风问题,事实上,这与“不要惊慌”密切相关。通过上文的分析我们可以明白,亚当斯的这部小说虽然有着科幻外衣,但更多的是对现实生活的影射。如同那个时代的文化潮流一样,作者也认为生活充满了荒诞,但作者提出的面对荒诞时的态度却是“不要惊慌”,这通过全书的荒诞描写来表达。除此之外,描写荒诞时的幽默笔调也表明了作者的另一种态度。
      
      幽默,本身是人类特有的活动。许多研究都表示“(幽默感)可以帮助人们从不同的角度去解释事物,用放松的心情面对威胁,减轻压力的胁迫,减少烦躁、焦虑和负性情感。研究也表明,幽默感与孤独、抑郁、自尊、生活质量等有密切关系,高幽默感的人会有较少的孤独、抑郁与较高的自尊和生活质量” 。幽默是一种可贵的品质,“幽默感强的人拥有一种质朴达观的人生态度,立足于现实,对幽默活动持欣赏赞成态度,能在现实中发现和创造滑稽有趣的东西让自己和他人快乐” 。毛巾是宇宙漫游中最有用的东西,毛巾指代的就是幽默:一个人“在面对了许多可怕的困难并且成功地战而胜之以后,他如果仍然还弄得清楚自己的毛巾在哪里,那么这显然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人”。事实上,一个有幽默感的人常常也是思考深邃、经历丰富的人,“拥有质朴达观的人生态度,人生经历复杂、坎坷,才能从多侧面、多角度、多层次地深刻、全面、准确地认识社会和生活,才可以敏锐地捕捉生活中那些矛盾滑稽之处,才敢笑对自身的弱点和生活的压力” 。而这种幽默的人生态度,显然是以“不要惊慌”为前提的。
      
      生命虽然荒诞,生活虽然看不见目的。但不能因此而慌张、绝望。只要在世界上活着,就应该对生活抱有态度、对未来抱有向往。福特被困在地球十五年,没有惊慌,面对宇宙漫游中出现的种种危险一直保持镇定、从未丧失幽默感,这是亚当斯描写的理想中的人格形象。我们生在世上,并不清楚生命的意义,就如同福特在宇宙中没有目的的漫游一样。面对生存的荒诞,除了加缪所说的反抗,以不要惊慌、轻松幽默的态度来对待生活,也未尝不是一种方法。
      
      著名科幻小说史家布赖恩•奥尔迪斯曾写道:“尽管科幻小说存在着可悲的缺点、可笑的矫揉造作和不计其数的废话,但作为最适宜于我们这个发展着的、受到致命威胁的世纪的文学形式,作为最自由地承载着时代精神的新视点、新主张的文学形式,科幻小说的柏拉图式理性永远是郁郁葱葱的” 。《银河系漫游指南》作为一本经典科幻小说,作者用科幻的背景形象而生动地阐述了面对生之荒诞时的一种现实的人生态度,显示出科幻小说的题材和关怀绝不仅仅是科学幻想,它蕴含着无穷可能。随着人类科技的不断发展以及对太空更加深入的探索,科幻小说必将继续繁荣,值得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关注。
      
      
       (我的双学位毕业论文= =!)
      
  •        第一次写书评,献给我的银河系搭车客指南。
       买这本书的时候是被它有趣的名字和华丽的封面还有吸引人的简介打动的。但买回来之后翻了几页觉得很无聊,就一直搁在那儿。有一次没书看就翻起了它,好不容易熬过亚瑟的一段,立即进入角色。太有趣了。古里怪气的人名,搭错线的剧情,奇怪的思路,这本书正如里面安装了不可能引擎的黄金之心号飞船,充满了不可能。
       一般的科幻小说都会陷入流俗的套路,专注于描写星际战争之类空泛的题材,再生出一段爱情戏,最后英雄和女神在一起了,就没了。这类没营养的垃圾1、2天就可以读完。不过,《银河系搭车客指南》却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全书没有一句浮夸的华丽辞藻,但其展示的宇宙图景却莫名其妙的宏大。
       作者的语言很幽默,书中充斥着英式俚语,趣味十足。
       里面也有一些人生哲理。
       其实我很喜欢马文。
       不过,
       这本书究竟在讲什么呢?
      
  •       作 者:(英)道格拉斯•亚当斯 著,姚向辉 译
      出 版 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地球被毁灭了,因为要在它所在的地方修建一条超空间快速通道。主人公阿瑟•邓特活下来了,因为他有一位名叫福特长官的朋友。这位朋友表面上是个找不着工作的演员,其实是个外星人,是名著《银河系漫游指南》派赴地球的研究员。两人开始了一场穿越银河的冒险,能够帮助他们的只有《银河系漫游指南》一书中所包括的无限智慧。文字间流露出英国式幽默,总会让人会心一笑。
      【摘录】
      1、“地球人,请注意了。”一个声音说,这声音堪称完美,仿佛来自四声道系统,完美得无懈可击,失真度低得能让勇敢的男人洒下眼泪。
      2、“这里是银河超空间规划委员会。诸位无疑已经知道,银河系边远地区的开发规划要求建造一条穿过贵恒星系的超空间快速通道,令人遗憾的是,贵行星属于计划中预定毁灭的星球之一。毁灭过程将在略少于贵地球时间两分钟后开始。谢谢合作。”
      3、有个道理很重要也很普遍,那就是事情往往和表面上看起来的不一样。举例来说,在名叫地球的这颗行星上,人类总是认为它们比海豚聪明,因为人类的成就众多 ——轮子了,纽约了,战争了,等等等等——而海豚从头到尾却只在水里游来游去,享受美好时光。但是反过来,海豚也始终相信它们比人类要聪明得多——原因则 完全相同。
      4、“你确定你不介意?”马文追问道。 “完全不,马文,”翠莉安轻松活泼地说,“一切都很好,真的......人生嘛,总免不了这种时候。” 马文丢给她一个电子眼神。 “人生,”马文说,“别跟我谈什么人生。” "You're sure you don't mind?" probed Marvin. "No no Marvin," lilted Trillian, "that's just fine, really... just part of life." Marvin flashed her an electronic look. "
      5、时间只是幻觉,午餐时间更是加倍如此。 “Time is an illusion. Lunchtime doubly so.”
      6、地球的种种景象催人呕吐地闪过他正在犯恶心的意识。他的想象力无论如何也无法感知整个地球已消亡这件事带来的冲击,那实在是过于巨大了。他想着父母和妹妹 都已经不在了,拿这个念头探查自己的感觉,没有反应。他想着他曾经亲近过的所有人,没有反应。他想着两天前在超市排队时站在背后的陌生人,感觉仿佛被突然 戳了一刀——那家超市不在了,超市里的所有人都不在了。
      7、“人生啊,”马文悲凉地慨叹道,“要么厌恶,要么忽视,但不能喜欢它。” 马文是个哲学家。
      8、进化?他们对自己说,谁需要那玩意儿?大自然拒绝为他们做的事情,他们就当没这回事,直到他们能够用外科手术去除积累下来的解剖学意义上的种种不便为止。
      9、“……我真希望年轻时听了我老妈的劝告。”“怎么?她跟你说了些啥?”“不知道,我当初没在听。”
      10、“电脑与银河系股票市场的股价指数做了链接,所以你明白吧?等其他人复苏了经济,买得起我们相对来说比较昂贵的服务,到时候我们再转醒过来。” 亚瑟,这位《卫报》的忠实读者,打心眼里震惊了。
      11、海豚留下的最后一条讯息被误读为一次令人啧啧称奇的复杂表演:后空翻七百二十度钻铁圈同时用口哨吹出《星条旗》的曲调,但这条讯息其实是在说:“再会,谢谢所有的鱼。” 实际上,地球上只有一个物种比海豚更加聪明,他们把大量时间消耗在行为研究实验室里,在铁环里一圈圈跑,对人类施以精密但又微妙的实验。人类则再次彻底误读了人类与他们之间的关系,但这完全符合这些家伙的计划。
      12、“我拒绝证明我存在,”上帝说,“因为证明否定了信仰,而没有信仰我就等于虚无。” “可是啊,人类说巴别鱼彻底泄露了秘密,对吧?那东西不可能是偶然进化出来的。巴别鱼证明了你存在,因此,按照你的论点,你并不存在。证毕” “哦该死”上帝说,“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然后就迅速消失在了一团逻辑的烟雾当中。
      13、“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问题……”深思说。“答案是……四十二。”
      
  •       看的不是很懂,很多剧情的疑惑到看完也没有得到解答,可能是因为英语不够好,叙事风格很有一套,神似千与千寻,没有哗众取宠,取而代之的是举重若轻。
      
      字数补丁
      字数补丁
      字数补丁
      字数补丁
      字数补丁
      字数补丁
      字数补丁
      字数补丁
      字数补丁
      字数补丁
  •        向往这东西,恰如圣贤之于东方,伟人之于西方,仙佛之于印度,银河漫游指南式的宇宙观之于我。
      
       那就是轻松点,我们视野中的一切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从来没有救世主,所以不必恐慌,不必恐慌自己是上帝的弃儿。
      
       望远镜里发现了哈雷彗星,阿波罗登上了月球,科学家提出了什么相对论,朝鲜都开始搞发射了,虽然超光速飞船还有待发明,但对个把星球生存环境的分析让我们倾向于相信广袤宇宙里的生命体,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什么麦田怪圈,第三类接触全是哗众取宠的人造伪新闻,这种独一无二的存在感让人类开始不知道该把自己往哪摆在合适,吃饱喝足后甚至开始怀疑:我究竟存在吗?但我怎么证明?我可能只是缸里的一颗脑子啊!总之,特别纠结。
      
       哲学思潮层出不穷,从柏拉图到笛卡尔到康德到马克思,思索人生何去何从的人一波又一波,问题越提越多,答案一个没有。这都遏制不住人们要思考存在的意义、生命的本质,开始朝着简单生活复杂化方向跃进,开始将生活里针头线脑的事情都赋予意义,最后定格在形而上学的高度。最后连生活本身是什么都忘记了,只是满脑子堆砌着生活的意义,借此标榜文明。好像每一个举动,每一次变革里都是终极真理的演示。
      
       某天苦读马哲揭示人类历史螺旋式发展规律的时候我突然想:干嘛人类非得证明自己有本事总结大千世界的规律?这种规律存在?必然有个希腊分裂式殖民搞城邦然后捣鼓出民主?必然来个俄国成为帝国主义链条上薄弱的环节来证明老马共产主义理想靠谱?中国必然出了碰巧姓毛的英雄人物跨越历史阶段?偶觉得可能事实完全不是这样。我们不知道答案,灵长类动物也不行。没啥必然要发生,一切都源于偶然。什么宿命论,因果关系论,堕落前后预定论,全是人们自己瞎编出来骗自己的,然后指天发誓自己发现了终极真理。
      
       但问题是大家都觉得自己得了上帝真传,于是为圣经里头个别字眼的解释就死了无数人。
      
       要是真有上帝,可能全知全能的上帝正在虫洞那头大笑。他一定会给我们一个supid的差评,然后把地球给灭掉。因为这太玷污他老人家的智慧了。我们苦苦寻觅的答案可能是2 的2079460347次方比1的偶然,我们引以为傲的创世纪中上帝恩赐的家园只是老鼠的高端定制,挪威是某位兢兢业业造球人的获奖作品。我们也是偶然,得到了人形,而不是牵牛花或鲸鱼,进化的时间也所幸够长,长的让我们思考、怀疑、绝望,进而得上忧郁症,拿着毛巾,每天还说我活着必然有神圣使命。
      
       思考这个使命给我们的意义让我们快乐吗?没有。它可能让我们更加忧郁,况且我们的脑容量还不足马文脑容量的万分之一,它都得忧郁症了,我们再成天追求点滴事件的意义,总结出哲理,用爱情伟大、成功幸福、地球奇迹这些条条框框自己把自己整成了思想的奴隶。
      
       也许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终极真理,有的只是我们为了寻找存在感、优越感、安全感还有其他特别具有掩饰作用的泛滥情感趋势我们杜撰的,我们炮制出来获得一时安慰,把这样或那样的XX观捧在头顶,借此忘记谦卑一点。
      
       其实抛开这些可能也会活的不错,可能显得没文化一点,但是可能大家更好相处些。我们也不用把时间浪费在懊悔自己没有遵循正确世界观,因为那压根是在扯淡~
      
       想咋活怎么来,freestyle最精彩
  •       Quotes from 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Bypasses are devices which allow some people to drive from point A to point B very fast whilst other people dash from point B to point A very fast. People living at point C, being a point directly in between, are often given to wonder what's so great about point A that so many people of point B are so keen to get there, and what's so great about point B that so many people of point A are so keen to get there. They often wish that people would just once and for all work out where the hell they wanted to be.
      
      ~
      
      The game was not unlike the Earth game called Indian Wrestling, and was played like this:
      
      Two contestants would sit either side of a table, with a glass in front of each of them.
      
      Between them would be placed a bottle of Janx Spirit (as immortalized in that ancient Orion mining song "Oh don't give me none more of that Old Janx Spirit/ No, don't you give me none more of that Old Janx Spirit/ For my head will fly, my tongue will lie, my eyes will fry and I may die/ Won't you pour me one more of that sinful Old Janx Spirit").
      
      Each of the two contestants would then concentrate their will on the bottle and attempt to tip it and pour spirit into the glass of his opponent - who would then have to drink it.
      
      The bottle would then be refilled. The game would be played again. And again.
      
      Once you started to lose you would probably keep losing, because one of the effects of Janx spirit is to depress telepsychic power.
      
      As soon as a predetermined quantity had been consumed, the final loser would have to perform a forfeit, which was usually obscenely biological.
      
      ~
      
       "The Babel fish," said The Hitch 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quietly, "is small, yellow and leech-like, and probably the oddest thing in the Universe. It feeds on brainwave energy not from its carrier but from those around it. It absorbs all unconscious mental frequencies from this brainwave energy to nourish itself with. It then excretes into the mind of its carrier a telepathic matrix formed by combining the conscious thought frequencies with nerve signals picked up from the speech centres of the brain which has supplied them. The practical upshot of all this is that if you stick a Babel fish in your ear you can instantly understand anything said to you in any form of language. The speech patterns you actually hear decode the brainwave matrix which has been fed into your mind by your Babel fish.
      
      "Now it is such a bizarrely improbable coincidence that anything so mindboggingly useful could have evolved purely by chance that some thinkers have chosen to see it as the final and clinching proof of the non-existence of God. "The argument goes something like this: `I refuse to prove that I exist,' says God, `for proof denies faith, and without faith I am nothing.'
      
      "`But,' says Man, `The Babel fish is a dead giveaway, isn't it? It could not have evolved by chance. It proves you exist, and so therefore, by your own arguments, you don't. QED.'
      
      "`Oh dear,' says God, `I hadn't thought of that,' and promptly vanished in a puff of logic.
      
      "`Oh, that was easy,' says Man, and for an encore goes on to prove that black is white and gets himself killed on the next zebra crossing.
      
      "Most leading theologians claim that this argument is a load of dingo's kidneys, but that didn't stop Oolon Colluphid making a small fortune when he used it as the central theme of his bestselling book Well That About Wraps It Up For God.
      
      "Meanwhile, the poor Babel fish, by effectively removing all barriers to communication between different races and cultures, has caused more and bloddier wars than anything else in the history of creation."
      
      ~
      
       "Resistance is useless!"
      
      "Oh give it a rest," said Ford. He twisted his head till he was looking straight up into his captor's face. A thought struck him.
      
      "Do you really enjoy this sort of thing?" he asked suddenly.
      
      The Vogon stopped dead and a look of immense stupidity seeped slowly over his face.
      
      "Enjoy?" he boomed. "What do you mean?"
      
      "What I mean," said Ford, "is does it give you a full satisfying life? Stomping around, shouting, pushing people out of spaceships..."
      
      The Vogon stared up at the low steel ceiling and his eyebrows almost rolled over each other. His mouth slacked. Finally he said, "Well the hours are good..."
      
      "They'd have to be," agreed Ford.
      
      Arthur twisted his head to look at Ford.
      
      "Ford, what are you doing?" he asked in an amazed whisper.
      
      "Oh, just trying to take an interest in the world around me, OK?" he said. "So the hours are pretty good then?" he resumed.
      
      The Vogon stared down at him as sluggish thoughts moiled around in the murky depths.
      
      "Yeah," he said, "but now you come to mention it, most of the actual minutes are pretty lousy. Except..." he thought again, which required looking at the ceiling - "except some of the shouting I quite like." He filled his lungs and bellowed, "Resistance is..."
      
      "Sure, yes," interrupted Ford hurriedly, "you're good at that, I can tell. But if it's mostly lousy," he said, slowly giving the words time to reach their mark, "then why do you do it? What is it? The girls? The leather? The machismo? Or do you just find that coming to terms with the mindless tedium of it all presents an interesting challenge?"
      
      "Er..." said the guard, "er... er... I dunno. I think I just sort of... do it really. My aunt said that spaceship guard was a good career for a young Vogon - you know, the uniform, the lowslung stun ray holster, the mindless tedium..."
      
      "There you are Arthur," said Ford with the air of someone reaching the conclusion of his argument, "you think you've got problems."
      
      Arthur rather thought he had. Apart from the unpleasant business with his home planet the Vogon guard had half-throttled him already and he didn't like the sound of being thrown into space very much.
      
      "Try and understand his problem," insisted Ford. "Here he is poor lad, his entire life's work is stamping around, throwing people off spaceships..."
      
      "And shouting," added the guard.
      
      "And shouting, sure," said Ford patting the blubbery arm clamped round his neck in friendly condescension, "... and he doesn't even know why he's doing it!"
      
      Arthur agreed this was very sad. He did this with a small feeble gesture, because he was too asphyxicated to speak.
      
      ~
      
       "You know," said Arthur, "it's at times like this, when I'm trapped in a Vogon airlock with a man from Betelgeuse, and about to die of asphyxication in deep space that I really wish I'd listened to what my mother told me when I was young."
      
      "Why, what did she tell you?"
      
      "I don't know, I didn't listen."
      
      ~
      
       A loud clatter of gunk music flooded through the Heart of Gold cabin as Zaphod searched the sub-etha radio wavebands for news of himself. The machine was rather difficult to operate. For years radios had been operated by means of pressing buttons and turning dials; then as the technology became more sophisticated the controls were made touch-sensitive - you merely had to brush the panels with your fingers; now all you had to do was wave your hand in the general direction of the components and hope. It saved a lot of muscular expenditure of course, but meant that you had to sit infuriatingly still if you wanted to keep listening to the same programme.
      
      ~
      
       Far back in the mists of ancient time, in the great and glorious days of the former Galactic Empire, life was wild, rich and largely tax free.
      
      Mighty starships plied their way between exotic suns, seeking adventure and reward amongst the furthest reaches of Galactic space. In those days spirits were brave, the stakes were high, men were real men, women were real women, and small furry creatures from Alpha Centauri were real small furry creatures from Alpha Centauri. And all dared to brave unknown terrors, to do mighty deeds, to boldly split infinitives that no man had split before - and thus was the Empire forged.
      
      Many men of course became extremely rich, but this was perfectly natural and nothing to be ashamed of because no one was really poor - at least no one worth speaking of. And for all the richest and most successful merchants life inevitably became rather dull and niggly, and they began to imagine that this was therefore the fault of the worlds they'd settled on - none of them was entirely satisfactory: either the climate wasn't quite right in the later part of the afternoon, or the day was half an hour too long, or the sea was exactly the wrong shade of pink.
      
      And thus were created the conditions for a staggering new form of specialist industry: custom-made luxury planet building. The home of this industry was the planet Magrathea, where hyperspatial engineers sucked matter through white holes in space to form it into dream planets - gold planets, platinum planets, soft rubber planets with lots of earthquakes - all lovingly made to meet the exacting standards that the Galaxy's richest men naturally came to expect.
      
      But so successful was this venture that Magrathea itself soon became the richest planet of all time and the rest of the Galaxy was reduced to abject poverty. And so the system broke down, the Empire collapsed, and a long sullen silence settled over a billion worlds, disturbed only by the pen scratchings of scholars as they laboured into the night over smug little treaties on the value of a planned political economy.
      
      Magrathea itself disappeared and its memory soon passed into the obscurity of legend.
      
      In these enlightened days of course, no one believes a word of it.
      
      ~
      
       "Is it safe?" he said.
      
      "Magrathea's been dead for five million years," said Zaphod, "of course it's safe. Even the ghosts will have settled down and raised families by now."
      
      ~
      
       Another thing that got forgotten was the fact that against all probability a sperm whale had suddenly been called into existence several miles above the surface of an alien planet.
      
      And since this is not a naturally tenable position for a whale, this poor innocent creature had very little time to come to terms with its identity as a whale before it then had to come to terms with not being a whale any more.
      
      This is a complete record of its thoughts from the moment it began its life till the moment it ended it.
      
      Ah!.. What's happening? it thought.
      
      Er, excuse me, who am I? Hello?
      
      Why am I here? What's my purpose in life?
      
      What do I mean by who am I?
      
      Calm down, get a grip now... oh! this is an interesting sensation, what is it? It's a sort of... yawning, tingling sensation in my... my... well I suppose I'd better start finding names for things if I want to make any headway in what for the sake of what I shall call an argument I shall call the world, so let's call it my stomach.
      
      Good. Ooooh, it's getting quite strong. And hey, what's about this whistling roaring sound going past what I'm suddenly going to call my head? Perhaps I can call that... wind! Is that a good name? It'll do... perhaps I can find a better name for it later when I've found out what it's for. It must be something very important because there certainly seems to be a hell of a lot of it. Hey! What's this thing? This... let's call it a tail - yeah, tail. Hey! I can can really thrash it about pretty good can't I? Wow! Wow! That feels great! Doesn't seem to achieve very much but I'll probably find out what it's for later on. Now - have I built up any coherent picture of things yet? No.
      
      Never mind, hey, this is really exciting, so much to find out about, so much to look forward to, I'm quite dizzy with anticipation...
      
      Or is it the wind?
      
      There really is a lot of that now isn't it?
      
      And wow! Hey! What's this thing suddenly coming towards me very fast? Very very fast. So big and flat and round, it needs a big wide sounding name like... ow... ound... round... ground! That's it! That's a good name - ground!
      
      I wonder if it will be friends with me?
      
      And the rest, after a sudden wet thud, was silence.
      
      Curiously enough, the only thing that went through the mind of the bowl of petunias as it fell was Oh no, not again. Many people have speculated that if we knew exactly why the bowl of petunias had thought that we would know a lot more about the nature of the universe than we do now.
      
      ~
      
       It is an important and popular fact that things are not always what they seem. For instance, on the planet Earth, man had always assumed that he was more intelligent than dolphins because he had achieved so much - the wheel, New York, wars and so on - whilst all the dolphins had ever done was muck about in the water having a good time. But conversely, the dolphins had always believed that they were far more intelligent than man - for precisely the same reasons.
      
      Curiously enough, the dolphins had long known of the impending destruction of the planet Earth and had made many attempts to alert mankind of the danger; but most of their communications were misinterpreted as amusing attempts to punch footballs or whistle for tidbits, so they eventually gave up and left the Earth by their own means shortly before the Vogons arrived.
      
      The last ever dolphin message was misinterpreted as a surprisingly sophisticated attempt to do a double-backwardssomersault through a hoop whilst whistling the "Star Sprangled Banner", but in fact the message was this: So long and thanks for all the fish.
      
      In fact there was only one species on the planet more intelligent than dolphins, and they spent a lot of their time in behavioural research laboratories running round inside wheels and conducting frighteningly elegant and subtle experiments on man. The fact that once again man completely misinterpreted this relationship was entirely according to these creatures' plans.
      
      ~
      
  •     当年我是在高中班主任的数学课上强忍着笑看完的= =
    不过我觉得这书确实是你得很喜欢英式冷幽默才会觉得特别好笑……你可以试试好兆头。
  •     @killsophia 我只能说你年轻的时候就好厉害!
  •     我好像说过我上班那一年的地铁上看掉了一百来本科幻/奇幻小说。
    什么叫我年轻的时候!我现在也很年轻的好吗!
  •     @killsophia 可是我老了
  •     萝卜白菜啦,我看前三本的时候笑到肚子疼,但是到了最后却觉得这套其实是个悲剧。。。
  •     你疯了?
  •     最近好多了~~3333333333
  •     怒赞啊啊啊
  •     ……很强……先马克
  •     我正准备拿《银河系漫游指南》来写双学位毕业论文,然后看到了你这个-_-|||
  •     这就是我的双学位论文,还是英文双学位-_-#
  •     我也是英文双学位。。。刚刚这个题目已经被我老师否决掉了
  •     我觉得原版肯定比翻译版更好笑,但是我太懒了= =
  •     只看了英文和中文。插图有点搞笑可爱~
    很值得。书的手感超赞的,老师推荐的~
  •     熟悉的经典,给同学买的
  •     唉。,值得精读、收藏。
  •     过瘾啊。。。 ,几块钱的价格买到这么好的书实在是网购中最开心的一次了
  •     一次买全了哈利波特,喜欢这个文风举重若轻的感觉
  •     给人一种很想看下去的结果,是短篇和诗歌
  •     儿子暂时还没兴趣看,调整了自己的心情。从中学到一些不一样的观点。
  •     都是经典,好几年了一直想拥有一本较好的英文版《大卫科波菲尔》
  •     价格很便宜,这本书内容真的很精彩
  •     就是正反面印的有点花,百读不厌啊!
  •     有很强的指导性,内容还没有仔仔细细的看
  •     不知道这个译本怎么样。,女儿喜欢这本书原于是她喜欢看有关猫的书
  •     和卖家描述的一样,居然是人社第一版
  •     帮你静下心来与内心对话,没有一种爱不是艰难的。这本书很棒。
  •     翻译搞水准,还便宜。
  •     应该好看的。。,同美国文学史学习指南一起买的
  •     丘吉尔作为一名专业作家、政治家、演说家,下册没来得及看
  •     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这套名著名译也非常好。很棒!,很适二年级学生读
  •     立马买了这本书,现实中不存在乌托邦
  •     上海译文本,真是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