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刺2

诡刺2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8
出版社:云南人民
作者:纷舞妖姬
页数:362
书名:诡刺2
封面图片
诡刺2

内容概要
《诡刺2:阿富汗战争》讲述经历了最严酷的六年自我磨练,风影楼终于成长起来,并在几位国内顶级心理学权威的指导下,开始接受最为神秘的“鬼刺”训练。作为一件专门针对东突恐怖份子的超级杀手锏,风影楼必须知己知彼,只有这样,才能针对性的加以克制与反击。就是抱着这样的目的,在2001年8月中旬,风影楼借用了日本邪教“神之子”的身份,混进了阿富汗北部,一个坐落在沙漠中的“基地组织”训练营。在出行前,风影楼已经对自己的任务以及可能面对的危险,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但是,他不知道的是,2001年的阿富汗,注定要卷入一场世界瞩目的反恐战争当中。为了救回二十年前被阿富汗游击队俘虏的教官,前苏联特种部队的一批老兵,以恐怖训练营教官的身份,一直潜伏在阿富汗。为了以最直观的角度,报道阿富汗战争,世界最顶尖的战地记者,云集在阿富汗;为了救回在夜间被美国空军轰炸,却勉强逃过一劫的风影楼,曾经在学校里,和风影楼敌对了六年之久的陈徒步,在没有得到上级许可的情况下,直接带领特战小队,千里奔袭冲进了阿富汗……夹杂在这片汹涌澎湃的历史洪流当中,风影楼,究竟能不能活着回家?!
作者简介
纷舞妖姬,本名董群。当今国内军事小说作家中的中流砥柱。著有《弹痕》、《第五部队》、《鹰隼展翼》等超级畅销书。作品风格以阳刚、热血、震撼著称。他笔下塑造的每一个主人公的血性都有一种可以撼动读者心灵的神奇力量。他出生在山东济南一个标准的军人家庭,从小的生活环境注定他一生与军队结缘,也造就了这位极具血性的军事小说作家。国内的军事小说有两种,一种是军事小说,一种是纷舞妖姬的军事小说。
书籍目录
第四卷 心有多宽,世界就有多广第一章 超级怪胎第二章 主人与客人第三章 鹰扬万里第四章 天地三剑第五章 那一夜的风情(上)第六章 那一夜的风情(下)第七章 非常规特训第五卷 天狼破军第一章 再见吧,朋友第二章 我就是狂龙!第三章 解剖欲望第四章 光与暗的交集第五章 世界的另一面第六章 基地第七章 生与死的界限(上)第八章 生与死的界限(中)第九章
生与死的界限(下)第十章 疯天血地(上)第十一章 疯天血地(下)第十二章 苍鹰袭日(上)第十三章 苍鹰袭日(中)第十四章
苍鹰袭日(下)第十五章 血与泪的交融第十六章 印痕第十七章 匆匆,太匆匆第十八章 蛰伏第十九章 女人,我的第二十章 斗士魂第二十一章 不离不弃第二十二章 逆袭第二十三章 绝密使命第二十四章 老兵第二十五章 暗袭第二十六章 蜕变第二十七章 军人天职第二十八章 余晖第二十九章 对峙第三十章 遇袭第三十一章 冲锋第三十二章 博拉托斯上空的鹰(上)第三十三章 博拉托斯上空的鹰(下)第三十四章 反戈第三十五章 风云际会第三十六章 生死对决第三十七章 战场谈判第三十八章 雪夜。血夜第三十九章 水与火的交融第四十章 巅峰之舞第四十一章 四方云动第四十二章 空中刺客第四十三章 神迹第四十四章 生死门第四十五章 生死门第四十六章
请让我爱你一万年第四十七章
天基第四十八章
十五分钟

章节摘录
第一章
超级怪胎这是1999年,距离世纪交易,仅剩下一年的中国!风影楼和海青舞静静的站在这个陌生的都市街头,看着这里车水马龙,看着他们头顶那片因为空气过度污染而变得有些混浊不堪的天空,看着一个塑料袋,在风的推动下,在空中扬扬洒洒的飘动,不时扭曲出几个奇异的形状,呼吸着一个城市特有的沉闷,风影楼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和眼前的一切有些格格不入了。
他无法理解,那些穿着花格子衬衣,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男孩,为什么要嘴里斜斜叨着一支香烟,蹲在街边的角落,冲着路过的漂亮女生狂吹口哨,每当女孩子受不了他们的骚扰,回过头丢过来一个白眼球时,他们为什么还会得意的哈哈大笑。
风影楼更不明白,那些已经成年,应该找到自己职责和人生方向的男人,为什么走在路上,态度会那么的悠闲,步伐是那么的从容,把他们的时间和生命,毫不羞涩的大把、大把浪费在这种安步当车式的游荡中。
海青舞突然问道:“你现在有什么感觉?”风影楼回答得相当简单:“车多了,房子高了,街道宽了。
”“还有吗?”风影楼摇了摇头。
“有,只是你不想说出来罢了。
”海青舞指着他们眼前的一切,低声道:“外面的世界每天都在飞跑,每天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而我们却在第五特殊部队,那样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却在低头苦练杀人技巧,我们已经和外面的世界慢慢脱节了。
”“风影楼,你可以想象,一名第五特殊部队的学员,直到十年以后,甚至是十五年以后,才被部队淘汰,重新回到现实中,发现自己用了那么多时间,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学到的东西,在现实社会中没有任何用处,他必须要像一个孩子似的从头再来,那种无可抵挡的恐慌与无所适从吗?!”风影楼咬住了嘴唇,听到这里,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海青舞会想方设法的为他请了一个月的假,带他来到了外面的世界。
“上车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风影楼至今都不知道,海青舞用了什么办法,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找到了一辆挂着军方牌照的军用吉普车。
但是风影楼也没有多问,直接坐到了汽车的副驾驶席上,海青舞手里拿着一份城市导游地图,就这么一边看着地图,一边把汽车开到了一所拥有相当保密和安全等级的军事单位大门前。
风影楼看着主办公大楼上,那醒目的“中国兵器”四个大字,不用问,这里是一间至少达到A级标准的军工科研所。
想进入这种兵工科研所,最基本的流程,就是先通过传达室的内部电话,和需要拜访的人物取得联系,再由传达室的警卫人员进行确认,最后还要在访客名单录上,留下自己的姓名,工作单位,联系方式,外加无论是身份证,还是军官证的证件号码。
望着工作人员推到自己面前的内部电话,海青舞却在淡淡摇头,她取出了一张内部嵌有芯片的资料卡,往传达室的读卡器上一扫,在传达室工作人员讶异的注视中,人工、智能双重控制系统的抽拉门,竟然在红色警灯的转中缓缓自动打开了。
把内部电话重新推送到工作人员面前,迎着对方上下审视的目光,海青舞依然一脸的平淡,用礼貌的语气问道:“请问,周林岚在哪个区工作?”“主科研大楼,四楼416室。
”海青舞伸手推开了416号办公室的大门。
迎着一双熟悉的眼睛,看着对方脸上那浓浓的笑意,海青舞一个乳燕投林式的飞扑,直接扑到了对方的怀里,然后扬起头,眨着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学了一声韵味十足,带着撒娇意味的猫叫:“喵~”在学校里威风八面,用一碗“霸王面”,一份校刊就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海青舞,在这个时候真的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大大咧咧的扒拉在对方的怀里,任由对方带着一脸宠溺又无可奈何的笑容,伸出他的大手,在自己的头上揉啊揉的。
“拜托,小四你现在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有点姑娘家的矜持好不好?”在连连摇头叹息中,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轻叹道:“就算你和周叔够亲,但是你也不想想,你原来六岁时才多重,现在你周叔都已经坐在轮椅上了,怎么还能撑得住你这么一记舍生忘死的‘大劈压’啊!”“唔……”回答周林岚的,是一声海青舞充满抗议意味的低哼,反正她还是半跪在周林岚面前,把自己的整个脑袋都塞进了他的怀里,享受着她已经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再享受过的温柔轻抚。
跟在海青舞身后,走进办公室的风影楼,早已经看呆了,他真的没有想到,原来海青舞看似强横得鬼神易劈,豪迈得可以夜战八方的背后,竟然还有这样鲜为人知的一面。
第二章
主人与客人周林岚的目光落到风影楼脸上,他的瞳孔突然微微有点收缩,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而像只小猫似的趴在他怀里的海青舞,仿佛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自己找个地方坐吧,”周林岚对着风影楼露出一丝微笑,“对了,你是莫天的徒弟吧?”风影楼的瞳孔也在微微收缩,这个双膝以下部位都被截掉,终身只能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竟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底牌,甚至连他的师门都一语道出,这种情报处于下风的现状,让风影楼不由自主略略紧张起来。
“不要露出这么讶异,甚至是警戒的表情,我们不是敌人。
”周林岚仍然是一脸淡淡的微笑,“我们都在那里学习过,抛开年龄的身份来说,还算是校友呢。
你看起来简直就是二十年前,莫天那小子的翻版,就连你进入一个房间站立的位置,还有看待陌生人身体各个点的顺序都一模一样,如果这样,我还看不出你是莫天收的徒弟,那可真是对不起我和他十几年的交情了。
”“还瞪什么眼珠子,”海青舞到这个时候,终于带着一脸迷醉和依依不舍,离开了周林岚的怀抱,一脸的自豪,“周哥可是当年在第五特殊部队和龙建辉、莫天齐名的三剑客,更以一手无人能及的特殊绝活,被所有人称为黄金右手!”听到“黄金右手”这四个字,风影楼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周林岚的右手上。
这个曾经在第五特殊部队和龙建辉、莫天齐名的前辈,年龄四十多岁,那不到一厘米长的头发,还有他就算坐在轮椅里,依然挺得笔直的腰肢,使他看起来,仍然保留了职业军人的那份傲骨。
但是离开第五特殊部队时间太长,处于正常人的世界里,在周林岚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第五特殊部队职业军人那股发自骨子里的狠劲,与遇强则强,只要有命令在身,就算天王老子挡路,也敢一枪放倒的杀气,取而代之的,就是与世无争的宽厚与温和。
就是因为保留了部分第五特殊部队军人的强势,又拥有了温柔的笑容,再加上眉目如剑不怒自威,使这个时候的周林岚看起来,即严肃又潇洒,纵然坐在轮椅上,依然散发着一种足够让怀春少女为之心动的成熟男人魅力。
但是最吸引风影楼注意的,却是周林岚的右手。
不管周林岚有什么出人预料的绝招,所有的技巧和秘密,都应该在他的右手上,但是现在的周林岚……他的右手,只剩下大拇指,和小尾指两根手指了。
迎着风影楼的目光,周林岚大大方方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微笑道:“原来叫黄金右手,但是现在,我看叫螃蟹钳子手,倒是更贴切些……”发现趴在自己怀里的海青舞,看着自己的右手,脸上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神色,几点晶莹的水光,更迅速在她的眼眶里聚集,周林岚先是伸出左手,轻轻刮了一下海青舞的鼻子,搔痒搔得她重新露出快乐的笑容,才微笑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个死丫头,这么多年不见,突然大驾光临,还把莫天的关门弟子带到我面前,究竟有什么事,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
”“我希望……”说到这里,海青舞咬住了嘴唇,沉默了好半晌,才低声道:“你能把你的事情,讲给风影楼听。
”听到这个要求,周林岚的脸也扬起了一丝淡淡的惊诧,但是他却没有犹豫,“好,小四的要求,我当然不会拒绝。
小四你希望我从哪里开始讲?”海青舞的目光又落到了周林岚被齐膝截掉的右腿上,她突然跳了起来,逃也似的冲出了周林岚的办公室。
望着被海青舞重重摔了一下的房门,周林岚轻轻的摇头,就连他的眼睛里,也闪过了一丝一闪而逝的痛苦,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望着依然挺立如枪,静静站在办公室某个角落的风影楼,周林岚温和的道:“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无法掩饰的迷茫,我不知道是什么使你困惑,所以我无法帮你解答。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两个是校友,也没有上下级的关系,不必拘束,搬把椅子,坐到我面前吧。
”面对搬过一张椅子,像个小学生似的,规规矩矩坐在自己面前的风影楼,望着似乎还在发出颤音的办公室大门,伸出少了三指手指的右手,轻捶着自己的双腿,在这个时候,就连周林岚的眼神,都变得有点迷离了。
“我和你师父莫天是同一期的学员,也同时参加了二十年前那场战争,不同的是,莫天从头打到了尾,成了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而我,接受了十五年训练,在战场上却呆了十五天,就被人抬下了火线。
十五年,十五天,这可真是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的最真实写照了。
”说到这里,周林岚的眼睛里,满是浓浓的嘲讽,他突然问道:“风影楼,你只知道我是怎么丢掉这两条腿的吗?”“反步兵地雷……不,应该是被炮弹炸了之后,没有得到及时有效治疗,导致组织坏死,最终被迫截了双肢!”“不错,不错,但是我想,你大概一辈子,也猜不到,我是怎么被炮弹炸中的。
”周林岚低声道:“当时刚开战不久,我军就暴露出一系列问题,我们当时的军装上还有红色五星角,红色领章,部队前进时,还喜欢高高举着红旗前进。
而这些,简直就是远方潜伏的狙击手,最容易捕捉,一打一个准的枪靶。
还有那什么狗屁重机枪,都七十年代了,竟然还装着两个轮子,在山地运送起来,简直能累死几头牛,打遭遇战时,找不到合适的支撑点,战士们甚至要用肩膀直接扛住它。
这还不算,我还遇到了一件最好笑的事……”说到这里,周林岚突然自己先笑了起来,周林岚的脸上满是欢畅的笑容,他的笑声越来越大,他甚至笑得开始上气不接上下起来,但是他眼睛里的那缕愤怒与不甘的火焰,又能瞒得了谁?!“最好笑的事情,就是我们在执行任务时,穿过一个我军炮兵阵地。
当时那支炮兵部队,正在和敌人炮兵之间展开了炮战,当时炮战已经打了一个多小时,而我看到的就是一群中国军人,坐在那里用自己的衣服,手忙脚乱的擦炮弹上的黄油,擦好一发,就发射一发。
风影楼,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吧?哈哈哈……”风影楼轻轻点头。
中国黄铜产量不足,只能用钢材来代替黄铜去制造子弹和炮弹。
这样虽然解决了材料不同的问题,但是钢材制成的子弹和炮弹,很可能因为空气潮湿而生锈,平时都在上面涂抹了大量黄油,才放进军火库保存。
当炮战开始一两个小时后,炮兵阵地上的炮弹全部打干净,从后方送上来的炮弹上面还涂抹着黄油,这种炮弹当然不可能直接塞进炮筒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往敌人那边射,所以才有了一群炮兵,围坐在那里,手忙脚乱的用棉纱,用烂布,甚至是自己身上的军装,擦拭炮弹的一幕。
“当我们走过那个炮兵阵地的时候,我亲眼看到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刚刚擦好了一发,看着他抱着炮弹,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往迫击炮那儿跑的样子,我还专门回过头,对他投过去一个充满鼓励意味的笑容,他也对我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哈哈哈……”周林岚笑得更欢畅了,他拍着自己的大腿,放声笑叫道:“结果炮弹塞进炮筒里,在‘轰’的一声中,炮弹被笔直的打上了天空,当我脑袋上突然响起一声尖啸的呼啸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对着我高喊‘快跑’。
而我这个受了十五年特殊训练,却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的新兵蛋子,就那么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傻愣愣的听着迫击炮炮弹带出来的呼啸,距离我越来越近。
当炮弹终于落到我的脚边,一下把我炸晕的时候,我还是不明白,那发炮弹,究竟是从哪里飞出来的!”当时周林岚是真的不知道,那发炮弹是从哪里来的。
上过战场的老兵都应该知道,七十年代用的迫击炮,打出来的炮弹,会在空中划出一道刺耳的呼啸声,而炮弹飞行的速度又不够快,就连肉眼都能看到,只要身手敏捷准备充分,完全可以用军事动作闪过去。
所以周林岚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前方,以他号称“三剑客”和龙建辉、莫天齐名的军事技术,哪怕是前方同时飞来几发炮弹,他也能够毫发无伤的保护好自己。
所以,这发一下就把周林岚放翻的炮弹,来自后方!就是那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士兵,刚刚擦掉上面的黄油,在周林岚鼓励的笑容中,塞进炮膛的迫击炮炮弹!它在空中划出来的轨迹几乎是笔直的,笔直的打上了天空,笔直的落了下来,就那么毫不羞赧的直接落到了周林岚的脚下。
“奇怪吧,迫击炮明明调整好了方向和角度,竟然会打出一条直线。
”周林岚到了这个时候,还在笑,“后来莫天上去检查了那门迫击炮,结果用尺子一量才发现,由于前面炮弹打的太多,而炮筒的质量不过关,热胀冷缩之下,本来应该有八十二毫米口径的六七式迫击炮炮筒,当时竟然足足有八十五毫米粗了,哈哈哈……”一门迫击炮的炮管,才打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整整粗了三毫米!听到这样一个数据,风影楼彻底沉默了。
“在我住院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在兵工单位工作的人,我二话不说,就把自己身边的花盆直接砸到了他的身上,砸得他莫明其妙,想和我动手,他一个五尺高的爷们,看到我没了两条腿,却又不好意思挥拳头。
真是他妈的太有意思了……我周林岚,竟然也有沦落到被人同情,连拳头都不好意思落下来的一天……风影楼你说,这么滑稽,这么有戏剧性的一幕,是不是太好笑了?!”风影楼没有笑,看着笑容满面,内心深处却在无声哭泣的周林岚,他又怎么笑得出来?如果没有那发自摆乌龙的迫击炮炮弹,周林岚的未来,绝对不是这个样子,他和海青舞的关系,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别以为风影楼到现在仍然什么也不懂,刚才海青舞和周林岚之间短短的相处,已经透露出太多、太多的亲昵。
但是风影楼仍然忍不住问了,“你既然这么痛恨军工单位,你为什么现在还会呆在这里?!”“因为我不想让三等品炸了我一个,再炸其他兄弟,我不想一群什么也不懂的外行,在那里想当然的指手划脚,把狙击步枪的三角架,硬装到了枪管下面。
我更不想看着大家拿的破烂步枪,每打一次,都要重新校正!想改变这些,我每天在那里咧着嘴巴放声大骂,行吗?!在大马路上,看到军工厂单位的人,从地上拾起石头就砸,行吗?!”周林岚突然身体往前一探,伸手直接拎住了风影楼的衣襟,他沉声道:“小子,你记住了,强者改变环境,弱者适应环境,淘汰者连环境都不能适应。
想改变环境,自怨自艾没用,瞪着眼睛骂娘没用,装酷装逼在那里摆出一付老子天下第一,实际上谁都把你一回事的样子没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成主人,而不是客人!”“让自己变成主人,而不是客人!”风影楼在嘴里喃喃自语的回味着这句话,他的心跳突然不由自主的加快起来。
“对,老子就是看他们不顺眼,更他妈的讨厌什么狗屁‘一等品外销,二等品内部交流,三等品供应军队’这样的潜规则。
我操他妈个逼的,卖给国外的枪,在机床上加工一百个小时,唯恐有点小毛病,让人家抓住了小辫子。
卖给军队的同样型号的枪,在机床上最多加工就是七十个小时,难道就出口赚回来的钱是钱,军队下的定单,给他们的就是废纸?!”周林岚在这个时候,什么温和的笑容,什么斯文的态度全不见了。
他瞪着一双原形毕露的眼睛,挥舞着他就算只剩下两根手指,也能一拳砸倒一个成年人的黄金右手,放声喝道:“就因为这样,老子偏偏要进入军工厂,就偏偏要进军工科研所,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脑袋进水的货,敢大模大样的坐在办公室里闭门造车,脑袋一拍,就能把我们当兵的命当玩具在那里摆来甩去的,我更想看看,有哪个傻逼,敢当着老子的面,在那里大谈一二三等的!”风影楼瞪大了双眼,“这样有用吗?”“有用,怎么会没用?!”周林岚也瞪起了眼睛,“老子在这里混了也有十来年了,有事没事就往军工厂跑,产品只要有问题,别和我扯是小问题,谁也别想蒙混过关,想出厂就给我回工,现在那帮人都叫我‘吃力不讨好的周扒皮’。
老子的能力不足,没有办法改变世界,也没有资格当什么圣母玛丽亚,但是死死守住一间军工科研所,玩命盯住几间军工厂,这点事情还是做到的!这就叫事无巨遗,老子的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周扒皮,还真他娘的当定了!”还好周林岚的这间办公室隔音效果够好,否则的话,真不知道他这些吼得够豪迈,更是苦大仇深杀气腾腾的话,传进其他同事的耳朵里,那些人的脸色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看着这位从一发迫击炮开始,和军工单位结下“不解之缘”的第五特殊部队前辈,风影楼真的不知道,应该同情他的遭遇,还是敬佩他的坚毅执着。
不,风影楼在内心轻轻的更正,这样一个面对逆境,面对不公平的人生,依然敢拼尽一切,发起全力逆袭,在自己的领域内,活得无怨无悔,努力发挥着自己光与热的共和国守卫者,他风影楼,又有什么资格去同情?!故事讲完了,笑过了,也骂过了,周林岚慢慢又慢慢恢复了平静,又变成了那个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做起事情一丝不苟,对军工厂制造的各种武器,检查标准更到了近乎变态标准,却因为自身的独特魅力,总能得到女孩子关注的周林岚。
他松开了钳住风影楼衣襟的右手,轻声道:“麻烦你,去帮我把海青舞叫回来吧。
”风影楼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在这个时候,海青舞就静静靠立在办公室右侧的墙壁上。
海青舞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正在被老师罚站的孩子,她低垂着头,凝视着自己的脚尖,任由从身边经过的人,对她投过来一缕又一缕惊诧的目光。
也许是想心事想得太出神了,而风影楼拉门的动作又太轻柔,海青舞竟然一时没有注意到,风影楼就站在距离她不足一米的位置上。
看着海青舞那长长的眼睫毛在轻轻跳动,看着她交叉在一起,还在无意识的轻轻扭动的双手,看着她那张有点苍白,似乎都变得有点弱不禁风起来的脸,风影楼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冲动。
他真的想大踏步走过去,用尽全力把这样的海青舞抱进自己的怀里,用和周林岚一样的温柔抚摸,一点点抚平她脸上的哀与愁,用他也许并不够宽阔,也许还不算太温暖的怀抱,驱走海青舞风上,那一片不胜寒意的苍白。
在这个时候的海青舞,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只软弱的,又无家可归,需要得到保护和温暖的小猫。
“海青舞姐姐……”风影楼的声音很轻,海青舞却象是被吓了一跳般,全身猛然一颤,但是几秒钟后,当海青舞重新抬起了头,再次支撑起她的身体,并对着风影楼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时,刚才她身上所有的软弱,所有的苍白,所有的弱不禁风都不见了。
站在风影楼面前的,还是那个在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里,玩得八面玲珑,玩得春风得意的女中霸者……海青舞!
“周大哥让我请你进去。
”风影楼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很轻很轻,说完这句话,他就猛然转身,直接走回了周林岚的办公室。
风影楼真的不想告诉海青舞,她的眼角,还有一丝在仓促间,没有来得及擦干净的泪痕。
“你们要在这个城市里呆多久?”听到周林岚的问题,风影楼也把询问的目光,落到了海青舞的脸上。
“还不能确定。
”“我不管你在这个城市里还要呆多久,总之,在这里呆一天,你们就在我家里住一天。
”周林岚说得轻描淡写,“对了,还没有通知你呢,我结婚了。
去年年底结的婚,正好可以让小四你认识下嫂子。
”海青舞扬起了一个笑脸,“好啊!”……
编辑推荐
《诡刺2:阿富汗战争》中国第一鹰派作家董群(纷舞妖姬),鹰派文学首部反恐军事史诗!2001年8月中旬,风影楼借用日本邪教“神之子”身份,混进阿富汗北部的一个的“基地组织”训练营。同年9月11日,“基地组织”劫持飞机撞击美国纽约世贸中心……关于阿富汗战争,《纽约时报》永远不会告诉你的事实。阅读《诡刺2:阿富汗战争》会极度上瘾,战争本身就是毒品。经历了最严酷的六年自我磨练,风影楼终于成长起来,并在几位国内顶级心理学权威的指导下,开始接受最为神秘的“鬼刺”训练。新武器系列004号作品。
图书标签Tags
军事,纷舞妖姬,小说,网络小说,特种兵,狙击,怪力乱神


下载链接

诡刺2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最近正在看,很有吸引力
  •     是一本喝茶时看的休闲书
  •     激情四射、豪气冲天
  •     书很好看是正版,,,,,,
  •     她就爱看这类书,一不小心点了两下
  •     最近正在看,书质什么的
  •     听我婶婶说很好看,很喜欢
  •     期待能有更恢弘的作品问世。,推荐。
  •     终于大结局了,啊啊啊啊啊啊
  •     我没有看过,和以往的作品有些出入
  •     我很喜欢看。,儿子和他的同学都非常喜欢
  •     看纸张还是不错的!!,这次把全套买齐了
  •     意犹未尽书就玩了,上瘾了。看过都要买了收藏
  •     很不错的书,很好看的一本书
  •     就成了买了两本一模一样的!,当做连续剧看
  •     没办法,此书会激发人内心中一种为之奋斗的信念
  •     要珍惜空间
    :0),看了还要重温一遍才过瘾!
  •     鹰隼展翼——不错的书,很有看头儿
  •     书没有破损,赞一个
  •     如果畅销书在当当网折扣再大些就更好了。此书费了我不少银子啊,但文笔需要改进
  •     挺不错的一本书,不错的书
  •     小说是毒药,热血啊!~~~~~
  •     很厚一本,想来是同类型的佼佼者。
  •     给我的这本和原来上中册的不是一个出版社的,很早看过 终于买了 还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