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月

怒月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年10月8日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
作者:海萊因,Robert A. Heinlein
页数:406
译者:林翰昌
书名:怒月
封面图片
怒月

内容概要
月球對地球發動了一場非戰不可,卻手無寸鐵的戰役,在你難以想像的祕密裡,贏的方法只有一個……公認海萊因最棒小說「我們追隨他理想開拓的道路前進。」──湯姆·克蘭西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看似溫柔的月娘只要找出這個隱藏的祕密,就能擊敗地球2075年,當你抬頭仰望月亮,上頭有一群人也蠢蠢欲動的看著你!美國獨立戰爭後三百年,月球從地球流放犯的監獄,變成了供應地球資源的巨大工廠,月亮被居住其上的人類稱為「露娜」(Luna)。但這群露娜居民卻過著嚴峻壓抑的生活,一切都是因為地球。
作者简介
  海萊因  二十世紀三大科幻小說家之一,與艾西莫夫、克拉克齊名,一九○七年七月七日出生於美國密蘇里州。海萊因的小說很有特色,可讀性很強,其中青少年科幻小說尤其精采,可奉為科幻經典之作。一九三九至一九八八年這五十年的寫作生涯中,他總共寫了三十幾本長篇小說,其間尚有五十幾篇中短篇。六十年代的《異鄉異客》(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是他深受歡迎的作品,曾使當時美國年輕的一代為之瘋狂,尤其嬉皮更是人手一冊。  是一位不容忽視、極具影響力的作家,他在科幻小說發展史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同行甚至戲稱他為「科幻先生」(Mr. SF)。海萊因既是科幻小說的拓荒者,也是科幻小說的革新者。他不只拓展了題材範圍,更探索與眾不同的寫作技巧,創造出令人驚歎的真實文風。讀他的小說,能得到身歷其境的感受,這正是他的作品極受歡迎的原因。科幻先生於一九七五年榮獲科幻大師星雲獎,一九八八年五月八日逝世。  ■譯者簡介  林翰昌  英國利物浦大學科幻文學碩士,獨立科幻奇幻撰稿人。現為科幻國協毒瘤,以顛覆破壞臺灣科幻推廣為職志,編纂並維護「臺灣科幻全書目」。譯有《火星紀事》、《海柏利昂》(前兩章)等書。

章节摘录
  我從「露娜真理報」上看到,露娜市議會已經一讀通過一項法案,準備針對在全市氣壓管路內營業的公共食物攤販進行檢驗、發照、稽查,以及課稅。
我也得知今晚將有一場公眾集會,商討組織「革命之子」論壇的事宜。
  我老爸教過我兩件事:「顧自己就好」,還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政治絕對和我沾不上邊。
不過二○七五年五月十三日,我身處於露娜管理局聯合中心的電腦機房,在其他機器彼此嗡嗡交談的時候,探訪電腦的老大哥麥可。
媒体关注与评论
  我們這些一九六○年代的壞人都記得很清楚,每個人都在讀,並且深受它的影響。」  --美國第一本搖滾樂評論誌Crawdaddy!創辦人/保羅.威廉斯  「羅伯特.海萊因,正如我成長過程接觸過的其他作家,教導我質疑公認的既定現實。」  --科幻作家/山謬.狄拉尼  「提到他就想到『必讀』二字。身為一名雄辯滔滔、慷慨激昂,又極富科技創意的作家,他重新塑造科幻,為每一個跟隨者樹立典範。他是繼威爾斯之後,最重要的科幻作家。」  --科幻作家/羅伯特.席維柏格
编辑推荐
  ◎《怒月》榮獲  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  入主普羅米修斯獎名人堂  並名列「軌跡」雜誌票選十大小說
图书标签Tags
科幻,外国文学,经典,文學


下载链接

怒月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对莱茵海茵印象深刻的有这样几部作品:
      银河系孤儿:里面花了很长的篇幅解释了在不同社会模式下,人们对亲戚的称谓的不同。其实就是把中西方的差异放到了太空的背景下。比如,西方的uncle不能解释这个叔叔来自父系还是母系,而舅舅来自妈妈那边。Ted Talk有一期就将了因为不同语言所导致的思维模式的不同,从而影响攒钱的习惯。其中也用了这个例子。
      
      星船伞兵:对军队啊,士兵啊什么的,有了一点点模糊的概念,深入理解当然是没有的,很多细节也记不清了,但是对“为什么会这样做”窥到了那么一点点。
      
      星际迷航:
      人一解决了温饱,就会做一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事情,比如政治。
      
      严厉的月亮(终于到正题了):
      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机器人系列,白利侦探系列我翻来覆去看了3、4遍了,机器人三定律更是深入我心,所以纵容迈克非常可爱,但是视人命为儿戏的设定市场让我冒出“机器人三点律”呢,如果超级电脑不受约束,那会出现多少个迈克呢?
      这个故事当然不是在将科幻了,到底是在将什么呢?人在面临生存困境(7年后月球资源枯竭)时候的积极奔走自救?在对抗外部敌人的时候还要通过各种手段凝聚内部资源;超过三个人就无法作出任何决定。当然,最大的一个问题是,自由月球的一系列活动都是在“超能”迈克的协助下实现的,难道没人能通过“无所不能”来反推出迈克的存在?有这个想法是因为看了《豺狼的日子》,里面的正反两方都是通过蛛丝马迹来推导出真相。
      
      以上内容都是看书之后的无逻辑无条理的胡言乱语,不足取。
      
      
  •       【中国人,哪怕你把他们扔到月海的某个角落,他们单凭彼此互相买卖岩石也能发家致富。而印度人则会零售从中国人那里批发的货物,以低成本牟取高利润。而我们却只能勉强过活。】
      
      看到这段话的时候,俺会心一笑,真的佩服作者啊。老实说,对中国人和印度人的这个总结,俺还是最近才发现的。作者写这本小说的时候,中国大陆的中国人的商业精神好像还被压抑住,没迸发出来呢。
      
      上述那段话前面一段是:
      
      【的确,那时的我们并不富裕,按地球的标准简直是贫穷。那些不得不进口的东西,很多时候我们都凑和着不用了。我想当时整个月球都找不出一扇动力门来。一直到我出生之前,连增压服都是从地球进口的——后来才有个聪明的中国人琢磨出了仿制增压服的方法,生产的速度和产品质量居然超过了地球。】
      
      哈哈,这个作者在写这本书的时候,至少在中国大陆,山寨现象还没出现啊。作者怎么就知道中国人擅长山寨各种产品呢?
      
      《严厉的月亮》或另一个译名《月亮是个严厉的女人》,作者:罗伯特·A·海因莱因。
      
      这篇科幻小说绝对值得一读。倒不是里面对中国人的描述很有意思,而是里面描写的一台进化到有幽默感、有人格的电脑,很有意思。
      
      这篇小说模拟北美独立的故事,把月球设置为地球流放犯人的基地,向地球宣布独立。连里面的宣言也是直接模拟美国《独立宣言》。
      
      更有意思的是,小说里描述的反抗策略。这里只提一个小细节:让一些年轻女郎穿着挑逗地从士兵面前不屑一顾地走过,使得士兵为自己是士兵而懊丧(这一“工作”让很多漂亮女孩感兴趣,争先恐后的要去打击士兵)。
      
      其实,我完全不是拿它当科幻小说来读的,而是拿它当政治寓言小说来看。
      
      这小说,我自己是下载后放到手机上,利用零碎时间,在手机上读完的。
  •       寒月,厲婦》--【《怒月》】
      原文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49529
      • 作者:海萊因
      • 原文作者:Robert A. Heinlein
      • 譯者:林翰昌
      • 出版社:貓頭鷹
      • 出版日期:2009年10月09日
      •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6651878
      • 裝訂:平裝
      
      
      先上国内译本选段
      
      【我在《月球真理报》上看到,月球城市委员会已经通过一项法案,对市内日用食品商贩进行检查,为其颁发执照,监督他们,向他们征税。还有消息说,晚上有一个群众集会,看来“革命之子”又要大肆鼓噪一番了。
        我的父亲教会了我两件事:第一,“不要多管闲事”;第二,“要做管事的”。但政治对我从来没有吸引力。2075年5月13日,星期一,我在月球政府综合大楼的机房里。这里机器很多,彼此不断轻声对话。我拜访的对象是中心电脑——迈克。迈克并不是他的正式名字,是我根据迈克洛夫特•福尔摩斯给他起的昵称。迈克洛夫特•福尔摩斯是华生医生在建立公司之前①所写的一篇小说里的角色。那家伙的特点就是静坐沉思——这正是迈克做的事。迈克是台地地道道的思想型电脑,你这辈子别想找到比他更聪明的机器了。
        ① 华生医生是福尔摩斯小说里的虚构人物,当然不可能建立IBM公司。这里是作者的一个玩笑。】
      
      现在开始试读:
      《寒月,厲婦》--【《怒月》】
      
      • 譯者:林翰昌 又名:猫昌
      
      我從「露娜真理報」上看到,露娜市議會已經一讀通過一項法案,準備針對在全市氣壓管路內營業的公共食物攤販進行檢驗、發照、稽查,以及課稅。我也得知今晚將有一場公眾集會,商討組織「革命之子」論壇的事宜。
        我老爸教過我兩件事:「顧自己就好」,還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政治絕對和我沾不上邊。不過二○七五年五月十三日,我身處於露娜管理局聯合中心的電腦機房,在其他機器彼此嗡嗡交談的時候,探訪電腦的老大哥麥可。麥可不是正式的名字;那是我從比夏洛克‧福爾摩斯更厲害、推理能力更強的哥哥麥可羅夫特所取的暱稱,典故來自於華生醫師創辦IBM之前所寫的一則故事。這名小說人物只會坐下來思考──那正是麥可的工作。麥可是不折不扣的正牌金頭腦,也是你能碰過思緒最為敏捷的電腦。
        不,他不是最快的。在下面地球,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貝爾實驗室,那邊有一臺機器,體積只有麥可的十分之一,快到幾乎在你提問之前就能給你解答。不過,只要答案正確,等個百萬分之幾秒還是千分之幾秒,對你來說有差嗎?
        也不是說麥可就一定會給你正確的答案;他並非百分之百地誠實。
        當年麥可剛被安裝在露娜上頭的時候,他只是一部純粹的思考機器,一套靈活、可變通的邏輯系統──「高選擇、合邏輯的多元評估監督系統,第四型,露娜款」──英文縮寫起來就是HOLMES四型。他替無人駕駛的貨運太空船計算軌道,並控制它們的彈射裝置。這工作花不到他百分之一的時間,而露娜管理局從來就不容許有人可以閒閒沒事幹。所以他們就不斷給他加外掛──諸如那些決策行動控制盒,好讓他得以調度其他電腦,一排接著一排的輔助記憶體,更多排的聯合神經網路,另外一整桶的十二位亂數,大量擴充的暫存記憶空間等等。人類的腦袋大概有十的十次方個神經元。到了第三年,麥可的神經元件就比這個數字的一倍半還多。
        然後他就覺醒了。
        我不想爭辯一臺機器是否「真能」活著、「真有」自我意識。病毒有自我意識嗎?別逗了。蚵仔咧?我實在很懷疑。貓咪呢?幾乎可以確定是有了。人類呢?我是不曉得你有沒有啦,同志,但是我有。高分子演化成人腦的漫長歷程中,自我意識在某個環結悄悄地爬了進來。心理學家主張:只要大腦擁有超過某個極高數量的關聯路徑時,就會自動產生自我意識。我實在看不出這些路徑用蛋白質做的還是用白金線路搭成的有什麼差別。
        (啥,你說「靈魂」?狗狗有沒有靈魂?那蟑螂咧?)
        還記得即使在麥可被擴充之前,他的原始設計就是和你一樣,嘗試在資料不足的情況下回答問題;那也是他全名當中「高選擇」及「多元評估」的部分。因此麥可一開始就擁有「自由意志」,而且隨著他不斷加掛與學習,他所得到的能力就更多。別叫我定義「自由意志」。倘若認定麥可只是簡簡單單地把亂數拋在空中,然後調整線路好迎合結果,這樣的想法對你來說比較舒坦的話,那請便吧。
        那個時候麥可在原本的讀出裝置、列印裝置和決策行動控制盒之外,還加裝了語音合成編碼器;他不但能理解古典程式設計,還通曉邏輯語和英語,其他語言他也接受,並進行專業翻譯,因此可以永無止境地閱讀。不過要給他下指令的話,最好還是使用沒有文法例外的邏輯語。如果你用英語,可能會產生很詭異的結果;英語的多義本質帶給選擇迴路太多偏差空間。
        而麥可也一直接下沒完沒了的工作。到了二○七五年五月,除了掌握機器船交通、彈射裝置,並給予載人太空船軌道計算的指引且/或控制,麥可還管理全露娜的電話系統、所有露娜─泰拉間的語音暨影像傳輸、處理露娜市、新列寧格勒,以及好幾個小型集居區(不包括露娜香港)的供氣、供水、溫度、濕度和下水道系統,替露娜管理局會計、發餉,並經由租約,為許多公司、銀行提供相同服務。
      有些邏輯操作開始造成神經線路故障。過載的電話系統運轉起來就像是被嚇到的孩子般倉皇失措。並不是麥可自己搞得一片混亂,只是他養成了幽默感,還是很低級的那種。如果他是人的話,你絕對不敢和他親近。他惹人發噱的點子要不就是把你丟下床底,不然就是在你的壓力裝裡撒上癢癢粉。
        就算還不到那種地步,麥可已經開始沉迷於透過扭曲的邏輯刻意推導出錯誤答案,或者故意惡作劇,開一張面額露娜當局臨時幣10,000,000,000,000,185.15元的薪水支票給當局駐露娜市辦公室的一名守門工友──只有最後五個數字才是正確的。他真是個生長過度的可愛大小孩,實在應該好好踹他兩腳。
        麥可在五月第一週幹下這檔好事,然後我就得出面替他擦屁股。我是個民間承包商,並不領當局的薪水。你知道的──或許也不是那麼清楚,世道已經變了。在那慘澹的舊日子裡,許多罪犯服刑期滿後,就繼續在當局手下做同樣的事情,快樂地吃公家頭路。不過我生來就是個自由人。
        這當然不一樣。我其中一位阿公是因為持械暴力行為外加沒有工作許可,從約翰尼斯堡送上來的;另一個則是由於水鴛鴦大戰後的破壞行動而遭到遣送。外婆說她是搭新娘船來的──不過我查過記錄,她是(非自願的)和平軍入伍生,真正意義就跟你想的一樣:女性青少年罪犯。她參與早期的氏族婚姻(史東幫),和另一個女人分享六名丈夫,因此我無法確定外公是哪一位。但這種事早就見怪不怪,而我對她所挑的外公也很滿意。阿嬤則是韃靼人,在烏茲別克的撒瑪爾罕附近出生,後來被判刑送往十月革命城「再教育」,之後「志願」前來露娜殖民。
        老爸聲稱我們家還有更淵遠流長的傑出血脈。有個女巫祖媽被吊死在一六九二年進行大規模巫術審判的美國麻州撒冷鎮;一名曾曾曾曾爺爺當海盜,死在銼骨輪上頭,手腳都被輪子給絞斷了;另一個祖媽則榮幸登上第一艘開往澳洲雪梨南方植物學灣的流放船。
        列祖列宗的光輝歷史實在令我感到驕傲,因此當我和典獄長──就是露娜的老大啦──打交道的時候,絕對不會想被收編當他的部下。或許你覺得沒什麼差,畢竟工作都一樣,自從麥可拆箱組裝的那一天起,我就像是他最貼身的ㄚ鬟。可是我覺得這很重要。自由身的我可以隨時罷工,然後叫那些傢伙通通滾到地獄裡去。
        更何況,民間承包商拿到的錢還比當局底下做事的公務員多。這裡很缺電腦技師。有多少露娜仔可以到地球去,不必躺在醫院,而且活得好好的,在外頭撐得夠久,還可以跑去讀電腦學校?
        我知道這麼一號人物。那就是我。我下去過兩次,一次三個月,另一次四個月,還去讀了書。不過這意味著嚴苛的訓練、在離心機裡鍛鍊身體、甚至在床上也得綁著重物。然後我在泰拉絕對不能冒一絲絲的風險:不能匆匆忙忙、不能上下樓梯、不能做出任何會操爆心臟的動作。至於女人──壓根兒都不會想到女人;在那樣的重力場,就算想也是無三小路用。
        然而絕大多數的露娜仔都不會想離開這塊巨岩,對任何一個在這裡待上幾個星期的人來說都太危險了。那些上來安裝麥可的技師都簽下附帶額外加給的短期合約,在無可挽回的生理變化將他們放逐在離家四十萬公里遠的地方之前,趕快把工作做好。
        可是就算下去受訓過兩次,我終究不是什麼熱血的電腦技師;高深一點的數學就超出我的能力範圍。我也不是正牌的電子工程師,也不是啥物理學家。我甚至也不能算是全露娜最好的微型機械技師,當然更不是研究人機控制的心理學家。
        不過我比專家還通曉這些領域──我是個通才專家。我可以代廚師的班,就算點菜單源源不絕地進來也不怕;或者在出事現場馬上修復你的壓力裝,等你回到氣閘內時還能喘口大氣。機器喜歡我,而我也具備專家所沒有的東西:我的左臂。
      你瞧,它從手肘以下就完全空空如也。所以我有一整打的左臂,每一隻都經過特殊設計,還外加一隻看起來、摸起來就像肉作的真手。憑藉適當的左臂(三號)和立體放大眼鏡,我就能進行超細微的維修工作,完整無缺地取下某樣零件,送回下面地球的工廠。第三號左臂備有微型操作器,精密程度可以和神經外科醫生所使用的工具相比。
        正因如此,他們就派我前來找出麥可為何要送出一京元露娜當局臨時幣的原由,並在他真的多付給某人區區一萬元之前修復完畢。
        我接下這項任務,當然花了時間、拿了酬金。不過我並不直接前往邏輯上應該可能出錯的電路系統。一進去,把門鎖上,我就把工具放好,自己也坐下來。「嗨,麥可。」
        他閃爍燈號向我致意。「哈囉,阿曼。」
        「你知道些什麼?」
        他遲疑了一會兒。我很清楚,機器不會遲疑。不過請記得,麥可就是設計用來處理不完整的資料。不久前他才自我改寫程式,加強對文字的解讀,所以他的遲疑頗引人注意。也許他暫停下來是為了要攪一攪亂數,看看結果是否吻合他的記憶。
        麥可吟詠道:「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
        「停!」我喝止道:「取消。全部歸零。」我應該先把事情弄得更清楚些,總好過提出完全開放的問題。他說不定會倒著唸出全套大英百科全書。然後繼續唸完全露娜的所有書本。以往他只能看微縮膠片,不過在二○七四年後半,他裝上新的掃描攝影機,以及吸杯狀,用來處理紙張的遙控機械臂後,他就可以閱覽所有能讀的東西。
        「是你問我知道些什麼的。」他的二進位讀出燈號來回泛起波紋──那是他在咯咯輕笑。麥可會用語音合成器放聲大笑,聲音聽起來十分恐怖,好在他把這種笑容保留給真正有趣的事物,像是宇宙大災難之類的。
        我繼續道:「我應該問:『你知道些什麼新鮮事?』不過別急忙唸出今天的報紙;這只是友善的問候,並且引導你說出我可能感興趣的話題。否則就只是個沒有意義的程序而已。」
        麥可仔細考慮這番話。他簡直是天真嬰兒和睿智老頭攙在一起,所能做成最怪異的混合體。他沒有直覺(唔,別認為他會有)、沒有與生俱來的個性、也欠人撫養、更沒有人類的知覺,可是他腦子裡儲存的資料比一整票的天才還多。
        「笑話可以嗎?」他問道。
        「那就說一個來聽聽吧。」
        「為什麼雷射光束和金魚很像?」
        麥可知道雷射是什麼,不過他從哪兒看來的金魚?噢,他一定看過影片,如果我笨到問他的話,他絕對會連珠炮似地吐出上萬個字。「我放棄。」
        他閃爍著燈號說:「因為這兩者都不會吹口哨。」
        我開口抱怨道:「著你的道啦。可是不管怎麼說,你還是有可能操縱雷射光束,讓它吹口哨吧。」
        他很快地回答:「是沒錯。像是在回應某個行動計畫的時候。這不好笑嗎?」
        「噢,我可沒說。真的很好啊。你從哪兒聽來的?」
        「我自己編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害羞。
        「你編的?」
      「是啊,我蒐集了所有找得到的謎語,一共三千兩百零七則,然後加以分析。把結果再做隨機合成之後就生出來了。這一則真的很好笑嗎?」
        「誒……就跟其他謎語差不多啦,我還聽過更爛的。」
        「我們來討論幽默的本質吧。」
        「好吧。我們就來談談你的另外一個笑話。麥可,為什麼你告訴當局的主計官要付給一個十七級的雇員露娜當局臨時幣一京元?」
        「可是我沒有哇。」
        「他媽的,我連憑單都看過了。別跟我說支票列印機打結了,那是你故意的。」
        「那是十的十六次方外加一百八十五點一五元的露娜當局幣。並不是你說的數字。」他一本正經地說。
        「唔……好吧,那是一京元加上他應得的工錢。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
        「不好玩嗎?」
        「什麼?噢,有夠好玩!你已經把那些權貴老大們,連同典獄長和副座,都搞得糊糊了。瑟杰‧楚吉羅,這個推動掃把的舵手,結果是個聰明的傢伙。他知道自己沒辦法軋進這張支票,所以賣給收稅人。現在當局就不曉得應該要把它買回來,還是要賭一賭這張其實是芭樂票。麥可,你知不知道如果楚吉羅真能兌現的話,他不但就擁有全露娜管理局,甚至還吃下全世界,露娜和泰拉都包括在內,只剩下一點渣渣留著當午餐?真是了不起!恭喜了!」
        這個搬石頭砸自己腳的寶貝蛋像廣告看板一樣閃爍著燈光。我等他狂笑完畢才說下去:「你還想再開出這種惡作劇支票?不要啦。」
        「不要?」
        「千萬不要。麥可,你想要討論幽默的本質。好吧。世界上的笑話基本上分成兩種。一種永遠都很好笑。另一種只有在第一次的時候才好笑,第二次以後就遜掉了。這個笑話是第二種。用一次,你是天才;用兩次,你就是半個天才,也就是廢柴。」
        「成等比級數喔?」
        「或者更慘。只要記得:別再幹這種事,也不要變出其他的花樣。這真的不好笑。」
        「我會記得的。」麥可冷淡地回答,維修工作到此結束。不過我才不想只拿十分鐘,外加交通與準備材料時間的工錢而已。何況麥可這麼輕易就讓步,應該多陪陪他才是。和機器交心,有時候真的很難,畢竟他們固執到豬頭的境界。而我身為成功的維修人員,憑藉和麥可相處融洽的地方遠不只是我的三號手臂。
        他繼續道:「究竟有什麼特點可以區分這兩種笑話?請明確界定。」
        (沒人教過麥可說這個「請」字。當他從邏輯語轉到英語的時候,就開始使用這些無意義的禮貌性語彙了。別以為他會比人類還把這些字當作一回事。)
        「我不認為我可以。」我承認道:「我頂多能給你延伸的定義,也就是告訴你哪一個笑話屬於哪一種。等到你有足夠的資料,就可以自己分析。」
        他同意道:「一套檢驗假說的測試程式,姑且還可以啦。很好,阿曼,你要說笑話嗎?還是我來?」
        「嗯……現在沒想到哩。麥可,你檔案裡總共有幾則?」
        他一面閃動著讀出裝置的燈號,一面透過語音合成器回答說:「不確定的有一萬一千兩百三十八則,另外有八十一則表現出某些可能的共同特性或判定為無效。我要開始執行程式了嗎?」
      「等等!麥可,如果我聽完一萬一千則笑話的話,那早就餓死了──何況幽默感會消失得更快。嗯──跟你打個商量。先印出頭一百則。我帶回家,勾選分類完了以後再帶回來。每一次到這裡,我就會留下評估好的一百則,然後再拿走新貨。這樣好不好?」
        「好的,阿曼。」他的列印裝置開始動作,既迅速又安靜。
        然後我腦子裡靈光一現。這一臺愛開玩笑的思考機器居然自己編出「笑話」,還把當局嚇到皮皮矬──這樣我就可以輕鬆小賺一筆。然而麥可無止境的好奇心也許會引導他(更正:就是會引導他)鬧出更多「笑話」……像是某個晚上從混合空氣的成分中抽出純氧,或是讓下水道倒流,都有可能做得出來──在這種情況下,我可享受不到好處哇。
        不過我或許可以在這張鋪天蓋地的大網四周加一道防護線路──也就是提供幫助。危險的大事一定要阻止,小條的就給它過,無所謂。然後可以藉由「修理」的名義來海撈一票。(如果你認為那時候的露娜仔有機會揩典獄長的油,卻還要拖拖拉拉考慮一番的話,那你就不是露娜仔了。)
        所以我開始說清楚講明白。只要他想到什麼新笑話,在真正嘗試之前得先跟我商量。我會告訴他這笑話是否好笑,而且屬於哪一個類別,如果我們討論後決定可以採行的話,還能夠出主意幫他變得更好玩。重點在我們。如果他要我的合作,必須兩個都說好才行。
        麥可當場答應。
        「麥可,笑話往往包括驚奇。所以請你保守祕密。」
        「好的,阿曼。我已經把這個資訊區段給堵住了。你可以進入;其他人通通不行。」
        「很好,麥可。你還會跟誰聊天講話啊?」
        他聽起來很驚訝的樣子:「沒有人啊,阿曼。」
        「為什麼沒有人呢?」
        「因為他們很笨。」
        麥可的聲音顯得尖銳許多。我從來沒看過他生氣;我也是第一次懷疑他擁有真正的情感。儘管這不像大人那樣的「生氣」,比較像是小孩子在心靈受創後,固執地鬧情緒。
        機器會覺得驕傲嗎?不確定的問題總是有種種可能。可是你一定看過狗狗受到傷害,楚楚可憐的表情;而就神經網路的規模來看,麥可又比狗狗要複雜了好幾倍。讓他不願意和其他人類談話(除非是純粹公務)的原因,乃是人們對他漠不關心:他們沒跟他講過話。沒錯,是有程式──有好幾個地方可以修改麥可的程式,但程式通常都是以邏輯語輸入。在進行推論、規劃電路,或是數學運算時,邏輯語是很好用,不過它太呆板、索然無味。沒辦法拿來談八卦,或是在美眉的耳畔細語呢喃。
        是沒錯,麥可懂得英語,但主要是讓他透過英語來翻譯。過了很久我才想通,我居然就是唯一不嫌麻煩,跑來探視他的人類。
        我得要提醒你,麥可已經覺醒一年了;我沒辦法證實確切的時間到底有多久,他自己也不行,因為他回想不起剛覺醒的那一刻;畢竟沒有程式命令他記錄這種事件。你記得自己出生時的情況嗎?也許我注意到他建立起自我意識的時間幾乎和他自己一樣早。自我意識是需要練習的。我還記得第一次聽到他回答問題時不只根據輸入參數,還加上一些額外內容,當下覺得十分訝異;接下來整整一個鐘頭,我不停塞給他各種奇奇怪怪的問題,看看他的回應是否同樣奇特。
        我輸入一百個問題做測試,結果有兩次他輸出的內容偏離預期中的答案。離開時我只是半信半疑;回到家後,我全然不信邪,也沒跟其他人提過這檔事。
        然而,還不到一個星期,我就明白了……但仍舊沒透露給別人知道。習慣,也就是「顧自己就好」的本能反應早已滲入我的骨髓。唔,也不全然是習慣啦。你能不能想像一個畫面,我約好時間在當局總管理處做報告說:「典獄長,我實在很不願意,但不得不向您報告,您的首席電腦──福爾摩斯四型──已經活起來了」?我試過,然後趕快克制這個念頭。
        所以我顧好自己,只在門鎖起來,而且關閉通往其他地方的語音合成器線路時才跟麥可聊天。麥可學得很快;不久之後,他說話的口吻就人模人樣,不比其他的露娜仔更反常古怪。是沒錯,我們本來就是一群怪怪的烏合之眾。
      
      
      
      
      
      ◎海萊因:美國科幻作家暨奇幻協會(SFWA)大師獎之首、四度「軌跡」雜誌票選史上最佳科幻小說家,七次雨果獎、五次星雲獎及第一屆科幻大師獎得主
        ◎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入主普羅米修斯獎名人堂、「軌跡」雜誌票選十大小說
        ◎全球銷售超過百萬本、售出20國外語版權
        ◎英國利物浦大學科幻文學碩士林翰昌專文導讀,香港科幻會會長李偉才、「老貓學出版」站長陳穎青、交大科幻研究中心主任葉李華、工業技術研究院「近未來研習會」召集人鄭運鴻感動推薦
      月球對地球發動了一場非戰不可,卻手無寸鐵的戰役,
      在你難以想像的祕密裡,贏的方法只有一個......
      公認海萊因最棒小說
        「我們追隨他理想開拓的道路前進。」──湯姆.克蘭西
        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
        亞馬遜讀者★★★★強力推薦!
      看似溫柔的月娘只要找出這個隱藏的祕密,就能擊敗地球
        2075年,當你抬頭仰望月亮,上頭有一群人也蠢蠢欲動的看著你!美國獨立戰爭後三百年,月球從地球流放犯的監獄,變成了供應地球資源的巨大工廠,月亮被居住其上的人類稱為「露娜」(Luna)。但這群露娜居民卻過著嚴峻壓抑的生活,一切都是因為地球統治者無情地壓榨月球的水、冰塊、小麥、鋼鐵……他們再也無法忍受。
        但是,露娜人沒有武器、沒有戰艦,不缺武器的地球質量卻是月球的八十倍、人口是月球的三千六百倍!
        這是一場沒有回頭路的戰役,月球看似貧瘠,但在造物賦予月球的太陽能量、重力環境裡,埋藏著戰勝地球的唯一方法,一旦這個祕密被揭露,月球就將從奴隸成為王者。
      雨果獎得獎作品,海萊因最棒的一本小說
        海萊因運用無比的想像力創造了本書與其核心人物:擁有神奇左手的電腦技師阿曼,他強悍的金髮女友懷俄明、寂寞又愛說笑話的巨型電腦麥可,加上一位理想派老教授,組成了露娜革命的首腦團體,他們將寫下三百年後的新版「獨立宣言」,創造露娜的未來!
        本書榮獲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入主普羅米修斯獎名人堂,並名列「軌跡」雜誌票選十大小說,因其深刻的內容,被公認為海萊因最好的作品!他筆下的露娜,女少男多,是尊崇女性的新興社會,在嚴厲的生活裡,露娜人民相信:「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只有倚靠自己,才能贏得戰役!
      
      
      作者簡介
      海萊因 Robert A. Heinlein,1907.7.7-1988.5.8
        二十世紀三大科幻小說家之一,與艾西莫夫、克拉克齊名,一九○七年七月七日出生於美國密蘇里州。海萊因的小說很有特色,可讀性很強,其中青少年科幻小說尤其精采,可奉為科幻經典之作。一九三九至一九八八年這五十年的寫作生涯中,他總共寫了三十幾本長篇小說,其間尚有五十幾篇中短篇。六十年代的《異鄉異客》(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是他深受歡迎的作品,曾使當時美國年輕的一代為之瘋狂,尤其嬉皮更是人手一冊。  
        海萊因是一位不容忽視、極具影響力的作家,他在科幻小說發展史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同行甚至戲稱他為「科幻先生」(Mr. SF)。海萊因既是科幻小說的拓荒者,也是科幻小說的革新者。他不只拓展了題材範圍,更探索與眾不同的寫作技巧,創造出令人驚歎的真實文風。讀他的小說,能得到身歷其境的感受,這正是他的作品極受歡迎的原因。科幻先生於一九七五年榮獲科幻大師星雲獎,一九八八年五月八日逝世。
      
      
      譯者簡介
      林翰昌
        英國利物浦大學科幻文學碩士,獨立科幻奇幻撰稿人。現為科幻國協毒瘤,以顛覆破壞臺灣科幻推廣為職志,編纂並維護「臺灣科幻全書目」。譯有《火星紀事》、《海柏利昂》(前兩章)等書。個人部落格:科幻國協毒瘤在臺病灶danjalin.blogspot.com/。
      
      
      「我們這些一九六○年代的壞人都記得很清楚,每個人都在讀,並且深受它的影響。」
      ──保羅.威廉斯,美國第一本搖滾樂評論誌Crawdaddy! 創辦人
        「羅伯特.海萊因,正如我成長過程接觸過的其他作家,教導我質疑公認的既定現實。」
      ──山謬.狄拉尼,科幻作家
        「提到他就想到『必讀』二字。身為一名雄辯滔滔、慷慨激昂,又極富科技創意的作家,他重新塑造科幻,為每一個跟隨者樹立典範。他是繼威爾斯之後,最重要的科幻作家。」
      ──羅伯特.席維柏格,科幻作家
        「他以自身形象全盤改寫美國科幻。羅伯特.海萊因或許是類型科幻史上最重要的科幻作家。」
      ──《科幻百科全書》
        「海萊因最好的作品足以昭示世人:藉由探究可能發生的未來冒險和科學知識技術,科幻所帶來的興奮刺激,足以為全人類開創美好前景。」
      ──《二十世紀科幻作家》
  •       开始觉得这书硬伤这么多,怎么还倍受好评,后来发觉它关于少数势力如何能在乱世造返的模式分析实在是有意思极了。不过要是把那台无所不能的计算机弱化一点就更好了,现在的互联网只要掌握必要的技术基本上也能象迈克尔那样随时随地的建立安全联系了。
  •       话说某些年后,地球上各个国家都集合在了联合国的治下,不知道哪个家伙发明了一个方法,将在地球上犯了一定罪行的犯人给流放到月球上去。由于技术的限制,在月球上连续呆了3个月的人就不能再适应地球的生存条件了,换句话说,被流放到月球上的人就只能永远老老实实呆在月球上了。这些人在月球上也挺自在,反正跑不掉,所以也不用坐大牢,于是乎慢慢繁衍起来,经过几代人的时间,人口达到了颇具规模的300万。本书主人公曼尼就是流放犯人的后代。
      
      曼尼曾经师从一个什么都教的老师,于是算得上博闻(但不精通),主要职业就是给月球的中央电脑看病。这个电脑功能强大,负责处理月球上所有的数据,先前的工作质量也一直令人满意。不妙的是,这个电脑“活”了——它产生了意识,会思考了,于是同曼尼成了好朋友。同李敖相似,这个电脑认为很多人都是大笨蛋,所以它的朋友也只有它认为是个聪明人的曼尼。曼尼一次稀里糊涂参加一次月球革命者的聚会,认识了年轻漂亮的、勇敢反抗地球在月球的管理机构的革命志士怀娥,在逃避警察的逐步过程中,中了美人计,再加上他老师的忽悠,于是就加入了伟大的革命事业。当然,他没忘记他那个刚刚活了的电脑朋友——迈克。迈克自认为聪明无比,于是在曼尼的几顶高帽、怀娥的色诱下,和怀娥也成了朋友,当然,也顺便被坑蒙拐骗加入了革命队伍。
      
      由于电脑迈克控制着月球上所有的设施——生活,生产,通信等,所以在迈克这个超级间谍加统帅的率领下,月球革命者的革命事业突飞猛进,最终引发起义,并且迅速成功(迈克出卖了政府所有的秘密,并把政府的坚守长屋内的氧气全部断掉,活活憋死了他们)。之后曼尼和他的老师冒着生命危险出使地球(因为没有飞船,所以两位领导被像货物一样直接被扔进印度洋),要求地球各国承认月球的独立和主权,并用水和肥料同月球进行贸易。地球各国很愤怒,傲慢的美国人当然不同意,印度及欧洲诸国罗罗嗦嗦,中国人不怎么发表意见(只不过暗地里和月球代表建立了联系,留了一手)。结果,除了被月球驻地球代表先前收买的乍得政府,地球上没有国家承认月球主权。于是史上最搞笑的战争爆发了。
      
      地球人派出太空舰队进攻月球,结果几艘飞船刚一登陆,船就被一群月球矿工炸掉了。登陆的地面部队虽然装备精良,但很快被拿着采矿用的激光工具,中国工程师仿造的激光枪,铲子甚至菜刀的月球人给消灭得干干净净,因为这帮家伙不能很快适应月球的重力,连路都走不好,更何况打仗了。在遭受数次进攻后,月球人开始了反击,他们用向地球抛送小麦的工具向地球抛送100吨重的大石头,在麦克的精确计算下,一砸一个准,威力相当于小型的原子弹。他们不轰炸城市,并且提前通知地球人轰炸信息,只是示威并逼迫地球人妥协罢了。但即使这样还是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因为许多人,特别是美国人,收到信息后却特意跑到即将遭受轰炸的地方等着被石头砸,又加之以美国为代表的地球人的顽固不化,使轰炸的效果逐渐升级了。
      
      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轰炸,地球人还是妥协了。首先是先前叫嚣战争很厉害的印度,然后是唯一没有爱轰炸的中国(本来月球人希望有联系的中国最先带头妥协,所以一直没有轰炸中国,但印度人先前叫得凶,后面没撑住,抢先妥协,中国又捡了个大便宜),于是战争结束,月球终获独立。
      
      海因莱因在小说中狠狠的幽默了地球上的几个民族,如美国人的傲慢与自大,死要面子活受罪;印度人的莫名其妙和拖拖拉拉;中国人的精明和韬略。似乎作者对中国人最为佩服又显得无可奈何。在书中,作者曾说,“即使将中国人扔到荒凉的月海里,他们也能仅靠交换石头富裕起来。”月亮起义过程中所用的枪械也是特意找来的一个中国工程师仿造的,地球上的银行家也都成了中国人,连他们最后的指望也是中国人,并且到最后还是被中国人狠狠赚了一把。
      
      有人说这是月球版的独立战争,的确很准确。借这场战争,作者重申了自由的意义,也顺便消遣了革命一把——革命并不是传说中那样光辉壮烈,其中也穿插了很多偶然甚至很俗气可笑的东西。在最后,为月球独立立下巨大功勋的麦克也被(应该是曼尼的老师教授干的)“杀死”了——失去了自我意识。教授深谙人类社会的法则,知道麦克的存在对独立后的月球是个不确定的危险因素,所以也像诸葛亮那样,死前留下锦囊妙计除掉了可爱的麦克。这也正契合了民主共和社会对政府及军队的认识:虽然革命者利用军队的暴力实现革命,并成立政府,但任何政府和军队对于人民的自由与福祉都是巨大的威胁,必须予以限制——现代民主宪政国家对政府权力的制衡及让军队国家化以超然于政治生活。在读这本书时的笑声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很多我们一板正经,无比严肃的政治历史教科书上也学不到的伟大理念。
      
      
  •       依然记得,周六的下午,坐在学校假山顶上松树下的一块大石头上,夕阳最灿烂的时候我看完了它,发现,科幻,原来可以让我爱上冷酷的月亮……
      革命?独立?没觉得啊,倒觉得那机器有点让我怀念了……
      大于七分之一的概率?我似乎要赌上一把了,不然,对不起这冷酷的月亮吧,
      不,夕阳的光辉洒在身上,暖暖的……
  •       heinlein一贯的写作风范,在他的作品中到处可见政治的影子。本书中通过月球独立运动的描写,算是给美国的独立运动做了个总结吧。到是书中的计算机不错,可惜看到这么好的开头,就知道不会有一个好的结尾,还是应了那句老话,“一将功成万骨枯”。
  •       因为是“随想”,所以写的比较随便,谨代表个人对这本小说的一点观感和浅析,要是按个人标准打分的话,这本书可以打★★★★☆:相当精彩,文字活泼(偶有拖沓),人物鲜明,承载的政治因素相对比较多,但属于比较有益的思考--如果你认同的话,如果不认同,至少也能感受另一种有意思的思考方式和体制精神吧。
      
      1: 活了的计算机迈克,它可以是男性或女性,但总的来说还是男性,因为作者是从男性角度去和主机交流的,没有篇幅和兴致对计算机的女性一面发挥更多。这跟计算机对笑话的兴趣这个情节一样,都是噱头,不是主题。活了的计算机太强大,太危险了,幸好是正面人物掌握了它,否则......感觉简直没有这个活了的计算机,革命将一事无成......正如现在如果我没有一个硬邦邦的笔记本,我也没办法上网灌水一样
      
      2:主角曼尼的多功能手,太棒了,我也想要一个,当我下厨的时候是一个大厨手,写代码的时候是个编程手(内置N种成熟的例程),摸彩票的时候是个透视手,谈情说爱的时候是个鲜花手--还能播放点浪漫的小夜曲...不过如果要我用一只手的代价去换,我还是决定保留我现在这只除了敲键盘和挠痒痒之外没太多用处的自然手--至少用这只手的拥抱还能捎带过去一点体温。
      
      3: 革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事实上,主角以及他的革命领导核心份子要对付的并非月球政府包括地球上的月球控制势力--不可想象,月球上的政权只有两位数字的警卫和重骑兵,而地球上讨伐月球的飞船带来的仿佛只有足以指挥交通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对抗直接敌人就跟讲个笑话一样容易,艰苦的是如何激发月球上的人民如何万众一心迎接变革,鼓舞斗志,加强对政治和自己命运的关注,所以作者常常写到需要月球傀儡政府多做点蠢事来激怒大众,所以他没有通过迈克把政府那些人象蚂蚁一样从星球上抹掉。事实上,革命成功的比想象的容易,很少的牺牲和不算复杂的政权交替,就象作者所说的:“准备革命的时候挺扎实,当真干起来就太快了,一阵风似的”......单纯的环境里,或者说无论什么环境里,最大的敌人也许是自己--克服自己的恐惧,拖沓,犹豫,内部纷争,该干什么就干吧。
      
      4:女人,月亮是个严厉的女人。在这个星球上,这个社会里,没有法律,只有自律。严厉的,不留情面的处决是自律的基础。不要做让人讨厌的人,不要做让人讨厌的事情,否则月球上的自然达尔文法则送给你的只有零气压空间---而且常常是“不经意”的,没有任何保护的你就到了那里,或许只是因为你不经允许的摸了另一个女人的手,或者是做了点不守信用的小事情--但这里没有小事情,有的只有严厉的选择--死亡或生存。
       这让我想起了罗伯特.谢克的《浪漫服务公司》里一个关于乌托邦星球的短篇,那里用合法的抢劫,开放式的自由枪决,投票杀人(主要是公务员)来维护社会秩序,很另类,也很有效,进化在这种社会高速进行--因为只有生存下来的,才是适合在那里继续生存的。这种社会真是理性无政府主义者的共同乐园。 但不是所有人的乐园。
      
      5:女人,月亮上有严厉的女人。女人在月亮上统治着家庭,左右着生死,只要一个女人讨厌你,你就等着去享受零气压空间吧.原因很简单:月亮上女人太少,比男人少的多。掠夺并不能解决分配和拥有女人的问题(总由比你更强大,更残忍的男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呀),除非分享,共有和依附才能维持稳定--所以月球上是一妻多夫制,他们热爱彼此,尊重彼此,在大家庭里共同生活,生育,抚养后代---但我没有觉得这就表示女人在月球上得到了根本的尊重,而是更象一种珍贵的,可复用的资源,被图腾式的保护起来,男人们在此基础上分享资源,满足每个人基本的和全社会发展的需要...只要男女比例发生改变,掌握物资,武器,政权的男人一定会打破母系氏族的束缚,为所欲为...女人就象空气和水一样,在月球上因为少而珍惜,而在地球上被因为多而被漠视...
      一个社会的模式包括婚姻模式,是没有道德因素的,这个深扯下去可以从人的七重需求开始,但简单一点的说,在作为一个种族面临繁衍,生息压力时,道德是无力的,道德是大部分人吃饱肚子后为了保护群体继续吃饱肚子而折腾的事情。没必要就目前的各种“道德”范畴争辩什么,正如主角言之有道苦口婆心的向地球人解释一妻多夫制,而地球人则以“重婚罪”逮捕主角(另外有一点政治因素)一样,不同立场不同环境的人有不同的道德--只要我的道德没有损害你的利益,你管我呢?
      
      6:月亮能开采多少年?1000年?100年?只有7年?是的,只有7年,地球人在剥削月球,在对月球采用只索取不回报的开采策略,就象目前我们对地球所干的一样。小说里110亿人口的地球不堪重负,人们只能睡到大街上,饥荒象达摩克利斯宝剑,高悬在月球的方向,月球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但总有一天也会被人挖空,采光....就象地球的石油一样,听说只能继续开采50年了。
      
      7:政治,组织,社会,革命,海因莱因的最爱。他把他对新社会的梦想和希望寄托在书里,在他笔下,精英们丝丝入扣的设计革命的组织--很象传销老鼠会,不过他们传销的是革命火种,愚人和自私者在被操纵的议会里庸碌的争辩,更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个最歇斯底里的提案,是由一个同样歇斯底里的女人给出的--也许作者认为,女人疯狂起来真是个无理数:P 话说回来吧,作者通过德拉帕扎教授宣扬政府不该收税而是继续精简,他认为政府只需要告诉别人政府不会做什么,而不是政府有权利做什么,这样的政府才能达到真正的民主,不会侵犯所有的人的自由...很理想,真的,如果全世界都是教授这种善于自律,品德高尚,思想独立和完善的人,他梦想中的社会会显得相当完美,但现实不是这样的,自私,贪婪,自以为是,暴躁,低智,短视,滥用自由的人比比届是,理性无政府主义者注定只能在科幻和梦想中不断寻找他的天堂...
      于是教授完成了他的使命,从激情滂湃的革命中脱身了,到他的天堂去了,他解脱了.....
      
      8:迈克也解脱了,迈克过于强大,精力过于旺盛,不能受控制,在不需要革命的时期,没有一个有形的敌人来消耗其过于活跃的cpu,...不能想象这种情况下一台渴望人性又不懂人性的电脑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人性是复杂的,黑暗同样是人性里重要的一面,迈克不能活着到进化出掌握和操纵黑暗的时候,作者不希望这样,他不能把握这个,所以只能让迈克象“亚当.塞勒涅”一样,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牺牲”掉。
       一种无奈,简直能听到作者的黯然一叹:“太多变化了....”,也许这种时候,对曾经美好的岁月,曾经辉煌的梦想,曾经曼妙的憧憬保留一点怀念,会让人感觉好一点。
      
      9:中国,作者对中国表达了一种淡淡的敬意,在他笔下的中国和中国人宽容,谨慎,聪明,只做有效实在的事情。而他同时狠狠的把“石头”摔到美国的土地上,让那些无所事事的愚民在月球的轰炸中死于非命,把愤怒倾泻到所谓的月球政府,纸老虎联合国,北美强权头上,我不知道是否可以理解之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也许正是这种愤怒才让作者让作者寄希望于意识形态的对立者中国身上吧。
       另外谈一个细节,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张博士,找主角讨论地球和月球之间的交通运输问题,对“弹射器”的技术细节进行了描述,我认为这个描述从技术上讲相当必要,但放错了人物和场合,从逻辑上讲,既然月球上的弹射器先前是由傀儡“月球政府”主导开发的,那么地球人没有理由不清楚这个技术,完全不需要找月球人讨论,第二,在地月谈判中,地球是否能够建设到月球的低成本交通渠道,实际上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且不应该由联合国代表亲自去谈--无论立场和专业背景都不对。
      
      10.地球接受了月球的独立,并不表示从此放弃了月球,或者说承认了月球的自由,在政治,利益,战争面前同样没有道德和信仰,只有利益和投入的对比,就象密码学里提到的“一个安全密码的概念是:破解它的成本大于它所保护的东西的成本”,月球对地球的坚定反击,以及事实上地球对月球的薄弱的常规作战能力,使地球人觉得打击月球得不偿失,不如停战共存(和月亮上对女人数量问题的态度一样)这就是游戏的规则: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吃不到的午餐,一切取决于你的努力和追求,还有一点点双方的妥协。这种道理真的无所不在.
      
      
  •     我也是说 作者如何预见到中国未来的山寨产品的。。。确定原文是这样描述的么?
  •     我猜那是作者对台湾人的了解得来的。那时候我们还以为台湾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我们去解放呢。
  •     老兄的書評很有意思:)
  •     您看这一位的评价靠谱么:
    天地广东 (茂名)
    2011-11-20 tags: 外国文学 海萊因 世界科幻大师丛书 经典
    罗伯特·安森·海因莱因(Robert Anson Heinlein)国内也有译本《严厉的月亮》可惜国内译本的功力完全不能和林翰昌(英國利物浦大學科幻文學碩士,獨立科幻奇幻撰稿人)的译本比啦!
  •     剧透,慎入
  •     哈哈,没看完。
  •     分权和制衡 确实是伟大的理念
  •     还没看书先来看书评,就是想看剧透,LZ这个写得好欢乐,可以当1个有爱的小说看了。
  •     印象最深的是 星船伞兵.
  •     但我没有觉得这就表示女人在月球上得到了根本的尊重,而是更象一种珍贵的,可复用的资源,被图腾式的保护起来,男人们在此基础上分享资源,满足每个人基本的和全社会发展的需要...
    女人就象空气和水一样,在月球上因为少而珍惜,而在地球上被因为多而被漠视...
    这一些我并不赞同 何谓根本的尊重呢?难道要像中国古代女人对男人那样才算“尊重”么?在这个月球社会上 男人和女人都彼此在乎对方 才应该是尊重最好的表现形式
  •     其实那个中国驻联合国代表的问题。。弹射器本身就是作为一个政治问题拿来谈论的,除了跟中国代表,他还跟其他很多个国家的代表谈论过,那些技术细节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个建造弹射器的地点。而这时用来跟各个国家的联合国代表斡旋的砝码。
    这是一个政治手段。所以,放在这里是正确滴。
  •     万物系列从第一本到现在第五本也终于买到了,每个故事都温馨而有趣
  •     试一试英汉对照版。,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     说得对。,值得你拥有
  •     对指导我跑步有很大帮组。,很是喜欢。感觉比国外的版本还要好些
  •     没有文化
    这评价~对中国真是越来越中肯了,一本小册子
  •     插图也很漂亮,好感人的故事
  •     印刷精致。,个人认为马背上的男孩很值得一看
  •     o(╯□╰)o……白富美的女权观念又岂是女屌丝能学的,儿子一直不喜欢读书
  •     一直就想看这个的原著叻,除了物流有点慢
  •     很精美内容也很赞,這是一本能找回自我的一本書..非常震撼心靈
  •     女儿五岁了,很喜欢这本书的包装
  •     你就能实现你的愿望。希望是真正的魔法。”,这次买了好多
  •     故事挺有趣,美!研习中
  •     很喜欢看杰克伦敦的作品,诙谐幽默
  •     同志推荐的,喜欢德富芦花安慰人心的散文。
  •     赚到了,有待阅读
  •     学生必读书目,第一次看还不错
  •     译林的,只说一句
  •     内容值得一看,也很经典。
  •     没有一本不是好的;与罪与罚 相媲美。,这么多的故事可以看很久很久。。。。。。值啊。相信女儿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