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有切变风

空中有切变风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9
出版社:安徽文艺出版社
作者:杜玉舒
页数:527
字数:620000
书名:空中有切变风
封面图片
空中有切变风

内容概要
《空中有切变风》是一部反映中国空军飞行员生活的长篇小说。作品以鲁天明的飞行生涯为线索,描述了中国空军飞行员的成长历程。懵懂少年鲁天明被选拔当上了一名空军飞行员,在一次飞行训练时,遭遇空难,战友牺牲,鲁天明侥幸生还。在事故调查过程中,空难当事人鲁天明和调查组对事故的原因产生分歧,鲁天明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在首长和战友们的真诚关怀下,鲁天明克服了心理阴影,又一次勇敢地飞上了蓝天……小说以第一人称的写法、细腻的心理活动的描写,将人们不太熟知的空军飞行员的形象真实地展现出来,使读者防佛身临其境地感知死亡、历经磨难,在电闪雷鸣和叱咤风云中体验生命的意义,惑受人生的价值。
作者简介
杜玉舒,安徽合肥人:转业军人,机关干部;曾发表纪实文学《南方的风》、报告文学《星月唐山路》等。

章节摘录
  “轰隆……”雷声?  “哗……”哟!下雨了。
  猛然间,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揉了揉眼睛,急忙起身拎着枪,向夜幕中行进的大部队赶去。
  哎呀,不好!我们连队的人呢?借着闪电,我发现,匆匆而过的队伍中,全都是生面孔——糟糕,掉队了!  行军中的小休息,这么点儿工夫,怎么竟睡着了呢?记得那会儿,我看见路边有棵树,于是离开队伍走了过去,坐在地上靠着树干,这样就可以舒坦一些了。
  想舒坦,现在好了吧?连队出发了,你却没听见口令声,竟然睡着了,如果不是这惊魂的雷声,如果不是这倾盆而降的雨水,你、你小子还在梦里呢,真浑呀你!我后悔极了,不停地责骂着自己。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赶紧往前赶吧。
可是,还能赶得上吗?行军前,老兵们不是用手在裤裆前边比画边说过的吗,“新兵蛋子,记住了,急行军中就是尿急了也不能站下,要边走边尿,否则就有可能掉队。
一旦你掉了队,哪怕掉得不远,呵呵,那也赶不上趟了,只能在后面等着被收容,丢人现眼哕。
”  “天明!”  突然,一个身影逆着行军方向朝我奔了过来。
  哦?是陈志。
“陈志!”我赶紧大声喊起来。
  “哎呀,天明,你怎么没听见出发的口令呢?”陈志跑到我的身边,拽着我的胳膊,喘着粗气,“快、快走……怪我、怪我,我以为、以为你听见了口令跟上了呢。
空中亮起了闪电,我才发现、发现队伍里没、没有你,我就……”  “咱连队走多远了?”  “远倒是不太远,不过,这会儿该有里把地了,够咱们撵的啦。
别说了,咱们得赶紧点。
”  “好。
”  闪电下,一拨又一拨陌生的队伍从我俩的眼前匆匆走过……  “天明,咱再快一点。
”一路上,陈志拽着我的胳膊,不断地催促着。
  陈志这会儿的状态比我好,起码,他的脚上没怎么打泡。
在这种吃苦受累的磨砺中,我确实比不上人家陈志。
我拽着陈志,挪动着好像已经和自己身体分离开来的两条腿,忍着脚底血泡钻心的疼痛,艰难地向前走着。
我很想走得快一些,可总也走不快。
我心急如焚、万般无奈,甚至都想哭。
  从豫北的水冶镇营房出发,也不过十来天的时间,我们部队就已经走过了林县、鹤壁、焦作、新乡等许多城镇和乡村,弯弯曲曲,由北向南,穿越了半个河南省。
谁能想到,转眼间已经徒步行进了上干里地,眼看着就要走到黄河岸边了。
  算算当兵也快一年了,可老兵们一直叫我“小孩”。
想想也是,年龄太小,刚满16周岁。
陈志比我也就大一岁。
说实在的,如果这会儿没来当兵,我俩也不过还是孩子,是正在地方上念高中一年级的学生呢。
  又一股行军的队伍从身旁急匆匆地超越了过去。
雨下得更大了,路面异常湿滑。
我一不留神,脚下一滑,哧溜一下摔滚到路旁的土坡下。
脚腕发出一阵钻心的疼痛——我真担心,这会儿可别崴着脚了。
  “快,抓住我的手。
”陈志把手伸过来。
  我抓住陈志的手,踩着土坡,向路面上跨去。
雨水顺着土坡哗哗流淌,土坡边全是稀泥,陈志也被我拖累着滑下来,两人都摔倒在土坡下的泥水中。
  “谁?哪部分的?”一道手电光扫过来。
随后,一只手伸向了我们。
  我们顾不得谦虚了,只能尴尬地抓住伸过来的手,踩着湿滑的稀泥狼狈地迈上了土坡。
“三团七连的。
”我沮丧地说。
  “三团七连的?”借着电筒的光线,隐约看见拽我们的是一名个子高高的、脸颊瘦瘦的身背手枪的干部,“那你俩赶紧吧,今晚行军你们团是前卫,~
“好家伙,这两小子一掉队就掉了好几里地呢0
99夹道而行的队伍里,有人高声叫了起来。
  “哈哈哈……”众人一阵哄笑。
  “轰隆!”一声响雷,笑声戛然而止。
这些人也顾不得和我们逗乐了,纷纷将雨衣裹紧,匆匆向前赶路。
  “小伙子,是空军学员吧?”将我们从土坡下拽上来的那位瘦高个问道。
  “是的。
”陈志说。
  “我说你俩啊,实在不行就别勉强啦,收容车就在后面。
”瘦高个友善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往前紧跑了几步,消失在雨幕中。
  “天明,脚没崴着吧?”  “还好,没崴着。
”  “那就快走吧,别真赶不上趟了。
”在陈志的催促下,我俩搀扶着,穿行在两边的陌生队伍中,紧赶慢赶地向前走去。
  如果真的赶不上自己的连队了,会有什么结果呢?那我在这次拉练中,就出大洋相了,不仅丢人现眼,而且,还连累了人家陈志。
  “谁草包,谁好汉,千里拉练比比看!”行军前连队动员大会上,漆宝祥脖颈鼓暴着青筋,扯着大嗓门代表我们空军学员表决心的这通发言,不仅得到了陆军首长的表扬,还传到了我们长春空军预备学校,传到了北京,还作为新闻上了《空军报》呢。
  我觉得,眼下的我就是他所说的“草包”。
如果真的赶不上队伍了,那,还不被他笑话死了。
  “鲁天明!陈志!”远处,又一道手电光在公路上逡巡着,一个身影急切地高喊着,由远而近向我们奔了过来。
  哦?是王连理,是我和陈志所在的陆军班里的老兵。
  “你俩咋回事?啊?!”王连理跑到我们跟前,怒气冲天地吼道。
  “队伍出发后,我看鲁天明没跟上,就跑回来接他一下。
”陈志说。
  王连理的手电光照在我的脸上,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没好气地问道:“你咋没跟上呢?”  “我、我没听见出发的口令,我……”  “打盹了吧?看你那熊样,叫你坐收容车,咋不坐呢?啊?奶奶个熊。
”王连理恨恨地吼着,吼完了我又吼向陈志,“还有你,他掉了队,你咋不报告?”  陈志没吭声。
  白天行军出发前就通知了,部队今夜不宿营,要连续行军一百多公里直达目的地——黄河北岸的古城滩。
老兵们都知道,每次拉练到达目的地的最后一天一定是白天黑夜连续强行军,又叫“奔袭”——这是传统。
  下午行军时,团里的收容卡车路过连队,连长让各班劝空军学员们上车。
连长走到我们班,说:“鲁天明,你这个小鬼的脚丫子磨出了不少血泡,年龄又小。
怎么样?你带个头蛮,先上车,好不好晒?还有其他的小鬼,也上车……”  我怎么能上收容车呢?于是摇摇脑袋拒绝了连长的好意。
  ……
编辑推荐
  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时代;一段鲜为人知的、发生在蓝天白云中的军旅往事;一段真挚感人、懵懂茫然的恋情;一曲有青春和生命谱写的军歌……


下载链接

空中有切变风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内容很充实,非常好,能够给人以荡气回肠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