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击我的狙击手兄弟

追击我的狙击手兄弟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
出版社:福建鹭江
作者:黎江伟
页数:346
书名:追击我的狙击手兄弟
封面图片
追击我的狙击手兄弟

内容概要
  我和胡铁飞、卢超、赵恒、莫天柱四位战友经过层层选拔来到了某特种基地,接受高强度的狙击手训练。五个狙击手各具性格,我不服输,胡铁飞有些愣,卢超有些小聪明,赵恒是一个阳光男生,莫天柱性格孤僻阴郁,通过训练磨合,大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五一的时候,文工团来为我们慰问演出,胡铁飞认识了女兵苏灿却不敢表白,让赵恒去牵线,哪知苏灿并不喜欢胡铁飞却对赵恒有好感。同时,由于我腿伤住院,也结识了卫生员陈雪,对于感情的来临,在特殊环境下,狙击手之间有了一场不动声色的较量。  后面的训练非常匹配,但是我们都经受住了考验,并逐渐成为同批兵里面最优秀的狙击手。后来我们圆满结束了狙击手训练课程下到作战大队,成为战斗在一线的优秀狙击手,并且先后处置了解救人质、伏击等狙击任务。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了上级命令让我去狙击我的兄弟,在追击他的过程中,我们进行了对决,并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这是为什么。  兄弟对决,生死较量,谁是最剽悍的特种兵?当枪口对准狙击手兄弟,我又在哪里?
书籍目录
第一章 反狙击战第二章 第二次新兵连第三章 狙击手训练第一天第四章 据枪瞄准第五章 射击训练第六章 文工团的女兵第七章 格斗对决第八章 将军带来的装备第九章 狙击手心理第十章 万绿丛中一点红第十一章 结业奔袭第十二章 狙击恐怖分子第十三章 解救人质第十四章 精度狙杀第十五章 双规行动第十六章 追击兄弟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反狙击战  夜幕已经降临,天网正在收拢。
  指挥员命令:“各组汇报情况!”  “血狼1号就位!”  “血狼2号就位!”……  接市局缉毒处增援通知,本地区最大的毒枭将出现在龙华山宾馆进行交易,根据形势,我和胡铁飞充当渗透组被安排到最前沿,和毒贩近距离接触并伺机抓捕,用卢超的话说:“谁让你和胡铁飞长得就像贩毒的哟,这等美差不派你娃子派哪个去撒!”  卢超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胡铁飞还高兴,也不知道他在美什么,我自认为形象也不差,被卢超这句话搞得很不舒服,眼一瞪,这小子老实了。
  我和胡铁飞化装成买家,在二楼一处房间等黑丁到来,并时刻注意着四周动向。
窗外6层的制高点上,狙击组赵恒正瞄准我所在房屋射点。
按线人提供的线索,已经超时30分钟了,毒枭黑丁却根本未出现,而一楼的歌声反倒愈加响亮。
难道是行动泄漏,毒枭黑丁取消了此次交易?我扫一眼身旁的胡铁飞,他的目光同样坚毅。
  一楼歌声嘎然而止,突然的沉寂让人感到危机四伏,继而大规模的混乱声传来,我和胡铁飞立在原地未动,外围指挥马上传来指令:“一楼音箱损坏引发骚动,注意提高警惕。
”  我们集中精力,有声的世界里听不到声音,临战气氛悄然逼近。
  外面有两个人抬着一个音箱往里走,音箱被径直抬到二楼,右侧木板一掀,里面出来一人,根据相貌特征,是黑丁无疑。
  在这种防范下还能颇费心机混进来,我和胡铁飞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黑丁从音箱里钻出,站在他右边的帮手先上一步,正好挡在黑丁前面,黑丁只摆头一晃,马上吩咐:“猎鹰,让他们等一下!”  我闻言大骇,莫不是被他发现马脚?如果黑丁趁机潜逃,再想抓捕更加困难,但如果对方是试探我们,贸然出击,必然适得其反。
  我两眼紧盯猎鹰,猎鹰一眼扫向我,两眼对撞,却见猎鹰紧跟黑丁拉门退出。
  胡铁飞本想说话,黑丁已闪身退至门外,其他帮手紧紧盯着我和胡铁飞。
电台已关闭,是在原地静等,还是出门实施抓捕,机会稍纵即逝,我和胡铁飞冷冷盯着门口,以静制动。
  “啪”,门再次被推开,只身进来的只有猎鹰,他眼向上一呛,说道:“你们等着!”  胡铁飞脸一沉:“要的货带来了没有,你们老板去哪了?”  黑鹰稳步往前,不经意地站在我们斜对面,和我完全成一条斜线,我一惊,他站的方位完全是狙击死角,我成了他的盾牌,我右跨一步,问:“丁老板这生意还做不做?”  黑鹰面无表情,似乎无意地跨一步:“呆会再做。
”  我心头一颤,黑鹰完全掌握反狙击要领,所站方位无一漏洞,此人高深莫测。
  我正欲上前周旋,突然“嗵”的一声爆响,整栋宾馆漆黑一片,我和胡铁飞迅速卧倒,抄起电台急呼:“血狼呼叫,目标断电潜逃。
”  四周碰撞声一阵紧似一阵,外面的探照灯马上将围墙照亮,警笛声迅速响起,所有潜伏在宾馆周围的警力全部运动起来,警犬如离弦之箭奔往黑色群山之中,指挥部及时部署:“所有人员分三组,左翼由缉毒处担任,右翼由市局干警包抄,中翼由血狼分队互补,三组呈扇形协同推进。
”  宾馆后面是龙华山天然屏障,歹徒只能从后方潜逃,搜捕人员呈地毯式摸排,胡铁飞窜身下楼,拿起装备,吩咐:“林光,你往10点钟方向,我往2点钟方向追击。
”  我将狙击枪上膛,提醒道:“注意随黑丁同来的猎鹰。
”  我追出一里地时,前面己完全不见毒枭和其同伙影子,电台里狙击组赵恒正在呼叫:“血狼3号,是否发现目标?”  我沉下身子:“没有!”  赵恒潜伏在高地配合:“9点钟2公里方向有大量子弹硝烟。
”  “明白。
”  9点钟方向,我开始往密林深处奔进,枪声越来越清晰,疏淡而又带着拖音,在寂静的山谷里更加扣人心弦。
  前面枪声大作,子弹穿透树林的声音依稀可辨,我继续往前摸索,突然传来异常惨烈的呼叫,还未到目标地,指挥部果断命令:“所有人员注意,收队!”  收拢拳头,是为了更好的一击。
我看一眼四周地形,记好参照物,扭身下山。
  20分钟后,我、胡铁飞、赵恒、卢超、莫天柱都已撤离到临时指挥部,四周气氛肃穆而又沉重,现场指挥抬起头,小结刚才情况:“同志们,歹徒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狡猾凶残,大家不能掉以轻心,10分钟时间,我们就损失了两名好干警,子弹直接击中烈士额头……”  烈士的鲜血还留在指挥部一角,那些颜色涂抹于心,正义的逝去,只能用正义的追杀来偿还,我们冷静地看着指挥,等着他安排,指挥喉结一滚,说道:“根据现场交锋和战士伤亡情况来判断,对方有一名狙击手,这给我们行动造成很大的隐患,所以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  指挥意味深长地看了一下我们,我们了解,在此种情况下,这是狙击手之间的战斗,不打掉敌方狙击手,其它人员很难有突破,如果将其他人员放在一线搜捕,无异于虎口送食,此等特殊任务只有借助反狙击来完成。
  指挥员将手中树枝扔掉,突地站起:“反狙击任务交给你们,是否有信心完成?”  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此种交锋,不光是狙击技术的比拼,更多的是战术、耐力、信心的较量。
  胡铁飞迎头而上:“有!”  我眼光一闪,突然想到了猎鹰,从他的眼神和对现场的判断力推断,狙击手很有可能是他,胡铁飞紧皱眉头,问:“和黑丁同行有一个叫猎鹰的,是否有他的资料?”  内线一惊,两眼大睁:“猎鹰和黑丁很少同时出现。
据我所闻,猎鹰是他的代号,他是越南人,此前一直在边境活动,在老山战役中就是狙击手。
”  现场陷入沉思,这种对手对我们而言是一种考验,大家更加沉着,赵恒分析:“目前我们要尽快确定猎鹰藏身方位,而后才能实施有效打击。
”  卢超反问:“怎么样才能找出他的藏身方位哟?”  赵恒沉思:“此种环境,只有吸引其射击,通过声音或弹道辨别!”  莫天柱嗤的一声:“吸引一名狙击手射击,那得拿生命作出代价。
”  赵恒抬头盯着莫天柱:“对方也是狙击手,如果不能锁定目标方位,不管是谁上山搜捕,都有可能像刚才两位烈士那样倒在他枪口下,除非我们放弃目标!”  胡铁飞看看我,又看看赵恒:“我觉得这个不好办!”  我扫一眼胡铁飞,他还浑然不觉,到这个时候,这小子还在说废话!  现场慢慢沉寂,大家需要冷静,枪身的的烤蓝在光线照射下发出一阵幽暗光芒。
  赵恒持枪站起,打破寂静:“有一个办法。
”  现场指挥马上抬头,两眼晶亮:“说说看!”  “用警犬搜山,迫使猎鹰现身。
”  指挥将帽子一摘:“这个主意不错!现在龙华山四周都已部署警力,毒枭想逃下山恐怕没那么容易,只有用这个方法迫使其现身了!烈士的血不能白流,大家同样需要小心。
”  莫天柱再次检查装备,有些自嘲地说:“你们真以为一个上过老山战场的狙击手,会开枪射击一条警犬来暴露自己?”  赵恒不紧不慢:“猎鹰当然不会开枪射击,不管他用什么方法对付警犬,我们只需确定他的方位即可,在警犬身上装好定位仪,趁他现在还未走远,应该能顺势找到猎鹰。
”  马上有人将猎鹰搬过的音箱拿来,警犬绕半圈闻两下,训犬干警依依不舍地和警犬告别,大家都知道,真要找到目标,它回来的可能性也就不大了,训犬干警轻拍一下犬背,警犬消失在深山之中。
  定位系统一直显示警犬方位,大家紧盯显示屏,地图显示龙华山西北35公里处时,跟踪系统还在些微移动,5分钟后,跟踪系统彻底静止,现场指挥严厉扫视大家一眼,命令:“猎鹰应该在西北35公里不远处,迅速布控,务必将歹徒控制!”  “是!”大家迅速提枪上肩,按事先划定任务,奔赴一线。
  按任务划分,由莫天柱为主射手,卢超为副射手,迅速找好潜伏点,对歹徒进行致命打击。
我、胡铁飞改为信息组,根据刚才方位,再次判断出歹徒精确潜伏地点。
赵恒为机动组,根据我们的判断适时调整射角打击敌人。
  晚23时,天色黑暗,暗处的眼睛却依旧明亮,各方人员如一条蛟龙往龙华山腹地推进,一场反狙击战即将打响。
  我、胡铁飞从正北方向开始行进,然后左拐奔西北方向,至30公里处时,改为匍匐前进。
正是7月份,山林树叶茂密,蚊虫在头顶嗡嗡直响,树叶之间的磨擦诡异而又令人生疑。
  到一坡度为20的稍平坦处时,胡铁飞举拳示意停止,因为此地太开阔,如果前进,必须得判断是否安全。
我马上停下屏气凝神,顺胡铁飞方向看去,平坦的草地上,一行脚印伸向坡顶,坡顶呈棱形,有天然的石屏阻挡,四周呈下坡姿势随时可撤退,背后是翠绿的山林作背景——这是绝好的潜伏地点无疑。
  胡铁飞看着我,我的大脑高速运转: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此地作潜伏点,伺机将对手狙杀,但同是狙击手,猎鹰怎会留下如此明显的痕迹?此时更需要判断的是,猎鹰有没有可能在上面潜伏?  那些脚印直接将我的心思牵引,我调整一下呼吸,再次将目光沉下,战场心理学告诉我,此时更需冷静判断,要不然将付出血的代价。
  时问漫长而又无着落,我继续观察推断:要想达到反狙击,必须判断出对方狙击手的意图是什么。
猎鹰在此处留下痕迹,他无非是想对我们造成错觉,证明他不可能留在此处潜伏,而事实是此处就是狙击手潜伏的最好地点,这打的完全是心理战。
如果我们继续往上搜索,无疑会暴露自己,暴露就意味着死亡,如果不搜索,我们肩负的任务就不能完成。
  凭一名狙击手的直觉,我感到猎鹰很有可能在上面潜伏,我看一眼旁边的胡铁飞,他的眼神同样深邃。
胡铁飞朝我点头,右手划半圈示意从后方包抄,我点头同意。
  胡铁飞的意思简单明了,让我留在原地,他负责从后方包抄,我坚决不同意。
这小子始终自大自美,总认为他最行,那俺能服他?再说从后方包抄的危险性太大,如果猎鹰判断出我们从后方包抄,结果可想而知,我不能把这么危险的任务留给兄弟。
反狙击战就是这样,不是对方狙击手死,就是自己倒在对方枪口下。
  树木在天空的映衬下显出巴掌般的阴影,我紧盯胡铁飞,坚决让他留下。
胡铁飞朝我信任地点点头,我转身从背后迂回。
  下到坡底,赵恒正在等我带回目标的确切消息,我将情况大致一说,赵恒不无担心:“我推断猎鹰就在此处,对手不是一般的敌人,他极有可能会想到我们从后方迂回,借此对我们进行反狙击。
”  我紧握手中狙击枪:“必须冒险!目标极有经验,如果不迂回打击,我们更容易成为目标。
”  赵恒的眼神变得自信:“谁成为目标还很难下结论,战斗没结束前,每个狙击手都有被狙杀的可能!”  时间紧迫,按我和赵恒商议结果,由我迂回至后方,对目标进行进一步摸排。
根据对敌情的判断,赵恒选择一处狙击点潜伏观察,随时进行增援。
  快到凌晨时,我已慢慢靠近至棱形坡度的背面,我匍匐至一处凹形地段,整个山林依旧听不到一点声息。
观察1个小时后,山坡上确无动静,我开始往山坡上挪动,山坡错落有致,当我从凹形地段出来时,已渐渐爬上一处“人”字形高点,虽然此处高点只是随坡度缓缓上升,但我的身体依然能感觉出来,当我置于“人”字的最顶点时,我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对于一名狙击手而言,暴露一丁点足以致命,我在原地稍稍停顿,轻轻抬头,一眼瞅到一处潜伏地点,潜伏点设在山石和榕树的结合处,一眼望去,似有若无,一股凉意迅速从心底升腾,我仿佛看到一双眼睛正牢牢盯着我,十字架的狙击镜笼罩得我不能动弹,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我做不了取舍,无法挪动,好像静等死神的宣判,周身的血液开始喷薄,似乎要涨出体外,我的双眼在狙击镜里显得模糊,着力部位已贴住地面,我第一次感觉到手中狙击枪的陌生和自身的无能为力,我牙关咬紧,黎明前的黑暗将我紧紧压住,一条生死线拉在我和上面的潜伏对手之间,我此时已完全感知到,对方必定是猎鹰无疑,周围凝固了——我感到了绝望,我想,我必将死在对方手里。
  我的脑子高速运转却又空白,根本来不及行动,“砰”,一声枪响,子弹奔腾而出,在黑夜的龙华山里发出巨大回响,7.62毫米狙击弹,到这个时候我条件反射般分析对方弹药结构,大山沉寂下来,我身体的血液迅速回流,死亡只是一瞬间……  “目标终结!”电台里传来声音。
  狙击枪那熟悉的光芒还在我眼前晃动,弹道方向是从西北近100米处射来,我还活着,那种惊奇和对战友的感激,让我内心掀起一阵波澜。
我看了看远处,知道这关键的一枪必定出自兄弟赵恒之手,不到最后,谁的生命也不可预知,这才是真正的狙击战。
  我马上全身下退,找好伏击地点,狙击枪再次指定搜索区域。
几分钟后,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人,从坡顶全速下退,我继续观察,所逃之人就是黑丁。
狙击镜指向目标,手指轻搭扳机,目标奔跑速率:10-15千米,高:1.8米,狙杀方位:前胸,前置量:两个身位,目标在运动,狙击枪也在运动,食指还在轻施压力,瞄准镜狠狠地印在目标身上,“咚”一声脆响,狙击枪产生后座,目标直接栽倒在视线中,抽搐不止。
我继续保持射击姿势,喉咙一滚,向电台报告:“目标黑丁终结。
”  下山时已是凌晨了,看着窗外白色的阳光,如同获得重生,在这个人们还在沉睡的凌晨,又一次让我感觉到了生命的美好。
  这是我们执行任务当中的第几次了,我也记不太清,但我却能清晰地记得那些熟悉的面孔,记起我的那些兄弟们。
现在我想说,兄弟们!你们还好吗?我想你们
编辑推荐
  《追击我的狙击手兄弟(特价)》是献给共和国百万现役军人,第一部狙击手题材军事文学。我用一杆钢枪瞄准敌人,我用一双臂膀捍卫幸福。


下载链接

追击我的狙击手兄弟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