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

绝地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作者:朱昭宾,李鲁轲 著
页数:357
书名:绝地
封面图片
绝地

内容概要
  刘啸尘是一名打入军统东江市保密站的卧底。  地下党骨干黄显才突然叛变,并带着他和保密站长去实施抓捕……  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是,他若解救同志,就暴露了自己;他若保全自己,就牺牲了同志,这完全是个死局。  他愿意为解救同志而牺牲自己,可自己的牺牲,何尝不是个巨大损失,因为他要完成的使命,是别人无法替代的……  生死一线间,他又将做出怎样的抉择?

章节摘录
  惨淡的月光,把幽深的巷子照成了一条条充满阴谋、危机四伏、面目狰狞的峡谷。
像狐狸一样矫捷的黄显才从一个巷口跑到另一个巷口。
他探头探脑地窥视着身前身后抖动着的鬼魅般的暗影,一种不祥的征兆让他产生了巨大的恐惧;但他只能鼓起勇气,跑出了那条又窄又长的巷子,拐了几个弯后钻进了一座废弃的空旷的库房内。
他发现了一堆还散发着霉味的杂物,他认为这堆杂物足可给他提供一个暂时的避难所,就迅速地跑了过去。
他靠在上面警觉地张望四周,确定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暗影并没有出现时,就以为自己心理上出了毛病,才知道刚才所有的担心都是自己吓唬自己呢。
他喘着风箱一样的粗气,摸出一支烟来点上深吸一口,然后眼睛微闭,一种惊魂顿消的舒坦之感悄然攀上心头。
然而,当他再次把烟放在嘴边,还没有来得及吸第二日的时候,香烟却突然被别人拿走了。
黄显才大吃一惊,他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面目模糊的人正对他龇着牙,表现出一种胜券在握的嘲讽。
黄显才本能地去摸腰问的手枪,可已经晚了,他的脑门被另一个人的手枪冷冷地顶住了。
黄显才有些哆嗦,但他还是佯装镇静地说:“是打劫吗……我……身上的钱尽管拿去……”  那个面目模糊的人咬着烟的嘴巴只笑不语,而手枪顶在黄显才脑门上的人并不想要钱,他迅速从黄显才的腰间把枪拔出来。
  这时已经有数人围住了黄显才,他知道自己掉进陷阱了。
  “你……你们是?”黄显才还没有把话说出,就被刚才那个拿烟的人狠狠地把烟塞进了他的嘴里,黄显才被烟头烫得惨叫一声。
  那个拿枪的人说:“我们认识一下。
我是保密局东江站行动队队长杨玉林,这位是我们站长。
”  黄显才明白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碰着的对手是心狠手辣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而抢了他的烟的那人,正是阴险诡诈的保密局东江站站长冷铁新。
他哆嗦了几下还想说点什么,但嘴没有张开,就被一个大黑袋子牢牢地把脑袋罩住,像扔一截子木头一样,把他扔在了车上。
  身为地下工作者的黄显才对于这个结果似乎早有准备,他知道国民党特务们的手段,但有许多人还是活了下来,他想他不应该是那些太倒霉的人。
于是,他在嘴巴子和皮带之下,表现得很有骨气,他甚至嘲笑那些打手们是末日来临之前最后的歇斯底里者,他发狠似的用舌头把嘴角上的血收回嘴里,酿成一口黏黏的血痰,喷在了那个眉毛倒竖的家伙的脸上。
  可是当他看到那个家伙从另一个房间里,拿着一个烧红的烙铁像拿着一团蔫了的玫瑰,晃晃悠悠地向他走来的时候,他还准备拿出肌肉最多的地方来迎对它,然而烙铁的走向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它优雅地划着弧线向他的裤裆里伸去。
在它还没有挨住他的时候,他的想象力已经知道了它要攻击的目标,这使他提前崩溃了,他大声喊着,愿意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与特务们分享。
可是那把烙铁并不想饶他,只是稍微改变了攻击目标,在他的大腿上掀起了一股白烟,算是对那口血痰的一个小小的报复。
黄显才看到那家伙很得意,他阴阴阳阳的,笑得像个地狱里的厉鬼。
  杨玉林给那个得意的家伙一个重重的大嘴巴,又飞起一脚把他踹出门去。
然后,皮笑肉不笑地给黄显才松了绑。
  然而,黄显才的背叛,却给东江的地下党组织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保密局东江站的对外公开招牌是东江市政府调查处,它的办公地点是一处掩映在绿树丛荫之中的大院,院中有一座欧式风格的建筑物,不但显得盛气凌人,还让人感觉到了几分阴冷几分凶险。
便衣特务以及那些喘着粗气的吉普车摩托车,阴魂一样从这里出出进进,而获得了东江地下组织活动情况的东江站,似乎也比以前更繁忙起来。
  这一天,当惨淡的太阳渐渐下坠的时候,一身中式打扮的黄显才从人力车上跳下来,步履急促地向楼内跑去,从肩佩少校军衔的刘啸尘身边擦过。
此刻,刘啸尘怀里抱着一沓卷宗,正要给冷铁新送过去,在进门的时候,却与正向门外冲来的冷铁新撞了个满怀,他怀里抱着的卷宗也散落了一地。
  “处座,对不起!”刘啸尘道。
  “啸尘,快去开车。
”冷铁新显得口气很急的样子,一边脚不停步地继续朝门外走去,一边吩咐刘啸尘说。
  刘啸尘瞟了一眼跟在冷铁新后边的黄显才,立刻意识到出了问题。
他赶紧把卷宗拾起来放进屋里,然后跑步到院子里发动了吉普车。
这个时候黄显才和冷铁新早就坐在了吉普车上,黄显才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一副颇有韬略的样子。
吉普车开出没多远,迎面碰到了杨玉林等人分乘几辆挎斗三轮摩托车,从外边执行任务回来,冷铁新没等他们停稳就命令跟上,一起到东江郊外的夫子庙去。
  “处座,有任务?”杨玉林问道。
  “对。
”冷铁新说,“记住,在离夫子庙一里左右时,把车靠边,全部熄火。
”  吉普车沿着一条小路疾驰着。
坐在后排座位上的冷铁新透过后窗玻璃,看了看车后边扬起的尘土,以及在尘土中若隐若现的摩托车队,脸上露出了惬意的表情。
  “你怎么就知道今天一定是一条大鱼呢?”冷铁新冷不丁地问了黄显才一句。
  “周蒲祥是共党的特别联络员,他的身份很重要,我想他单线联系的也不会是小鱼。
”黄显才说。
这个为了守住自己的裤裆而叛变了的家伙,讨好起新的主子来可谓不遗余力。
他已经暗中盯了周蒲祥三天三夜了。
  刘啸尘斜视了一眼黄显才,看到他迫不及待的样子,就感到这的确是个求功心切而且不择手段的家伙,居然比冷铁新还要急得厉害。
刘啸尘从黄显才的口气中听出了这次行动,将会给东江地下组织构成的危害和威胁。
  而此时在残阳斜照的夫子庙废墟上的周蒲祥,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即将逼近的危险。
他巧妙地与岳中盛接上头后,坐在破残的台阶上,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纸条递给岳中盛,说道:  “我从保密局内线那儿知道,这几位同志已经暴露了,希望组织上尽快安排他们撤离。
”  “好!”岳中盛收起纸条道,“黎明即将来临,对我们这些做地下工作的同志来说,也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
”  “是啊,上级还指示我们,朱总司令已经发出了解放全国的进军令,国民党肯定不甘心给我们留下一个完整的城市。
所以,让我们要密切注视敌人对东江的破坏计划和行动!”  岳中盛点点头。
这时,他无意中发现不远处的路上尘土飞扬,定睛细看,有一辆吉普车正在向夫子庙这边疾驰而来。
他与周蒲祥对视了一下,两人都感到情况有些不对头,于是,他们起身迅速向林问撤离,悄悄地隐蔽在树后观察路上的动静。
  车子在离夫子庙还有一里左右时,冷铁新从车窗里伸出一只手,示意杨玉林停车待命。
坐在摩托车挎斗里的杨玉林看到冷铁新的手势,连忙命令驾驶摩托的特务减速熄火靠向路边。
但刘啸尘却不打算执行冷铁新的命令,他脚一踩油门,车子像脱兔一样飞奔起来。
冷铁新见状大吼:“啸尘,停车!你怎么不停车?!”  “处座,刹车失灵了。
”刘啸尘说。
  “屁话,你的脚还踩在油门上。
”一旁的黄显才大叫道。
  刘啸尘没有理会他的吼叫,继续驾着车疯跑。
坐在副驾驶座的黄显才已经看出了刘啸尘的用意,他正要对刘啸尘采取行动,却被刘啸尘一肘子捣在太阳穴上,脑袋一歪不动了。
坐在后座的冷铁新大吃一惊,他迅速拔出手枪顶在刘啸尘的后脑勺上大声叫着:“如果你再不停车,我就毙了你!”  刘啸尘知道后座上那个残忍的家伙只要稍一动食指,他的命就算交待了,可是他还是做着最后的努力,他猛打一下方向盘,使冷铁新的身体立刻失去了平衡,手枪在离开他的脑袋的同时响了。
没有打着刘啸尘,却把前挡风玻璃打碎了。
刘啸尘顾不上太多,他一边加快速度,一边狠劲扭动着方向盘,车身像一头被打蒙了的公牛,发出怪异的叫声在路上东蹿西跳,使冷铁新在后车座上滚来滚去找不到平衡。
当他再次举枪扑向刘啸尘时,手枪却冷不防被刘啸尘迅疾用手腕搕飞,冷铁新也不示弱,顺势弯过胳膊把刘啸尘的脖子钳住,并死死地勒紧了他。
这是留给冷铁新唯一的机会,他想用这个方式控制住刘啸尘,乃至将其消灭,给自己的生命最后一线希望。
刘啸尘与他想的恰好相反,他此时的唯一念头就是给夫子庙上的人们送去一个明显的信号,使冷铁新的行动夭折,甚至不惜生命的代价。
  岳中盛和周蒲祥确实准确地收到了这个信号,并且也在惊鸿一瞥中看到了与冷铁新搏斗的刘啸尘。
  车子在夫子庙的废墟上猛烈地颠簸了几下后,疯狂地冲向了悬崖,这一切让躲在树林里的两个人和随后追来的杨玉林等,都十分震惊。
然而,车上的两个无畏的勇士,都在为自己的信念和信仰激烈地搏斗着。
车子翻入悬崖的瞬间,刘啸尘与冷铁新被甩到了车外,但他们两人仍牢牢地抱在一起,这个精彩而壮烈的画面让人揪心和战栗,那是两个共赴黄泉的人,以优美的姿势所展现出的生命的最后的灿烂。
  然而,当他们下坠到悬崖半腰的时候,刘啸尘凭着本能,发现了一棵斜逸横出的松树杈子,脑海里霎时闪过拯救自己的念头,他不可思议地猛然将身体的角度由侧身转为向下,这个凌空的轻微改变,将冷铁新的身子插入了一个六寸水管般的树权上,没有任何声音,悬崖上静得要死,就像一件破皮袄落在了树上。
树杈无法承受两人的重量戛然折断,倒霉的冷铁新已经被悬崖上那个多情的树杈给了致命一击,又先坠地,恰恰成了刘啸尘一个很好的垫子,刘啸尘被这个垫子弹起两米多高落在了一边。
他当场昏迷过去了。
  与周蒲祥和岳中盛火拼了一阵子后的杨玉林,发现目标消失后赶快来到悬崖下,绕过正在熊熊燃烧的吉普车以及与吉普车一起熊熊燃烧的黄显才后,来到冷铁新身边,经过一通呼喊,居然把奄奄一息的冷铁新唤得回光返照了片刻。
冷铁新睁了一下铁青的眼睛,用尽他最后一丝力气,举起一只手指了一下躺在一边的刘啸尘,尽管他没有说出一个明确的字,但在这个特殊时刻,他这个举动足以让杨玉林心中对刘啸尘产生了疑问。
  杨玉林忽然转目看着尚有气息的刘啸尘,目光中充满着凶狠和疑问:“快送医院。
”他认为这也许是一个很好的活口,并希望通过这个活口,找到东江地下组织的突破口,实现对东江地下组织更大的破坏和打击。
  P1-5
编辑推荐
  《绝地》著名导演高群书、著名作家石钟山联袂推荐。  超越《风声》的大气与睿智,更胜《潜伏》的曲折与惊险。  百万读者翘首期盼,引领2010年谍战小说阅读热潮。  他的对手: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敌人,随时可能叛变的战友;他的处境:被怀疑被猜忌被陷害,屡屡面对死神的威胁;他的任务:进入最不可能接近的绝地,完成一次最不可思议的行动。  没有他们,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就会重新改写,没有他们,新中国的成立就要付出大得多的代价,身处绝境,活着比牺牲更煎熬,更需要勇气……  生死一线间,他又将做出怎样的抉择……


下载链接

绝地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