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魅影

亲爱的魅影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8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作者:邓元梅,刘睿 著
页数:234
书名:亲爱的魅影
封面图片
亲爱的魅影

内容概要
  女主人公欣儿突然被电热毯起火烧死了。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一场意外,公安机关下的结论是为情自杀。欣儿最好的女友芮儿不相信欣儿会以这样的方式自杀。为了寻找欣儿死的真相,她和欣儿的男友谭冰(东子)越走越近,谭冰的妻子朱小燕又一次陷入了对东子的调查……  欣儿变成了一个女鬼,她穿梭在阴间和阳间的世界之中,她用她的视线目睹了亲情、爱情和友情交织在一起的情感世界。当芮儿精心策划了一场商场之战时,东子的公司在芮儿的策划下濒临破产……  当芮儿离开武汉以后,欣儿终于知道了真正的爱情是什么,她带着对爱情的重新认识和理解,彻底地消失在阳间的世界里。  小说通过一个女鬼的所见所闻,对爱情、亲情和友情进行了全新的注解和阐释。视角独特,同类型都市情感小说中少有。
书籍目录
引子十月桃花第一章 自杀还是他杀第二章 此人,死于爱情第三章 暖手第四章 去他的“我爱你”第五章 爱是长牙齿的第六章 幸福公式第七章 理想的败类和现实的俘虏第八章 天长地久和劳燕分飞第九章 难料的世事第十章 女人的爱尾声

章节摘录
  第一章
自杀还是他杀  1  我死了,这是事实;但这次我绝不是自杀,这也是事实。
当我明白这个事实时,我已变成一个幽灵四处飘动。
  我看到了一个让自己陌生的家,喝空的安眠药瓶放在洗手间的梳妆镜前,盖子丢在一边,我的化妆品整齐地摆成了一条直线,与我平时的习惯不大一样。
  我喜欢在睡觉前化妆,而且化妆品从来就是凌乱地摆放,自从我靠安眠药入睡后,我就喜欢在睡觉前把自己打扮成最美丽的样子,我经常在想,或许有一天,我就会在安眠药中安静地死去,那也是我最愿意选择的一种死法,我希望死得干干净净,死得利利索索。
我无数次幻想过一个死后我的形象:我的肉身在最后存在于这个人世间里的那段时间里,显得无比美丽安详,我希望自己不要像凋零的花朵。
  但现在我真的死了,却死得一点也不干净利索,反倒是看上去如此的丑陋不堪。
  对此,我大惑不解。
我终于发现,死亡有时并不能给人以快乐。
那张我一直喜爱的大床上,我的肉身横陈在上面,看上去那么别扭。
我的手腕被切开,身上那件东子为我买的湖蓝色睡袍像是匆忙套在身上,半敞开着,里面珍珠色的内衣暴露无遗,沾满了血迹;血迹已经凝固发黑。
我原本白净富有活力的肌肤也失去了原有的感觉,被我自己的血弄得一塌糊涂。
我看着我自己的尸体,被那些不相干的人折腾来折腾去,不停地拍照,我真想喊住他们,不要这样干,我不想我自己留下这样的一副模样。
  我的那本《欣儿日记》被放在卧室里的书桌上,离我死去的大床只有十米距离,我不知道《欣儿日记》为什么会放在书桌上,而且还有一些散落在地上,一如我不知道我的化妆品为什么会摆成一条直线一样。
我记得我喊过,但没人听得见。
我还记得我想爬起来过,浑身却没劲,我不记得我是否吃过安眠药,我只是在睡前喝了两杯红酒,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爬不动,任自己的鲜血从体内涌出。
但说实话,我感觉不到任何痛苦,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
  我没有能目睹自己完整的死亡过程。
等意识到自己完全死去后,那时我已变成了一缕可以四处飘逸的女鬼,眼睁睁地看着无数个陌生的人在我的家里进进出出。
在人群中,我看到了芮儿。
芮儿为什么会出现?而不是东子?我一无所知。
我记得芮儿是在北京的。
芮儿冲进我的卧室时,卧室里乱成一片,芮儿在我的卧室里看到了那本《欣儿日记》,散落在卧室里的地面上,她不顾人群的嘈杂,一页页地去拾那些满地都是的纸片。
  芮儿是我最好的女友,姓林,名芮。
我叫她芮儿,一如她喊我欣儿一样。
其实我叫陈红欣,很艳俗的一个名字。
我不喜欢,芮儿也不喜欢。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叫她芮儿,她喊我欣儿。
这个名字属于我们,当然,也属于东子。
东子也不叫东子,叫谭冰。
是我给谭冰取了一个东子的名字,冰乃冬也,我对东子这般说。
我不喜欢武汉的冬天,湿冷湿冷的。
谭冰的名字容易让我想起冬天,我才给他改名东子,取“冬”的谐音。
他不得不接受,因为我是属于那种比较固执,甚至有时候显得有些霸道的女孩,东子总是迁就我,无论什么,只要我喜欢,他总是喜欢或装作喜欢。
当然,被爱情附体了的男女,任何言行举措都是入情入理的——如果爱情存在的话。
我一向这么理解爱情。
  我死了,这是事实。
死亡原因:自杀。
当然这是警察下的结论,我并不这样认为。
尽管在这之前,我自杀过两次,都是东子把我强行救了回来,我是这样对东子说的,既然我们不能相爱,就让我死掉吧,为什么你还要救我呢?  东子每次都这样对我说:“我舍不得你死去。
”  我笑了,为爱情的存在。
我读过渡边淳一的《失乐园》。
每次读到凛子对久木提到死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打寒噤。
但又觉得凛子的想法也不错,为此我有些羡慕凛子。
她至少有位愿意和她一起去死的男人,在最快乐、最激情的时候。
东子不行,即便我那么爱他,也不能当作我为之辩护的理由。
东子不属于那种浪漫得敢胡作非为的男人;东子也不属于那种有勇气,可以不管不顾,能够一往无前的男人。
  但我就是喜欢他,出奇地喜欢。
这叫什么?叫冤家还是报应?不是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吗?不是说上帝想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使之疯狂的吗?我们,至少我有时是疯狂的。
  2  我的父母亲、哥哥、嫂嫂和姐姐都从遥远的内蒙古赶到了武汉,可他们的表现却令我大失所望。
我原本以为他们中至少有一位会为我的死而大恸,现实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他们好像是在参加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死亡仪式。
公安局的人冲着我的亲人们问:“你们谁来签字?”他们都站在那,呆若木鸡。
  芮儿来了,芮儿走近了我,看着经过稍许整理后,看上去不再那么不堪入目的我的尸体说:“她不会以这种方式死掉。
”芮儿伸手去摸我,从上到下。
我一直喜欢被芮儿这样抚摸,我们只要在一起,每到夜里在一张床上睡着前,她就会这样反复在我身上摸索,好像是在探索什么。
但现在我感觉不到她那双柔若无骨的手的温度,那是我的尸体,没有了感觉。
我的灵魂变成了鬼,正在一旁观看着人们折腾它。
它没了东子常说的那种温润,那种绸缎样的滑腻。
除了芮儿,我的亲人们没有一个人敢走近我,更别说敢像芮儿这样抚摸我。
芮儿一寸一寸地摸着我,我看见她已是泪流满面,她喃喃自语:“是她,是欣儿。
就是欣儿。
”  最后,我的父亲在认尸报告单上签上了名字,他很认真,和他每一次需要签字的时候一样认真。
在我的记忆里,很少看到父亲签字画押,偶尔看到一次,他的表情都是这样认真,神色凝重,显得无比虔诚。
我永远不理解,签字有什么神圣的内涵?不过当你为自己的女儿,在这样的东西上签下这样的字时,或许本就该显得虔诚。
我看到父亲眼里的迷茫和深深的痛苦,我无法否认父亲对我的爱,他是一个不善表达的人,一个懦弱,早早就没磨去了生命锐气的男人。
在我的印象中,他大多数时间是在沉默中度过的;就和现在目睹亲生女儿的尸体时一样,而他的手,他的嘴角,以至于他的全身都在颤抖;他压抑着这种难以忍受的颤抖。
我的父亲,一位一生都在目睹自己的不幸的男人,双鬓已经斑白的头颅低垂着。
  还有我的母亲,我的母亲站在父亲的身后,她一直在悄声地哭泣,从见到我的那一刻起。
这个曾经美丽的女人,养育了我,又看着我变成一具毫无知觉的尸体。
这无法说不残酷,我以为我能理解她的感受,其实这不对!我没做过母亲,我根本无法理解一位母亲的感受。
  对不起,我可怜的父母,我也没有办法。
你们既然无数次原谅过我的任性和胡为,那就最后再原谅一次你们的女儿好了。
  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没有看到东子这个我为之不惜用生命来换取他的爱,来威胁和逼迫的男人。
  东子在哪儿呢?  警察在我自杀的现场找到了一本存折,他们把存折交给了我的父母,存折上面还有三万块钱,但要取得这笔钱款,需要去我的出生地开证明。
我哥哥几乎是立即说:“我回去办证明。
”我那嫂嫂紧跟着说:“我跟你一起回去办,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
”我不埋怨他们这种显得有些冷酷的做派,你要是从生下来那一刻起,就被贫穷死死纠缠着的话,你是没办法拒绝这样一笔金钱的诱惑的。
我一直认为我的哥哥有些傻,傻到不知道掩饰自己的欲望和贪婪。
但我还是时常会记得小时候,他在严寒的冬天背着我去上学,在我手脚冷得受不了的时候,用自己的怀温暖我。
现在,才四十岁的哥哥,看上去那样苍老和猥琐。
而我这位嫂嫂,有一对时刻都瞪圆了的眼,她的头发好像从来也没梳理过似的。
  哥哥和嫂嫂回内蒙古去了,芮儿带着我的父母和姐姐把我送进了火葬场,在我那具冰凉的尸体被推进火化炉火化的过程中,芮儿一直盯着炉子看,她的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我难以克制自己不去想,我那陪我度过三十年的肉躯,我自己,还有东子,也许还有芮儿,他们是那样迷恋它。
无数的欢乐还有痛楚,都随着熊熊烈火化为乌有。
在这消亡的过程中,据说会有一次爆裂发生在火里逐渐鼓起的腹部。
  当我回头看见芮儿擦去泪水,面色变得凝重,目光透出骇人的坚毅时,我知道芮儿懂我,知道她绝不相信我死于自杀这样的结论。
谁也不知道,她之所以会突然出现,是因为我俩约好了见面的。
我当时决定去北京上学,芮儿说正好她有事要回武汉,顺便来接我,我知道她是想我能结束和东子的关系,她一直就反对我和东子这样不明不白地在一起。
她能相信我会在这个时候自杀吗?这太荒谬了。
但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她,警察们只是公事公办地记录了她提供的信息。
我不明白,当然芮儿也不会明白,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不是自杀的。
我知道芮儿下决心要弄清我的死因,她要牵连于此事的人为此付出代价。
我无法表达我的情感,我突然发现芮儿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关心我的死的人。
  我的躯体终于变成了一堆灰,一小堆灰白色,有点像水泥的灰。
你活着的时候,很难想象你那千般呵护万般怜爱,会有无数种种欲念情仇由此产生的肉躯,改变状态会是如此这般简单。
到这时,我才知道只有当你死过后,才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你不可能跳出去,做自己的上帝。
一个人看着自己变成一堆灰烬的肉体,居然会是这样奇怪的感受,但你不会因此就忘掉种种。
编辑推荐
  爱情并不存在,男女之间有的只是激情,在爱情中寻找安逸是绝对不合适的,甚至是可怜的。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杜拉斯  我们既无法克制互相吸引的两颗心去演绎一段唯美而又浪漫的爱情,又改写不了它那唯一的结局,人性的弱点在爱情中表现得太明显了,难以克服。  ——作者感怀


下载链接

亲爱的魅影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