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经典系列-林海雪原

红色经典系列-林海雪原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5
出版社:时代文艺
作者:曲波|改编:瑞勤
页数:177
书名:红色经典系列-林海雪原
封面图片
红色经典系列-林海雪原

内容概要
  1946年,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北战场上的节节胜利,一些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势力潜伏到深山老林,对附近的群众进行抢劫掠夺,破坏土地改革运动。为了彻底消灭这帮匪徒,保证土地改革运动的顺利进行,保护群众利益,中国人民解放军组织一支小分队进入深山密林,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对敌斗争。在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终于胜利完成了对深山中的土匪进行剿灭的历史使命。本故事歌颂了以少剑波为首的小分队,依靠夹皮沟的群众,加上侦察英雄杨子荣及其战友们的机智勇敢,一举剿灭威虎山上的匪首座山雕及其喽喽的动人事迹。它也是当时东北解放军剿匪斗争的真实写照之一。

章节摘录
  1  晚秋的拂晓,白霜蒙地,寒气砭骨,干冷干冷。
  军号悠扬,划过长空,冲破黎明的寂静。
  团参谋长少剑波,军容整齐,腰间的橙色皮带上,佩一支玲珑的手枪,更显得这位二十二岁的青年军官精神俏爽,健美英俊。
他快步向一营练兵场走去。
  半点钟过去了,东南山上的红太阳,刚露出半边。
团本部的值班员——通讯联络参谋陈敬,气喘吁吁地跑至剑波跟前。
  “报告!”他行了军礼, “报告参谋长!五点三十七分,接田副司令电话,命令我团立即准备一个营和骑兵连,全部轻装奔袭。
详细情况书面命令马上就到。
命令到后,要立即行动,特别强调一分钟也不许耽误。
现在我等候您的命令。
”  这个情况,显然剑波是没有想到的。
他略一思索,立即回答陈敬:“你马上去报告团长和政委。
按你的口述,我先来调动部队。
”  “是!”陈敬答应着,转身跑出练兵场。
  剑波立即命令站在他身边的司号长:“发号!命令骑兵连紧急集合,带到一营操场。
命令一营全部到操场紧急集合,全副战斗准备待命出发。
再命一营营长、教导员,骑兵连连长、指导员,到团部接受命令。
”  司号长遵命一一发号。
  顿时号声由远近不同的距离和四面不同的方向,此起彼落地交响起来。
  丘顶上一股尘土飞扬,两个人两骑飞奔在尘头前面。
  警卫员高波,这个机警的小战士,跑步迎了上去,把手一扬,喊道:“通讯员!二○三首长在这儿。
下马!”  两个通讯员勒住马头,跳下马来,一个牵马,一个紧张地跑到剑波跟前,行了军礼,将一份命令交给剑波。
  他拆开了命令,急速地看着,脸上呈现出一点紧张的表情。
回头向团部疾步走去。
  团部北墙上,挂满了军用地图,保密奄已拉开。
王团长、刘政委和奉命来到的一营和骑兵连的干部,已在等候着命令,在判断着敌情。
  “命令来了!”剑波一进门,心焦地说了~声,所有干部便向他围过来。
  剑波刚要把命令交给王团长,王团长略一点头:“你读一下吧!”  剑波将命令迅速地展开,大家的眼睛紧盯着这张命令。
  命令:  窜据深山匪首,集股二百余人,昨夜(十二日)二十四时,突窜杉岚站,大肆烧杀。
鞠县长所率的土改工作队,一并被围。
你团立即派一个营及骑兵连,轻装急袭。
先用骑兵切断匪徒窜山归路。
  以彻底消灭匪股,此令!  当剑波读到“鞠县长……一并被围”,嗓音因急躁而有些颤抖,在座的同志们都以不安的神情看着剑波,  尤其刘政委更显出一种特别关切的神情。
  “是的!马上出发。
”王团长果断地命令着。
  “请允许我率骑兵连先完成急袭包围切断敌人窜山归路的任务。
”剑波显然已十分焦急。
  王团长略一思索,亲切而关怀地看着剑波:“本来我不应该这样决定,但是今天——”他看了一下刘政  委,刘政委略一点头。
王团长接着说下去:“今天却非这样决定不可,你去吧!”  “可以走了吗?”剑波愈加紧张地请示道。
  王团长略一点头,剑波急急地跨出门去。
  刘政委紧跟在剑波身后,送出门外叮嘱道:“剑波同志!鞠县长是你的姐姐,你的亲人,万一有什么不  幸,切记要镇静。
”  “放心吧,老首长!”剑波紧紧地握了一下刘政委的手,“请相信我的理智……”  剑波飞身上马,急驰到一营操场,向骑兵连一挥手,骑兵连长一声命令:“上马——前进!”随着这命令的声浪,激起了暴雨似的马蹄声,整个骑兵连像一股山涧泄下的急流,冲向西南的山路上。
尘土飞扬,二百余骑向杉岚站急驰。
  剑波的心像奔马一样地在奔驰。
想着面前的一场厮杀,想着即将拿到手的胜利。
忽然他的心一翻,一阵惊恐袭来,思索着,回忆着那从小抚养他长大成人的鞠县长:“真的会遭到什么不幸吗?不会的!姐姐是一个机敏过人的人,抗战时期在日寇汉奸的屠刀下,历经过多少次的危险,有一次甚至到了绝望的地步,她都能机警地和群众一道脱了危险。
”他的心在拼命驱除这可怕的想像。
  战马嘶叫,二百余骑驰上杉岚站西山,扼住了入山的要道。
  可是呈现在眼前的杉岚站,已是一片熊熊大火,浓烟冲天,剑波判定敌人可能正要逃窜或已经逃窜。
  晚了!四点钟以前匪徒已经逃窜,扑了一个空。
  杉岚站一片惨景,令人胆寒。
  火势有的地方奄奄将息,有几处熊熊正旺,全村一片火海,草垛、房屋都在燃烧,烧伤没死的猪、狗怪声地在惨叫。
  火被扑灭了,全村已是一片灰烬。
碎砖乱瓦,被罩在苦烟和臭气里。
  战士们对着死难者,整齐地站了一个圆圈。
肃立默哀。
二百多匹战马,也在垂首哀悼。
  他们举起了手,握着铁一般的拳头,激动着,愤怒着,二百余人发出了一个声音:  “亲爱的同胞们!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我们的责任没有尽到。
”  “安息吧!父老们!我们一定讨还这笔血债,我们誓死报这场血海深仇!”  战马随着战士们的怒吼,在嘶叫咆哮。
  西街上,高波一面用手揉着眼睛,一面走着。
他前面踉踉跄跄地走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剑波正为找不见姐姐和工作队的同志而心焦,高波和老人已到面前,高波用手捂着眼睛,指了一下西山:“二○三,鞠县长和工作队同志牺牲在……”他呜咽地不能再说下去了。
  那位老人弯腰顿足喊着:“鞠县长!鞠县长!……”他悲愤得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是用手连连地指着西山。
  剑波当即面色变得苍白。
心像一块重重的冷铅沉下去,绝望地只问了一声:“什么地方?”  “西山上……”高波毕竟还是个孩子。
没有成年人那应有的理智,刚一张嘴便呜呜地大哭起来。
  剑波的脑子顿时轰的一阵像爆炸了一样,全身僵直了,麻木了,僵僵地瞪着两眼呆了半晌:“走!走!”  他说出的声音已完全不像是他自己的。
  西山坡的大盘龙松上,吊着九个同志的尸首,六男三女,都用刺刀剖开了肚子,肝肠坠地,没有了一只耳朵,只留下被刺刀割掉的痕迹。
  “工作队!鞠县长!”老乡领剑波登上山坡,头磕着地,手蒙着脸,不敢看这九个被害的同志。
  剑波一看到这场惨景,眼睛顿时什么也看不见了,失去了视觉;头像炸开,昏昏沉沉,失去了知觉,就要倒将下来。
高波一把扶住:“二○三!二○三!”一面哭泣,一面喊。
  剑波用力张开眼睛,定了定神,刚想再向姐姐看一眼,突然一声亲切温柔的声音,从耳边掠过:“剑波同志!……万一有什么不幸,切记要镇静。
”临行刘政委叮嘱他的情景,像似就在眼前一样。
他紧咬着牙关,没有眼泪,悲切的心变成冲天的愤怒。
他想到:“任务,部队在等待着我。
”他最后看了一下姐姐的尸体,急急地走下山来,机械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写信报告王团长和刘政委。
  二○一!二○二!  匪徒四小时以前逃窜,我已扑空。
我正在进行  追踪侦察,在此待命。
请速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李鸿义接过信飞马奔驰而去。
  剑波派走了侦察队,四处搜索侦察。
全村的老百姓已经向战士们围拢来。
“亲人!亲人!我们要控诉,控诉……”在亲人面前,群众的上千只眼睛里,涌出了热泪,开始向他们倾吐着受难时的情景。
剑波看着这些受难的群众,万分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愤怒。
悲痛,此刻已完全变成了力量,愤怒的火焰,从剑波的眼睛里猛喷狂射……  飞奔的马蹄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王团长、刘政委在他的面前下了马。
  剑波尽力抑制感情,立在两位首长的面前,像背书一样机械地向王团长、刘政委报告了情况。
报告到姐姐的惨死时,已讲不下去了。
  王团长、刘政委和周围所有群众以及战士们,都立即肃静脱帽致哀。
  王团长说:“我们没有尽到责任,感到万分的惭愧!”  刘政委说:“我们为鞠县长和死难的同志们悲痛……”接着他抬起头,挺起胸,举起了拳头高呼:“我们宣誓:彻底消灭国民党匪帮,为死难者报仇……”  “报仇!报仇……”全体战士和老百姓随着刘政委的呼声,发出了像轰雷似的宣誓。
“我们要讨还血债!我们要报这血海深仇!”  田副司令员的办公室里,北墙上挂满了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
  王团长和一团宋团长报告了几次奔袭搜山扑空的经过,强调了扑空的教训。
几千人的部队在老爷岭搜了十五天,一无所获,给养运不进去,大兵团不能久居林中。
  王团长建议:“对付匪帮必须有准确的侦察,神速的行动,出其不备地消灭它。
所以侦察应是第一。
”  宋团长补充着王团长的意见:“消灭这些残匪,已经无须用很大的兵力,但是面对大山林盲目行动是难以收效的。
所以关键问题在于怎样侦察,怎样打。
”  参加会议的干部都在思索着。
  何政委手拿着笔记本,站了起来,镇静而稳重地吸了一口烟,说:“教训!血的教训!‘除匪不尽,遗祸无穷’。
干部群众惨死百余人,房产、粮食几乎全部烧光。
敌人是异常毒辣的。
匪徒们的口号是:‘烧光杀净!’”  干部们都用惭愧的自责的目光看着何政委。
编辑推荐
  1946年八年抗战刚刚结束。内战在东北一触即发。  在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中,东北境内政治土匪活动猖獗,到1946年冬天,已经对民主改革形成致命威胁……  《林海雪原》讲述的就是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历史背景下,一只骁勇善战的小分队与在东北山林盘踞多年的数股土匪斗志斗勇的故事……


下载链接

红色经典系列-林海雪原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