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徒(第二季)

卡徒(第二季)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9-1
出版社:广西人民出版社
作者:方想
页数:322
书名:卡徒(第二季)
封面图片
卡徒(第二季)

内容概要
  在一个以卡片为核心的联邦世界里,卡片级别的高低和力量的大小象征着一个人的地位、财富和荣誉,所有人都以拥有一张高级卡片或力量强大的卡片为菜。当弱小的陈暮与一张神秘卡片偶然交集后,他的命运不仅因此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联邦的历史也最终因他而改写。联邦卡影史上的最强组合——“木雷”横空出世,令学院派精英也无法破解的制卡结构,丛林通信技术,力量强大的数字卡片系列等等,无一不令联邦最大牌的制卡师和卡修抓狂。也因此引发了各利益集团之间的明争暗斗。而这二-系列事件的背后,都有着陈暮的身影。他以超人的毅力和韧性,演绎了一个从弱小到强大、从孤独求生到兄弟合作再到团队运营的传奇故事。千奇百怪的卡片源源不断从陈暮的手中流出的同时,其自身的战斗力也急剧上升,名誉、财富、美女、危险亦从四面八方向他的身边云集,最终成就了一个勤者无敌的励志典范。
作者简介
  方想,1985年生,不帅。不高,不壮,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口味广泛,幼时所看杂书颇多,后来沉迷武侠玄幻,一发而不可收,目前著有超百万字长篇小说《师士传说》(已出版)和《卡徒》。
书籍目录
第一章 阿美城之战第二章 雨梭卡的价值第三章 大泥鳅第四章 双极雷球卡第五章 伯汶的委托第六章 敛息法第七章 十字夜第八章 误入丛林第九章 里度红第十章 万俟村第十一章 胶云之灾第十二章 乌钢镰刀虫

章节摘录
  第一章
阿美城之战  和曼思盈告别后,陈暮没有浪费一秒钟,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很紧迫,如果能早一步离开东商卫城,自己安全的几率也大一些。
  回到别墅的陈暮飞快地整理东西,以后就不会回这里了,得把所有的钱卡带上,至于那些有用的卡片,他一向随身携带。
除此之外,他还带了一些魔鬼女配制的伤药。
他练习闪躲的时候,经常受伤,全靠这些伤药,它们的疗效非常出色。
  带着这么多东西,他坐上了前往阿美城的长列梭车。
这种出逃方式并不安全,但是对他来说,他的能力还不足以在野外行走。
  很快,左亭衣的手下立即查到了关于“姚克”的一切资料,包括他现在所住的别墅。
果然,他们从这些资料中找到了许多蹊跷之处。
  左亭衣当机立断,令左家的卡修以最快速度包围了陈暮的别墅。
  然而他们却扑了个空。
  这令左亭衣的心情变得无比糟糕。
对陈暮的抓捕,左家花费了相当庞大的人力、物力,甚至动用了非常多的关系渠道,但是依然一无所获。
好不容易眼看自己就能把他抓住,又让他给溜掉了。
  “少爷,查到了,他在两个小时前坐车前往阿美城。
现在应该还没到,如果我们联系阿美城的人手,应该还有很大的希望。
”在东商卫城,左家的情报搜集能力很强。
  但是素来决断的左亭衣犹豫了。
  阿美城是宁家的势力范围,他们的历史比起左家更为悠久,对阿美城的控制也更为有力。
在东商卫城,还有几个势力能让左家颇为忌惮。
但是在阿美城,没有人能对宁家构成威胁。
  像宁家这样的绝对控制者,断然无法容忍别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此公然挑衅。
  该怎么办?  陈暮坐在长列梭车上思索着。
这段旅程无疑是最后的危险,特别是下车的时候。
如果能够闯过这一关,那自己也就离真正的安全不远了。
  从东商卫城到阿美城,需要坐六个小时的长梭列车,整个行程都在地底,中途不会停留。
  坐在座位上,陈暮小心地打量着周围。
这趟长梭列车他已经坐了许多遍,他并不陌生。
  他身边坐着一位大约三十岁的夫人,这位夫人的穿着朴素,没有过多的装饰,看上去便是那种心地善良的夫人。
  车厢内播放的卡影还是《师士传说》,自从这趟长梭列车的工作人员发现它广受好评后,它基本上已经成为保留节目,每次必播。
  身旁的夫人津津有味地看着《师士传说》,她显然是第一次观看,所以看得极为投入。
只见她时而掩嘴惊呼,时而蹙眉为主角的命运担忧。
  隐蔽地扫了一眼周围,没有发现可疑人物,还好,一切正常,这令陈暮稍稍放下心来。
  他闭上眼睛,今天一连串的突发情况,让他产生了强烈的紧迫感,这也使他感到一丝疲劳。
他需要休息,待会儿会遇到什么情况还不得而知,疲倦会让自己的反应变得迟钝。
  忽然,毫无征兆地,皮肤下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毛骨悚然的感觉遍布陈暮全身,他一下子睁开眼睛。
  强忍着加快的心跳,陈暮瞄了一眼身旁的夫人,她看得非常投入,没有看他一眼。
  小心地捋起袖子,陈暮的脸色立即变了!  一丝极细的淡青色细线在他的皮肤下隐约可见,它在缓缓地蠕动。
刚刚陈暮感觉到的异样便是它蠕动产生的。
这根淡青色细线极细,有如发丝,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察觉。
  是那根绿线!陈暮像被闪电劈中,心中被巨大的恐惧包围,森林里魔鬼女从尸体上抽出这根绿线的场景他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陈暮的双眼有些失神,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恐惧的原因,这根绿线蠕动的感觉变得更清晰,这令他的后背全都被汗水湿透了。
虽然陈暮猜到魔鬼女一定会在自己的体内做一些手脚,但是却从没想到原来是这根凶物!和它相比,自己以前猜测的那些什么慢性毒药之类的简直就像是无害的零食。
这根绿线到底是什么,他不了解,但是它那可怖的威力,陈暮却曾亲眼目睹。
  它在蠕动!它下一步会做什么?钻进自己的血管,还是刺穿自己的心脏?  尽管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以前强了许多,但是这次他依然感到深深的恐惧和绝望。
  陈暮有一股切开自己的皮肤,然后把这根绿线抽出来的冲动。
不过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这要等自己安全下来,再好好研究。
  缓缓蠕动的细线似乎不小心触动了陈暮的痛觉神经,他只觉一股深入骨髓的痛从皮肤下传来,他忍不住闷哼一声。
  这声闷哼也把一旁正在看卡影的夫人惊动了,她连忙凑过来,关切地问:“这位同学,你有哪里不舒服吗?”陈暮的年龄很容易让人觉得他是一位学生。
  痛!陈暮的脑子里嗡声一片,外界一切都仿佛离他远去。
他没有听到身旁夫人的话,全身的剧痛让他这一刻完全失去了反应能力。
  是全身的剧痛,而不单单是他的手臂,这根淡绿色细若发丝的细线可是有几十米长的,足以遍布他的全身。
  剧烈的疼痛让陈暮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
  “同学,你怎么了?”陈暮身旁的夫人显然被他痛苦的模样吓到了。
  身旁的少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他蜷缩成一团的身体剧烈地颤抖。
她知道,这种现象只有在非常痛楚的情况下才会出现。
  她顿时焦急起来。
长梭列车上没有医生,只有等到了阿美城才会有医生。
但现在离抵达阿美城,还有两个小时。
看这少年的模样,随时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这位善良的夫人俯下身子,轻轻地拍着已经弓成一团的陈暮的后背,希望这能让他好过一些。
  很快,她便察觉到自己的方法似乎有效,少年的颤抖一点点减轻。
这令她很高兴,左手坚持不停地轻拍陈暮的后背。
  终于,半分钟后,少年渐渐平静下来。
  陈暮涣散的目光开始一点点地聚焦,身体的感觉、梭车行驶的声音、周围人谈话的声音也一点点地清晰起来。
汗水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如果不是这么多汗水提醒他,陈暮很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睡着后做的一个梦。
因为这痛觉来得像潮水一般猛烈,而去得也像风一样,瞬间无影无踪。
  背部轻拍的手传达来的善意和关切,令陈暮觉得很温暖。
他慢慢直起身子,对身旁的夫人真心道谢:“谢谢您!”  “你感觉好一点吗?刚才是怎么了?把我吓到了。
”夫人关心地问。
她刚刚的确是被陈暮痛苦的样子给吓到了。
  陈暮只有含糊道:“没什么,只是一些老毛病。
”他自己都还没有弄清楚,而且这种事又哪里能对外人明说呢。
  “啊!”夫人大吃一惊,随即同情地看着陈暮,“难道是经常犯的吗?这该多痛苦啊!”她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道:“我认识几位比较著名的医生……”  陈暮感激地看了夫人一眼,但还是打断了她的话:“没关系,真的只是一点小毛病。
”他的情况特殊,就这样去找医生的话,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诡异莫测的绿线会让那些医生很好奇,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过多的关注是致命的。
  而且陈暮也相信,以魔鬼女的手段,普通的医生是很难医治他的。
  这位夫人见陈暮坚持,便转移了话题。
  陈暮对这位善良的夫人充满了感激,他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关心,这已经是他很久没有体会到的感觉了。
  自从被左家追杀开始,陈暮便日渐阴沉,而这一点在遇到魔鬼女之后更是明显。
加上时刻处于危险之中,他的神经始终紧绷,和周围人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这也让他的性格比起以前冰冷了许多。
  如果说,前段时间的生活,就像身在黑暗的深渊,那么这位夫人的关切,就像照进深渊的一缕阳光,让陈暮感到十分温暖。
而夫人在陈暮眼中,无疑是这个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陈暮突然注意到夫人脖子上挂的一件东西有些眼熟,他情不自禁地问:“夫人,您戴的东西能给我看一下吗?”  “你说的是这个吗?”夫人拈着胸前挂的一块卡片,见陈暮点头,便把它取了下来,递给陈暮,一边微笑着说,“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遗物,前段时间才刚刚修好,我便把它带在身边。
”  陈暮接过来才恍然大悟,难怪自己会觉得眼熟,原来这便是自己曾修复过的那张三星能量罩幻卡,它里面所蕴涵的结构曾让陈暮受益良多。
  想起店主曾说过那张卡片的主人叫宁夫人,难道眼前这位便是宁夫人?  陈暮小心地问:“您是宁夫人吗?”  这位夫人一愣,很奇怪地看着陈暮:“你认识我吗?”  陈暮微微一笑,只是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他的这个笑容比哭还难看:“这张卡片是我修复的,店主曾向我转达过您的邀请。
没想到您就是宁夫人,真是失礼。
”  宁夫人吃惊地轻掩红唇:“啊!你就是那位中级制卡师吗?天啊,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是中级制卡师了!太让人吃惊了!”  不知为什么,陈暮觉得和这位宁夫人谈话非常轻松,完全没有在学校时的那种提心吊胆和小心翼翼。
他摇摇头:“我不是什么中级制卡师,只是东卫学府的一名学生。
”  “可是,不是中级制卡师才能修复三星幻卡的吗?”宁夫人的表情有些疑惑,不过她很快便绽放出笑容,“不过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修好我父亲的遗物,真的很感谢。
”  “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陈暮连忙回应。
不知道是不是远离东商卫城的原因,陈暮觉得非常放松,就连这些客气话都比以前说得流利了许多。
  在得知陈暮便是修复父亲卡片的人之后,宁夫人很高兴。
她热情地道:“我一直想请你吃顿便饭感谢一下,可店主说你比较忙。
今天既然遇上了,那可一定要去寒舍小坐。
可不能拒绝哦。
”  说完,她用期盼的目光看着陈暮。
  陈暮暗想,自己有麻烦在身,可别把这位难得的善良夫人卷进来了。
于是他只有苦笑道:“只怕今天也不方便,我还有些要紧事在身。
如果下次有时间,一定去拜访。
”  陈暮知道自己所说的下次拜访只不过是撒谎,一下了梭车,渡过这最后一个难关,他便会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阿美城。
这里到底是离东商卫城太近了,在这里也不安全。
  ……
编辑推荐
  一个新幻想时代的传奇故事,一段我为卡狂的激情岁月  年版税收入上百万元的王牌写手——方想倾力打造  台湾、香港繁体版同步上市  一部值得我们像收藏金庸、梁羽生、古龙的武侠小说一样收藏的新幻想小说经典  《卡徒》或许是中国新幻想小说发展绕不过的一座大山,错过了《卡徒》,千万别说自己看过新幻想小说。  全新另类的幻想世界,勤者无敌的成长历程,男人因他而着魔,女人因他而疯狂,商场、战场因他而色变。  生死时速一百五十秒,陈暮冲出关卡潜入丛林。恐怖又勾兽十二小时超极限追杀,陈暮三人仓皇迷失丛林深处……  逃亡,才离虎口,又入狼窝!一踏上阿美城,陈暮便成为阿美城霸主——宁家的“阶下囚”,并以惊人的速度获得了宁家基地A级制卡师的荣誉。但失去自由的陈暮还是暗自决心离开这个危险的牢笼。可是,依赖陈暮发明的雨梭卡,在与左家的战争中大获全胜的宁家,可能轻易放走这个如此强大而危险的宝贝吗?  三条黑色人影相继穿楼而出,在危机重重的野外丛林悄悄上演速度与激情的追捕游戏。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随着丛林中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令飞禽走兽闻之色变的双勾兽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生死关头,是你死我活,还是结伴逃命?  十字夜,古老村落,胶云之灾,一个比一个神奇,一次比一次惊险,在这场人祸与天灾的较量中,陈暮是在劫难逃,还是绝处逢生?  一个新幻想时代的传奇故事,一段我为卡狂的激情岁月。
图书标签Tags
网络小说,小说,奇幻,玄幻,幻想,起点


下载链接

卡徒(第二季)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大爱钟旭姑姑~~~~~~,包装很好。老早就想看看经典了
  •     包装非常好,还没怎么看
  •     也是几米唯二值得收藏的作品。,《烟雾和骨头的女儿》
  •     没有让人失望啊!!只是还是最爱我的猎物者,米沙说的没错
  •     飘走。,就拿这个来看吧
  •     拿到手后都爱不惜手。,真的很好看。我觉得这本书给我一种暖暖的感觉...
  •     真的好看啊- - -
    国内的编辑们,结果却是没一本满意
  •     值得一看!听说挺长的,还会在接着买的!
  •     丽端写的很好,读书不细的片面之辞......蜀山没有写完的原因请复习一下中国近现代史。以上
  •     应该不错,之前就在网上看过点
  •     九岁,现在终于凑齐了
  •     可能很合他的口味吧,要是有了这群家电还要老婆干什么呢
  •     让世界更美好,感觉卡徒是其中不多的优秀的作品之一。应该不比亵渎、狼群等几本差。
  •     不喜欢茄子封面,当初《悟空传》让我认识了 今何在
  •     儿子和他的同学们都很喜欢看的书,很喜欢几米的画风。色彩搭配大胆又简单
  •     这部小说虽然是幻想,一直在追着的文
  •     跟以前一样的好,好看。给好评。
  •     包装很完整。。。,大家不要错过~
  •     故事很精彩,他握手时总是把手摘下来再和别人握手。
  •     “祥瑞御免”书签很有趣,价格也还可以。就是自带的海报不是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