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丧乐手亲历的诡异事件

一个丧乐手亲历的诡异事件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5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
作者:易安年
书名:一个丧乐手亲历的诡异事件
封面图片
一个丧乐手亲历的诡异事件

前言
  引子  我的爷爷是一位丧礼乐师。  他这一生都与各种民间乐器打交道——二胡、小鼓、唢呐……可谓样样精通。除了这些如今已经过时的民间乐器,他的生活中就只有死人了。这是他的工作,他无法拒绝。他每天需要做的就是吹奏好一首曲子,送那些闭眼蹬腿的家伙们早登极乐世界。  一直以来,这种工作都被人看做是下九流——毕竟,吃死人的饭,挣死人的钱,这怎么也说不上光鲜。可在他们那个年代,能够吃饱一顿饭,那就算是万幸了,谁还顾得上给饭吃的是死人还是活人。爷爷身边的大多数搭档就是这么入的行,可爷爷在迈出这一步的时候,却与他们有些不同。  1936年,爷爷十三岁。据说当时外面的世界到处酝酿着战火,可隔着千山万水的重庆,似乎还没有什么不祥的预兆,人们的生活依旧不痛不痒。  那是个夏天,天气出奇地炎热。天色还未大亮,热气就已经笼罩了整个山沟,生生将人从睡梦之中“蒸”醒过来。  一大早,爷爷就随着曾祖父一起到附近的山沟里采煤。那个时候爷爷家里很穷,如果不去地主家做工,所有收入除了那贫瘠的土地之外,就只有靠着几公里之外那个小山沟里开采出来的煤渣了。每天早上,爷爷和曾祖父天不亮就起床,带着曾祖母准备好的食物出发。运气好的话,一天能开采出半箩筐煤渣,那就基本足够一家人吃一天的稀饭了。不过光是开采还不能交差,等煤渣凑齐了两担之后,爷爷还得跟着曾祖父一起担着煤渣到县城里去卖。  说到这里的时候,爷爷顺便跟我说起了一件卖煤路上遇到的怪事儿:  一天凌晨,约莫三点,爷爷就被曾祖父从床上拉起来。曾祖父分了一半的煤渣给爷爷,爷儿俩就借着皎洁的月光沿着石板路往县城里走去。  从县城到老家,现在已经通了柏油路,开车需要一个多小时。那时步行,我想至少也要四个小时。  爷爷说,那天的月光特别地亮,照在山路上,就跟白天一样。爷爷跟着曾祖父一路踩着蜿蜒的石板朝前走。因为爷爷赖床耽搁了时间,曾祖父一直在前面骂他。当年的爷爷脾气很倔,曾祖父越是骂,他就越是不服气。当曾祖父停下来歇气的时候,他就干脆走到了前头。  爷爷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暗骂。那个年代的穷人多半是没有什么文化的,再说,十来岁的孩子也不懂什么忌讳,一直嘟囔着骂曾祖父的娘。可就在他闷着脑袋走了大概一百米不到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副怪异的景象。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眼睛一点儿也睁不开了,视线里的那道白光像是夹着针一般,刺得他的眼睛生生作疼。  就在爷爷觉得他的眼睛快要一下子爆开的时候,那道光突然弱了下来。爷爷缓缓睁开眼来,只见距离他的脚边不到三米的地方,有一块石板在月光底下闪着银光。爷爷一下惊呆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块银色的石板。  那是银子吗?爷爷的脑子里像是开出了一朵花。他蹲下身去,正要去摸那块石板,不料石板突然变成了一只兔子,活了!  爷爷被吓得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冰凉的石板上。曾祖父应声走上前来,见爷爷已经傻了眼,曾祖父也发现了那只兔子。曾祖父阅历丰富,他伸手捂住了爷爷还在喘着粗气的嘴巴,把中指竖到嘴边,示意他不要出声。  对面的那只兔子直愣愣地望着两人。曾祖父慢慢蹲下身去,伸出手要去捉它。不料爷爷这时缓过神来,大叫了一声:“好肥的兔子,老子要吃了你!”  那兔子被爷爷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咧嘴龇牙地对着两人。正在两人发愣之际,它一转身就蹦到山沟里不见了。  因为这件事情,曾祖父没少骂过爷爷。相传,这种兔子是天宫中掉下来的银器,如果能够捉到它,以后一家人的吃穿都不用愁了。可这绝好的机会,让爷爷给搅黄了。  爷爷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言归正传,那天爷爷照例跟着曾祖父外出采煤。到中午的时候,曾祖母到矿地上来叫曾祖父和爷爷回家,说是家里来了一位曾祖父的挚友。  得知其名后,曾祖父二话没说,就收起锄头和铲子带着爷爷回了家。那天是爷爷第一次见到这个人,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这个人就是他后来无比崇敬的师傅,也不知道正是这人,带他走上了一条不平凡的路。
内容概要
  丧乐手,应该算是中国民间最诡异的职业了。  一个为多赚点钱而选择这个行业的丧乐手,在接活期间遭遇到无数匪夷所思的怪事:千里引尸,棺中的女尸却离奇蒸发,成了棺中无人;诡异的山庄,奇怪的桃花阵,每个出生的男婴双脚不翼而飞,这是被谁下了婴咒?为了能死后为子孙造福,有的人居然择日而死,结果却偏偏死在大凶之时;身上长满绿毛的上尉,臭气熏天,不入棺材就无法入眠!  阴森的所在,诡异的氛围,匪夷所思的事件接连发生……原汁原味的本土诡怪故事,惊险离奇的诡异听闻!
作者简介
  易安年,原名胡代旭。中国知名悬疑原创社团夜读社成员。现就读于重庆师范大学,喜欢一切富有悬念和人情味的东西。短篇故事散见于《女人坊》、《新心跳》等,累计发表70余万字。
书籍目录
引子第一章
拜师第二章
棺中无人第三章
婴咒第四章
择日而亡第五章
无法入眠尾声

章节摘录
  第一章拜师  我的老家在重庆江津,当时还隶属四川省,是一个再小不过的县城。
老家的房屋是老式结构,有点儿北京四合院的味道,中间一座大堂屋,左右两边分布着几间卧房,都是用泥土和瓦片砌成的。
  那天,爷爷扛着锄头和铲子,跟着曾祖父回到家,刚从大堂屋对面的那个水塘边走进院子,就看见堂屋中间坐着三个人。
其中两个中年男子端着茶盅坐在正中央,脸上都蓄着胡须,约莫四十出头。
而在两人旁边,有个毛头小子坐在地上,爷爷跟他甚是熟悉。
他和爷爷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是张家最小的儿子。
因为他非常调皮,这一带老老少少的人都认识他,大家也弄不清他的名字,只管他叫张七。
  曾祖父一进屋子,就跟两个中年男子寒暄起来,无非是一些嘘寒问暖的闲话。
爷爷从两人谈话的过程中,得知两人的姓名,个子稍高的那个姓喻,名广财,另一个则叫李伟,是喻广财的大徒弟。
  爷爷在曾祖父的指示下,跟两个长辈问了好,然后就拽着张七跑出了堂屋。
难得能有一天空闲,两人当然要玩儿个痛快。
  走到屋子前的那个小池塘边上,张七突然停下来,神秘兮兮地说:“你认识你们家里来的那两个大人不?”  “不认识。
”爷爷摇了摇头,“他们好像跟我老爹很熟。
”  “他们厉害得很!”张七似乎话里有话。
  爷爷知道张七是个扯淡的能手,没有在意他的话,说道:“那当然,我老爹都这么厉害。
”  “去你的,你爹不过就是巴掌厉害,一巴掌可以扇肿你的脸巴子。
”张七指着爷爷脸上一小块淤青笑道。
  爷爷像是被他戳到了软肋,意识到这的确是件丢脸的事,于是岔开话题问道:“那你给说说,他们怎么个厉害法?”  “对面李家湾的那个池塘你知道吧?”张七低声问。
  爷爷点了点头。
李家湾离家里不远,以前还没被曾祖父拉去干活的时候,爷爷去过那边两次。
那个池塘的主人叫李怀恩,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地主,池塘里养着各式的鱼,又肥又大。
  “今天我跟你们家老三去那边玩,看李家没人,家里的狗也不晓得跑到哪儿去了,我们就到池塘里抓了条鲤鱼,然后在下面的竹林里烤来吃了。
”张七说起来还有点儿意犹未尽,吧嗒着嘴巴。
  爷爷也被他的样子感染了,肚子“咕噜噜”地叫起来。
  “结果老三那小子好像几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鱼还没熟就抱着啃,吃得太快,让鱼刺给卡住了。
”张七说,“我给他舀了一大瓢水,可不管怎么灌,那鱼刺就是下不去,当时也把我给急坏了。
你也晓得,你老爹就喜欢老三,要是因为我偷偷给他鱼吃,把他卡出毛病来的话,那我肯定要被他打死。
”  爷爷四处张望了一圈,也感到奇怪,平日调皮的老三今天倒是不见了踪影,刚才进屋也没有看见他。
  “后来,我就去家里拿了一块馍馍,分了一半给他,那可是老子的晚饭,”张七明显很不甘心,“我让他不要嚼烂,一口气吞下去,结果他一鼓眼,馍馍是下去了,可鱼刺还卡在喉咙里。
当时血都出来了,老三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结果这个时候,那两个大人就从竹林下边走了上来,看见老三在哭,一问才知道是你们家的娃娃,就赶紧带着他进了门。
当时也没有跟你妈多说什么,就吩咐她端一碗水出来。
那个高汉从包里掏出一张符纸,两根手指头一夹,念了一段不晓得是什么怪啦吧唧的话,那张符纸就烧了起来,它烧得差不多了。
那些灰烬掉了大半到碗里。
那个高汉就端起那碗水,又眯起眼睛一阵瞎念。
念完之后,他把那碗水递给你妈,让你妈喂老三喝掉,分三口喝完。
我想啊,当时老三肯定是被吓傻了。
他按照你妈的指示,分了三口把碗里的水灌进了肚子里,妈的,那里面全是灰!”张七说完,一脸的吃惊。
  “那结果到底怎么了嘛?”爷爷催问。
  “呵,怪就怪在这里,老三把那碗水往肚子里一倒,没过多久,全好啦!”  看着张七一脸崇拜的表情,爷爷的倔脾气又开始发作了。
他说:“这有什么,可能你之前给老三喝的水、吃的馍馍就已经把那根鱼刺顺下去得差不多了,那碗水碰巧而已,哪有那么神!”  说完,爷爷拔腿就朝屋子里跑去。
  ☆☆☆  爷爷绕过堂屋,推门进了卧房。
三爷爷还躺在那张牙床上,半个脑袋挂在床沿上,看样子已经睡着了。
  这时候,曾祖母走进来,搭着梯子准备去取挂在房梁上的那块腊肉。
那块腊肉是曾祖父凑了好久的钱才买到的,说是要等到过年的时候才能吃,每天爷爷和三爷爷就站在房梁底下,对着它流口水。
所以,当爷爷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立即上前拦住了曾祖母:“不准取,这个是留着过年吃的!”  曾祖母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她放下梯子,对爷爷说:“老大,外面的那两个客人是家里的贵客,天上地下知道的可多了,人家大老远的来一趟,一来就帮了这么大忙,取出了老三喉咙里的鱼刺,要是没有他们的帮忙少不了要被村子里的贼大夫敲一回。
咱们应该感谢人家。
”  爷爷一听就来了气,嘟着嘴说:“那也不行,以后过年咱们就没有肉吃了,我一看那两人就是来混吃混喝的,一点儿都不老实。
”  “你怎么说话的呢?!”曾祖母很少发脾气,见爷爷被吓着了,又马上软下了语气,“今天晚上咱们把它弄来吃了,就当过年。
”  爷爷知道母亲是疼爱他的,那种爱很少言语,可全都藏在一个动作或是一个眼神里,只有懂的人才能体会得到。
爷爷让开了身子,开始在心里暗骂堂屋里的那两个大胡子。
  晚上正要开饭的时候,张七从大坡上下来了。
他说是闻见了肉的香味,立马就飞奔下来。
说实在话,张七住在大坡顶上,距离爷爷家的位置少说也有几百米远,所以直到现在爷爷都没有想清楚,张七是怎么闻到这阵肉香的。
  三爷爷睡醒了,还记得白天的事,非说是张七害得他被卡的刺,不让他上桌子。
三爷爷虽然年纪小,可也知道,要是多一个人吃,那自己就会少吃很多。
曾祖母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边劝说三爷爷,一边让张七上桌来。
曾祖母说:“老三,这么多你吃不完,不然妈妈把自己的那份给张七好了。
”  此话一出,曾祖母硬是没有再夹过一块肉。
爷爷看在眼里,心里急了,把自己的肉分了一半给曾祖母。
一旁的两个大人连夸爷爷懂事,说得曾祖母一个劲儿乐呵呵地笑。
  曾祖父说:“懂事个屁,脾气跟驴一样!”  “老胡你这就不对了,这年生的土地皮是一年不如一年,一天能吃饱两顿饭已经很不容易,看这家里的腊肉,不用问也看得出已经挂了很多天了,不晓得他们多久才能吃上一顿,就这种情况,他还能想到母亲,要是放在几十年前,咱们小的时候恐怕也很难做到吧。
”那个叫喻广财的高个子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没有从爷爷的身上移开。
  曾祖父听了,双眼一亮:“喻师傅,你真的看得上他?”  喻广财抿了一小口广柑酒,眯起了眼睛,很明显他听出了曾祖父话里的意思:“我是有心的,倒是不知道你这孩子有没有意。
”  曾祖父转身朝爷爷一声呵斥:“还不赶快给师傅磕头!”  爷爷听得莫名其妙,什么师傅不师傅的,到现在他还没跟这人说过一句话呢。
于是,爷爷说:“不磕,我连他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你磕不磕?”  曾祖父站起身来,抬起手来准备一耳光扇过去,却被喻广财伸手拦了下来。
他说:“拜师收徒讲究的就是你情我愿,你这一巴掌下去,起不了任何作用,不如让我来跟他讲清楚,呵呵。
”  原来,喻广财是这一带有名的“走江湖”的。
“走江湖”是他们这行人的别称,说白了,就是送死人归天。
喻广财有一个专门的丧乐队,里面吹拉弹唱的大概有七八个人,喻广财一般不参与其中,他的工作就是做法事,让死者安魂,活者避灾。
而一旁的这个叫李伟的就是喻广财的大徒弟,有时候会代替喻广财做一些法事,不过他能做的也就是那种正常死亡的法事,如果死者有冤,或者死因不明,那还是要喻广财亲自操刀。
这一次,他们之所以会来,就是因为李家湾地主家的儿媳妇客死异乡,要过来主持丧礼。
  喻广财说到这里的时候,外面灌进来一阵风,把房间里微弱的灯光给吹灭了。
曾祖母听得有些害怕,连忙将油灯点上。
  “我才不信呢,人死了就烂在泥巴里,这有什么好讲究的。
”爷爷说道。
  喻广财笑了笑,说:“其实这世界不外乎阴阳二界,活人在阳,每天织衣耕作,以食物为生。
人死入阴,化作无形,与黑夜为伴,连走路都不带声儿的。
”  爷爷看着喻广财,没有说话。
  “你还是不信?”喻广财问道,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罗盘,借着灯光看清了上面的指针,然后低声说道,“不瞒你们,这个院子里就有阴界之物。
”  “你是说,这个院子里有……脏东西?”曾祖父问道,最后三个字拖得很长,生怕触犯了什么。
  喻广财依旧是笑着,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他说:“小兄弟,你还是不信吧?很简单,咱们可以试上一试。
”  爷爷听了,仰着脑袋说道:“哼,试就试,要是真有,我把我所有的肉都给你吃。
”  “好!”喻广财的声音特别爽朗。
说罢,扭头对一旁的李伟吩咐,“你去准备东西,给你这个未来的师弟开开眼。
”  李伟应声出门。
  ……
编辑推荐
  ■好消息,特大好消息!爱看鬼故事的书迷有福了!中国著名悬疑图书品牌“零壹社”6月即将推出真鬼小说。  ■天涯论坛“莲蓬鬼话”有史以来最离奇、最恐怖、最惊悚的捉鬼奇闻!  ■人死之后,是不是真的有来生?投胎的说法,究竟是否真的存在?  ■棺中无人、断脚婴咒、择日而亡、进棺才眠你听都没听过的怪事!  ■《我跟爷爷去捉鬼》作者亮兄携手《虫图腾》作者闫志洋鼎力推荐!  ■系列打造,第二季第三季……随后推出!
图书标签Tags
诡异,当代,刺激,恐怖


下载链接

一个丧乐手亲历的诡异事件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就是有点不象小说,内容丰富很好!!!
  •     他说很不错,支持他的作品!
  •     故事一般,挺恐怖的。不过没有送来赠品。但期待雷欧幻象能出更多的《查理九世》!!!
  •     里面的车体强度方面介绍非常不错,故事内容太没新意
  •     结构不整齐,前头蛮惊恐的
  •     不过确实挺好看的。作者的文笔也很棒,小说应该也不懒吧。买来无聊的时候打发下时间、
  •     真吃饱了撑的,相当学术的一本书
  •     王雨辰的《异闻录》激发了对惊悚的爱好,书刚到手
  •     每个故事都挺有趣。,祝大卖
  •     就是孩子看了有点恐怖。,还没来得及看 ....
  •     集体被隔离在封闭的医院时人性最后的疯狂。想起了非典时期,杂乱无章
  •     一定要读。,前后买了近千的书
  •     里面很多感人的情节,13篇短小精悍的文章
  •     很有意境。,周德东的故事总是让人期待
  •     看完了~~感觉很多看过的~恐怖故事,大力推荐给喜欢恐怖的朋友
  •     本周买了这本好书,晓霜为了不爱自己的人
  •     挺满意的,但是也是很很好的故事
  •     喜欢这样的书,不过看书评还有书前后简介应该还不错
  •     还是赶快写书评吧省的老出现在我待评商品之列,看是大结局但让人意愿末尽啊呀
  •     宁可被永远困在玉中。。。,第一次感觉到文字也能让人这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