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君者传奇(第一日)风之名

弑君者传奇(第一日)风之名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4
出版社:江西教育出版社
作者:[美] 帕特里克·罗斯福斯
页数:全两册
字数:650000
译者:李天奇
书名:弑君者传奇(第一日)风之名
封面图片
弑君者传奇(第一日)风之名

内容概要
  2007年鹅毛笔大奖获奖作品
  美国亚马逊网络书店畅销奇幻小说第一
  绝世传奇只掀开了第一页,却已经写满了惊叹!
  风之名,既非故事起源,也非终结;它是少年科沃斯的梦想:真知在握,手刃仇敌!
  主人公科沃斯痛失幸福童年,为追寻杀害了全家的凶手禅德里安,他进入大学学习秘术。倔强和自负为他赢得了朋友和声名,也使他尝尽苦头。他顽强地搜索禅德里安的踪迹,而“风之名”的秘密也正在向他招手……
  《风之名》是奇幻小说《弒君者传奇》(Kingkiller Chronicle
Series)的第一部,描写一位孤儿成为传奇人物的故事,充满音乐、魔法、爱和失去,不仅带领读者深入魔法师的行为与心灵世界,也让我们预见奇幻文学的重量级作家诞生。
  他说尽一生的沧桑,我们却听到了一则伟大的英雄事迹
  他只是为了求生存,却靠着天赋和机运把自己活成传奇
  当人们想要述说一个人的伟大故事时,名字是很重要的。而我,却有很多名字。
  我是科沃斯,一个声名狼藉的魔法师、技艺高超的神偷、天赋异禀的音乐家,也是恶名昭彰的刺客。
  有人叫我无血的科沃斯、神秘的科沃斯、国王杀手科沃斯。
  这些名字都是我挣来的。我为它们都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你可能也听过我的二三事……
  如果不是全家被这个传说中的恶魔禅德里安杀害,红发男孩科沃斯,或许永远不会前往大学学习故事里的魔法、寻找禅德里安的档案;不会变成令人闻风丧胆的传奇人物;不会做出轰轰烈烈的事迹;更不会退隐到偏僻小镇当个旅店老板,直到被另一个追寻传奇的编史家找到,揭开他过往的回忆……
  口耳相传的英雄事迹不过是加油添醋的故事,真正的传奇,只能由当事者自己述说……
  核心卖点 2007年鹅毛笔大奖获奖作品
  美国亚马逊网络书店畅销奇幻小说第一名
  被誉为“成人版《哈利·波特》”
  作家那多、今何在,译者李镭(《时光之轮》译者)、屈畅(《冰与火之歌》译者)等
  国内奇幻界中坚力量联名推荐
  厄休拉·勒奎恩、罗苹·荷布、奥森·斯科特·卡德等国外众多奇幻大师一致赞誉
  相关评论 国内外作家、读者一致推荐
  风中卷来了一道光。
  当这个世界令我们失望与厌倦,幸好会有另一个世界托着光荣与梦想降临。
  这,就是幻想小说的力量。
  ——那多(著名作家,《清明幻河图》作者)
  近年来值得一看的西方奇幻,具有纯正的西式奇幻血统。在《哈利·波特》系列结束的当季,如果你想找点什么来填补这种戛然而止的空白的话,那么也许就是本书了。
  ——今何在(《悟空传》作者,中国网络奇幻第一人)
  在这个新的千年,当一切都变得那么华丽耀眼,缤纷诡谲的时候,《风之名》却回归到幻想故事最经典的传承中。作者以绝高的写作功力,极为真实地为我们描绘出一位英雄波澜起伏的传奇经历。随着他的人生脚步,一个脱胎于文艺复兴时代,无比丰富有趣,却又无比残酷黑暗的世界如抽丝剥茧般一点点展现在读者面前,让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许多给人以无限遐想的故事组成的枕边传奇——这就是我在看过《风之名》以后对它的感觉。
  ——李镭(“时光之轮”系列译者)
  偶然发现到有人(罗斯福斯)是用这种手法写作,这种经验很稀有,也极富乐趣。不仅是因为他的书写语言符合我认为奇幻写作绝对必要的准确性,也因为文字间流露真正的音乐性……真是享受!
  ——厄休拉·勒奎恩(《地海传奇》作者)
  其中的魔法完全根源于书中设定的世界,一切都不像是编造出来的,而且从头到尾保有完美的一致性。……我合上这部小说,感觉自己像是和一位令人兴奋的新朋友,共同经历了一段旅程,而不光是独自坐在桌前看着书本上的文字。
  ——罗苹·荷布(“刺客”系列作者)
  提醒你,看过《风之名》,哈里·波特系列看起来也许会有点薄,有点——我敢这么说吗?——幼稚。我可已经提醒过你了。”
  ——奥森·斯科特·卡德(《安德的游戏》作者)
作者简介
  美国近年来表现最亮眼的新锐奇幻小说家。他出生于威斯康辛,大学足足念了九年,先念了化学工程后来又转念心理学,最后才以英国文学学士毕业。但在他广泛选修哲学、中世纪史、东方戏剧学、人类学、社会学等课程之中,《风之名》的雏形已逐渐形成。
  《风之名》最初想要出版时却处处碰壁,直到他将作品的部分改编成短篇参赛并获奖,让罗斯福斯有机会可以参加一个在洛杉矶举办的写作班。在写作班中他认识了著名科幻作家凯文?安德森,安德森则将自己的经纪人介绍给罗斯福斯认识;而擅长挖掘新锐小说家的美国经纪人麦特?拜勒(Matt
Bialer)读到他的《风之名》初稿后,惊艳于他将奇幻和文学元素巧妙融合,立刻签下他,且不负众望推他跻身畅销的奇幻新锐作家。美国著名出版人伊丽莎白?魏赫姆(Betsy
Wollheim)也夸赞:《风之名》是她在三十年的编辑生涯中看到过的最棒的处女作,罗斯福斯应该是和乔治?R.R.马丁、泰德?威廉姆斯并列的奇幻作家。
  译者简介 (无译者可不填)
  李天奇,澳大利亚英语翻译专业留学生。翻译作品有《巫城记》、《风之名》。
书籍目录
序曲:三部分的静默
1.恶魔存在之地
2.美好的天气
3.木头与名字
4.前往奈瓦瑞的半路上
5.字条
6.记忆的代价
7.开始与事物的名字
8.窃贼、异教徒和妓女
9.与本同行
10.阿喇与几块石头
11.铁的束缚
12.逐渐完成的拼图
13.间奏——有血有肉
14.风之名
15.狂欢与告别
16.希望
17.间奏——秋季
18.通往安全场所的道路
19.手指与琴弦
20.染血的手,刺痛的拳
21.地下室、面包和水桶
22.恶魔出没之时
23.燃烧的铁轮
24.阴影本身
25.追寻理由
26.兰瑞的转变
27.他双眼的真相
28.泰鲁的双眼洞察一切
29.我的头脑之门
30.断开的束缚
31.贵族的本质
32.铜币、鞋匠和人群
33.星辰之海
34.少不更事
35.分道扬镳
36.减银台
37.眼界大开
38.主楼里的同情术
39.足够的绳索
40.在刺上
41.朋友的血
42.无血
43.闪烁的火光
44.燃烧的玻璃
45.间奏——酒馆故事
46.不可捉摸的风
47.针锋相对
48.间奏——一种不同的静默
49.野性之物的天性
50.谈判
51.焦油与锡
52.燃烧
53.缓慢地转圈
54.燃烧的地方
55.火焰与雷鸣
56.资助人,女仆与蜂蜜酒
57.间奏——组成部分
58.开端的名字
59.所有知晓的事情
60.财童
61.蠢驴,蠢驴
62.叶子
63.散步聊天
64.火里的九秒
65.火花
66.可挥发性
67.双手的问题
68.穿越火焰
69.风或女人的青睐
70.征兆
71.奇特的吸引力
72.古钟泉
73.猪群
74.路石
75.间奏——服从
76.《普通铁龙的交配习惯》
77.断崖
78.毒药
79.甜言蜜语
80.触摸铁
81.自尊
82.岑树榆树……
83.返回
84.突如其来的风暴
85.举手反对
86.火焰本身
87.很沉的问题
88.间奏——寻找
89.美好的下午
90.建了一半的房子
91.值得追寻
92.演奏的音乐
尾声:三部分的静默
附录1 当科沃斯遇见作传家
附录2 宅男骑士:帕特里克·罗斯福斯轶事
万语幻想文学社召集令

章节摘录
  恶魔存在之地  伐日夜晚,平日的那群常客又在“路石”酒馆会合了。
一共只有五个
人,但在一年中的这个时候,“路石”酒馆里最多也就来这么几个人。
老考博扮演着讲故事的人和忠告奉送者的双重角色。
其他人坐在吧台边
呷着各自的饮品,听着。
年轻的酒馆老板躲在里屋门后,微笑地听着那个耳
熟能详的故事。
“伟大的塔波林醒过来,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座高塔里。
他的剑被人拿
走了,其他东西也都不见了:钥匙啊,硬币啊,蜡烛啊,什么都没留下。

那还不是最糟的,要知道……”考博故意顿了顿以制造效果,“……墙灯的
火焰还都烧成了蓝色!”
格雷厄姆、杰克和谢普都默默点头。
他们三个是听着考博的故事,并拿
他的忠告当耳边风一起长大的。
考博眯起眼睛,凑过去认真地看了看铁匠学徒。
他是这伙人里最新也是
最专心的听众。
“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孩子?”铁匠学徒比所有人都高出
起码一个手掌,但大家都叫他“孩子”。
在这种小镇里,他会一直被人称为
“孩子”,直到他长出胡子,或者为此把谁的鼻梁打出血来。
男孩缓慢地点点头。
“禅德里安。

“没错。
”考博赞许地说,“禅德里安。
谁都知道,蓝色的火焰是他们
出现的征兆之一。
现在他——”
“可他们是怎么找到他的?”男孩插嘴,“干吗不直接杀了他?”
“别吵,听下去你就知道了。
”杰克说,“让他接着讲。

“没必要说这话,杰克。
”格雷厄姆说,“那孩子只是好奇罢了,喝你
的酒。

“我已经喝完了。
”杰克抱怨道,“我是想再来一杯,可老板还在里屋
磨磨蹭蹭地剥老鼠皮呢。
”他在桃花心木吧台上哐哐地敲了敲空杯,提高了
音量,“嘿!这边还渴着呢!”
酒馆老板端出五碗炖肉和两大块热乎乎的圆面包,为杰克、谢普和老考
博倒上了啤酒,动作迅速,效率很高。
故事暂且放到一边,他们开始吃晚饭。
老考博以长年单身才会养成的速
度狼吞虎咽地吃光了炖肉。
当他咽下最后一块面包、重新开始讲故事时,其
他人还在吹碗里的热气。
“塔波林得逃出去。
他四下打量,发现这屋子没有门,没有窗,周围全
是光滑坚硬的石墙。
从来没人逃出过这间牢房。

“但塔波林知晓所有事物的名字,所有事物都听从他的命令。
他对石头
说:‘破!’石头就裂开了,墙像张纸似的破了个洞。
透过这个洞,塔波林
看见了天空,闻到了甜美的春风。
他走到洞口向下望,然后想都没想就迈入
了空中……”
男孩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
考博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所以塔波林就掉了下去,但他并不绝望。

知道风之名,风就听命于他。
他对风说话,风就承载着他,爱抚着他。
风托
着他落下去,轻柔得就像蓟花的绒毛。
风把他送到了地面上,温柔得就像母
亲的吻。

“他站在地上摸了摸腰侧被刀刺过的地方,发现只有一点擦伤。
这可能
是他运气好,”考博意味深长地点了点自己的鼻翼,“也可能和他衬衫里面
戴的那块护身符有关。

“什么护身符?”男孩嘴里还含着一口炖肉,就迫不及待地问。
老考博在吧椅上向后靠去,很高兴有机会讲述故事的细节。
“几天以
前,塔波林在路上遇见了一个修补匠。
塔波林自己也没什么吃的东西,但他
还是把晚餐分给了那个老人。

“明智啊。
”格雷厄姆小声对男孩说,“大家都知道:修补匠翻倍还
人情。

“不对不对。
”杰克嘟囔,“话是这么说的:‘修补匠一句忠告,抵

上人情两倍。
’”
酒馆老板当晚首次开口。
“其实你们都漏了一半多。
”他站在吧台后方
的门口说道,“‘修补匠有债必还,小买卖等价交换。
善意人情返两倍,侮辱之仇报三番。
’”
几个人看见科特,好像都有些吃惊。
这几个月,他们每到伐日夜晚就会
来“路石”酒馆,科特从来都没插过话。
这倒也正常,他搬到镇上才不过一
年,还是个陌生人。
铁匠学徒十一岁就搬来了,可人们提起他时还是说“那
个阮尼市的小孩”,好像阮尼市是个陌生的国家,而不是离这儿都不到三十
里的那个小镇似的。
“这是我以前听说的。
”科特显然感到有些窘迫,打破了沉默。
老考博点点头,清清嗓子,继续讲下去。
“这块护身符可是值得上一整
桶金元。
可看在塔波林的善心的分上,修补匠只收了一块铁便士、一块铜便
士和一块银便士就给他了。
这护身符黑如冬夜,冷如寒冰,只要有它戴在脖
子上,邪恶之物就伤害不了塔波林。
恶魔什么的都算在内。

“这阵子我可愿意花大价钱弄上那么个东西。
”谢普阴沉地说。
整个晚
上,他喝酒喝得最多,话最少。
大家都知道上个燃日晚上他的农场出了事,但作为好朋友,他们没有追问具体的细节。
起码不是现在。
时间还太早,他
们还太过清醒。
“哎,谁不想呢?”老考博若有所思地说,喝了一大口酒。
“我不知道禅德里安算是恶魔。
”男孩说,“我听说——”
“才不是恶魔呢他们,”杰克坚决地说,“他们是最初拒绝了泰鲁之路
的六个人,泰鲁就诅咒他们永久徘徊在世界的角落——”、“是你在讲故事吗,雅各布·沃克?”考博厉声说,“如果是的话,我
可就让你这么讲下去了。

两人互相怒视片刻。
最后杰克转开目光,低声嘟囔了一句也许能算道歉
的话。
考博转向男孩。
“那就是禅德里安的神秘之处。
”他解释道,“他们从
哪儿来?每次杀完人以后又回哪儿去?他们是出卖了自己灵魂的人,还是恶
魔、魂灵?没人知道。
”考博轻蔑地瞥了杰克一眼,“虽然所有白痴都会大
言不惭地说自己知道……”
P3-5
媒体关注与评论
国内著名畅销文学作家那多(《清明幻河图》、《甲骨碎》作者)、今何在(《悟空传》作者)联名推荐。 风中卷来了一道光。 当这个世界令我们失望与厌倦,幸好会有另一个世界托着光荣与梦想降临。 这,就是幻想小说的力量。 ——那多(著名作家,《清明幻河图》作者) 近年来值得一看的西方奇幻,具有纯正的西式奇幻血统。在《哈利?波特》系列结束的当季,如果你想找点什么来填补这种戛然而止的空白的话,那么也许就是本书了。 ——今何在(《悟空传》作者,中国网络奇幻第一人) ?奇幻圈内一致好评推荐:屈畅(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的译者)、李镭(奇幻巨著《时光之轮》的全套译者)撰文推荐本书 ?厄休拉?勒奎恩、罗苹?荷布、奥森?斯科特?卡德等国外众多奇幻大师一致赞誉
图书标签Tags
奇幻,小说,美国,西方奇幻,奇幻小说,外国文学


下载链接

弑君者传奇(第一日)风之名下载

评论与打分
  •     一个男孩为了弄清父母死亡的真相、为了复仇,毅然决然地走进大学学习秘术,凭借自己的天赋,他成为了一个传说,尽管毁誉参半。
    我这么说,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个故事老套透了。但如标题,这绝对是个不一样的故事。
    不一样在什么地方,或者说,我喜欢这个故事的什么地方?
    两个字概括,真实。用这两字形容一部奇幻小说似乎显得十分矛盾,但当你读完,你会发现,这个故事确实真实而残忍,同时给人启示。
    真实,首先体现在对主角的塑造上。科沃斯很有天赋,但他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有些自负,缺乏耐心,急于求成,虽然这些缺点都与他的遭遇有关。在父母和剧团的其他人都被禅德里安杀死后,他曾绝望地,这么说或许不准确,那我们换个词,他浑浑噩噩毫无追求地在塔宾城流浪了三年,这让他尝到了贫穷、饥饿甚至是濒临死亡的滋味。但本能驱使他努力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他曾对一个男孩见死不救。当然,这让他一直身怀愧疚。真实,其次体现在作者构造的这个使用秘术的世界上。这与作者的经历有关,罗斯福斯大学读了九年,这期间他广泛涉猎化学、文学、历史、心理学等领域。他的知识在他的故事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比如同情术的原理,名字,还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第一部最后一部分巴斯德对作传者说的话。罗斯福斯写得这个奇幻故事,靠谱得让你觉得故事中的世界似乎真的可以存在。
    这个故事的叙述方式也是我喜欢的地方之一。《风之名》运用的交叉蒙太奇的叙述方式,故事通过科特,也就是以前的科沃斯的回忆在现在和过去这两个时空中同步进行。读者仿佛身临其境,亲耳听科沃斯讲自己的故事。要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呢,那就是既安心,又好奇。罗斯福斯绝不是唯一这样写故事的人,但的的确确是将此手法运用得相当不错的人,无论是在现在还是过去的时空,都能让读者感到情节的紧凑。
    有人将这个故事同哈利波特系列相比,但作为哈利波特的粉丝的我也不得不同意奥森·斯科特·卡特的观点:哈里波特系列与此相比显得有些幼稚。用句简单的话说,哈利和科沃斯相比实在是太幸福了,至少哈利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科沃斯,几乎是一个人面对所有的黑暗。他被人瞧不起过,被人侮辱过,被人藐视过,被人误解过;他曾身无分文,窘迫非常,而他的自负却不允许他向他人求助。他的一切,可以说是他自己挣得的。可以说,哈利波特系列是个魔法的童话,而科沃斯的故事,则是现实主义的。
    我花两天不到的时间一口气读完了《风之名》,然后沉浸在一种名为遗憾的情绪中,因为,风之名实在太短了,尽管它有600多页,它还是让我觉得短,因为一切才刚刚开始,所有的谜团都还未解开。比如,为什么科沃斯不能使用同情术了,他和巴斯特是怎么相遇的。还有关于禅德里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这在《风之名》中多少都有暗示,但在作者揭开秘密前,一切都是不确定。虽然遗憾,但我也十分享受这感觉。
    在当当买的是第二套,第一套是我经过实体书店是买的,这一套我预备丢给我死党,免得我找不到人一起着迷。
  •     无意间读到这部小说,立刻被它的故事情节深深吸引。这是奇幻小说《弒君者传奇》的第一部,描写一位孤儿成为传奇人物的故事,充满音乐、魔法、爱和失去。主人公科沃斯痛失幸福童年,为追寻杀害了全家的凶手禅德里安,他进入大学学习秘术。倔强和自负为他赢得了朋友和声名,也使他尝尽苦头。他顽强地搜索禅德里安的踪迹,而“风之名”的秘密也正在向他招手……此书作者是美国近年来表现最亮眼的新锐奇幻小说家,再加上译者的的精准而独到的翻译,使这部小说增色不少。感谢江西教育出版社为我们读者提供的文化盛宴!强烈推荐!
  •     说实话,小说本身的开头并不那么吸引我,但冲着书皮上的作者简介和推崇至高的评价,我开始了《风之名》之旅。从慢慢被小男孩快乐的童年生活所吸引,到为他在父母双亡后的凄惨遭遇而鼻酸,为他在追寻人生目标时遇到的幸与不幸而时忧时喜。
    作者本人就是个最有天分的大学生,用神奇的魔法将我和这本书束缚了起来。他的专业背景涉猎化学,心理,文学等多领域,书本处处有所体现。故事场景及人物心理描写生动到位,特别是关于秘术详密的逻辑推理让我不由地产生幻觉,仿佛这是可以实现的。
    我的脑海也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一直浮出各种画面,特别是对广大的美剧迷们来说,这部小说呈现出来的影像绝对可以媲美任何一部制作精美的好莱坞大片。细腻的文笔描写也让我回忆起了我的童年,我的大学,我的尚算浅薄的社会历练中感受过的光明与黑暗。现实生活和小说中的奇幻世界并不是那么遥远,起码人性是相通的,音乐和爱情的感染力是相通的。
    这是一部美好而充满希望的小说,尽管故事的主人公曾经面临着世事的种种不公,受过伤害和挫折,但他的聪明和毅力让他一步一步地迈向成功,动力不仅仅来自于为家人复仇的渴望,更来自于一个小生命迫于无奈的生存压力。成为英雄不是他的本意,但却是他的宿命。莎士比亚说过:“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我们每个人都是里面的角色。”《风之名》是 帕特里克•罗斯福斯为科沃斯写的传记,但事实上,我们每个人,每个读者都是人生舞台的主角,世界在围绕着自己而转动,我们的电影在自己的演绎下不断的发生着新的故事。英雄可以是我们每一个人,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英雄,不畏惧生活的英雄。现实生活中我们不能拥有像科沃斯一样的能量,但我们可以象科沃斯一样去奋斗,一样去获得成功。当然,这只是小说的第一部,期待着后两部中文译本及早问世,让每个读者都可以继续品味这道精神盛宴。
  •     这个星期读的是个新故事《风之名》相比万语同期推出的布兰登《迷雾之子》《伊岚翠》相比宣传力度上差了很多。有点“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的意思。不过,并不是说这本书就不及另两本书,甚至我觉得《风之名》要胜于《伊岚翠》。    故事一开始《风之名》的主角大人就是一位攻成名就的秘术刺客隐居在世界大陆某个小小角落的小酒馆里聊度残生。抱歉,打错,是“功”成名就,今天我们不谈基情。就俺的腐虐本性来说,这个深得俺心。请注意,本书并不是独立成篇的小说,而是《弑君者传奇》的第一部,听听这书名儿你就知道这秘术刺客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虽然窝居在小小酒馆里当个店老板,身边跟个看上去十分二的小伙计,但是丫想当年却是个响当当的狠角色,这不,一个叫迪万的传作家不远千里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小镇子上,就为了能把“无血的科沃斯”全本故事听完。    科沃斯同学,不是神马高贵血统的王子,亦非预言中的天命,丫就是一个小唱戏的,从小生活在家族戏班里,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大魔王杀死了他的父母,于是孤儿科沃斯就走进了霍格沃兹的魔法学校。抱歉,我又穿越了。但是《风之名》真的被人称为成人版的《哈利波特》因为几乎整本风之名都在写科沃斯在入学前的流浪生涯和入学后的学生时代。他是在如何穷困聊到的境地里(此货的爹妈啥财产也没留给他)凭着戏剧表演天赋苦心经营那点儿家当的(借高利贷的同学可参见本书);他是怎样一文不名地把妹的(此妹如何难把请见本书);他是怎样和富二代斗智斗勇的(贱招啊啊啊请参见本书);总之,他把大学理工科生那点龌龊生活过得是有生有色,有来到去,有滋有味,有啥忽悠啥。
  •     《风之名》是奇幻小说弒君者三部曲的第一部,描写一位孤儿成为传奇人物的故事,充满音乐、魔法、爱和失去,不仅带领读者深入魔法师的行為与心灵世界,也让我们预见奇幻文学的重量级作家诞生。

    读完这本书,又想到前久在思考的的事情。书,每个人都应该有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如果真的有个遗忘之书墓园,每个人十岁的时候都到里面选一本,然后仔细阅读,然后寻找书背后的故事。可能,这个愿望太美好了吧。那就现在许下,放着,偶尔也可以拿出来看看吧。。。

    写下这个,是生怕让我忘记,我读过这本书。。。
    不过总的来说应该算不错啦。真的,现在我们需要放下手机,关掉电脑,好好捧一本好书,慢慢阅读!
  •     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么强烈的愿望向别人推荐一本好看的小说了,未曾想过《风之名》却让我迫不及待地想这么做,它让身为美剧迷的我远离电脑辐射,重拾书香。它如满汉全席般色香味俱全:色,有魔法色彩,每一个读者都见证着聪明的主人公如何利用秘术的能量从一个平凡人成长为拯救城市的英雄;香,它写尽了世间的爱恨情仇,背负着血海深仇的主人公,复仇不是他生活的全部,他的心中始终充满着爱,爱他心爱的姑娘,爱他的良师益友们,对生命的大爱更是让他冒着生命危险杀死了强大的铁龙;味,书中处处体现了人性的丑陋和光辉,我们一起体会着主人公生命中的酸甜苦辣,主人公在成为孤儿后的生活中始终笼罩着阴影,缺衣短食,捉襟见肘,得罪“富二代”时受到的生命威胁,但生活始终对努力的他绽放着笑容,他一次次地绝境逢生。
    幸运的是我与作者一样,都有化学专业背景,蒸馏、分离、纯化等化学专业术语反复在书中出现,让我回忆起了遥远的大学时光,那时候觉得枯燥的化学实验课现在回忆起来是多么地单纯快乐,但幸运者不仅仅是化学背景的我,作者的学术背景包容万象,心理,哲学,英国文学,戏剧,炼金术,我相信所有热爱文学的人们都会喜欢这本作品,作者用他的文字魅力将各种类型的读者一网打尽。
  •     西方奇幻小说作品一直佳作迭出,2012年最值得读者期待的当属这部《风之名》,这是一个关于年轻魔法师成长的故事,有评论说它是成人版的哈利波特,当一读为快。
  •     奇特的幻想文学,一位孤儿成为传奇人物的故事,深深吸引读者深入奇幻文学的世界,深入魔法师的行为与心灵世界。奇特的幻想文学,值得一看!
  •     花了一个周末读完了,心情激动难平。首先赞一下翻译,跟其他很多奇幻书根本是天壤地别,其优美的语感简直能跟纯文学书媲美。最喜欢里面的巴斯特了,禅德里安的谜团还没解开,有点遗憾,第二本快出吧!
  •     这是一本让我熬了一夜猪眼一口气看完的书。书中的主人公是网络文学都爱yy的牛x天才,此册书的故事和《哈利波特》一样:校园生活。令人称奇的是yy的让人不反感。读者很容易就感受出作者与上面提到的那些作家不同之处:他非常用心地讲述一个精彩故事,而不是为了钱就注水,为了快感而自淫。
  •     作者能将奇幻和文学的元素巧妙地融合,是一本值得一看的好书!
  •     最近国内奇幻界大热的作品,本书作者和《伊岚翠》作者布兰登同为奇幻界重量级新人,实力不容不容小觑。
  •     是有名的奇幻作家的作品
  •     很好看!一直都很喜欢这种奇幻小说!
  •     弑君者第一部!尽管还没开始翻阅 但相信这类题材的奇幻作品是精彩纷呈的!
  •     看过的都叫好,没看的都在找。我也是听朋友、同事说这本书好看的,所以就买来读读,书拿到手感觉很有分量,只不过还未读,但感觉应该不错,等闲下来再细细品味,好好过把瘾。如果你感兴趣不妨也买来读读。还有不得不赞下当当的物流,真是超给力,那叫一个快啊,而且验货付费时还可以刷卡,绝对的好评。
  •     这本书买入手真不简单啊,等了一个多月才入手,真痛苦~~
    书的封面老有感觉的,特别喜欢
    书里内容才看一半,不便评论,反正比网络YY小说好,嘎嘎
  •     必成传奇。必成传奇。
  •     看完了才评价,很精彩!期待:弑君者传奇第二部:智者之惧。弑君者传奇第三部:石之门。希望早点收集完毕!哈哈!
  •     首先书拿的很厚实,装帧也不错,封面大赞,最重要是内容,一口气看完的那种,很吸引人,据说作者是宅男。。。不过第二部好像已经有英文的了,万语出版社那边好像也有动静了,估计今年有第二部,总之是很好的一部作品。。。而且还是个大坑啊。。。喜欢~期待后面两部
  •     看了评论买的 说是很像哈利波特的风格 希望好看
  •     当当网促销购买的,也是看到作者慕名来的,书是正品质量很好(尤其感觉纸张不错)。内容也是很吸引人的。总体感觉不错。
  •     支持幻想小说~
  •     这书很棒。异域故事,一直都喜欢!
  •     从第一眼入手,希望内容不要让我失望
  •     开头有些沉闷,但是自从主角的父母死后故事渐入佳境
  •     听说这书很好看就买了,我现在才看到男猪脚回忆小的时候,没看完,发言权不够,至少我看的这点厚度来说,情节算是一般般,当然还没有展开呢,传说后面越来越好看,拭目以待吧
  •     帮同事买的。他说这本书时他看过的科幻类最好的一本。
  •     期待已久,正在悦读中。
  •     别人推荐的好棒!!!!
  •     精彩,放不下的一本书,好久没有感觉了
  •     有点儿难懂
  •     超棒Σ(⊙▽⊙"a... 男主很帅的说!当然不是很喜欢女主,机油什么的才是王道!师徒万岁!*★,°*:.☆( ̄▽ ̄)/$:*.°★* 。
  •     很不错的作品。。。。。看降价就买了。。。。。。。
  •     封面挺好看,内容比较吸引人,期待后面的两部
  •     不解释。很好看。很推荐,也很推荐ELANTRIS
  •     内容刚开始看蛮吸引人的
  •     超棒!买了绝对不会后悔!
  •     先买回来,等都出全了再开始读,不喜欢读完一部下一部要等好长时间的读法
  •     描写的很不错
  •     内容相当精彩 值得收藏
  •     上下两本,很期待!!应该还不错~~
  •     3部的?慢慢等其他2部
  •     书都很好。没有摔的痕迹。不过包装太单薄了。
  •     内容还没看,书不错,快递也不错
  •     书不错,期待续集
  •     给上初中的孩子买的,书的印刷质量很好,快递也很及时,好评
  •     难以想象的好书,难以想象的好看,难以置信的存在。
  •     5折活动果断入手,超值啊
  •     那是相当的快,比淘宝的一般店家还便宜,质量不错
  •     看过英文版的,可惜看不懂,买个中文的看看
  •     上册前2比较平淡沉闷,后面开始渐入佳境。纸张手感比较差
  •     看了开头
  •     整整四页的推荐但是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比方说我看HP会有种看完就能回忆大致几块内容但是风之名内容比较碎 感觉……高潮没有出来好吧,翻译有点磕磕碰碰
  •     主角的梦魇始于父母被杀,只有音乐能够给他慰藉,只有同情术能够帮他找到真相,并有能力复仇。故事开始就是结局,隐藏身份做一个酒馆老板的主角在传记家的坚持下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结局隐隐可见,而过程始终不明。青年时期的他在音乐和同情术之间徘徊,而风一样的女孩是他生命里的阳光……或许是怯懦,他没有剖白,但我相信女孩知道他的心意,只是在等他的勇气……最后,说一句……居然是坑!!!!!!!
  •     系列作第一本,故事还是很吸引人的
  •     总的来说值得购买,喜欢大学里的那一段,喜欢埃罗尔,期待第二部
  •     样子不错,内容还没看
  •     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挺好
  •     这本书纸质不是很好,给人一种封面较精致,内里很糟糕的感觉。再说一下书的内容,翻看了几十页,内容很平淡,没有预期的那样精彩,有些失望。另外本书译者翻译的也很别扭,序言“三部分的静默”翻得简直让人“难以下咽”。一开始看的较快,还以为是“三分钟的静默”这读上去还有些韵味,但仔细一看,写的竟是“三部分”,这是要多直的直译才能译出来啊,哪怕写“三分静默”感觉也要好些啊。我想说,小说的序言也很重要,看到这样的序言直接没胃口啦。
  •     是买的同批书里面纸张最次的……真遗憾。字体大小还可以,挺适合阅读,但因纸质问题读完手里躁躁的,幸好印刷没脱墨,不然以这种纸质绝对是灾难…内容的话,以一本流行魔幻小说来说还可以,空闲时候可以消遣阅读一下。
  •     完全是哈利波特的跟风之作,但同哈利波特相比,但想象力差远了。打发时间看看还行吧。
  •     开头是相当传统的西方喜欢小说写法,甩出各种疑问???埋下各种伏笔。但是不得不说,初看起来毫无吸引的感觉
  •     送来的书的封面上有明显的划痕,一道道白色的,让人很不舒服。书的内容也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     弑君者三部曲,这个初日还不错。等卷三《石之门》了。
  •     这本是去年9月买的,当时连续一周读完的。直到今天在亚马逊上订了第二部《智者之惧》,无聊时看了下其他读者对于风之名的评价,那也就谈谈我的看法吧。论剧情它没有《冰与火之歌》的波澜壮阔,没有《时光之轮》的宏伟诗篇。但是《弑君者传奇》有一种能打动人内心的东西,就像书里描写的音乐,萦绕在你身旁。
  •     内容很吸引人,看着挺爽的
  •     首先对译者表示辛苦了.下面是自己的一些意见.本人第一部是看的台版翻译,第二部买的是大陆版,看了上册,发现差距还是有一些的.感觉第二部翻译的比较匆忙,很多地方略显粗糙,同时对一些专有名词上处理的很不仔细.该音译的地方不音译,该意译的地方又弄音译.举个例子.里面很重要的一个技能,反映2个物体之间联系的,台版翻译 共感术,很贴切易懂,大陆翻译 同情术.另外反映大学里面学生等级的,台版用颖士,诠士,(类似于现在的硕士,博士),大陆就完全是拗口的音译.同样是翻译,和冰与火之歌的翻译差距也是比较大的,希望译者在后面几部的翻译上能更用心一些,同时,推荐还没有看过人,直接从台版看起.
  •     弑君者传奇的第一部,文笔、渲染、悬念都堪称一流,我已经掉坑了,期待啊期待
  •     应该是近期同类书中的佼佼者,读完了有种无书可读的失落感。
  •     很不错的书,推荐阅读
  •     说实话,感觉《弑君者传奇》远比《时光之轮》好看,,描写到位,但又不烦长,语言精练,通俗易懂,,本书翻译远比《时光之轮》李雷装蛋的翻译强
  •     非常喜欢,买来收藏。亚马逊上买会更便宜些
  •     速度超乎想象的快,书籍正版精致。第一次上亚马逊购书,到处找付款界面,没有找到急了一头汗。最后发现已经先行支付了。呵呵!
  •     这纸张现在盗版书都不会用了吧,没有墨香不说什么了,太薄,摸在手上像极了亚麻布带着涩感。
  •     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翻译。比如村上春树先生,比如翻译村上春树先生的林少华老师,施小炜先生,他们都是有着深厚文学功底的人。只有这样,才能翻译出一部好的作品。反观这本书,前面的评论也说了,有音译与直译不统一的问题。从整体文笔上来看,感觉更像是直译,整部故事读起来硬邦邦的,匠气十足,要说一般的翻译,它或许做到了,但是内在的精髓与叙述却失掉了。读读可以,不要报太大希望。
  •     作者尚缺少一些技巧,尤其是对于那个文艺与2B集合一体的主角。出现了好几次近似于“为什么我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特别天才”这样的描述……你如何厉害得从描写中让大家感觉到啊!妹子很多,各种各样的,我都看出好感度列表了。可惜科沃斯不知中了什么邪,脑袋里只有交际花。
  •     七月份的时候买的,书很好,翻译也很棒,非常喜欢!
  •     是我喜欢的类型,希望不虚其名
  •     盼望第三部早日出版。
  •     虽然还没有开始看,但是个人感觉纸质有点点差,除此之外就是觉得根本不用上下两本,把字弄小一号,一本厚一点就可以了。发货速度还是挺快的,本身以为是要下周一才来的,但是提早了三天,还算不错,书本身保护的也很好,但就是书和箱子间还有很大空间,但是却没有塞气泡,这点倒是做得差了,但是以前都是会把空间填满的,不知道这次又是为什么不这样做了呢?
  •     风之名(套装上下册)
  •     一定要慢慢品味才能体会到他的好处
  •     满分东西以爱的名义
  •       怎么说呢,感觉一切都神奇地进行着,从我拿到她那一天起到我看到第二本的最后一页。
      
      说实话,我第一次看到这套书距离我真正翻开她已经过了很久,这期间我多次造访书店,也多次犹豫是否要买下,当时我的床头书是《暗影渐起》,也许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当我读完她的简介后的纠结。不过最后我还是把她带回了家,原因不记得了,我现在只记得她带给我的惊喜了。
      
      第一次翻开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因为之前从未见过奇幻小说以第一人称讲述。非常好奇,如何仅从一个人主观的角度来讲一场宏大的冒险呢?实际上,我想这就是这个故事最令人称奇的地方了。故事讲的是改变,奇幻故事更是如此,而故事越注重主人公的变化就要越将镜头聚焦在主人公身上,其它事物只是衬托,描写过多反而累赘。但对于现实和传说间的客观的变化,我却觉得如果能再多地加一些关于科沃斯的传说就更妙了。这样或许也能让读者通过这些被夸大了的事实,提起对主人公真实故事的兴趣,人们总想知道那些不可思议背后的真相,不是吗?
      
      很喜欢丹娜这个角色,首先我本人就很喜欢深颜色头发的美女,其次我认为她塑造地很成功,因为我自己不知觉中也开始为丹娜的出现或消失而感到欢喜或愁愍。于是就引出了我对这个故事的不满:我总觉得她缺失一种特别的美感,一种只属于传说的神秘感和飘渺感,我想多数原因是因为这个故事本身就是从讲述者主观出发,但也或许是因为我过度偏爱于那些充满“古老的魔点”和“隐藏的国度”的仿若游历梦境的高魔设定奇幻。
      
      之后不久去了趟美国,回来的时候造访了一家洛杉矶机场附近的书店。书店不是很大,但这没什么关系,我独钟的是国内书店不多见的奇幻科幻专柜。我在那里徘徊了半天,发现了很多熟悉的影子,也购置了几部看起来不错但国内还未出译本的。令我兴奋的是,我发现了风之名,虽然她已被翻看地伤痕累累。不过在我翻看她的时候,一位路过的店员指着她说:I love this book.我从没想过我遇见的第一个爱她的人会远在大洋的这边。
  •       “它如秋季的尾声一般深沉广博,同河中光滑的巨石一样沉厚凝重。那是种充满耐心的声音,好似瓶中残花所发出的的静谧咏叹,来自于一个等待死亡的男人“,这是第二日序曲中的一段刚柔并济的译文,有气势也不失凄美沧桑。
      
      第一日一结束,马不停蹄地拆下第二日的腰带,看到这段就反复读了多遍。残花发出的咏叹不就是万念俱灰的酒馆老板的回忆吗?过往的故事、眼下的未知,不停交织,故事成传奇、未知渐临近。
      
      作者用弑君者的回忆把出现过的那些人和发生过的那些事叙述调和的五味俱全,让品读人的舌尖不停卷动、味蕾难以招架。而作传家听着、记录着这些回忆时,妖魔鬼怪们闯进了酒馆!原来那阵风没有吹走雾霾、带来光亮,恰恰暗影渐起,映着蓝色火焰,禅德里安的脸,仍在冷冷地笑,没有一丝暖意。
      
      “看完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在酒馆周遭的静默中,风,曾经掠过,会否再起?再起时,又以何名?
      
      坑就是这样挖出来了的,越挖越深。
      
      《风再起时》,听这歌,开始第二日,感受风的殇。贴歌词:
      
      我 回头再望某年
      象失色照片 乍现眼前
      这个茫然困惑少年
      愿一生以歌
      投入每天永不变
      
      任旧日路上风声取笑我
      任旧日万念俱灰也经过
      我最爱的歌最后总算唱过
      毋用再争取更多
      
      风再起时
      默默地这心不再计较与奔驰
      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
      珍贵岁月里
      寻觅我心中的诗
      风再起时
      寂静夜深中想到你对我支持
      再听见吹呼里在泣诉我谢意
      虽已告别了
      仍是有一丝暖意
      
      我 浮沉了十数年
      在星空里闪 带着惘然
      请你容我别去前
      赠出这阙歌 来日某天再相见
      
      但愿用热烈掌声欢送我
      在日后淡淡一生也不错
      那暖暖双手最后可永远伴我
      何用再得到更多
      
      仍是有一丝暖意 仍没有一丝悔意
  •       毫不夸张的说,这书断断续续看了我几个月,毋庸置疑这是一部优缺点同样明显的作品,很明显作者写得很用心,叙述方式自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文字的优雅细腻就不用提了,整部作品相当流畅,很多章节分开来看都写得相当精彩,有种会心一笑的感觉。
      然而这些章节凑在一起,味道就完全变了,最大的问题是整体的节奏和题材的取舍,作家的旁支细节叙述过多,用详尽得近乎啰嗦的程度来描绘详尽而宏大得惊人故事背景,整书除了最后杀龙蜥和呼唤风之名,平淡了六百多页,实在是缺乏真正的故事高潮(也许是因为这种第一人称的围炉边故事的叙述方式?),没有让人想追看后续情节的感觉。我还是头一次看见光形容女主容貌就用了一个章节的书,编史家被打劫有必要写一个章节吗?塔宝收养弃婴的人有必要如此详细描述吗?主线进展缓慢得令人发指,整个第一部结束,主角父母被杀也即祁德林人的秘密可说是毫无进展,各种大坑小坑却挖了无数,主角一开始自诩的经历“我曾從沉睡的古塚諸王身旁劫走公主;曾焚燬特雷邦城;和菲芮安共處一晚,仍神智清楚、全身而退;我被大學院退學時,年紀比多數人入學時還小;我夜半走在連白天都沒人敢提起的路上;我曾和眾神交談;與女子相戀;寫過讓遊唱樂師流淚的歌曲。”问题是第一天的故事讲完,这些经历只有“與女子相戀”还算勉强提起过,很难想象三天时间能把这些经历讲完并且完成主线复仇故事。如果编史家最终要在主角的旅馆里停留7天,我是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       我必须先申明,我不是一个奇幻老手,这是算写给和我一样菜鸟的奇幻新手的一封导读吧!我相信不管你是想读或是读过,看过这篇文章你也会有些新的感悟。
      直接切入正题。
      说到奇幻,没有人可以不提三巨头,那我就不兜圈子了。POV视角让冰火的人物描写非常冷静客观,就是那种即使出现一段角色疯癫发狂的描写,你也会很镇静地想:“啊,他发疯了啊”就继续翻到下一页,这就跟读史记差不多一个道理,别人特专业波澜不惊地叙述一件事,你一个人在旁边大悲大喜不显得特傻么!这样的角度选择对于冰火来说当然是好的,令它更中立也更有深度可掘,历史不需要花里胡哨的歌者,需要的是忠实记载的作传家,马丁追求的就是这点。而如果同样的情节放在《风之名》,你就会忍不住脱口而出“unbelievable!”然后合书迫使自己头脑冷静又迅速打开书吸吮故事的下文。
      我想第一人称的确为此增光添彩了,但仍不得不折服于这位新晋的人物刻画大师,太多奇幻小说,甚至可以说太多小说,它们的角色都是纸片人,甚至是主角,不是太过明显的主角光环让角色除了英雄与使命别无其他,就是拙劣的爱情故事让角色从perfect直接坠入dusty。过多的苦难会很做作,不是每本书都叫《刺客正传》;过多的爱情会让奇幻变质,你不会想永远只读《暮光之城》;所以其实那个度非常难掌握,不能太过又不能没有。罗斯福斯做到了——狗血却不被吐槽。你要坎坷身世,我让你全家死光光;你要崎岖爱情路,我给你捉摸不定、时隐时现的丹娜;你要天才的智慧,我给你堪比国内玛丽苏女主三岁学琴四岁善舞五岁四级过关六岁大学毕业的头脑。
      罗斯福斯基本上是你要什么他给什么,但傲娇的读者可能会说“设定都那么和大众口味了,就教科书了,还有啥好期待的”,那你看几页就知道了。罗斯福斯或许描写的情节和别人相同,但他的着眼点却比别人高明多了。他所描写的坎坷身世和残酷成长从不把主角往死里写以求高潮迭起,他更求让我们明白在每一次苦境中科沃斯所领悟到的,并不都是正面的,也有隐晦的规则,存活的代价。比起外人施加的皮肉之苦,罗斯福斯更注重于心灵所受的创伤和愈合复苏的过程;比起年龄体格能力天赋的成长,罗斯福斯更着眼于生活所给予的历练,这也不全是好的,科沃斯性格中缺失的耐心和谨慎都来源于他童年的经历,但也因此让他显得丰满完整。我想《风之名》若不以奇幻的角度去看待它,它完全可以是高尔基的人生三部曲——《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它诠释了奇幻,更诠释了人生。
      而罗斯福斯对于爱情的解释也是可以让我接受的。D&D里莫名其妙的一见钟情和始终忠诚是我最厌恶的,它甚至毁了整个人物,从不交代为什么爱上了,只有“爱上了就是爱上了”的歪理。而罗斯福斯用它星辰般布满故事的诗歌和音乐将一切感情都合理化、圣洁化,让它变得跟德芙丝滑巧克力似的,绝不会像盗版的大白兔奶糖一咬一嘴渣。
      然后我们谈谈文笔,我找不到什么可以形容的,但就像科沃斯提到的那些花,鸢尾、雏菊、紫罗兰都顺着山泉而下一般清新别致。果然这九年大学不是白读的!他对韵律和节奏极为考究。改编政治经济最基础的一句话以套用——语言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科沃斯的弹唱让盲人看见颜色那个小插曲,这就是我对罗斯福斯文笔的全部描述。
      最后我必须感谢翻译!看得出这位绝对是极为负责的翻译,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原作者诗般的语言意境,或许看过原版书的读者仍会抱怨意境打磨了不少,可有些东西的确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个人认为,奇幻之信达雅,非风之名莫属也!
      最后,我想说,如果有人来找你荐书,告诉他《风之名》吧,他会就此爱上奇幻,别无其他可能。
      
  •       西方的奇幻文学大概对应我们的武侠小说。魔法对神功,骑士、城堡、宫廷对应侠客、名山、江湖。巫师对应高僧,术士对应老道。
      
      现代奇幻始于《魔戒》,(作者为语言学教授),精力集中在建立架空世界,制造虚构语言,将传统的英雄史诗尽量合理的融入到架空世界之中。故事宏大精致但老套(传统)。而人物创造仅限于游戏人物设定的水平。
      
      之后的第二代代表是《时光之轮》(作者为退伍军官),借鉴《魔戒》的架空世界的经验,故事主干仍然是英雄史诗,但更细腻,几乎没有bug,叙事能力更强,多线程,大量主要人物。大量丰满的人物是亮点。但是这一类一般篇幅过长,话痨。(大概从这一代开始,幻想小说就和跑团桌面游戏以及后来的电子游戏互相衍生了,eg. 龙枪)
      
      第三代的代表是《冰与火之歌》(作者文学系毕业,名编剧),架空世界、虚构语言由于前人铺路已经不难,人物设定取决于个人品味。亮点为叙事能力的大幅度提升,不仅仅是多线程,而是出神入化的使用POV写法(自行百度)。有严密精确的架空世界,海量主线人物,高超的刻画能力,超越所谓古典名著的叙事能力,富有戏剧张力的细腻剧情,大篇幅,零bug。大量彩蛋式线索。尤其牛逼的是作者教科书一样精准的节奏掌控,每一卷都能保证读者有健康持续的高超。       缺点是作者野心太大,前五卷写了将近二十年,后两卷不好收口,可能还要写上十年,加上肥马丁饮食无节制、本书有夭折的风险。
      
      第四代代表即使今天推荐的《风之名·弑君者卷一》,(作者化学转心理学转文学,在大学混了八年后被强制毕业)
      架空世界、虚构语言同样是前人铺路,新奇但易于接受、宏大而又精准。优美的文笔,大师级的叙事技巧,讨喜的主角人物设定。前半段是成人版的哈利波特+鹿鼎记,后半段是搞笑版的笑傲江湖。乍看是大杂烩,但是是大师级的大杂烩。主线剧情比较狗血,但是是大师级的狗血。而且该书主线剧情并不重要,目的只是串起海量的独立故事、优质段子、精确煽情和冷笑话神吐槽。
      
      如果只读一本西方幻想小说,推荐《风之名》(弑君者第一卷)。单一主角,设定讨喜。海量的独立故事,少许彩蛋。段子多且优质,催泪煽情简短精确。叙事主要是第一视角,时间切换流畅自如,文笔优美。作者化学系出身,炼金术的设定优秀。
      
      该系列第二卷主线更加狗血,搞笑和煽情更加精确。简体中文版大概很快就要出来了。
  •        花了一个下午把风之名的下本读完,确实是个引人入胜的好故事。作者文笔不错,故事娓娓道来,翻译也很好的还原了原作中的妙处,读起来比较轻松快速,也不用为一堆堆的暗示和伏笔头疼,比那些沉重的多部曲大部头好看得多。
       罗斯福斯没有采用目前很流行的pov写法,这样决定了故事的主线清晰,也相对简单。虽然这样也局限了一个故事的规模和深度,但对于读者来说,这样的作品是很好下口的。加上他很精彩的诗歌、笑话妆点,不用过于复杂的人物关系和众多的事件交叉,让读者很容易感受主角的体验,体会他的感情,被他的经历吸引,这就是一个很成功的故事。罗斯福斯用回忆方手法述了一个自传式的历险记,把读者带入到主角的成长经历中,跟着他一起快乐、一起悲伤、一起愤怒和惊喜,同时通过插入的间奏调节故事的节奏,制造推动一番番高潮,并留出空间让读者回味,并且通过回忆和现在的反差来为后续的发展提供线索,保持过去现在未来的连贯性,让故事读来一气呵成。单从《风之名》作为系列的第一本来看,开头和结尾有很好的呼应。就像作者所说,他的这种开篇方式很诱人,同时加大了主角科沃斯的人物深度。让人知其所以然,即他开篇的结论最终会成为读者理解的结尾。
       设定上,其实并没有特别脱离奇幻作品的新奇之处,貌似很科学的魔法原理还算新颖,传说中的神魔大战、底层生活的艰苦和大学里的奇人异闻就比较传统了。通过科沃斯追逐禅德里安真相的过程,让读者也跟着深入到奇妙的魔法世界中去,最后还原一个根源于事实的传说。因为是以第一人称描述的回忆,读者和主角有相同的信息量,避免了信息不对称可能出现的错误。而且通过设定一个强大的主角,再赋予其一个悲惨的早期经历,很容易唤起读者的同情心,建立一个英雄史诗般的传奇。
       单从人物上看,这故事可谓是基情满满。科沃斯这形象,红发绿眼,聪明过人、机智勇敢还多才多艺,再加上悲剧的童年遭遇,简直是主角的完美形象。他出现时的身份,一个神秘的外乡人酒馆老板,沉默寡言,这明显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身边有个有点毒舌,身份不明,但非常关心他的徒弟,这个开写个腐文绝对没问题。况且文中套讲的世界观设定,泰鲁神为了消灭安卡尼斯恶魔同归于尽的传说,让整个故事都有了基情的基础。但瞎想归瞎想,故事毕竟没有朝腐文方向发展下去。下本花了很大的笔墨刻画了所谓的女主丹娜,而且给了她足够的魅力迷倒主角,还赋予了她神秘莫测的想法和行为,对科沃斯的行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虽然目前看并没有直接影响到故事主线的方向,但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足以让科沃斯晕头转向。
       结尾处留了足够的疑问给后面的两部曲。一边可以继续回忆,一边可以开现在的发展。关于禅德里安的真相、剧团被灭的真相、风之名的真相,再加上各种称号的由来。当然罗斯福斯应该不会把科沃斯塑造成一个简单的末路英雄,这从他反反复复纠结于经济问题就可以看出。有些细节也许是伏笔,像科沃斯黑发的美人父母生出他这样一个红发帅哥是暗示什么之类的。这只能期待后面的译本早点出版了。
  •       《风之名》读后感(几乎无剧透)
      
      一口气读完了《风之名》。
      
      放下书的第一感受是:“我x,风之名就这样结束了?主角还没有从学校毕业啊!x,这故事比哈利波特牛B一千倍啊。”
      
      (之所以拿哈利波特和它比,主要是因为《风之名》有一半时间的故事发生在魔法学院里面。)
      
      当时就写了一句咆哮体出来: 一个人物比一个有性格啊!哈利波特和他比起来就是千人一面啊!哪怕一个小细节也编得强悍啊!作者是不是从小混戏班的啊!这么强悍的文笔,每一句都是诗啊!
      
      风之名属于低魔世界。在低魔世界里,法师类似于特种兵,虽然比一般人强一点,但是被七八个人围住也会嗝屁的;魔法师看起来更像是科技工作者,他们拿科研成果来给人提供服务,防身,以及唬人。
      
      最有趣的,到《风之名》结束,战斗场面几乎没有。其他奇幻小说会用10页纸描写主角从10米高的悬崖跳下毫发无伤然后砍翻一百个地精。这个故事里面,打斗点到即止,类似于低成本的电视剧,战斗刚刚打响,某人眼前一黑,晕倒在地;然后就是他醒来发现战斗已经结束。囧。
      
      但是,别以为故事就不精彩了,生活中有另一种战斗,为了生存的战斗,为了活下去的战斗,就像每个人无因愤怒的青春一样,主角为了吃饭,为了学费,为了爱情而挣扎。囧。
      
      风之名的主角科沃斯,是父母双亡的孤儿,和哈利波特不一样,他连个叔叔婶婶都没有,也没有父母放在银行里面的巨额存款。和他比,哈利波特是富二代。穷不光是影响了生活状态,还影响你的决定。因为穷,你不能对深爱的人许下承诺,因为穷,连友情也显得奢侈。“毁坏友情的办法有很多种,借钱就是其中最简单的之一”。哈利波特这种富二代是永远不会有这种体验的了,银行里面有提不完的钱,学校里面有校长做保护伞,有人送各种高级装备。相比之下,科沃斯的大学简直是地狱:要自己打工交学费,不时因为违纪被鞭刑,三番两次差点为了付不起学费退学。
      
      这样的主角接地气,除了他天赋迥异以外,他善良,深藏内心的悲痛和愤怒,大胆而鲁莽,为爱情而盲目,和普通的少年并无太大的区别。性格决定命运,他的天赋是把双刃剑,既可以让他成为英雄,也可以堕落成恶魔。
      
      (乡间传说科沃斯成为了恶魔“禅德里安”的一员,侧面验证了这种可能性)
      
      除了精彩的故事以外,这本书还显示出了作者对知识的广泛涉猎。首先是音乐。然后是图书馆学,速记学,密码学,相马术,骑马术,宗教故事,消防学,交际花,。同样也有各种语言的设定(这已经是不算稀奇了)。
      
      魔法原理的设定也可以称得上别出心裁。《迷雾之子》的魔法来自于金属和消化系统,《精魂火祭》的魔法来自于盗取别人的能量,原理上都可以满足能量守恒。《伊岚翠》的魔法来自于大地(自然界)。《风之名》里面的同情术也满足能量守恒定律,但又和前面的不一样,它使用的是法师自身的能量,有点类似于天龙八部里面的邪教武功,通过自残来达到短期功力的大涨。
      
      音乐在故事里则是另一种魔法。它让人狂喜,愤怒和哭泣。我没见过一本奇幻小说用音乐把读者写哭了,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奇幻故事中音乐占有这么大的篇幅,分量和影响 。凡是和音乐有关的段落,出现在一本奇幻小说里面,都显得太奢侈,让我数次落泪。
      
      除了主角以外,配角们都充满了魅力,甚至会讲一些黄色小笑话。看到主角的父母打情骂俏的段落,我眼珠子都掉下来了(以前我只在《赞斯大陆》见过这样的调笑)。某些严肃的角色(有时甚至有集体恶作剧的感觉)会突然显示出黑色(黄色)幽默,把主角(还有读者)调戏得无可适从。总之没有一个角色是木头做的。他们不光能自己穿衣吃饭,自己做决定,还能插诨打科,甚至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有些角色很疯癫不太正常,但又非常有魅力,这种半疯导致了主角和读者一起相信了他只是装傻,然后看着主角相当无厘头地差点嗝屁(作者在这里不惜工本写了一大段的诗来让读者相信一切尽在掌握)。一般奇幻小说中主角会上了坏人的当,或者主角会自己犯错,但是全心全意地相信了一个疯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我也信了这个疯子,囧)。最恶搞的是,出事以后,疯子表示主角是个疯子,连他都来不及进行阻止这个疯子。囧。
      
      因为故事是倒叙,所以开篇你就可以看到主角的各种名号:无血者科沃斯,卑鄙的科沃斯,弑君者科沃斯;但是哪怕你读完全书,也不能找到全部答案。
      
      和乔治马丁一样,作者也很喜欢在书里放伏笔,卷首语就是:“我曾從沉睡的古塚諸王身旁劫走公主;曾焚燬特雷邦城;和菲芮安共處一晚,仍神智清楚、全身而退;我被大學院退學時,年紀比多數人入學時還小;我夜半走在連白天都沒人敢提起的路上;我曾和眾神交談;與女子相戀;寫過讓遊唱樂師流淚的歌曲。 你可能也聽過我的二三事。”
      
      这个开篇里面提到的东西,在风之名里面你一半都见不着,但他能够写出其他更多更精彩的故事,让你觉得好棒,让你不会因为卷首语的广告没有兑现而恼怒,只会咂咂嘴巴调高对完整三部曲的期待程度。
      
      简单而言,《风之名》就是一个超级大坑。坑里有无数的暗示,有无尽的可能,有一千种可能性放在主角面前。
      
      这本书的文笔也是一绝。我先看了《巨龙的颂歌》,看到CCXX屈畅推荐这书,于是从亚马逊弄了一本英文版试读当时就觉得这书没法翻译成中文,勉强翻译也会把里面的味道丢光了。好比把李白的《将进酒》翻译成Life is short let's drink。 简体版的结果不算太差,但离原文的意境还是差得很远,但可以看出译者尽力了,大部分译得不错。
      
      不妨抄几段下来看一下这书的文笔:
      
      通往安全场所的道路:第一扇门是睡梦之门。睡眠是我们躲避世界和痛苦的地方。睡眠可以用来标志时间,让我们与伤害我们的事物之间拉开距离。人受伤后往往会昏迷不醒。同样的,听到痛苦的消息时,人也经常会昏过去。这是头脑用来保护自己的方式之一:踏入第一扇门。第二扇是遗忘之门。有些伤口深的无法愈合,或者无法很快愈合。许多记忆本身就太过痛苦,根本没有愈合的可能。”时间愈合一切伤口“的说法是错误的。时间能愈合大部分伤口,而剩下治不了的则被藏在这第二扇门后。第三扇是疯狂之门。有时头脑收到的创伤实在太过严重,不得不将其藏在疯狂之后。这看起来好像毫无益处,但确实很有帮助的。有时现实中除却痛苦别无他物,为了躲避这种痛苦,头脑就必须舍弃现实。最后一扇是死亡之门。那是最后的对策。死后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伤害我们了,至少大家都这么说。
      
      故事里说,科沃斯出发寻找自己心灵渴望的东西,为了得到它,他必须骗过一个恶魔,拿到手以后,为了留住它,他又必须和一个天使战斗。我相信这个故事,作传家心想。之前那只不过是个故事,但现在我相信了。这的确是一张杀死过天使的人的脸。
      
      写基尔文老师的急切:不写他有多着急,却写他忘记了几分钟之前他刚刚下的判决,要求科沃斯明天正午就去报道,发现不可能以后,完全不顾科沃斯的伤修改成下午报道,最后强制修改为后天中午报道。。。 从头到尾没有写一句他很急,但是没有一个字不在写他很着急。
      
      最牛B的一段是讲科沃斯和丹娜的最有机会成为一对的一次散步:“我们话讲得太多了,但又讲得太少;做了很多事情,但又什么都没有做”。两颗骄傲而坚强的心互相吸引,又因为坚强而不肯靠近;不像琼瑶阿姨的故事,他们懂得现实的无情,也因此不肯给予不能实现的承诺。除非科沃斯暴富,否则就不可能在一起
      
      风之名里面的配角个个栩栩如生。举个例子,收门票的小丑,即使想不起他的名字,但是他的俏皮话你绝对忘不了:“是的,先生,按人头付钱,即使空空如也的脑袋也不例外”。如果这个不让你印象深刻,后面还有一段告别宴会,他把裤子后面划了一个大口子:“每个人都很疯狂,没有人严重受伤真是奇迹”。
      
      《风之名》里面科沃斯讲述和丹娜聊天的体验:“就像跳一种宫廷舞,虽然看起来靠得很近,但其实跳完一整支舞也没有任何身体的碰触。问题是我知道自己在跳舞,但我不清楚对方是不是也在跳这种舞。总之双方都小心地不伤害对方,也不让对方了解自己的秘密。”
      
      这里还有两个抄录的章节,分别是:
      
      【科沃斯描述丹娜的美貌】和【科沃斯和丹娜的散步】)
      
      http://blog.chenyi.me/blog/11995
  •        一个男孩为了弄清父母死亡的真相、为了复仇,毅然决然地走进大学学习秘术,凭借自己的天赋,他成为了一个传说,尽管毁誉参半。
       我这么说,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个故事老套透了。但如标题,这绝对是个不一样的故事。
       不一样在什么地方,或者说,我喜欢这个故事的什么地方?
       两个字概括,真实。用这两字形容一部奇幻小说似乎显得十分矛盾,但当你读完,你会发现,这个故事确实真实而残忍,同时给人启示。
       真实,首先体现在对主角的塑造上。科沃斯很有天赋,但他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有些自负,缺乏耐心,急于求成,虽然这些缺点都与他的遭遇有关。在父母和剧团的其他人都被禅德里安杀死后,他曾绝望地,这么说或许不准确,那我们换个词,他浑浑噩噩毫无追求地在塔宾城流浪了三年,这让他尝到了贫穷、饥饿甚至是濒临死亡的滋味。但本能驱使他努力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他曾对一个男孩见死不救。当然,这让他一直身怀愧疚。真实,其次体现在作者构造的这个使用秘术的世界上。这与作者的经历有关,罗斯福斯大学读了九年,这期间他广泛涉猎化学、文学、历史、心理学等领域。他的知识在他的故事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比如同情术的原理,名字,还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第一部最后一部分巴斯德对作传者说的话。罗斯福斯写得这个奇幻故事,靠谱得让你觉得故事中的世界似乎真的可以存在。
      这个故事的叙述方式也是我喜欢的地方之一。《风之名》运用的交叉蒙太奇的叙述方式,故事通过科特,也就是以前的科沃斯的回忆在现在和过去这两个时空中同步进行。读者仿佛身临其境,亲耳听科沃斯讲自己的故事。要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呢,那就是既安心,又好奇。罗斯福斯绝不是唯一这样写故事的人,但的的确确是将此手法运用得相当不错的人,无论是在现在还是过去的时空,都能让读者感到情节的紧凑。
       有人将这个故事同哈利波特系列相比,但作为哈利波特的粉丝的我也不得不同意奥森·斯科特·卡特的观点:哈里波特系列与此相比显得有些幼稚。用句简单的话说,哈利和科沃斯相比实在是太幸福了,至少哈利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科沃斯,几乎是一个人面对所有的黑暗。他被人瞧不起过,被人侮辱过,被人藐视过,被人误解过;他曾身无分文,窘迫非常,而他的自负却不允许他向他人求助。他的一切,可以说是他自己挣得的。可以说,哈利波特系列是个魔法的童话,而科沃斯的故事,则是现实主义的。
       我花两天不到的时间一口气读完了《风之名》,然后沉浸在一种名为遗憾的情绪中,因为,风之名实在太短了,尽管它有600多页,它还是让我觉得短,因为一切才刚刚开始,所有的谜团都还未解开。比如,为什么科沃斯不能使用同情术了,他和巴斯特是怎么相遇的。还有关于禅德里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这在《风之名》中多少都有暗示,但在作者揭开秘密前,一切都是不确定。虽然遗憾,但我也十分享受这感觉。
       在当当买的是第二套,第一套是我经过实体书店是买的,这一套我预备丢给我死党,免得我找不到人一起着迷。
       死党告诉我要留到过年休息看OTZ
  •       可以无视的废话前言:这本书,04 05年那个很著名到处被转载的奇幻榜单就有,我记得上面说是和冰火一样很有史诗味
      我当时心里就被种下一颗期望的种子
      奈何鸟文苦手,只能苦等中文版
      这几年期间,倒也看完了冰火;很满足,便顺便也期待起这本了
      -----------------分割线----------------------------------------------------
      终于到手以后,顿时觉着没有看错
      借神话谣传的形势部了大局,然后主人公成长经历很真实很符合孩子的记忆;但是看到大学部分顿时有种很囧的感觉,好像这成了大潮了,不过他写得不错,很有大学的感觉也符合魔法世界
      总之,作者的长处在于细微的描写,对于生活的种种细节;如果说冰火是对于贵族生活的细节;他就是对平民生活的细节
      但是我这扣的一分在于,他世界展开了没错,但是只是一部分,我这一分留着看第二部再说;再者他对于魔法这个元素在社会中如何影响生产力这个基本问题也米体现,所以还要再扣分,只能3.5
      -----------------------------------------------------------------------------------
      ps2:这作者前言好长,总之就是我以前是宅男,我就喜欢这么写书你怎么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
      
  •        天热心躁,每天得花上两个小时坐地铁上班,更是熬人神经。
       于是读书吧。
       这个星期读的是个新故事《风之名》相比万语同期推出的布兰登《迷雾之子》《伊岚翠》相比宣传力度上差了很多。有点“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的意思。不过,并不是说这本书就不及另两本书,甚至我觉得《风之名》要胜于《伊岚翠》。
       故事一开始《风之名》的主角大人就是一位攻成名就的秘术刺客隐居在世界大陆某个小小角落的小酒馆里聊度残生。抱歉,打错,是“功”成名就,今天我们不谈基情。就俺的腐虐本性来说,这个深得俺心。请注意,本书并不是独立成篇的小说,而是《弑君者传奇》的第一部,听听这书名儿你就知道这秘术刺客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虽然窝居在小小酒馆里当个店老板,身边跟个看上去十分二的小伙计,但是丫想当年却是个响当当的狠角色,这不,一个叫迪万的传作家不远千里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小镇子上,就为了能把“无血的科沃斯”全本故事听完。
       科沃斯同学,不是神马高贵血统的王子,亦非预言中的天命,丫就是一个小唱戏的,从小生活在家族戏班里,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大魔王杀死了他的父母,于是孤儿科沃斯就走进了霍格沃兹的魔法学校。抱歉,我又穿越了。但是《风之名》真的被人称为成人版的《哈利波特》因为几乎整本风之名都在写科沃斯在入学前的流浪生涯和入学后的学生时代。他是在如何穷困聊到的境地里(此货的爹妈啥财产也没留给他)凭着戏剧表演天赋苦心经营那点儿家当的(借高利贷的同学可参见本书);他是怎样一文不名地把妹的(此妹如何难把请见本书);他是怎样和富二代斗智斗勇的(贱招啊啊啊请参见本书);总之,他把大学理工科生那点龌龊生活过得是有生有色,有来到去,有滋有味,有啥忽悠啥。
       好了,《风之名》大概是啥意思,俺已经告诉你了。也许,你要问,搞毛!这比伊岚翠好看在哪?!
       首先,来说作为一个审富疲劳者,本人厌恶天生来就有钱有势的权贵人(卖萌和耽美的除外),俺喜欢看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一步一步往上爬,边爬边犯贱的矮穷矬。而且叔一开场就有股子不平凡的气场,令叔控们痴迷不已。
       其次,俺喜欢帕特里克·罗斯福斯这货的长相,仿佛是把谢耳朵充了气再添上一把络腮胡子,这二货号称“宅男骑士”看照片果然不假的,再看作家介绍,丫除了有宅男那股子矬劲之外,还有一份宅男弃而不舍的萌态,这个就让人刮目相看了。
       第三,《风之名》在切换科沃斯现在时态和自述故事时态转换得十分自然,而且恰到好处。现在的年轻作家优势就是叙事能力上远远强于老一代的奇幻作家,切换叙事时空人物好像是吃饭呼吸一样简单。但是他们也有一些略势,就是写什么都能让人看到前辈作家的影子。这点在《风之名》上也有表现,好在二宅帕特里克在炼金术方面确实是有过人的知识背景,所以在这方面模仿之处并不明显。奇幻小说嘛,首先设定上如果模仿的影子淡一些就会让人觉得更优秀一些。以目前第一部《风之名》来看,“弑君者传奇”系统应该是一部“插叙式的”“从中间写起”式的故事模式而不是倒叙,也就是说,利用插叙交待科沃斯的过去,然后故事再次从酒馆师徒的冒险重新开始,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交待故事的叙述模式。在《风之名》中,当故事切换出回忆进入现在,总会出现各种打断故事的事件,引发读者的猜测和想象,然后就在读者想要探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作者又狡诈地切换回忆,好像一条泥鳅一样油滑让人琢磨不透。
       第四,我十分喜欢《风之名》的魔法系统。作者本人就涉猎炼金术,所以《风之名》里的魔法带有浓厚的炼金术风格,有一些秘术师们通过学习炼金术知识制造魔法物品和药剂。也有一些秘术师可以施展同情术来控制魔法元素的能力。个人认为同情术这个魔法设定非常地道,读起来逻辑性很强,具体真实而且非常巧妙。特别是科沃斯用同情术拯救特邦城这段剧情,抛掉所谓的英雄情结,单独体会这种在大脑中重新构建物质之间的联系的魔法十分迷人,我认为就魔法设定而言《风之名》也小胜《伊岚翠》。
       最后,想说说衬托酒馆老师的小二巴斯特,此货果然来历不凡!丫本是幻境里的恶魔王子,花心大萝卜一只!而这样一只玩艺儿居然甘心呆在科沃斯身边,潜心向科沃斯学习。(这时的科沃斯已经不能再使用同情术了!)想想看,为什么,为什么呢为什么!个种原因你果真是想不到的各位,请允许我引用第一部最后巴斯特小二王子和迪万传记家的对话:
      
       “我们没有理由不成为朋友,你得到你的故事,他讲述他的故事,你了解真相,他重新记起他到底是谁,皆大欢喜”
       “你呢?你又能从中得到什么?”
       巴斯特似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笨拙地站起来片刻,所有流畅优雅的动作都消失了。一瞬间,他好像差点就要哭出来。“我想要什么?我只想把雷希找回来。我想要他恢复他原来的样子”
      
       懂了吧,同学,你懂了吧!这部小说之所以出现,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巴斯特同学对他的“雷希”科沃斯的一片深深滴基情啊啊啊啊!!!!
      
       是哪个混蛋说这篇书评不谈基情的?我可是从来没有说过啊啊啊!
      
      ----------------------------以下插播广告------------------
      订购地址: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18328576779
      
  •       本书第一章最为精彩,一流的文笔和一流的渲染,悬念设置引人入胜,让给读者大呼过瘾。可惜随着书的进展却越来越不紧凑,尤其是很多地方明明可以设置悬念或者进入高潮的,可是作者就是不那么干,所以显得非常平铺直叙。。。
      男主角有些Gary Stu的感觉,让人读着很不舒服,主要是因为他的一些行为和设定明显不符:比如他一些言行让作为读者的我觉得十分傲慢,但他的家庭教育明明那么有爱的,爸爸妈妈都是可爱谦虚的,我都不知道他的自负是哪里来的(好吧,他还是个少年,可以理解)。但是他明明聪慧过人,却会笨到掉进同学的圈套拿着蜡烛去图书馆(一般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要被罚的好吧),实在是让我觉得作者在偷懒,像一个别的合理的被害情节不可以么。加上男主一直有经济上的困扰,但由于天赋异禀学校给他了助学金一类的东西,结果这个人,尽管有了助学金,居然还不安分过日子,最后硬是弄出更多的经济困扰。。。如果不是作者因为情节而情节,就是男主大脑中缺少“理智”这种东西,真的和男主的“聪慧过人”设定背道而驰啊,以至于很多时候,我感觉与其读男主Kvothe在魔法学院的大学生活,还不如去读我自己的银行帐单来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呢。。。
      另外反派Chandrian的出场太少了,使得剧情略无聊,我在半路甚至产生了“作者已经忘记他们了吧”的错觉,总之这本书的节奏实在是把握得一般般,至少我觉得我可以列举出许多在悬念和节奏上比它更出彩的奇幻作品来。
      这本书最讨人喜欢的角色是Bast,神秘的高富帅,最重要的是和主角Kvothe基情四射。其他角色都略显平庸。。。
      《风之名》文笔异常优美(虽然我读的是德语版,但听读过英语版的德国人说,英语也写得很美),世界设定也有不少可圈可点的地方,但是人物的创作上还有待改进。除了主角以外,其他的人物都略显平面,不够丰满,而主角形象的建立也依然有待改进。。。情节上,吸引人的悬念虽然有不少,但都未被展开,依然有不少可以拓展的地方,希望在今后的故事里看到精彩的发展。
      我推荐这本书,它是今年来为数不多的质量上乘的奇幻小说之一,但是老实说,我也不觉得它真的有大家说的那么好啦。。。
  •       总体感觉很好,似乎处处都有线索,却不知道抓住哪根才好。
      
      科沃斯也许有着主角光环,毕竟那种聪明才智是天生的,并不是每个人通过修炼就能有的。但是和哈利波特不同的是,他猛然失去父母之后的那段生活对他的磨练,让他更加脚踏实地的先成为一个真实的人,而后才成为英雄。现在想来,缺少生活的磨练,可能就是为什么我感觉哈利波特到后期变得越来越浮躁,甚至在主角光环下开始变得讨人厌的原因。
      
      所以我很期待后面的两本,看他如何如何踏实地成为一个英雄,一个传奇。
      
  •       艋舺太子凤小岳也读《风之名》?饶舌团体大嘴巴也看《风之名》?潮男歌手黄立行觉得第一集太好看,已经冲去买第二集英文版,而且也看完了!《风之名》的精采故事实在太引人入胜啦!
      
      上周六(4/23)的苹果副刊采访了几位大明星,大家都读了《风之名》,对故事中高潮迭起的剧情都十分激动,一致好评!
      〈以下为苹果副刊全文,另附连结于此〉
      
      《风之名》有传奇有八卦 有幽默有悲伤 黄立行:第三集到底写完了没?
      
      《风 之名》是「弒君者三部曲」的第1集,这本小说实在好看,第2集英文版一出,我马上买来看完,不知道作者到底把第3集写完了没?我等着要看啊!就是因为太喜 欢这本书,即使我人在国外工作,也愿意抽空接受电话访问谈谈这本小说。我甚至还打电话给从事电影工作的表哥,叫他赶快把《风之名》电影版权买下来,没想到 还是晚了一步,电影版权早就被人买走了!
      
      与主角一起追风的名字
      该 怎么谈这本书呢?我不喜欢把故事情节说给还没看过书的人听,但要讲这本书好看的地方又很难不提到剧情。主角克沃思小时候,亲眼看到秘术士师阿本希施展魔 法,这老人居然可以呼唤风;看到这里我就像小孩看到新鲜玩意儿那样,忍不住惊呼「Wow!」,从这里开始我就喜欢上这本书,知道我和主角要一起追寻风的名字。
      这个作家真的很棒,我很少看到一个作家笔调幽默又不让人觉得三八,而且说故事的方法特殊,一面述说主角的真实面,另一面说主角 的传奇面,这中间就会形成所谓的八卦;传说中克沃思很厉害,但故事一开始他不过是个小酒馆的老板,到底过去发生什么事情?他真的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吗?这样 的好奇心,让人不断地想看下去。
      
      克沃思很难不让人喜欢
      作者打造了克沃思传奇的一面,但也用幽默笔调形容传奇的真实面,有时让人很同情他的遭遇,有传奇、八卦、幽默、悲伤,克沃思这个角色实在很难不让人喜欢。他 是个外表看来不强的酒馆老板,居然是传奇人物,这点也让我很喜欢,就像有人觉得黄立行不过是个歌手,怎么可能爱看书成这样!当外表和实际有差距的时候,其 实就会吸引别人一探究竟。
      
      演员凤小岳 飘忽的暧昧 像与小说建构另一段恋情
      我原以为奇幻小说就是有邪恶巫师要杀、柔弱公主要救的老套场景,所以一直提不起劲读《风之名》;但读了之后,发现作者不但跳脱既有公式,创造前所未有的世界,连书中的法术好像都有科学根据,真实的程度让我有「这好像可以学」的幻觉!
      其实面对异性时我很害羞,所以看到男主角和女主角的生硬互动,就觉得有趣;但我更向往书中若有似无的恋情,每次读到有男女主角的场景,我就特别认真,细细品味两人飘忽不定的暧昧,彷佛自己与小说建构了另一段恋情,青涩却极为精采。
      
      
      身为英雄 不知该喜该忧
      每次看到小说中的英雄,都有不知该羡慕还是该庆幸我不是他的复杂心情。克沃思亲眼看杀了双亲的凶手离去,那种悲痛与不甘令人不敢领教,但他凭着求知欲与报仇的动力,成为传奇人物,这就是时势造英雄吧!这英雄让我在冒险与曲折中,学到另一种沉着的勇气。
      采访╱杨采璘
      
      艺人王心如 书虽然厚 但翻开就忍不住想读下去
      我比较少看奇幻小说,但这本《风之名》很吸引我,虽然它非常厚,人物多、情节曲折、场景总在现实与回忆间转换,但我想只要是喜欢看书的人,一翻开这本书就会忍不住想继续读下去。
      我最喜欢男主角克沃思,出场时他是个平凡的小酒馆老板,但读到后面就会发现他其实没那么简单。此外,他从小就非常聪明,我很希望能拥有他的聪明和坚毅,这些都让我很欣赏。
      
      国中时遭霸凌 自我要求高
      克沃思进入大学院学习魔法后,因天资过人成了风云人物,但开始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这让我很有感触。我从国中开始拍广告,在学校常被一些同学排挤,长大后我才发现那些批评并不全是负面的,至少我从中领悟到必须更加对自己要求,才不会在掌声中迷失了自己。
      采访╱李志煌
      
      大嘴巴MC40 首部曲像陷阱 掉入这深渊我却洋洋得意
      「什么?居然没了!」当我看到《风之名》最后一页,当下我有些生气,这样的首部曲像陷阱,一旦掉进去,不仅无法出来,还会因掉入这深渊而洋洋得意。
      《风之名》像一部用现实堆积出的魔幻电影,我从没想过奇幻小说可以这么真实!尽管看不到正义与邪恶大混战,但主角苦练寻求,最后呼喊出「风的名字」时,我甚至 无法克制自己兴奋地吆喝「哇!太有张力了!」我喜欢作者的描写方式,像看一张张的设计图,透过不同角度、空间,交迭出完整又精采的神话。也很佩服作者刻画 人物的功力,看着克沃思向老师呛声,我也跟着热血沸腾,当他弹奏音乐,我就跟着陶醉,沉浸在虚幻却合情合理的世界中,真的很过瘾!
      
      
      收集了《风之名》的一些同人图,超精美的: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74105711/
      
      
  •        每个译者首先都是读者。
       我在澳大利亚接到《风之名》的翻译任务后,跑去书店找到英文版,被600多页的厚度吓了一跳。读过书后的情节简介,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是一个年轻魔法师的成长故事。学校,同伴,导师,仇敌,邪恶势力,魔法和剑……任何奇幻读者都耳熟能详的套路。似乎是要验证我的话,卡德的推荐语赫然写在书的封面上:成年版的哈利·波特。
       回家后我翻开了第一页,心想你再写能能写得过哈利·波特?然后,我就一直坐在原地,从中午看到深夜,直到恍然惊觉下一页已是封底。
       作为读者,这本书是一场盛宴。帕特显示出了大师级别的写作技巧:每篇乐章、每个音符都经过他的精心安排,但一切都自然契合得毫无痕迹。你别无选择,只能顺着他看似漫不经心的起承转合随风起舞,时悲时喜。
       然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跑到网上对朋友大叫啊啊啊怎么办,这本书太难翻了。
       这是当我读到序言就意识到的事。简单地说,帕特把一切都写得像诗。随处可见的童谣和诗歌,各种绝妙的文字游戏,主角“一生气说话就会押韵”的设定,要求读者付出相应努力才能真正领会的比喻和暗示——读者的天堂,却是译者的噩梦。
       我去搜了帕特的网站给他写信,才知道受到折磨的远不止我一个。因为译者太多,他特地建立了一个论坛,我们可以在那里互相交流,提出各式各样的问题——这个名字有什么隐藏含义?这句童谣会不会在下一本书里起到重要作用?这个文字游戏在我的语言里行不通,换成另两个词你看可不可以?有时我们甚至会发现描写中前后矛盾的地方,抓住他自己审稿时无意间放过的纰漏。……帕特对译者的问题都会耐心详细地一一作答。至今为止,汇总这些问题的Q&A文档已经长达两百多页。
       译者们的语言不同、面对的翻译难题也就相应各异。日文译者会问角色自称“我”时该用“私”还是“俺”,引出了帕特对人物关系的一大篇分析;葡萄牙语译者说一个名字在葡萄牙语里听起来像“梳子”,能不能稍微更改下拼写;当帕特表示一个词是阴性时,德语译者跳出来叫嚷着说怎么办,她一直把那个词翻成了阳性……即使别人提的问题完全派不上用场,旁观这些讨论也是件非常好玩的事。
       作为读者,我时常为自己的译者身份而暗自窃喜。在翻译过程中,我能看清普通阅读时往往一掠而过的巧妙细节,从半是分析半是再创作的角度感受整个文本,亲眼目睹故事背后隐藏着的巨大冰山……这是只有译者才拥有的得天独厚的福利。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了解这些并不显眼的精彩,我们才会更拼命、更努力地去译好每一个句子、每一处转折,只为“这里真是太棒了,好想让别人也看到”的单纯心情。
       在这个折磨并幸福着的过程里,阅读帕特的博客也变成了我的日常娱乐。他会写他的日常生活,回答具有代表性的读者来信,征集《风之名》的搞怪照片和T恤图案,为慈善事业义卖作家朋友的书……每一篇都妙趣横生,经常看得人乐不可支。
       开展慈善义卖活动时,为了配合他卖的那些书,帕特会采访相应的作者,每一篇都闪现着思维碰撞的精彩火花。我怀着想做出同样精彩内容的期待心情,为《风之名》中文版的上市对他进行了采访。下面就是我们的对话。
      
      
      
      
      
      
      
       译者:你现在是位著名奇幻作家了。你想过这本书会有这么成功吗?
       You have become quite a popular fantasy writer in the last few years. Did you ever imagine your book would be so big?
      
       帕特:没有。说实话,我都没想到它能出版。
       No. In all honesty, I never expected my book to get published at all.
      
       译者:写这个故事时,你有什么既定的目标吗?还是只是想到就写了?
       Did you have any particular goal in writing the story in the first place? Or did you write it simply because it was there?
      
       帕特:哦不,我不是为了闹着玩而写的。从一开始我就想写出一本好书,让人读了以后重新爱上奇幻。但我没想到能真的出书。我知道可能性不大。
       Oh, I wasn't writing just to goof around. I wanted to write a good book. I wanted to write something that got people excited about reading fantasy again.
       But I didn't expect to get published. I knew the odds were stacked against me there.
      
       很久以前我听说过关于写作的统计数据。内容大概是“在二百五十个开始写小说的人里,只有一个能坚持写完。在二百五十个写完了小说的人里,只有一个能出版。在二百五十个出版了小说的人里,只有一个能以此为生”。
       Fairly early on I remember hearing some statistics about writing. It was something along the lines of "Out of every 250 people that start a novel, one will finish it. Out of ever 250 people that finish a novel, one person will sell it. Out of every 250 people that sell a novel, one will manage to make a living at it."
      
       这方面的前景可不太乐观。所以我在高中分科时选择了化学和物理。我想,如果我想当作家,最好还是先找份工作养活自己。
       Those are steep odds. So I studied chemestry and physics in high school. I figured if I was going to be a writer, I better have a job that could feed me while I worked on my novels.
      
       所以能出书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惊喜。之后的一切,包括得奖和翻译成其它语言,都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So yeah, getting published at all was a pleasant surprise. Everything else that's come after that, the awards and being translated into other languages, that'd just icing on the cake.
      
       译者:你现在的梦想是什么?
       What's your dream now?
      
       帕特:活得开心。看着我儿子健康快乐地长大。
       To be happy. To be a good father and watch my little son grow up happy and healthy.
      
       译者:这答案朴实得令人惊讶。还有什么更魔幻一点的吗,比如呼唤风的名字,或者写出和特里·普拉切特一样多的书?
       That’s surprisingly down to earth. Anything more magical, like learning the name of the wind, or perhaps writing as many books as Terry Pratchett?
      
       帕特:如果我真的想变成别人,普拉切特绝对是首选。他是我最爱的作家。他写的东西妙不可言,幽默风趣,而且还很高产。他太棒了。
       If I wanted to aspire to be someone else, Terry Pratchett would be a good place to start. He's one of my favorite authors. He manages to be be brilliant, funny, AND prolific. He's amazing.
      
       但如果我真的去模仿他,我一定会失败,充其量也不过是他的劣质仿制品。我宁愿向着自己的方向努力,写出属于我的故事。
       But if I try to write like him, I can't help but fail. At best I'd be a bad copy of him. I'd rather try to develop my craft in my own direction, writing my own sort of stories.
      
       译者:奥森·卡德将你的书比作哈利·波特系列。你怎么看待这种比较?
       Orson Card has compared your book with the Harry Potter series. How do you like this comparison?
      
       帕特:我记得,他说我的书是成人版的哈利·波特还是什么,是吧?
       I remember that. He said that it was like Harry Potter for adults, or something along those lines, didn't he?
      
       译者:没错。我们找中国作家给你写推荐语,也有人提到了哈利·波特。不知道你怎么想,不过我觉得这就等于在说“我对这本书没什么话可说。”
       Yes he did, and when we sought out Chinese fantasy writers to write blurbs for you, one of them brought up Harry Potter again. I don’t know about you, but I secretly think it’s just like saying “I can’t think of anything interesting to say about this book”.
      
       帕特:(笑)有可能。我想有些人提起哈利·波特是因为他们觉得大家都知道这个系列。他们也可能是想说“这本书也许会和哈利·波特一样流行”。
       [Laughs.] That could be. I also think some people compare it to Harry Potter because they know it's a reference everyone else will recognize. Or they're trying to say something like, "This could be as successful as Harry Potter."
      
       或许他们没读过多少奇幻,想不出还能拿什么书来比。
       Or it could just be they don't read a lot of fantasy, so they can't think of another book to compare my book to.
      
       我已经学会了以保留的态度看待这些比较。
       As you can see, I've learned to take all compairisons with a grain of salt.
      
       不久之前,一位十四岁的读者给我写邮件。他说:“我刚看完你的书!超喜欢!简直就像……”然后他说了一本,嗯,一本不怎么样的书,我读过那本书,写得真的很差劲。
       A while back, I got an e-mail from a 14 year old fan. He said, "I just read your book! I love it! It's almost as good as…" and then he named a book that… well… it really isn't very good at all. I've read it, and it's really poorly written fantasy.
      
       但我当然只有感动的份。那个男孩特地抽时间给我写信,告诉我他喜欢我的书。我对他提到的那本书有什么看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喜欢。他是在说“我喜欢你的书,和我特别喜欢的那本一样喜欢。”
       But still. How can I help but be flattered by that e-mail? That young boy took time out of his day to e-mail me and tell me he liked my book. It doesn't matter what I thought about the book he mentioned. What matters is that *he* loved the book. He was trying say, "I love your book as much as something that I love a lot."
      
       不管他提到什么作品,那都是对我的称赞。
       It doesn't matter what compairison he used, that's a nice thing to say.
      
       译者:你是怎么想到要成为奇幻作家的?
       Was there a specific moment when you decided to become a fantasy writer?
      
       帕特:(笑)我从没想过要成为别的什么作家。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在读奇幻。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会读奇幻故事给我听。
       [Laughs.] It never really occurred to me that there was another kind of writer to be. I've read fantasy my whole life, ever since I was a little kid. My mom read it to me when I was really little.
      
       译者:你是怎么想到要当作家的?你天生就有写作的冲动吗?
       Was there a specific moment when you decided to become a writer, then? Did the urge to write come to you as a natural thing?
      
       帕特:我想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事让我决定开始写作。我一直都在写东西。高中时写小说,在那之前写诗。
       I really can't think of a specific moment when I decided to start writing. It's just something I've always done. Back in high school I started writing a novel. Before that, I wrote poems.
      
       更早的时候,我还试着写过电脑游戏。(那是1983年,那时我最喜欢的游戏都是文字形式的。)但我写不出来,因为我不懂编程。但我写出了整个故事,写好了所有的房间和谜题,角色和整个游戏的过程也都想好了。
       Before that, I tried to write a computer game. (This was back in 1983 when my favorite games were all text.) I couldn't do it, because I didn't know how to program well enough. But I wrote the story for the game. I described all the rooms and puzzles. I had all the characters and the idea for the game all laid out.
      
       讲故事的冲动可能源自我父亲,他总是不停地讲故事。
       It could be I get the storytelling urge from my father. He's always telling stories.
      
       译者:《风之名》里最难写的是什么?
       Which part of the Name of the Wind was the most difficult for you to write?
      
       帕特:开头费了我很大的劲。我写了好多年,努力想写出完美的开头,前后大概修改了上百遍。
       The beginning gave me a lot of trouble. I worked on it for years and years, trying to get it right. I probably changed it a hundred times.
      
       译者:我的确从第一句话开始就被吸引住了。我觉得现在的开头给整本书增添了另一层深度,也让故事变得更完整了。第二本和第三本的开头好写多了吧?(笑)
       It drew me in from the very start. I feel that it also gives the book just another layer of depth and a sense of completeness. I guess the beginning for the second and the third book became much easier after that? [giggle]
      
       帕特:哦才没有呢。第二本书的开头用了我几乎整整一年。
       Oh lord no. The beginning of the second book took me almost a year to get right.
      
       希望第三本好写点吧。现在写着感觉还行……
       Hopefully the third book will be easier. It feels easier so far…
      
       译者:对于这套三部曲,现在你最担心什么?
       What are you worried about the most about your trilogy now?
      
       帕特:一年以前,我担心第二本书会让读者失望。但现在《智者之惧》(The Wise Man's Fear)上市已经两三个月了,很多人都说比第一本还好看。
       A year ago, I was worried that the second book might not live up to peoples' expectations. But The Wise Man's Fear has been out for a couple months and a lot of people say they like it better than the first.
      
       所以现在我转而担心第三本书,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这个结尾。
       So these days I've moved on to worrying about the third book. I wonder if people will like the end of the story.
      
       译者:这么说读者是最终的裁判?我记得你说过,就算有人不喜欢,如果一个结尾是正确的结尾,那它就该是最后的结尾。
       Readers are the final judge of your book then? I remember you said on your blog that a story has to have the right ending, even if it's not the ending some readers were expecting or hoping for.
      
       帕特:这是件很微妙的事。当然了,如果我是唯一一个喜欢结尾的人,那我就是个失败的作者。
       It's a tricky thing, really. Obviously, if I'm the only one that likes the ending, I've failed as an author.
      
       但另一方面,没人读完《哈姆雷特》会欢呼雀跃。我们都不喜欢最后的情节,但那是正确的结尾。
       But at the same time, nobody watches Hamlet and goes "Yay!" at the end. We don't like what's happened, exactly, but it's still the right ending for that story.
      
       有时我们最喜欢的结尾并不是我们最想要的那个。我不知道这么说你能不能明白……
       Sometimes the ending that we like best, isn't the one we want the most. I don't know if that makes sense to anyone but me….
      
       译者:我懂你的意思。有时正是这种不满足才让我们战栗心痛。
       I understand what you’re trying to say. Sometimes it’s this unsatisfaction that really gives us the shivers and aches.
      
       帕特:没错,就是这样。
       Yes. That's it exactly.
      
       译者:这套书写了这么长时间,你会觉得烦吗?
       After spending so much time writing and revising the book, do you ever get fed up with this world?
      
       帕特:哦当然了。这个故事我已经写了快二十年,就像任何稳定的长期关系,你免不了会有时觉得厌烦。
       Oh of course. I've been writing these books for almost two decades, and it's just like any long-term relationship, occationally you're going to get sick of your parter.
      
       但那都是暂时的。我从心底爱着这个世界,爱着里面的角色。
       But those are just momentary irritations. Underneath it all, I love the world. I love the characters.
      
       译者: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你肯定增加删改了很多情节和角色。有没有哪条故事线是自己跳出来的,连你也吓了一跳?
       During this process, you must’ve deleted as well as added a great number of plots and characters. Was there any story line that jumped out and surprised you?
      
       帕特:当然有。原本的故事里没有奥莉,结果她变成了一个非常讨喜的角色。我喜欢描写她和科沃斯在一起的场景。
       Oh absolutely. Auri's character wasn't in the original story, and she's turned into such a delight. I love writing scenes with her and Kvothe.
      
       译者:作为你的译者,我有幸目睹了部分改稿的经过。那可是非常繁重的工作。老实说我吓了一跳,我从没想过写作是这么技术性的一件事。
       Being your translator, I had the luck to witness some of the revision process of your book. It was tremendous work. Frankly, it surprised me as I never thought that writing was such a technical work.
      
       帕特:真逗。我以为作家总是低估译者所付出的努力,没想到你们也会看扁我们。
       That's funny. I think writers underestimate how much work the translators have to put into a story. It's nice to know that you guys can underestimate us too.
      
       译者:现在出版的这本书和你多年前写的故事差别很大吗?
       Would you say that the story in print now and the story you wrote many years ago are two different ones?
      
       帕特:哦是的,非常不一样。我开始写作时毫无经验,从书稿里也看得出来。整个故事散乱冗长,支离破碎,非常稚嫩。我慢慢地从头改起,改了将近十五年,现在这第一本书终于像玻璃一样平滑顺畅了。
       Oh yes. Vastly different. I didn't know what I was doing at first, and it showed. The book wandered and rambled. It was very rough. I slowly refined it, and after almost 15 years of polishing the first book is smooth as glass.
      
       译者:《风之名》所写的故事让我想起了很多奇幻作品,比如《地海巫师》。但你把一个传统的英雄故事写得让人耳目一新。这是你有意达到的效果吗?
       The story of The Name of the Wind reminds me of many fantasy works, for example A Wizard of Earthsea. Yet you have made a traditional hero story so new and original. Was this your intention all along?
      
       帕特:是的。我想写个脱离固有套路的故事,但同时又希望读者能得到传统奇幻所给予人的感受,和我十岁读到《霍比特人》或《柏恩之龙骑士》时一样。
       Yeah. I wanted to write a story that wasn't cliché, but that still hopefully could give the reader the same feeling I used to get when I was 10 years old and reading the Hobbit or Dragonriders of Pern.
      
       译者:哪些书成为了你写作和人生的导师?
       What books have played a part as your writing (and life) guide?
      
       帕特:很难挑出具体的几本。我小时候在乡下生活,同龄的孩子不多,所以我读了很多书,每天至少一本,短的话两本,就那么读了上千本书。每本书对我都有影响。
       It's hard to pick just a few. Back when I was young, I lived out in the country. There weren't a lot of other kids, so for years and years I read a novel a day. Two if they were small. Thousands of books. They all influenced me a little.
      
       译者:你在书里写了很多童谣和歌词,以前读过不少诗歌吧?
       You wrote quite a number of ballads and lyrics, I guess you've read a lot of poetry too?
      
       帕特:我曾用两年时间系统地学习诗歌,学到了很多语言方面的知识。
       I spent a couple years studying poetry, both reading and writing it. It taught me a lot about the language.
      
       译者: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How do you like this stage of your life?
      
       帕特:有些部分还不错。我喜欢参加书会,见到喜欢我作品的读者。我也喜欢和其他作家见面,讨论写作这回事。我喜欢写博客,开展慈善事业。
       Parts of it are pretty nice. I like going to conventions and meeting people that like the book. I like meeting other authors and talking about writing. I like writing in my blog and working on my charity.
      
       但有些部分就没那么美好了。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忙,我不喜欢这一点。我不喜欢总要出远门,很长时间见不到我儿子。
       But other parts aren't so nice. I'm busier than I've ever been before. I don't like that. I don't like spending so much time away from my son when I travel for work.
      
       译者:你还在教书吗?
       Are you still teaching?
      
       帕特:三年前就不教了,因为我没时间写作。但我刚受到邀请,去大学里教授一门文学创作课。我很兴奋。这是我第一次用整个学期的时间教人写小说……
       I stopped teaching about 3 years ago because I wasn't getting enough writing done. But I was just invited to teach a creative writing course at the university. I'm excited. It will be my first semester-long chance to teach fiction writing….
      
       译者:我还以为写小说是种无法教给别人的艺术呢!
       I thought fiction writing was an art that couldn’t be taught.
      
       帕特:从某些方面来说你说得没错。写作不像化学,没有切实的守则。你不可能跟随什么指示就写出一本好书。写作更像炼金术,是一门艺术。
       In some ways you're right. Writing isn't like chemestry, where there are concrete rules. It's not as if there's a simple recipee, and if you follow it you get a good book at the end of the process. Writing is more like alchemy. It's an art.
      
       但反过来说,写作过程里的某些东西是可以教给别人的。写作也是一门技术,就像木工和建筑学,有很多可以教给新手的诀窍和秘密。那就是我要教的内容。
       But on the other hand, there are parts that can be taught. Writing is also a craft, just like carpentry or masonry. There are tricks and secrets that an experienced person can pass along to someone newer in the craft. Those are the things I can teach.
      
       译者:你平常的日程是如何安排的?
       What's a typical day like for you?
      
       帕特:(笑)最近两年我都没有所谓“平常的”日程这回事了。
       [Laughs] I can't remember if I've had a typical day in the last two years.
      
       这取决于我在忙什么。有些时候我整天都在给人回邮件。如果我去参加书会,我会给人签名,和编辑见面,参加一些论坛。如果我在大城市举办签售活动,就会一连六到八个小时都在给人签名。
       It all depends on what I'm working on. Some days I do very little but catch up on my e-mail. Other days, if I'm at a convention, I might sign some books, meet with my editor, and participate on some panels. If I'm doing a signing in a big city, I might spend 6-8 hours doing nothing but signing books.
      
       如果截稿日快到了,我就会一整天都埋头改稿,除了吃饭就是工作,连续干上十四到十六个小时。
       If I have a deadline coming up, I could very easily work on revising my manuscript all day, doing nothing but eat and work on the book for 14-16 hours.
      
       一年前我写过一篇博客,详细描述了赶稿时我一天的安排。这里是链接:http://blog.patrickrothfuss.com/2010/08/fanmail-qa-revision/
       I wrote a blog about a year ago that detailed exactly what I do during a day like that, if you'd like to link to it.
       http://blog.patrickrothfuss.com/2010/08/fanmail-qa-revision/
      
       译者:这篇文章很有意思,我能翻译过来附在后面吗?
       That’s a funny and informative blog. Do you think I could translate it as an appendix?
      
       帕特:请便。
       Be my guest.
      
       译者:布兰顿·桑德森也是一位新兴的奇幻作者,你之前也和他交谈过。你觉得你们的作品和那些经典的奇幻著作有什么不同?换句话说,你觉得近年来奇幻写作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吗?
       Brandon Sanderson is another new-risen fantasy writer who you’ve talked with. Do you think there is an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your works and the ones of famous fantasy masters? In other words, do you see any notable change in the writing of fantasy in recent years?
      
       帕特:最近,越来越多的奇幻作者写出了打破固有模式的作品。故事里不一定还会出现巨人军队或魔法指环,作家可以随心所欲去写自己想写的故事。
       Lately, more and more fantasy authors are writing stories that break away from the old cliches. You don't have to have armies of orcs and magic rings anymore. You can tell whatever sort of story you want.
      
       译者:也就是说奇幻这种体裁摆脱了严格的设定框架,变成供人随意使用的工具,而那些明显的体裁标记(指环,巨人,龙)都变得可有可无了。这些具体的东西都没有了,你觉得奇幻的核心是什么,和其他文学形式的区别又在哪里呢?
       So the genre has changed from strict guidelines to a medium free to use, and the genre markers (rings, orcs, dragons) become optional rather than necessary. With such concrete things gone, what do you think is the underlying core of fantasy that distinguishes it from other types of literature?
      
       帕特:奇幻充满奇迹和惊喜。
       Fantasy is the genre of wonder and delight.
      
       奇幻总在问,“如果……,又会怎么样?”
       Fantasy is the genre that asks, "What if…?"
      
       这是个重要的问题,是所有科学创新和社会变革的核心。奇幻教给我们灵活的思考方式,让我们明白现有的状况并非唯一的出路。奇幻告诉我们,改变是可能的。
       It's an important question. It lies at the heart of all scientific innovation and social change. Fantasy teaches us to be flexible in our thinking. It helps us realize that our way is not the only way. It helps us realize that change is possible.
      
       译者:你的书已经被翻译成了很多种语言。你会担心外国读者无法彻底理解你的故事吗,特别是在那些文化差异巨大的地区?
       There are already a lot of translated versions of your book. Do you ever worry that foreign readers cannot fully understand your story, especially if their cultural background is vastly different from yours?
      
       帕特:我并不担心人们会看不懂这个故事,我觉得它所讲的东西是全世界共通的。
       I don't worry that people can't understand the story itself. I like to think that's fairly universal.
      
       但我的确担心有些东西会在翻译过程中消失。我很擅长运用语言,但当然仅限于英语。微妙的文字游戏很难翻译,诗歌也是。
       But I do worry about other parts of the book getting lost. I'm very good with words, but only in English, obviously. It's hard to translate clever wordplay. Or poetic language.
      
       还有些东西不仅难翻,还依赖于文化本身,比如幽默。人们往往无法理解另一个文化的笑话。我会担心这些东西在译文里会变形,或者不见了……
       Other things are hard to translate *and* they're very culture dependant. Humor, for example. That doesn't always travel well. I worry that things like that will get garbled or left behind..
      
       译者:的确,文字游戏、诗歌和笑话是挡在完美译文之路上的三头恶魔。有时我会为此诅咒你。(笑)但它们是你故事里不可或缺的成分。
       Oh yes, wordplay, poems and jokes are the three devils lying in the way to the gate of ideal translation. Sometimes I curse you for that. [laugh] But they’re essential to your story.
      
       在译者论坛里,我看到所有译者都竭尽全力译好这些东西。这个过程非常有意思,我总会受到他们的激励。
       In the translators’ forum, I can see that every translator is trying the best to tailor these things to their own language, which is amazingly amusing and inspiring.
      
       帕特:他们的努力让我非常感动。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对故事表现出极大的尊重。这超出了我的预期,我自觉受之有愧。
       I'm terribly flattered at how hard so many of them have been working. Everyone has been so careful and respectful of my story. It's more than I ever expected, and much better treatment than I deserve.
      
       译者:你拿到外文版会怎么办?
       What do you do with the translated versions of your book?
      
       帕特:我一般都会欣赏封面。除了英语,我只会一点点德语,所以也只能欣赏封面艺术了。
       Mostly I admire the cover art. Other than English, the only language I know is German, and just a little of that. So all I can really do is look at the pictures.
      
       译者:你会专门腾出一个书架来放它们吗?
       Do you have a special bookshelf for them?
      
       帕特:会啊。我称之为我的虚荣架,上面放了至今为止的所有版本。
       Yeah. I call it my vanity shelf. It's got a copy of ever edition of my book so far.
      
       译者:现在有多少本?
       How many are there at the moment?
      
       帕特:二十四本,还不包括你的译本。我还没见过中文简体版的实体书呢,但封面很漂亮。我想那是我至今为止最喜欢的封面。
       There are 24 right now. That's not counting your translation. I haven't actually seen the Chinese version in real life yet. The covers are beautiful. I think they might be my favorite so far.
      
       别告诉其他出版商。
       Don't tell my other publishers I said that.
      
       译者:你会翻开外文版,试着猜测某些句子在讲什么吗?
       Do you flip through the foreign editions and try to figure out some of the sentences?
      
       帕特:会。我把序言来回读了太多遍,差不多可以背出来了。所以我会翻到序言那页,看能不能猜出某些词句是什么意思。
       I do. I've read the prolouge so many times that I can pretty much recite it in English. So I look through that page and see if I can figure out what the words or characters mean.
      
       译者:我记得台湾版封面上的“73”曾让你困惑过好一阵。读到你那篇博客时我笑出了声,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真相。
       I remember you were puzzled by the number “73” or something attached on the cover of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version. When I saw your blog, I laughed out loud and then hesitated if I should keep it a mystery.
      
       帕特:是啊。那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Yeah. What did that mean, anyway? I don't think I ever found out….
      
       译者:应该有读者在回复里解释过了,那其实是一个贴上去的“73折”标签。(笑)。
       I think some readers have already given the answer in the replies, but it was actually a removable tag saying it's now on a 73% discount. [laugh]
      
       帕特:哦对了,的确有人回答过。我总是惊奇于有那么多人会读我的博客,还知道那么多东西。
       Oh yeah. That's right. Someone on my blog pointed it out to me. I'm always amazed at how many people read the blog, and how resourceful they are.
      
       译者:你不会外语,是怎么想出了阿岱姆独特的语言系统,还写得那么真实可信?
       If you don’t speak any foreign languages, how did you manage to create the language system of the Adem and make it seem so real?
      
       帕特:这个嘛,我天生就喜欢什么都学一点。所以虽然我并不精通哪一门外语,我对很多语言都多少了解一点。我学过拉丁文,希腊文,法语和德语。
       Well, I'm a dabbler by nature. So while I'm not really fluent in any languages, I know a little bit about a lot of them. I've studied a little bit of Latin and Greek. A little bit of French. A little bit of German.
      
       可以说,虽然我不会使用外语,但我很了解语言这回事。过去两年里和译者的互动也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当我要创造一门语言时,我把这些知识全用上了。我想让它显得尽量真实。
       I suppose it's fair to say that I know a lot about languages, even though I don't know the languages themselves. Working with my translators over the last couple years has added to that. I used all that when I'm creating a language for the book, as I want it to seem as real as possible.
      
       译者:书里的地图是平的。你笔下的世界是像地球一样的星体吗?
       The map of the world in your book is flat. Is it set in a globe like ours?
      
       帕特:这是个好问题,从来没人问过。
       That's a good question. Nobody else has ever thought to ask that.
      
       但我恐怕无法回答你。关于这个世界,我还有些秘密想保留。至少现在还是。
       But I don’t think I'll answer it. Some parts of the world I keep a secret. At least for now.
      
       译者:你考虑过这个世界的天文学设定吗?
       Have you considered about the astrology around it?
      
       帕特:我想过。这个世界有自己的星体和星座,要全设定出来可是项大工程。
       I have thought about it a little. They have different constelations and stars there, so developing something like that would be a serious undertaking.
      
       我特别感兴趣的还有幻境所在的宇宙。幻境有着完全不同的星空,而且那里不存在普通的日夜,那样的天文学设定一定很有意思。
       What would be really interesting to me is the astrology of the Fae realm. Not only does that sky have entirely different stars, but they don't have a standard day and night like we do. That would make for some interesting astrology.
      
       译者:我立刻想到了好几本描述特殊天体的科幻小说……在你的书里,你是从科学切实的角度来描写魔法的。虽然科幻奇幻的分类过于刻板又不切实际,但可以说你是用科幻的手法写了奇幻的故事。另一方面,“幻境”的描写又变得飘渺神秘,更像传统意义上的奇幻了。但现在你又提到了星空……这么说幻境的存在也可以用科学来解释,像是平行宇宙什么的?
       I immediately think of several SF books with interesting astrology, which reminds me… In your book, you have treated magic from a scientific and realistic point of view. Pardon the rigid and unrealistic classification, but it seems to me that you've written fantasy in a science fiction way. On the other hand, the Fae realm looks mysterious and glassy, seeming like traditional ‘fantasy’ again. But now you mention astrology… So the existence of Fae can also be explained scientifically then? Something like parallel universe?
      
       帕特:幻境的存在的确可以做出解释,但不是什么严谨的科学。在我所写的这个世界里,一切都安排得很合理,但那并不意味着这是个完全遵循客观规律的世界。公式和诗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两者都有逻辑,但它们的逻辑是不同的。两种东西我都想要。
       The existance of the Fae could be explained, but probably not in strictly scientific terms. Everything in my world fits together sensibly, but that doesn't mean it has to be entirely rational. There's a big difference between an equation and a poem. Both make sense. But they make sense in a different way. I wanted both those things in my book.
      
       译者:这是你的书里我最喜欢的一点。
       This is one of the things I love most about your book.
      
       书里有好几条故事线,都错综复杂地联系在一起。你是如何整理思路的?你会编纂词汇表,画出故事线吗?
       There are quite a few plot lines in the story, and they mingle together in a complex way. How do you organize your thoughts? Do you compile terminologies? Do you draw story lines?
      
       帕特:我会用好几种方式整理思路。我有张地图,上面标出了所有的国家、文化和语言。我不画图表,但有时我会列出大纲,或在卡片上写笔记。
       I do a bunch of things to keep things straight in my head. I have an Atlas for my world with details about the different countries, cultures, and languages. I don't do diagrams, but sometimes I use outlines or notecards.
      
       但更多时候,我会把整个故事通读好几遍,确保没有什么说不通的地方。
       Mostly though, I just read the book again and again, making sure that everything makes sense.
      
       译者:那可是对记忆力的严峻挑战。翻译时我会列出名词对照表,结果发现第一本书里某个一闪而过的词到了第二本书里变成了一段重要的情节。
       That is some serious task on the memory. In translation I compiled glossaries, and only through this did I notice the connection between a passing remark in book one and an important scene in book two.
      
       帕特:所以我很喜欢译者们,他们会发现我多年前偷偷藏在字里行间的小秘密,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That's why I love my translators. Sometimes they catch little secrets I've slipped in to the books years ago and forgotten about in the meantime.
      
       译者:你在博客里说你会把书稿交给“试读者”过目,这是个怎样的过程?你期望怎样的反馈?
       You mentioned in your blog that you would give your script to “Beta readers” for their feedback. How does this process work? What do you look for in their comments?
      
       帕特:我想要的主要是诚实的意见。
       Mostly I look for them to be honest.
      
       我会把书稿给他们一份。他们读完整个故事,在空白处做些批注。不是很正式的东西,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I give them a copy of the book, then they read it and make notes in the margins. Nothing too serious. Just whatever they're thinking at the moment.
      
       有时他们会发现一些错误。有时他们会写:“我笑了。”
       Sometimes they help me catch mistakes. Sometimes they write, "I laughed here."
      
       多年以前,我刚开始这么做的时候,有一次我回到家,发现其中一个人淋着雨坐在我家门外。他已经在那儿等了我两个小时,就为了看到后面的书稿。
       Years ago, I came home to find one of my very first beta readers sitting outside my house in the rain. He'd been waiting there for two hours because he wanted to get the next piece of my book.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本书也许还不错。
       That was when I started to suspect that the book might be good.
      
       译者:在读者给你的评价里,你最难忘的是什么?
       What is the most memorable feedback you’ve received from readers?
      
       帕特:一年前,有人用书里的某个角色给自己的孩子起了名。那对我是个很大的惊喜。后来当我为了第二本书四处做宣传的时候,我在某次签售会上遇见了一位女士,她把我的签名纹在了手臂上。
       A year ago someone named their baby after a character in the book. That was a big surprise. Then when I was touring around book too, I met a woman at a signing that had my signature tatooed onto her arm.
      
       但最难忘的还是两个月以前,一个男孩给我写信,说我的书救了他一命。那是封令人震惊的邮件。他说他本来想自杀,结果看见我的第二本书出了。他用一整天读完了它,然后觉得事情也没那么糟糕。
       But the one that's the most memorable was a couple months ago. A young boy wrote me to tell me that my book saved his life. That was a startling e-mail. He said he was going to kill himself, but then he saw that my second book was out. He spent the day reading it, and afterwards, decided that everything wasn't quite as bad as he thought.
      
       不知道会不会有比这更让人难忘的评价……
       I don't know if anything will ever top that….
      
       译者:你有什么想对中国读者说的话吗?
       Would you like to say a word or two to the Chinese readers?
      
       帕特:大家好。很高兴认识你们。希望你们喜欢这本书……
       Hello there. It's lovely to meet all of you. I hope you like the book…
      
      
      
      
      (附:访谈中提到的博客翻译版:http://site.douban.com/widget/articles/2021712/article/14487331/)
      
      
      【欢迎各种挑错指教\(^o^)/~】
  •       故事里的英雄在三天的时间里滔滔不绝地对一位小师弟讲述自己的峥嵘岁月:“其实我这个人很普通的,我不过是学城有史以来最大的天才,最出色的音乐家,最温柔痴情的护花使者罢了。我没干过什么光荣事迹啦,也就是屠个龙啦,跟世界上最可怕的黑暗势力战斗个啦,我也没见什么世面,不过绕了大半个地球,救过郡王,当过高参,泡过精灵,去过彼岸啦,我的人格也很平常嘛,不过是扶弱济贫,惩恶扬善,机智勇敢,从一而终,嘉妇人而哀孺子神马的……,你千万不要崇拜我哦小弟弟,别像你旁边这位似的。”
      然后他那位精灵王子的学徒用‘打歪主意我就宰了你’的目光看着小师弟,又用温柔贤惠崇拜的目光望着我们其实是个普通人的英雄大人“才不是呢,你是最伟大的英雄哦,世界还靠你拯救呢,人家就是崇拜你嘛~~~~”
      
      猜测,故事的构架很传统,虽然讲述的方式相当不传统,可以一猜。故事是倒叙,不难想象,克乌斯的仇家跟他本人,跟故事开始时的混乱和灾难都大有关系。那位骄傲的郡王夫人,大有可能是小克的母亲的妹妹,她的家传宝物,没有锁的神秘盒子,大概跟小克房间里的打不开的神秘箱子是一个?而这件宝物跟小克的仇家,和最黑暗的秘密——仇家的名字和真相,传说中的骑士团组织,像忍者神龟那样住下水道的神秘女孩,女孩带小克漫游过的废弃的地下城市,小克在精灵地听到的预言,肯定会穿成一线。小克扬言自己像韦小宝一样毫无节操穷追不舍的女歌手戴娜,结局可以想象,因为小克的隐居生活的另一半是他那位对人腹黑对他贤惠的精灵学徒嘛,必定修不成正果,好给精灵君倒地方嘛。期待精灵君和小克的相遇喃,他们俩,据小克谦虚的回忆和学徒热烈的提醒,不是被人在歌谣里传唱‘白骑士的巡礼’神马的?相当激荫……
  •       我给这本书写个评论,我觉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里面有太多东西,描述,和情节是打动人的。但是动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作者的描述和情景。所以这种感动和记忆只属于那些真的去阅读过每个文字和句子的人。所以我可以说,这个故事也许不是一个extraordinary的故事,但是讲故事的人是extraoridinary story-teller。要写一个书评是很困难的事情,要写好,也许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自己也是个作家,才能有能力用自己的话,让别人体会到原作品的好。可惜我不是个作家,
      
      
      
      书的前200页中大概有50页都在写主角在失去了父母,老师,流落丛林,从丛林出来又在城市里面流浪,光着脚在城市里跑动,躲避常有的欺辱,在屋顶上过夜的场景,写得相当的真实。
      
      我记得有个小情节,是说,主角在屋顶上睡觉,听到下面传来那种被欺负的人的哭泣声,他拿起一块木板想砸下去,但是又想到,如果这样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自己就会失去躲藏的地方,失去亲人留给他的书,所以就装作没有听到。过了很多很多年,他在叙述这段故事的时候,就说,我忘了很多事情,但是我仍然记得那个人哭泣的声音,因为伤害会痊愈,但是guilt is always there。
      
      听他讲故事的人,说,there is nothing you could have done.
      他摇头,说,I could have done something,just I chose not to,
      
      以上的内容并不是文章的原话,只是我大概的记忆。
      
      
      整本书看完的感觉就是英雄的舞台才刚刚搭建起来,还有很多故事没有讲述,很多困难没有克服,很多秘密还没有揭开。这是一本好书。出乎意料的打破了,只是觉得是另外一个奇幻的故事的印象。除了幻想以外,还有很多别的东西,比如哲理。除了一个主角以外,别的配角的形象也很丰富。
      
      这部书的作者,一直在一些小情节中,透露出温情和感人。
      
      比如,一个传说中的英雄,第一次开始觉得自己是some sort of hero的时候,不是他杀了龙,不是他冲过火海救了一个女孩,是他对一个小女孩施了“魔法”,告诉她,这个魔法会一直保护你的时候。
      
      比如,形容生命中的女人“let me say one thing before I start. I've told stories in the past, painted pictures with words, told hard lies and harder truths. Once I sang colors to a blind man. That, I think, was easier than this. Trying to make you understand her with nothing more than words. You have never seen her, never heard her voice. You cannot know.”
      
      etc
      
      所以我也只能说,if you never read this. You cannot know.
  •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的确,真是契合,很有趣。
  •     写得真好,看完风之风,再看这个评论,又是一次升华。
  •     风之名。。。
  •     但我听到30章左右,感觉没有那么扣人心弦啊...看的小说不多,当时手不释卷的只有达芬奇密码..
  •     哈,果然大家都是同感,文中这两段和丹娜相关的文字我也摘录了。觉得作者写感情写对话都实在牛逼。
  •     很想知道有多少读者是因为里面有基情而购买的。如果很多的话,我们家《巫城记》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776216/就能大卖了。
  •     不是为了基情买的,但是被基情惊呆了……
    看了巫城记的简介后,再次被惊呆了……
  •     颤抖吧,凡人~
  •     请问楼上巫城记什么时候能出?颤抖地捧着简介给跪了……
  •     我也不知道,四本我们都想让《风之名》的译者翻译,但目前她只翻了一本,估计得等一阵了
  •     我當初也給萌的XD
    我看完之後就在那一直唉唉嚎嚎的,興奮的不得了--因為這萌的我好開心,’而且,說真的,比我當初想像的好太多了--我當初是半信半疑的呢WWW
    還沒看完,我就慶幸的不停低嚷:<太幸運了>,真的WWW
  •     我是抱着很正直的心去看的,结果被萌得泪流满面,痛苦等后面两部中。
  •     看同情术那一段总怀疑他读过金枝。
  •     才发现这篇是杜拉克姐写的啊……第一次看就笑抽掉了XD
    暑假看了《风之名》咳咳,作为一个宝钻死忠粉一开始爱上这书纯粹是因为主角大人让我同时联想到了大梅二梅,红头发会唱歌什么的……
    不过故事真的是很给力,虽然本质是俗套的孤儿学艺冒险故事但是文笔和设定都很给力嘛~
    最近磨磨蹭蹭慢慢腾腾一点点磨完了英文原版的《风之名》开始继续磨《智者之惧》,发现虽然早就不是第一次读英文小说但是读得这么开心还真是第一次呐,文笔太漂亮了。
    PS 第一遍的时候真的很正直嗯注意力都在难把的妹上,第二遍越发觉得Bast真是闪瞎【捂眼】
  •     年轻的科沃斯身边目前三男(西蒙、威莱姆、安布罗斯)三女(丹娜、奥莉、菲拉);等死的科沃斯身边可是只有巴斯特啊啊啊啊啊啊~~~
  •     我是在iTunes上听的这两本书。丹娜比起Bast弱爆了有木有!最喜欢Bast了!!
  •     王子的人缘太好了。。。。。绝世好攻!
  •     第一本的确给人很多情节都没有展开的感觉,第二本《智者之惧》就好多了,也厚了很多,正在努力啃中
  •     读到一半就觉得男主好烦,我果然不是一个人。漂亮又bitch的Denna一脚把男主踹了的时刻是我觉得本书最激动人心的部分。其他的部分也完全同意。人物形象,尤其是女性角色是本书的一大软肋。
  •     中文版什么时候出呢??
  •     现在当当上有预售了,书下周能印出来,发到市场上具体要多长时间不太清楚,但是应该很快啦=w=
  •     我也经常去他博客晃荡,感觉Pat挺完美主义的。好期待第三本,据说还要好几年。那就先看中文版吧:)
  •     完美主义没错w!!
    第三本估计短时间内是出不来了……
  •     关于“大学”的疑义
    没有看过英文版,但对于大学这一词的翻译感觉特别别扭。试阅版中提到书中所谓的“大学”与我们常提到的大学是不同的,学生进入“大学”学习的是秘术,培养秘术士,但当直白的翻译成“大学”之后少了一分神秘感,倒很容易和我们上的那个大学联想到一起,因此我看到这个词的时候确实满眼黑线。。。
    我觉得这个词完全可以参照台版的翻译,译为“大学院”,别看就多了一个“院”字,既与现实中的大学做了区分,同时又增加了几分古朴、神秘的感觉。
  •     多谢建议^ ^
    “大学院”的确有种古朴气质,不过我会觉得这个词所带的中国古典文化气息太浓厚,和书中的世界不搭,“学院”也会引出“是否隶属于大学、还有其他学院吗”之类的问题,而且好像有种“没有正式认证为大学所以只能称之为学院”的感觉(当然这只是我个人这么想)。
    书中大学和我们大学的区别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我没觉得有必要在名词本身上就做出区分。书里用的就是最普通的the university,pat自己也没有与现实中的uni做出区分。
    当然各人口味不同,多谢你这么直率地提出:)
  •     谢谢您的解答~我想也许看过这本书中会对大学这个词有一个新的认识~~~
    顺着这本书的线索看到了许多您翻译过程中所下的功夫,真心觉得这会是一本高质量的译本~
    接下来就盼望实体书的出版了~
  •     不用这么客气,称呼你就好啦ww 实体书应该很快就有了,希望看的愉快,看到什么问题也请继续提出来XD
  •     得嘞~话说确实挺兴奋的,很早之前就特别期待能看到这本书的简中版,如果竟成为了现实~而后看到如此用心的翻译,就更加期待了~
  •     刚才和《时光之轮》的李镭聊到《风之名》的翻译,他也说能感觉到译者确实很有爱地在翻译本书...
  •     ccxx屈大和李镭翻译的都很用心啊~作为译者其实也是可以有大批簇拥的,如果翻译的好的话~~~
  •     第二本中文啥时候出有计划了吗?
  •     翻译已完成,正在出版流程中~
  •     太帅气了~!!!
  •     看到“73”那段,笑翻。
  •     书里有地图!kindle版含泪飘过
  •     看起来作者和译者都是有趣又有爱的人呢
  •     已经到手了 内容不错,语言优美。第一部有点坑,还分上下两册,第二部就比较厚实了。
  •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73折翻译成英文应该是27% off.
    如果一本新书是73% off, 作者会心碎的吧。
  •     @绞脑汁儿 你说得对!应该是73% discount……谢谢!
  •     学徒和小克确实太腐了!!!!
  •     剧透设个注意如何啊! 写得好XDDDDD
  •     风之名、智者之惧、石之门。三本加起来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每一本都各有自己的完整性~
  •     我就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巴斯特这货一看就是个腹黑,他对科沃斯好得不像话……叙述方式我喜欢,读着很安心
  •     哎 你贴那么多英文干嘛
  •     因为这本书就是英文的。英文的部分都是引用书里面的。
  •     现在再续,不会跟冰火比
  •     正在看这本书。。。。看了你的评论,有屯书的习惯
  •     老弟看过之后才让我买的~~,加油
  •     慢慢阅读吧,但无疑是一部世界观相当庞大清楚地好书
  •     我最喜欢里面的壹索和萝玲了。,感觉很不错!赞一个!
  •     蛮喜欢飘灯的,魔幻类小说。好看
  •     真的不愧是今何在的书。很受感动。
    只是个人还是觉得猴子不适合写九州,但是还是要说
  •     有空读读看。,但听说不错
  •     说了有徽章没有,文中解释过吧
  •     书的质量还可以。,而且真的很便宜
  •     很久以前就有几个人分别向我推荐,要不要我们一起点“没用”
  •     越往后越精彩,悲了个剧
  •     有第一本和番外,大爱的一套书
  •     书的内容超值~~,值得你看的一本书
  •     可惜现在还没有出完,啦啦啦啦啦
  •     更多写的是人性的善与恶!,希望第三部快点出。。。。。。。送货的速度也非常之快。。。。超级满意。。。
  •     很久以前就在网上看过了,很喜欢这部魔幻
  •     很喜欢。没让孩子失望。,小孩一起看。
  •     我超级喜欢这本小说,高中就想看了
  •     丽端的文风一直很不错,唐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