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

河山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9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作者:肖建军
页数:440
书名:河山
封面图片
河山

内容概要
  一段真实、惨烈而永不退色的血色记忆  手足兄弟,战火青春,人生传奇,历史反思。中日两个家庭之间的兄弟们的生死对决。全景式再现八年抗战这一波澜壮阔的历史长卷。  历史已经远去,但记忆不会消逝,曾经血染的河山,镌刻下英烈们永不磨灭的墓志铭……  国难当头的峥嵘岁月,铁流火海的抗日战场,热血书写的军魂和传奇,青春燃烧的悲壮和绚烂……一曲生存与死亡、人生与命运抗争的战争悲歌。  走进《河山》。  走进铁流火海的峥嵘岁月。  走进真实、惨烈的抗日战场。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渔阳鼙鼓第二章 挺进淞沪第三章 初战洗礼第四章 尖兵出击第五章 汇山码头第六章 吴淞麈战第七章 战地医院第八章 大场危局第九章 痛别上海第十章 渡口混战第十一章 生离死别第十二章 南京!南京!第十三章 铁血烈骨第十四章 虎口余生第十五章 北上杀敌第十六章 徐州突围第十七章 十字路口第十八章 手足之情第十九章 山城风雨

章节摘录
  第一章 渔阳鼙鼓  公元1937年7月7日,一个注定要永载史册的日子,无数中国人和日本人的命运将从此改变,但这一天降临到江南的乡村田野时,却平静祥和一如往昔。
  一辆黑色的美制凯迪拉克轿车奔驰在乡间的土路上,这种诞生于六年前的V-16型汽车配有十六汽缸马力引擎,跑起来轻松自如。
  这辆汽车的主人是上海滩著名的纺织实业家华宜农。
那时鎏金岁月的上海,素有东方巴黎之称,是远东最繁华的国际大都市,拥有三百五十万人口,云集了五十多个国家的十多万外国人。
上海滩充满了无数创业家的传奇和十里洋场的纸醉金迷,许多新潮时髦事物都在此开了先河。
当时,福特、雪佛兰、别克、道奇、纳许、顺风等封闭式汽车不但成为了各国富豪们身份的标志,而且已经进入到出租车行业。
华宜农事业兴隆,居家生活却很节俭,而且要求自己的儿子平时不得以富家子弟自居,但交易场面上的事情则很注重,该有的讲究决不含糊。
  车上是华宜农的四个儿子:  开车的是二十四岁的长子华连诚,他是国民革命军陆军第87师的一名上尉。
因为是休假,他穿着白衬衣、卡其色的军裤,驾驶技术娴熟,汽车在蜿蜒的道路上奔驰如飞,一边开车一边还合着后座传来的口琴声哼起了小调。
  半坐半躺在轿车后座吹口琴的是老二华连智,二十二岁的他正是风华正茂的英俊青年。
他吹的是英文歌曲《快乐的郊游》,随着汽车一路欢歌的曲调,正是他们四兄弟愉快开心的写照。
  坐在副驾驶席的是十七岁的三弟华连信,他身材已经长大,稚气未脱的脸上多了几分和年龄不相称的沉稳。
二哥一路上换了好几支曲子,每支都吹得很动听,他连连拍手,问:“二哥,最近怎么爱好起音乐来了?”华连智笑而不答。
连信诡秘地一笑:“你瞒得过爸妈和大哥,可瞒不过我。
”  华连诚在一旁插嘴:“你们两个有什么小秘密啊?”连信回答:“没什么,大哥,开你的车,你今天的任务是当车夫。
”又说,“二哥真是聪明,口琴吹得真好,学什么很快就能上手,比我强多了。
我看了半天大哥开车,一点门道也没看出来。
”华连诚笑道:“小傻瓜,开汽车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光看是看不会的。
”  车里最不安分的是最小的弟弟华连孝,他今年十四岁,就要读国中了,却完全是顽童的性格,一路上特别兴奋,也难怪,他很久没和三个哥哥一同出去游玩了,随着年岁的增长,四兄弟团聚的机会越来越难得。
他坐在后座,一会儿把脑袋探出车窗大喊大叫,一会儿在狭小的车内挥拳动脚,辅以嘴巴里发出的各种怪声,这些都是从前几年上海滩流行的《火烧红莲寺》、《昆仑大盗》、《荒山奇僧》、《江湖二十四侠》等武侠神怪电影里学来的,虽然国民政府电影检查委员会已经查禁了这些宣扬怪力乱神的电影,但电影里的剑光斗法、隐形遁迹、飞檐走壁、掌心发雷等种种绝技已在连孝小小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烙印,令他心驰神往,动不动就要学着比画一通。
这可苦了和他坐一起的连智,不时成为小弟弟武打的靶子,忍不住呵斥几声:“去去,别像只蚂蚱似的缠着我!”连孝根本不吃这一套,扑过来报以雨点般的小拳头,打得连智只得宣布“投降”,用手抱着脑袋吹口琴,心想你这小泼皮总有气力用完的时候。
  轿车停在了一片荷塘前。
  眼前是横无际涯的万亩碧荷,一直漫延到天边,真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韵味。
圆绿的荷叶,在如火骄阳下越发绿得透碧,青得滴翠,挨挨碰碰,层层叠叠。
偶尔飘过一阵微风,荷叶随风成群舞动,红艳的荷花凌驾于莲叶之上随风起伏,犹如绿色的大海掀起了波涛。
  华连智下了车,赞道:“好一幅画中江南!”摇头晃脑地吟道,“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南……”  华连孝“咯咯”直笑:“二哥又抛书袋啦。
”一看四周无人,飞快地脱光衣服,“扑通”一声跳进荷塘,“我来做鲤鱼吧”。
撅起光腚扎猛子,消失在层层荷叶之中。
  华连信问:“大哥,你怎么会带我们到这里玩?你来过这里吗?”  华连诚说:“前面是平泽村,这里正处于苏浙两省交界处。
你们整天待在大上海,难得到乡下来玩,出来郊游嘛,没个定所,能跑远就跑远一点。
”  华连诚以前确实来过这一带,这里正在修筑一条临时铁路,作为担任京(南京)沪警备任务的第87师军官,他曾来此察看过地形。
这条铁路是国民政府为应付日益危急的中日局势于今年5月初紧急动工修建的,由江苏苏州通往浙江嘉兴,全长六十公里,将京沪铁路和沪杭铁路连接起来,以防备作为这两条铁路干线交汇点的上海铁路被日军切断。
铁路的工程进度很快,此时已经接近完工。
  华连诚见此地的景致很像浙东老家河山县,兄弟们长年离别老家,都有思乡之念,此地离上海不远,正是一同游玩的好去处,便开车带弟弟们到此一游。
  大家正说着话,连信冷不丁地被一个东西砸了一下脑袋,低头一看,原来是个湿淋淋的莲蓬。
连孝在远处露出小脑袋来,“哈哈”大笑,又使劲扔上几个莲蓬。
  他们几兄弟自小就生长于江南乡间,穿梭嬉戏于田间水巷、荷塘芦苇之中,抓虾摸鱼、养蚕扑蝶那是家常便饭,莲藕的清脆、莲子的清香、莲花的美丽、莲叶的翠绿,都是鲜活的记忆。
  华连诚板起脸骂道:“这么大日头,让我们站在这受罪。
你还不快上来,要不扔下你一个人我们先走了。
”  连孝吐了吐舌头,撅着嘴上了岸。
  四兄弟各摘了一片大荷叶覆在头顶,边走边吃着莲子,丝丝沁凉拂着脸颊,闻着荷香,爽气怡人。
  荷塘不远处有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樟树,旁边是用杂木撑起的小亭子,亭子顶部形成六角,各自翘起,像一朵开伞的蘑菇,四面通风,风格简洁随和。
四兄弟进了亭子,坐下纳凉聊天,谈起当年游戏乡里的趣事,笑声一片。
  华连孝却还是不安分,连信坐下没多久,背上就被猛击一掌,他跳了起来。
连孝则迅速躲到大哥身后,张牙舞爪:“我是修道百年的白眉高僧,有本事就来和老衲斗上一百回合。
”  华连信气呼呼地说:“好,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四处一望,见远处有个瓜田,说,“光说话,口渴了,我去弄个西瓜过来。
”说着跳出了亭子,一溜小跑而去。
  华连诚喊道:“快点回来,这里风景不错,我们照几张相片。
”从背包里拿出一架莱卡照相机调试起来。
  不一会儿,华连信抱着个碧绿的大西瓜跑了回来,笑道:“运气运气,没遇到看瓜的。
”  华连诚笑骂:“要是被阿爸知道了,又有的说了。
”他给弟弟们各拍了几张相片,不无遗憾地说,“可惜这里没人,要不然替我们兄弟四人合影一张该多好!”  华连智说:“就是有人也没用呵,乡下人怎么会用这种玩意儿呢?”  的确,这种轻便、坚固的德制莱卡Ⅲa型照相机出现于1935年,快门速度千分之一秒,当时在中国是很罕见的新式机器,是华连诚向德国朋友借来的。
  华连信搔了搔头,说:“刚才我看见瓜田那边有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坐在小河边,好像在画画。
不如请他过来帮我们照相,就算他不会,大哥也可以教他的。
”  华连诚有些诧异:“这么热的天还有学生写生?好,我去请他。
”  华连诚绕过荷塘,穿过瓜田,果然看到小河旁的柳树下有个青年人,拿着画架,正对着前方的河流和桥梁画着什么——苏州到嘉兴的临时铁路就从这里通过。
  那个青年人很远就发现了华连诚,等他走近后转过身来,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你好。
”  华连诚也说:“你好,打扰了。
”见这个青年和自己年龄相仿,中等身材,脸色黝黑,嘴唇厚实,穿着的学生装胸前绣着三角形的校徽“江南美术专科学校”。
也不知为什么,华连诚似乎感觉他不太像个学生,便有意地瞄了一眼他的画板,只见画的都是铅笔素描:垂柳、河水和小船什么的,惟妙惟肖,赞了一句:“真不错。
”接着说,“谢谢你,我叫华连诚,今天和几个弟弟到这里来郊游,想请你帮我们合影一张,不知你是否有空?”  那个青年人也打量了一下华连诚,见他身形高瘦,英气之中又带有几分书卷之气,尤其注意到他的卡其色军裤、制式皮带和胸前的那架照相机,点了点头:“幸会!愿意效劳。
我叫李忠志,东北人,江南美专的学生,暑假出来写生的。
江南的园林水乡,和东北老家的风景大不一样,真的是别有风味。
”说着伸出了右手,他的话里的确带有几分东北口音。
编辑推荐
  《河山》是很精彩的一部民国抗战史诗性的作品。小说对民国抗日战争史描写得很到位,从对战场细节的塑造中还原了日本侵华战争本质,雕出了中华民族的血性,对战争战场的残酷性和特殊环境中的人性认识很深入。走进《河山》,走进铁流火海的峥嵘岁月,走进真实、惨烈的抗日战场。


下载链接

河山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