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恋物语

炽恋物语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6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
作者:[日]朱川湊人
页数:270
字数:125000
译者:季玄
书名:炽恋物语
封面图片
炽恋物语

内容概要
  摄魂者
  伤心欲绝的早苗,想留下妹妹最后的遗像,辗转找到了一名技术高超的专业遗体摄影师,却没想到……
  心愿
  偶是没有归处的人,徘徊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但偶有一个特别的心愿……
  我是弗朗西斯
  因为偷盗癖,我的人生走到穷途末路,他的出现拯救我却也颠覆了我的一生……
  瑞妮·伊莱恩
  雨后的涉谷让佐原想起当年爱恋的她。五年前,她死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街头事故,当年轰动一时的新闻背后的真相是……
  静海
  那年,我遇见了“公主殿下”,她神秘而美丽。可要把她养大,却不简单……
作者简介
  朱川湊人,一九六三年生,是近年来日本文坛最受瞩目的恐怖、奇幻小说作家,分别以《猫头鹰男》获得二○○二年“ALL读物推理小说新人奖”、《在白色房间听月歌》获得二○○三年“日本恐怖小说大赏”短篇小说奖,以及以《花食》荣获二○○五年第一三三届“直木赏”。作品多为带有恐怖氛围的奇幻小说,重新探索都市中的怪谈传说,兼具怀旧与温暖的风格,加上明快的故事节奏,为他奠定了不可动摇的文学地位。
书籍目录
摄魂者
心愿
我是弗朗西斯
瑞妮·伊莱恩
时至静海

章节摘录
“医生问警察拿了一张照片,让我看了下。
因为工作关系,我已经习惯看到受伤的人,但那张照片还是让我透不过气来。
照片里的女人赤身裸体俯趴着……双手手肘下面的部分已经不知所踪,两条腿也只剩下骨头,好像是抛弃在山里后被野兽啃食过了。
”听到这里,早苗心中一阵不适,她真搞不懂为什么护士长会突然找上门来说这些让人不快的事。
不知为何,她没有想要制止护士长说下去。
“因为警察问我是不是见过她,我眯着眼睛看了那张照片……一看到尸体的后背,我马上就想起一个人。
对,就是一年前去世的良子,因为那具遗体的肩胛骨附近,有一幅和她一样的玫瑰图案的刺青。

“难道不会是巧合吗?”
早苗禁不住插话道。
如果是同一个人刺的话,位置大小一样也是不奇怪的。
“证据当然不只这个,还有在我们医院做的手术痕迹,以及她曾提到过的小时候左肩撞伤的疤痕……所有的一切,这具尸体都有。

“这怎么可能?”
“我也这么想。
正因为医生也这么觉得,所以才会征求我的意见。

早苗想,还是让她回去吧。
如果再继续听下去,也许会听到自己不想知道的事情。
但不知为何,逐客令却说不出口。
她虽然不想听,但又觉得一定要听下去。
“我问是否有这具尸体脸部的照片。
医生说,有是有的,但还是不要看比较好。
我说了好几次没关系,才看到了照片。

好像是要消去眼前浮现的幻影那般,护士长紧闭双眼继续说了下去。
“她的一只眼睛和嘴唇的一部分已经没有了,也许是被乌鸦什么的叼了,但她确实是良子。

早苗后背一阵战栗。
“但她一年前就已经过世,遗体也被双亲领回家中,应该早就被火化了。
不过,照片中的遗体,毫无疑问是她。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文摘
二桥下的斑马线对面,好像有样东西。
偶不禁停下脚步。
那里是车行道的沿线,排列着便利店、自行车店那样的店铺——就在那店铺林立的路上,有一只虫男在那儿,噗噗地跳着。
说到虫男,大概一般人都不知道是什么吧。
老实说,它长得可恶心了。
嗯……怎么说呢,请试着想象一下有着水黾身体的人类,就容易理解了。
手脚是身体三倍长,就这么长在人类的身体上。
当然这样的身体是没有办法像一般人那样站立行走的。
它们走动起来有点像蜘蛛,伸展着长长的四肢。
手脚越往指尖越细,到了手掌那里,就只有婴儿那样大小了。
虽然瘦骨嶙峋,但也只有身体看起来还像个人。
当然它是不穿衣服的,行动的时候,可以看到暗沉肤色下每根骨头的活动。
它就这么悉悉索索地爬动,有时会把手脚当弹簧用,你能想象他们居然可以跳五米高吗?
很离奇是吧。
凑近看的话,更恐怖呢。
特别是它的脸……该有五官的地方和人一样,但大小可不是一个级别的。
尤其是眼睛,超级大,占了整张脸的三分之一,好像随时都会飞出来似的。
与之相反的是,嘴巴极其小,只有婴儿的那么大。
下巴很尖,感觉真像蚊子苍蝇的脸勉强嵌在了人身上。
就算是给小孩子看的科幻节目,也不会有这么恶心的东西出场呢。
还好一般人是看不见虫男的。
要是能看得见,小孩子早吓哭了。
偶从第一次看见他们到现在,也适应了很久。
站前的虫男,噗噗地跳跃着,攀上了附近的大楼墙壁。
在那里咕噜咕噜转着脖子,眺望着城区的各处。
那下面的人来来往往,这场面让偶联想起世界末日。
虽然偶一直在说虫男,其实也有虫女的。
如果分得再细点的话,好像男女老少都有。
很久以前,偶就看过一个小学两年级左右的虫少年,还见过胸部像公车里吊环那样垂着的虫奶奶哦。
所以要给一个统称的话,偶觉得叫人虫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但要让偶说,偶还是觉得叫虫男、虫女更有感觉。
不过,能看见它们的也就只有偶,怎么叫都没关系。
正觉得虫男大概在大楼墙上待了一阵子吧,没想到它就这么沿着墙壁溜溜地爬了上去,消失在偶的视线里。
虽然这和偶没什么关系,但偶还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这么说呢?那是因为其实虫男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偶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他们会附在人的身上让他们自杀,又或者让他们遇到灾祸。
早前,偶见过一只虫男蹲在一位中年工薪族的大叔肩上。
那可是十分稀奇的画面哦。
它把那么长的手脚灵巧地折起来,站在人的肩膀上,就好像体育节的团体操那样。
最重要的是,那个大叔一点都没注意到,还是若无其事地走在路上。
偶看到他们的地方,也是在车站附近,当时偶就有不好的预感,于是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说来那也是偶第一次看到虫男蹲在人身上呢。
那是个怎么看都很普通的大叔……虫男蹲到他肩上还没十分钟,他就突然纵身跳入了列车轨道。
列车当然马上紧急刹车,但因为他是从离车头最近的站台跳下去,所以根本无从救起。
当时发出了很大的声响,等到列车停下,大叔的身体已经惨不忍睹了。
在场的人都看不见吧。
停止的列车下,虫男溜溜地爬了出来,踏过围观群众的头肩,慢慢地又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
从那以后过了好一阵子,偶又看见一个中学男生肩上站着个虫女。
那只虫女还很年轻,她一丝不挂地站在那男生肩上,总让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真是的,关键时候偶都在想些什么啊。
那个男生在去学校的路上被大型货车撞飞当场死亡,和他一起的虫女却毫发无伤,在货车边跳了几下,也就不知所踪了。
事已如此,就算脑袋再不灵光的偶,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那些家伙一定——简单地来说,就是恶灵、魔鬼之类的东西。
他们就那样在镇上噗噗跳着,到处寻找可以成为猎物的人。
不过尽管如此,偶也不明白它们是以什么标准来选择猎物的,或许它们尽挑那些内心脆弱的人吧。
……
媒体关注与评论
他是在社会这个无趣世界中,欲让幻想之花绽开的最高艺人。——石田衣良
编辑推荐
《炽恋物语》编辑推荐:日本文坛奇才恐怖小说奖、直木奖、推理小说奖,挖掘人性最深层欲望的珠玉杰作!
图书标签Tags
日本,日本文学,小说,奇幻,短篇集,推理


下载链接

炽恋物语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原版书内解说翻译:醉汉老板娘眼中那个酒会上的朱川凑人 (翻译by 原子)   ——明神千里『BAR幻影城』城主      【译注:明神千里为日本新宿某酒吧的老板娘,也是作者的朋友。】            朱川凑人先生第一次到店里来时的情景,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   那是在一个仍旧保留着昭和风味的临时房屋改造的酒吧里,朱川先生将大大的身体费力挤进狭窄的吧台座位,并用很快的速度一杯接一杯喝着玻璃杯里的加冰威士忌苏打,一边讲着与取材旅途中踏足之地相关的恐怖故事;在向周围的人讲述这些奇妙故事的时候,他看上去十分愉快。      我的店是位于新宿金色大街(ゴールデン街)的“BAR幻影城”;作为一个以推理悬疑及恐怖形式为特色的所谓文坛酒吧,得到了许多活跃在文坛第一线的作家、编辑们的照顾。店里每晚都会有人大谈狂热的话题,这些话题不时还会成为他们召开临时编辑会议的契机。   此外,店内偶尔也会成为作家先生们的卷头照片或近照的摄影地,或是作家们对谈的场所;店里的不少照片还使用了恐怖文选的封面。   在那个微暗的席间,从同行的编辑那里听说“朱川先生是个特摄迷,他对特摄的迷恋已经到了亲自为《变身英雄》(译注:日本特摄节目,例如《假面骑士》、《奥特曼》等电视剧)写过剧本的程度了哦”。听罢,我便连连拿出珍藏的相关狂热话题来聊,但都被朱川先生巧妙地回击过来;自认对特摄的爱不输给任何人的我当然不会就此作罢,接下来,我们就像是在进行一场关于特摄话题的拉力赛似的,将其他的编辑抛到一旁,一直聊到了天亮。   即使如此,我也从来没想过获得直木奖的作家朱川凑人先生竟然会让我来为他自己的书写评论,是因为那晚我喋喋不休的发言受到先生的欣赏了吗。怎么想也想不通,先生会采取如此冒险的做法,让既不是作家、编辑,也不是评论家、文学家,而仅仅是个外行的我来为他的作品写评论。这篇评论大概会变成写“由特摄产生的缘分”这样的内容吧。      再也没有像朱川凑人这样迷恋特摄的人了。被邀请参加电影宣传活动的话,会被来自光之国度的历届变身英雄们(变身前的饰演者)拍着肩膀称呼“小朱川”;饰演骑着机动车的第三代变身英雄的演员还曾对他说过“趁我现在还能动,请一定要为变身英雄写剧本!”这样热烈的话作为声援;这样的作家除了朱川先生,我想大概没有其他人了。   正因为有这样的来由,用掺杂着特摄观点的视角来解读本书收录的作品,大概也是一种乐趣吧。此外,作为熟悉作家们日常做派的酒吧老板娘的特权,下面就来写一写那些在酒席间听到各种关于作品创作的秘谈吧(当然,是在作者本人允许的情况下)。   另外,本书收录的作品的首次登载皆于《推理之谜》(杂志原名:「ミステリー」,东京创元社出版),同社发行的单行本于2006年7月出版。         《遗体摄影师》(大陆版译为《摄魂者》)      如果说近年来囊括了国内外各种奖项的那部电影是描述了入殓这一仪式的积极面的话,这篇作品便是以恐怖阴暗的部分作为切入点,在朱川的作品中属于比较少见的,描写“邪恶的胜利”的内容。   对素材的运用手法与寻常不同,想要超越“终将变得丑陋与腐朽的死”,却反而堕入无间地狱的出场人物的悲剧,与19世纪70年代初日本制作的吸血鬼电影《吸血OO》系列三部曲的第一部(特意没有将作品名称写出来)有些相通的地方。文中出现的殡仪馆那奇特的社名是文中一个重要的伏笔,作者为了将其自然地融入故事而进行的出场人物设定可说是十分优秀。小说的结尾即使是从推理的观点出发也丝毫没有不协调的地方,围绕出场人物的出生,氤氲着一层朦胧而超自然的余味。   朱川凑人曾获得过《All读物》(原杂志名:《オール読物》,为日本《文艺春秋》发行的月刊文艺杂志)推理小说新人奖(2002年);和日本恐怖小说大奖短篇奖(2003年),也就是说,这部作品能让人再次认识到,朱川先生是推理和恐怖两种题材都擅长的作家。          《瑞妮•伊莱恩》       1997年3月,在涉谷发生了一起触犯诸多禁忌的“东电OL杀人事件”,直到现在也残留着谜样的未知部分。本篇的诞生便是以该事件为契机,在朱川的小说中似乎算是比较早期的作品。朱川本人也说过,这是比《漆黑的都市传说》(都市伝説セピア)中收录的《昨日公园》更早创作的小说。    以混杂着年轻人的涉谷作为背景,刻画了一对违背伦理的中年婚外恋恋人的故事,围绕两人腐坏堕落的幽会时的遭遇,意图通过超自然事件来反应社会中真实存在的某种状态,由此,朱川先生的野心可见一斑。   梦想成为作家却半途受挫的主人公,(虽然朱川本人并未承认)是否也反映了写作本篇时,朱川内心的焦灼感呢。另外,标题里的“伊莱恩”就是1967年上映的美国电影《毕业生》中,凯瑟琳•罗斯饰演的女主角的名字;这似乎让人感觉是在暗示两人的爱情绝对无法圆满,但将其理解为是像美国新电影那样,向那无法释怀的悲伤结局致意或许更好。    虽然读完后会有一丝苦涩的余韵残留心底是本书所有作品的共同点,但(本篇中)城市上空漂浮着几千几百只气球的场景,以及对其色彩的刻画就像一场盛大的嘉年华般,或许能为读者带来些许治愈感。          《我,最想要的,东西》(大陆版译为《心愿》)       “如果写古典体裁的话就是太宰治了嘛!”本篇可说是令朱川名声大振的作品。   以女高中生为第一人称,叙述从“起床场景开始的故事”,不用说也能看出跟太宰治的《女学生》(原作名「女生徒」)类似。结尾处主人公的独白内容是对《女学生》的结尾“我,到底在,东京的,哪里呢,你知道吗? 拜托了,请不要再看着我了”进行的阴郁嘲讽吗?通过对白色袜套到深蓝色袜子的变迁反映出13年的时间跨度,彻底化身女高中生视角进行的刻画十分精彩。   在本来会让人感觉只是在描写“能看见‘将人类引向死亡’的虫男、虫女的通灵少女如何大显身手”的地方,却用辛辣的人生观将读者引向了一个残留着悲伤氛围的结局。虫男、虫女这样简单的命名方式很像早期在“等身大变身英雄”(译注:等身大変身ヒーロー,《假面骑士》一类的特摄中,主人公变身为英雄的场景)
  •     不感叹的,是他的想象力,猎奇也好,恐怖也罢,追根溯源都是来源于作者的想象力,而朱川凑人在这方面似乎有独特的能力,他的想象不拘泥于限制,但却没有打破常理。 如果将小说视为作者在讲故事,那么这本小说的语调倒是轻缓,但口气却显得很急。他没有故弄玄虚,而是借由情节、心理和想象来勾勒出一个个猎奇又恐怖的故事,如果真的当成是在讲故事,那这个故事就像是他的呢喃细语,而读罢掩卷之后,就该你一直念念不忘,心思缠绵了。
  •     世界上不能缺少的是爱。爱有分很多种,朱川湊人用唯美凉人的文字叙述了一个个关于爱恋的故事。我是看到乙一定名字选择了它,的确,朱川湊人没有令人失望。他的言语构思和情节故事令人感触很深。
  •     总之不是我喜欢的推理小说。。。说起来就是在讲一个个奇怪的故事而已嘛
  •     本来想一天看一篇的,结果周末一口气就看完了。。。ORZ 果然是很日系的暗黑,这次看得很过瘾!主要是作者想象力非常丰富,每一篇的构思都独具一格,看上去轻巧却有沉沉的回味。回头有空还打算翻翻~ 如果作者还有新作一定支持!!
  •     黑乙一,几个小故事给人感触很深
  •     送货太快了,服务很好。超赞。
  •     虽然还没有读 但是好期待啊
  •     五个小故事吧。个人觉得不如乙一写的好。还有一本他人事,眼球料理。也比这本要暗黑的多
  •     觉得没有<本日优惠日>里的几篇小说好看
  •     看完以后偶尔会回味起书中幻惑的情境,优美,也充满了遗憾。但是要说有多暗黑,真的不觉得,没有任何本以为的直指人心的残酷。可能也是因为更注重优美的氛围吧。
  •     风格不错,但没什么创意,跟乙一的作品相比还是略输一筹~
  •     非常黑暗却有吸引人读下去的魔力
  •     此书真心可以一读,尤其是第一个故事!
  •     感觉还是光球猫那本好看。。。
  •     总觉得书商的广告吹大了。这本书如果说黑暗残酷,还是比不上乙一等人,比变态诡异,也比不过乱步、横沟。全书共五个故事,都不长,两个小时左右就读完了。人鬼相生的几个故事构成了一幅光怪陆离亦真亦幻的浮世绘彩卷。其中最钟意第四个和第五个故事,猎奇压抑的氛围中竟还有那么一丝温馨,让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就会浮现出书中描绘的场景。比如第四个故事中的桌秀,第五个故事中在月光之下取月水,那场景一定非常梦幻。。。总之这本书可以一读。
  •     还是觉得乙一更好看一些
  •     第一篇最好,后面几篇差点
  •     校对干嘛去了,偶、偶、偶,烦都烦死了!
  •     还没看完,前面的还可以。
  •     不是很恐怖,只能算是猎奇类的书,还有点科幻的赶脚
  •     书不错,没有缺页折页的现象,很完整和崭新的到得我手上,而且送的很快下面评论下故事本身,表示本来对这本书期待还行的,但是5个故事,貌似只有一个比较难忘叫我是佛朗西斯这里所说的难忘是真的很难忘!!!!总会回味,如果这本书仅仅那一个故事的话,绝对的5星没的说。但是其他4个故事可读性就真的很低了……拉低了整本书的平均分呢= =没办法啦~,这个分数对得起这本书了。
  •     图书馆借来看的,除了第一和最后一个故事,中间三篇还是不错的,我是弗朗西斯最佳,恩。
  •     昨天定的……今中午到货……还没拆封。包装完好啊。就是开本小了点,这么喜欢的故事一下子看完真是舍不得啊……黑暗系最喜欢了。
  •     第一次读这类小说,感觉还不错,想起来在大学生宿舍听张震讲鬼故事的事情了,不错的惊悚小说!
  •       读本作的时候是拿其当睡前读物,和《本店招牌菜》轮流,任意抽起一本就随意看一两篇,瞌睡为止。算起来是第二次接触朱川的作品,之前是《本日优惠日》,和《拿破仑狂》轮流。拿朱川的平平之作与暗黑系奠基作或是直木赏受赏作相比当然会影响阅读体验,虽然朱川也颇享盛名,一读之下却不复第一次读到阿刀田或者艾林时的惊艳。
      如果说《本日优惠日》温情的平庸,本作就有点猎奇的不适了,冰恋,滥交,慕残,曾根对月姬的痴迷应该算什么,恋物系?饲养系?与其说是炽恋物语,不如说是畸恋物语,除了《心愿》以外尽是些不容于人伦理法的怪癖,乃至于杀人事件都变成了寻常的罪恶,气氛异常的阴郁清冷,关键结局也是一律的黑灰,不是像跌入蛛网的猎物只能等待蜘蛛收紧陷阱般一步步沦为人偶性奴,就是在若有所失亦若有所得之后灵魂像气球一样飘离肉身,不是孑然一身什么都做不到什么愿望都无法实现的孤独绝望,就是费尽心力养成到一半的月姬缩还成一块只会呜咽的矿石…无论怎么看都太过悲惨了一些。
      勉强算来,只有《我是弗朗西斯》例外的不算太糟——虽然对普通人来说双臂尽断已经够糟的了——沉迷于偷窃癖无法自拔转而痛恨自己双手的“我”和痴迷于没有手臂的女子的M先生绝对是天作之合,“任谁都有比黑夜更深重的业障。”M先生获得了理想中的爱人,“我”终于摆脱了令人厌恶的偷窃癖,这是他们的选择他们的业障,只要没有像晴纪那样把主意打到不相干的普通人身上(将自己不正常的爱欲投射到弗朗西斯身上获取自我满足的M先生比晴纪真是高了不知道多少层级),就让他们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好了,这样异样的救赎感甚至可以获得正常社会认知某种程度上认可。
      其实这么看来的话,除了《摄魂者》一味猎奇,有宣扬“恶”的嫌疑之外,其余涉及畸恋的三篇多少可以算是在不带恶意的关注边缘情感者,《我是弗朗西斯》不再累叙,《Rainy Elaine》的原型是谜样的东电OL事件,(看过《异常》的同学有没有觉得理华“被杀死在小巷里的OL/娼妓两面人生”的设定很熟悉?)以沉溺肉欲来宣泄压力的都市人,既渴求幻为“气球”的自由又不舍肉体的享欲,“我们来嘉年华吧”,嘉年华的短暂欢愉又真的可以获得解脱么?
      《时至静海》与前几篇的“炽恋”又有不同,即便培育到一半的月姬已经可以算是自己的了,即便不用背负杀人的罪孽就可以得到头盖骨,克也终究还是选择了放弃,是虚幻而美丽的月姬,还是寻常的普通人生活,六年级的克也毕竟没有为了培育月姬放弃一切的决心,只好微带苦涩的回归正常,有另类癖好倾向的人应是不少的,而他们与真正的怪癖者的区别,可能只是迈出最后一步的决意而已。
      几篇故事捋一遍下来之后还真没感到太多对畸恋的猎奇性窥视,反感度降低不少——当然还是除了《摄魂者》的,“通过拍照摄取灵魂”的设定来源自古老的忌讳,但除此之外几乎毫无亮点,以被害者角度进行的叙述,没有给冰恋者或是空仓殡葬所任何视角,以至于留下的只是一个变态残忍一个阴冷瘆人的印象,而故事走向也让人能猜个大半,不过是个略显俗套的都市传说。说到都市传说,《Rainy Elaine》与《心愿》自然都是,尤其是《Rainy Elaine》几乎无二至的也是“听闻”→“遭遇”→“真相”的脉络,只是立意以及设定的不同使其要有意味得多。
      而《心愿》里的都市传说元素更多像是一点点诡叙技巧,主旨还是老掉牙的“孤独”、“救赎”、“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等等,不过加入了虫男虫女这种恐怖恶心的奇思妙想与生前孤独死后仍旧孑然一身的异色后才多出几分悲恸荒凉,结尾更是带了几丝劝诫世人的意味深长,这一点又与《我是弗朗西斯》有几分类似。(《心愿》最败笔之处在于将女主的称谓翻译成了“偶”,不知原文是用了什么女子高生专属称谓,至少翻译用这个十几年前流行过而今已经low得没人在用的网络流行语既不贴切又影响阅读——咦,十几年前流行过如今没人在用?这么一说怎么突然就感到了翻译的深意了呢,难道是和“偶”穿着昔日流行过的白色袜套是一个意思么…)
  •       看完这本书的感觉是:把朱川完全当成乙一来看也无妨。以前看书的时候总喜欢区分作者与作者之间的不同,哪怕别人的评价是XX是XX最正统的继承者,也极喜欢从中看出每个人的个性差异。也许是现在读书的感觉不同了,主要是工作之后业余时间本来就少,而读书的时间自然就更少了。于是阅读有栖川法月之类的作品,岂非浪费时间的举动?
      所以在我这种对作品风格已经得了脸盲症的人来说,朱川和乙一看起来其实也别无二致,若要硬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朱川喜欢在同一篇作品中同时融合重口味和小清新的风格,而不像乙一那么泾渭分明。《炽恋物语》这本书,就是台版的《盗魂者》。里面五个短篇差不多讲的都是有关爱恋的故事。但是相比大众言情作家来说,朱川无疑走得太远了,从委婉的语气来说,他简直是在关注边缘者的情感世界。
      第一篇《摄魂者》就是重口味的短篇小说。这年头恋尸已经不算新闻,奸尸才算新闻。说穿了,这篇小说就是第三者的故事,只是这个第三者非常特殊而已。
      第二篇《瑞妮·伊莱恩》写的是花花公子的故事,对此我想说的是:谁都遇到过人渣,谁也都当过人渣。
      第三篇《心愿》在风格上有些像《昨日公园》,不过差了很多,感觉这样的创意写成短篇有些勉强,完成度不够。
      第四篇《我是弗朗西斯》,这个短篇是比较丰满的,也许正印证了那句话:“爱,就是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当然,希望这种事不要发生在我和我妹子身上。
      第五篇《时至静海》是铺垫太多而逆转不够的作品。就是说,这个短篇更像是一篇习作而非创作。
      有时候我也在想:这种重口味真的合适么?也许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事情,可以通过阅读文学作品或者看电影玩游戏来获得满足感。不知道多少人在看完《复仇者联盟》之后会YY自己有机会拯救世界,在看完言情小说之后会畅想自己是里面的男主人公或者女主人公,当然我不知道在看完朱川的这本书之后,会不会有人把自己代入作品中——如果有的话,我想我会很开心的——
      至少TA已经在脑海的世界里满足了这一切,没有运用到现实生活中,实在是值得拍手陈赞的好事。
      而我相信绝大部分人,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勇气把小说中描写的事情在现实里这样做一遍。如果有的话,那就是蝙蝠侠首映时候发生的悲剧。
      但我们阅读小说,是在不断扩展自己的内心世界。光鲜的世界已经接触得差不多了,自然会蔓延到各种光怪陆离的世界中。也许这是阅读的必经之路,现在看有栖川法月之类的已经提不起兴趣,唯有看看这种重口味的小说,才能让自己的神经稍稍绷紧一些。至于让神经绷紧的作品是乙一写的还是朱川写的,其实关系并不大。
      
      
  •        总觉得朱川凑人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在读到这本书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中国大陆出版的第一本朱川凑人的书。为什么会觉得这么熟悉呢?仔细一想,《世界奇妙物语》某集里的“书签之恋”(栞の恋)的编剧就是朱川凑人,原作是《光球猫》中收录的同名短篇。“书签之恋”的故事很简单,有那么一点点怪谈的性质在,但是非常温馨。那么这本《炽恋物语》又怎样呢?封面告诉我它不是温馨的故事。确实不是。讲述不同类型的爱的五篇短篇小说共同构成了这本《炽恋物语》,读罢之后竟觉一股湿冷气流贯穿全身,腰封上的“挖掘人性最深层欲望的珠玉杰作”大致概括了本作,除去第三篇《心愿》,余下的四篇用其中两字即可,不是杰作,也不是珠玉,而是“性”和“欲”。
      
       第三篇《心愿》是这本书里的异类,孤独的“偶”——树理,在自杀身亡后回到学校,发现大家还记得她,但是无法感知到她的存在。其实“偶”的心愿就是能再度看到他人对自己展露出笑容。伤心的“偶”在儿童乐园遇到了能看到她的活泼小女孩,却发现这小女孩被预示死亡的“虫男”盯上了……这篇故事的主旨在于“只有失去了才明白珍惜”,对于将这篇作为怪谈来读的读者而言故事的结尾略微出乎预料,有一点叙述性诡计的感觉。这篇《心愿》也是我在这本书里最喜欢的一篇。
      余下四篇则讲述了不同的爱。如同书名般的“炽恋”,封面上的那句“执念是燃尽一切的劫火,炼成你我永恒的羁绊”非常贴切。简单总结一下这四篇中不同的爱吧。
      
       第一篇《摄魂者》中的爱是恋尸癖,因病痛失妹妹百合香的早苗,发现火化之后的骨灰不是妹妹的,这一切都和那为尸体摄影的殡葬公司,甚至自己的男友有关……整体故事非常平庸,翻开书读到的第一篇不该让读者失望,但是对于猎奇的读者而言应是满足了他们的欲望。
      
       第二篇《瑞妮伊莱恩》中的爱是滥交背后的纯爱。身体的爱和心理的爱的冲突是永恒的话题,可是在学生时代就擦出过小火花的佐原和理华一定没有想到,他们在多年后会在花柳巷“背影街”重逢……社会将原本纯真的人改变,压力将人逼上绝路,这篇《瑞妮伊莱恩》反映了这一点,并且在最后“成千上万的气球”(失去身体的灵魂)在背影街上空交汇时将故事推向了新的高度。佐原不是佐原,而是我们身边的受压力压迫的每一个人。相反地,失去了压力而在空中自由漂浮的灵魂幸福吗?而“嘉年华”对他们而言是否就是幸福呢?
      
       第四篇《我是弗朗西斯》中的爱则是慕残。有偷窃癖的“我”因屡次犯罪被逐出家门,生活无望,只得走上涩谷街头接客为生,姿色平平的“我”遇到了不嫌弃自己的M先生。同样是断臂,在M的心中,弗朗西斯比维纳斯更美,因为一个是真人,一个是雕塑。可是M只能在贴满了弗朗西斯照片的房间中满足自我欲望,“我”要成为他的弗朗西斯,陪在他身边……在阅读的时候不禁想起了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帖子,残疾女孩被男友抛弃,只因男友找到了一个残疾程度更高的女孩。拥有慕残心理的人应当不是少数,如同M,是咖啡店经理,也是一名慕残者。和其他类型的病态心理患者一样,无视他人异样的眼光,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狂欢。故事中的“我”因为偷窃癖而对双手痛恨,又刚好遇到了值得托付的M,切断双手的选择合情合理,却对正常的读者们说:“请不要因为对我们这样的人感兴趣而心怀愧疚,任谁都有比黑夜更深重的业障。”这是他们的选择,我们无能为力,如同面对世界上一切难以接受的事物,最终都得接受。
      
       最后一篇《时至静海》中的爱是对无生命物体的爱。“我”——克也,在四年级时结识了养着月球来的公主殿下的男人曾根先生,克也深深地爱上了美丽的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原本是一块石头,在曾根的照料下越长越大,发育出了一个个器官,但是大脑只相当于两岁儿童。(简直就是普通物体,不能说她有生命,也不能说没有。)此时曾根先生竟要求克也在自己死后将公主殿下继续养大,直至从石头变成完全的人形。可是曾根先生还说,养公主需要的东西很特别哦……两年后曾根暴毙,六年级的克也竟选择了放弃,任由公主缩回石头,因为他没有那份养公主的决心,因为要付出的实在是太多。整本书到了最后,终于有一篇没有被“炽恋”之心焚身的主人公了,也许这因为克也也只是个小孩子。如果克也在年龄稍大的时候结识曾根,就会重蹈曾根的覆辙呢。
      
       这本书完全颠覆了我对朱川的印象。朱川的文笔和翻译都很不错。《心愿》这篇感受最深(同样身为年轻人的共鸣?),而至于其他篇目,则是不敢去感受,比如《我是弗朗西斯》就是代入性非常强的一篇,最后的话也许就是防止读者“坠入深渊”而说的呢。作为描写人心的怪谈物语,这样就足够了。
      
  •       张悦然是我不怎么喜欢的女作家,她总是刻意地说一些讨巧的话,比如那句她到哪儿都不忘念叨的“我是呓人,卖梦为生”。还有她在某次中日新锐作家交流会上的发言“小说是记忆的私生子”。不过这句话用来形容这本《炽恋物语》倒是恰如其分。
      
      
      看这几篇犹如云中闪电般蜿蜒莫测的小说时,总有几个关键词异常鲜明地投射在视网膜上。也许正是这些细小光点构成的模糊轮廓予编织故事的朱川凑人以最初的启示,再由他的想象实白骨以血肉。
      
      
      最明显的大概是第四篇《我是弗朗西斯》。今年年初出版了阿刀田高的四本选集,以四种颜色对应四种主题。其中《白色魔术师》对应“奇谈异闻”,阿刀田高根据听闻的冷知识和奇谈怪事敷衍成一个个故事。如果将这篇小说混入《白色魔术师》中,大概没有人能够察觉吧。可以想象,朱川凑人也和阿刀田高一样,在无意之中——也许是闲谈中听人提及,也许是在奇情杂志上看到——“Acrotomophilia”这种“对无手无脚的人产生炙热情感的人”,一如我们第一次听说“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一样。猎奇的词汇被迅速捕捉,储存在记忆一角。接下来甚至可以推想,经过同样的程序,一个偷窃癖的故事和一个原教旨主义教团的故事经过同样的程序化成了记忆。三个光点勾连出一个女人模糊的人生走向,于是故事形成了。
      
      
      《摄魂者》的来源也许古典些,可以上溯到日本忌讳捏塑形如自己的人偶的传统(就是怕灵魂被摄入其中),而我们更熟悉的则是照相技术刚传入中国时,人们对它的畏惧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其余故事则更具有现代都市传说的阴郁印记。情人旅馆的阴晦私情(《瑞妮·伊莱恩》),自杀者的黯淡心事(《心愿》),如同“裂口女”的传说,以另一种曲折的方式在人心里留下痕迹。就像韩松落时常从报纸平板的新闻里敷衍出异色的故事。
      
      
      至于被定义为黑暗系,过程不是关键,关键是一律具有一个阴暗的结尾。朱川凑人蓄意逆反了情节的一般走向,给故事无一例外的刷上了一层灰漆:早苗直到最后一刻也没能逃出摄魂者的相机,佐原在极乐中灵魂离开了形体,有灵力的小女孩还是被母亲亲手带进了深渊,月球来的公主化成了一块只会呜咽的石头。和《七宗罪》还有恐怖片《寂静》一样,虽然余味令人不快,但起码能在读者脑海里打下烙印。在小说的烟海里做到让人难忘,如果这就是作者的目的,那他完全达到了。虽然完全黑暗的结局还不及同为黑暗系的乙一《七个房间》那样希望中也有不可逃避的绝望令人震撼。
      
      
      还是诧异于朱川凑人的想象力。生活的细节人人都能经历,但不是所有人都具备串联素材的能力。从几处零碎的星光描绘出整个星座,这是波诡云谲的想象力使然。虽然这种想象力一直在阴暗的云翳之中。
      
      
      
      
      
      
      
      
  •       『尸体摄影师』
      失去相依為命的妹妹百合香,早苗傷心欲絕,為了永保妹妹的容顏,她找來專門替已逝者拍照的殯儀館處理喪事,為妹妹拍攝最後的紀念照。
      然而火葬過後,早苗卻發現從未骨折的百合香,骨灰裡竟然混雜著一根疑似治療骨折用的螺絲!再加上前來弔唁的護理長又提及這家殯儀館曾把遺體棄置山林的傳聞,早苗不禁開始對殯儀館起了疑心,如果骨灰罈裡的骨灰不是百合香的,那百合香的遺體究竟到哪裡去了……
      
      其实是早苗的男朋友来安排殡葬事宜的,男朋友和死去妹妹的联系不幸被我猜中,因此看到“高潮”处时,我就并不会感到意外了,关于那个尸体摄影师的描述,还是蛮诡异的,总得来说,这个故事有点儿小变态。
      
      『Rainy Elaine』
      佐原透过交友网站又成功钓到一个自称是“圆圆”的女人,他们来到雨中的M山町的巷子里开房,然而佐原所想的却是五年前被人勒死在这里的理华,两人曾经是大学同学……
      
      理华,白天为高级OL,晚上却在风化场所当妓女,两者反差是如此之大,后来她被人发现勒死于M山町的巷子里。看到这里,我不禁想到,是否也是桐野夏生的小说《异常》的人物原形?这个故事好像在当时在社会上造成极大的轰动效应。
      
      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中,人们都背负着无形巨大压力,要么继续忍受这股压力,直至最后崩溃,或者就像不少人透过一夜情之类的另类刺激来获得抒发,这个故事就是在探讨这个问题,不过,男主角佐原最后的命运有点儿悲就是了。
      
      『我、最想要的、东西』
      我从十二楼一跃而下自杀了,但灵魂却仍旧在这个世界上游走,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我就这样独自一人孤独地存在着……
      
      孤独是这个故事的主基调,有时会突然觉得一切都很没意思,就想了结自己的一生,这是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所无法回避的一道坎,朱川在这个故事中为我们描绘了一个死前孤独,死后仍旧孤独的故事。
      
      『我是法兰西丝』
      我是R,我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时常会想偷东西,但却不是因为想要那些东西才去偷。十六岁那年,我被一个男人发现在偷东西,然后就被他强暴了,结果我被赶出家门,随波逐流中,有一天我遇见了M先生,我真的好爱他,不过,他好像有点特别的爱好……
      
      看完这则故事,我不禁思考,什么是“正常”,什么是“异常”?有特殊癖好,就是异常吗?比如说,这个故事里的女主人公R,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想去偷东西,而且奇怪的是她并不是真正想要那些东西,因此偷来的东西大多数都被马上扔掉,她为这双手痛苦不已,但没人能够说明或解释她为什么会这样。而他的男友M先生有恋残癖,喜欢没有手臂的女性,故事最后,R为了男友而甘愿自断手臂,而她也终于可以摆脱了那令人厌恶的小偷癖。当有一天偶然间你踏入那个领域,当有一天有人对你说:“人生可能因此而改变哦!”,你是否能够确保自己不受污染仍能维持“正常”?或许只是因为好奇,或许只是因为寂寞无聊,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业障,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很多时候只是克制与压抑的问题,你也不知道它那一天会爆发。
      
      『终归宁静海』
      那一天夜晚外出觅食时,我遇见了曾根先生,并在他家里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奇怪女性,据他说,她其实是“月球人”,月球人需要的是特别的养分,真的好奇妙,我深深的着迷了……
      
      这个故事很异色,竟然出现了“月球人”,而且还有一套供养与生长理论,如何从一块形似蜡笔的石头,渐渐化为人形,还有“月光镜”的制作方法与材料,尤其是故事到最后,还变得相当残酷和悲伤,这应该本书中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了……
      
      
      总评:这本书的总体氛围仍旧与朱川其它的作品一样,传承了一贯的怀旧与恐怖风格,另外还增添了一些猎奇与变态的情节,里面的关健词有:奸尸,乱交,恋残癖,总体上我感觉水平与其它4本小说相比较略有下降,但如果是对以上几个关健词有兴趣的人来说,或许读起来会更有感觉吧。
      
  •     不太区分作者间的不同,说明欧阳你从精读变为泛读了。
    我还是觉得二者区别很明显的,乙一的故事背景是架空的,很少涉及到真实的地名,普遍中生成独特;而朱川很明显的点明它们发生在大阪,他的家乡——带着乡愁写的小说总会有感人的触点,都市怪谈的氛围也更浓厚些。
  •     现在确实没有太多精力去仔细读书了,看书也是挑自己最感兴趣的地方来看,再加上相同题材的书已经看了不少,剩下的差不多也就那么回事,总会有疲倦期的。
  •     心愿那个我就这么被你毫无征兆地剧透了叙诡什么的……真的好像把你掐死啊(撞墙
  •     对不起T_T
  •     嗷嗷不要在意= =
  •     心愿 我觉得不是诡叙啊 一开始就看出来了啊 而且我觉得作者也没有可以要隐瞒
  •     之前很多人都觉得是叙诡,看样子ls是猜到了的原因O(∩_∩)O
  •     还没看过这本书,怕剧透。等看完后再来细细看。先顶一下
  •     要是没买之前来看看你的评价就好了,看了好难过,这本的朱川真不是我喜欢的风格,让我想起了绫辻行人的眼球特别料理那种感觉~不舒服啊
  •     《终归宁静海》的结局不给力啊,本以为主角会继续照顾公主下去的。
  •     不过是看了介绍才买的,收藏癖发作。
  •     非常好看的一部小说,赶上活动终于下手了
  •     正需要的,差远了
  •     还没融入情节,所以只给四星...我喜欢译林早先的封面。当然翻译这个比译林先前的好。
  •     这是一本修订版的诛仙,刚看完了《天神右翼》
  •     感觉针对群体不是很清楚似地。,希望他再接再厉继续多写出一些好书
  •     好看,她看了以后觉得还行
  •     我感觉四本连起来看比较好!(目前四本齐了,书虽然很薄
  •     没有暮光之城好看,凯斯宾王子 :纳尼亚传奇
  •     是值得收藏的一本书!,读了停不下来
  •     这书,延续了沧月的一贯写作风格
  •     送他同学一套,这次买来收藏的。
  •     就是取用的年代感觉有点别扭,嘿嘿
  •     假如都是第一部的作者画的就完美了!,结局有点莫名其妙
  •     时光之轮系列,萝铃的魔力一套书全都买了
  •     孩子很喜欢她的作品,两本我都买了!
  •     很萌很萌,蓝儿跟伊拉龙的感情让人羡慕
  •     可能是文风不对个人胃口,喜欢十四郎的书就买来看
  •     一直很喜欢这类的电影,送的比较快
  •     是正品。赞,没有商博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