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灵之舞

黑灵之舞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0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
作者:李西闽
页数:245
书名:黑灵之舞
封面图片
黑灵之舞

前言
一、天生写作恐怖小说的材料我一直觉得,谈论恐怖小说的最佳方式是几个趣味相投的朋友在风雨交加的深夜,坐在某个偏僻的酒馆里,讲述各种各样的恐怖故事。因为用一些理论化的条条框框去分析一部优秀的恐怖小说写得多么诡异,故事情节多么富有悬念、多么刺激你的心跳,往往是隔靴搔痒,不着边际的。这就像魔术表演,观看舞台上魔术师历历在目的表演过程,远比深究某个魔术戏法是怎么表演出来的更吸引人。一年多以前,有一位朋友告诉我,他连续许多个深夜都在重复一个梦。在梦里,一个躺在血泊里的奄奄一息的中年妇女向他伸着一只手臂,用呜呜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你为啥不救俺?你为啥不救俺?”那个妇女个头不大,伸出的手像干瘪的鸡爪;她头发黑油油的,很长,把眼睛和脸都遮住了。她身下的血像漫过堤坝的洪水,一直在缓缓地、缓缓地向四周蔓延。她张嘴说话的时候,汩汩的血块不时从她嘴巴里喷涌而出,然后又黏稠地挂在下巴上。我的朋友说,那些夜晚,他每次被梦惊醒时,浑身都是虚汗,喉咙干燥得像上了火,好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内容概要
  两具尸体离奇出现在曼谷到上海的航班上,却找不到任何登机纪录。在风光旖旎的P岛,李梨和张蓝经历着从未有过的迷惑和惊惧。恐怖实践接连发生……那个神秘的女人是谁?她为什么总是在夜晚舞蹈?莫名其妙死去的弗兰克,他的尸体充满了可怖的力量……魂一般游动的孩子,深夜里传来的女人的哭声和树林里夜鸟的惊叫都预示着什么?
作者简介
李西闽,原名李希敏,小说家,1966年生于福建长汀,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部队服役多年。曾经在《昆仑》《解放军文艺》《天涯》《作品》《福建文学》《电视电影文学》等刊发表小说百万字。有多篇小说被《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等刊选载。出版有《好女》、《普罗阿修和黑骏马》、《高傲男生和清纯女生》、《蛊之女》、《血钞票》、《尖叫》、《死鸟》等长篇小说多部:他的恐怖小说《血钞票》、《尖叫》、《死鸟》等均引起巨大反响,近期全部改编影视剧,被誉为中国当代恐怖小说的领军人物。
书籍目录
Chapter
00
那是一块什么样的腐肉Chapter
01
我还是会来找你的Chapter
02
漂亮的长尾船Chapter
03
象牙挂坠掉海里了Chapter
04
那只巨大的蜘蛛Chapter
05
他被吸进了那个山洞Chapter
06
那海藻一样生长的长发Chapter
07
他们呼号着走进海水Chapter
08
一定不要触摸任何东西Chapter
09
钓上来的是一只芭蕾舞鞋Chapter
10
李梨知道怎么样征服一个女人Chapter
11
每朵浪花都是一个死魂灵Chapter
12
请带我回家Chapter
13
附录

章节摘录
Chapter
00
那是一块什么样的腐肉从曼谷到上海的航班午夜起飞,这是泰国航空公司的航班。
这个航班上的旅客基本上都是上海到泰国旅游返回的人,虽然去年印度洋的海啸让人心存恐惧,但是泰国的海岛风光和民俗风情还是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们,这从飞机上的座无虚席就可以看得出来。
旅客们虽然满脸倦意,眼皮浮肿,可是飞机上仍然充塞着各种嘈杂和高谈扩论,似乎每个人还在回味着让他们难忘的泰国之旅。
飞机起飞后,整个机舱里气氛还十分的热烈,人们相互议论着所见所闻。
只有经济舱里第十三排A和B座的一对青年男女没有说话。
他们相互依靠着,闭上了双眼,也许他们是太累了,需要睡觉了。
身穿传统泰服的空姐面带笑容,穿梭来往,热情地为旅客们服务着。
周到的空姐也没有忘记给那对睡觉的青年男女的披上了毯子,在披上毯子的瞬间,那个空姐微笑了一下,她似乎听到了他们睡觉时发出的鼾声。
飞机在一片黑暗中穿行。
在飞机还没有起飞的时候,有人闻到了一种难闻的异味。
刚刚开始,那种味道似有似无,也分辨不清是什么味道。
所以,就是闻到了这种味道的人,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最多轻轻地嘟哝一声,什么臭味?也许是哪个旅客把鞋子脱了吧,有些人纵使自己的脚臭,他们也不会顾及别人的嗅觉。
又或者是谁吃过榴莲,他(她)的嘴巴里和身上还有榴莲的味道。
不过这种难闻的味道一开始是若隐若现又很顽固的持续着,没人说得清楚到底是什么味道。
飞行了一个小时后,黑夜逐渐吞噬了一切,包括旅客们意犹未尽的聊兴。
飞机上的灯暗了下来,旅客们在吃完晚点后纷纷睡去,飞机上此起彼伏地出现了不同韵味的鼾声。
经济舱里第十三排A和B座的那对青年男女没有吃晚点,他们似乎太累了,从飞机起飞时就开始睡觉,食物的香味和旅客们的说话声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他们神态安详,相靠而眠。
这样的旅客对于空姐他们来说是很常见的,其他旅客也不会去关心陌生的人,所以这对年轻男女并没有在飞机上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飞行了两个小时后,第十四排A座的一个女人站了起来,她拉了拉上身的衣服,试图能掩盖住自己凸起的肚子,可是这一拉把她的上身拉出一个完美的米其林轮胎广告。
她试图把她肥硕的身体挤出那个窄小的位置,一不小心她的手抓到了前排的头发,女人说了声对不起,前排没什么反应。
女人成功地挤出座位,走到了飞机卫生间的门口,拉开了卫生间的门,突然卫生间里的灯暗了一下。
女人迟疑了一下才走了进去。
她关上了门的时候卫生间里的灯突然灭了。
女人心想,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或者是电力不稳吧。
果然,不一会,灯又亮了。
女人完事后边洗手边朝镜子挤眉弄眼,她在赏视着自己脸的各个侧面。
镜子里的她,脸上的皮肤白嫩而光洁,看上去很有弹性,和她身上臃肿的肉产生了极大的对比,她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己在镜中还算端正的脸。
女人低头洗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上有一根细长的头发,那肯定不是她自己的,她自己没有留那么长的头发。
头发服贴地粘在她的手指上,女人把那根头发拉起来,放在了水池里,洗完手,她朝镜子笑了一下,可是镜子里的她却没有一丝笑容,女人一惊,凑近镜子,那张镜子里的脸居然不是她自己的,那张脸的皮肤同样白嫩而光洁,却更加年轻而秀丽。
女人吓了一跳,那张脸的嘴唇动了一下,仿佛要和她说什么。
她赶紧朝身后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这间狭小的卫生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女人转头又往镜子里看了一眼,看到的却是自己苍白的脸和惊慌失措的眼睛。
女人自言自语说了一声,难道自己的眼睛出毛病了?
接着,她就走出了卫生间的门。
飞机上出现的那股奇怪的异味更加的浓郁了起来。
旅客们对这股异味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他们大都进入了梦乡。
女人慢慢地穿过走道,她看到一个男人嘴巴大张着,鼾声如雷;一个小女孩靠在她妈妈的怀里在梦里轻声嘟囔,还有那对坐在她前面的青年男女,他们的头侧着挨在一起,飞机上的灯光很暗,她没有看清他们的脸,他们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女人的打扰。
女人想着刚才在卫生间里镜子里出现的那张脸,她好像似曾相识。
那是谁?谁会出现在她刹那的失神里?她想和坐在自己身边的同伴说话,但她看同伴已经睡着了,就打住了说话的念头。
女人原来准备去卫生间后回来好好睡觉的,结果她回来后却再也睡不着觉了。
这个晚上几小时的旅程对她来说是痛苦的折磨。
女人刚刚闭上眼睛,眼睛里就出现了镜子里的那张白嫩而光洁的脸。
她叹了口气,就打开了头顶的小灯,拿起一本时尚杂志看了起来。
其实这本杂志她从上飞机开始翻了两遍了。
她决定从头看起,不漏过一篇文章和一幅图片。
胖女人看了一会杂志,她抬起了头,环顾了一下左右,然后用鼻子呼吸了两下。
没错,是有一种奇怪的味。
她觉得这种味道很特别,说不出的难闻。
上飞机时,女人也闻到过这种异味,但那时这种异味还不是很重,只是淡淡的一缕飘过去。
女人克制着自己,她尽管不习惯这种异味,但是她没有办法改变什么,这个飞机上的所有人都在忍受着这种味道,谁也没有办法把它清除。
她忍耐着,并且自嘲地笑了笑,她突然想到飞机不可能因为这种异味而迫降,停止飞行。
女人感觉到异味越来越浓郁,好像她自己在逐渐逼近异味的源头。
她用一只手捂住了鼻子,尽管如此,异味还是从手缝中顽固地透进来。
女人显得有些烦躁,她不停地换着二郎腿,还不时地扭扭腰。
她其实很悃了,这个时候无法入睡对她而言是最无情的折磨。
女人用力地翻了一下书页,旁边坐着的一个男人突然醒来,抬头看了她一眼,她赶紧对他说,对不起!她说完后,男人又把头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
胖女人想问他闻到异味没有,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男人似乎又睡过去了。
其实不只是女人闻到了这种异味,飞机上的人基本上都闻到了,不过大多数人太悃了,顾不了这异味了。
飞机上的空姐们也闻到了这股异味。
她们在过道上轻轻地走动起来,好像要找出异味的来源。
可她们很细心地找了几遍,没有发现什么。
让她们奇怪的是,这股难闻的异味似乎分布在飞机的任何一个地方,十分的均匀,让她们根本无法找出异味的来源。
女人想吐,她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
这种异味让她想起了腐肉的臭味,那种腐烂了很久的肉,带有一种令人作呕的腥臭味。
难道这飞机上有人带了什么动物的肉,那肉腐烂了?这不可能,机场安检那一关就通不过。
胖女人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她对腐肉的味道最反感了。
她正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突然飞机颤抖起来。
飞机剧烈颠簸着,像是要散架一样。
女人乘坐飞机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强烈的颠簸。
她紧紧抓住扶手,手指发青,她心里说,见鬼了,在卫生间看到镜子上陌生人的脸,又闻到难闻的异味,现在飞机又要散架一样,真是见鬼了,怎么会这样呢?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飞机的强烈颠簸让飞机上的人几乎都醒过来了。
广播里机长一遍一遍地说着话,他说飞机碰到了强气流,让大家不要慌张,在座位上坐好,系好安全带……机长的话并没有让旅客们平静下来,他们神色惊慌地说着话,仿佛飞机马上会在黑暗的空中解体。
和嘈杂的机内截然相反,窗外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和死一般的寂静。
空难是让人恐惧的,尤其在这样的深夜里,尽管大家都很紧张害怕,但是他们都不会把空难这两个字说出口,他们只是在内心祈祷着,希望安全回家。
女人感觉不到那异味了,也许是她的注意力转到飞机的颠簸上来了,飞机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比异味要残酷一亿倍,在飞机的安全问题上,那异味又算得了什么呢?女人和大家一样的担心着,她的同伴也醒了,同伴伸出一只干瘦的手死死地抓住女人的手,她感觉到同伴的手湿漉漉的,那是吓出来的汗吧!奇怪的是,坐在女人前面的那对年轻男女还是无动于衷,他们似乎睡得很沉,飞机上发生任何事情都和他们没有关系。
女人看不到他们的脸,她只能看到他们相互倚靠的头,她没有心情来关心他们,可是看着他们相互倚靠的头,女人突然间想起了那根粘在她手上的长发。
一个孩子在飞机的颠簸中大哭起来。
然后又一个孩子跟着哭闹起来。
孩子的哭声弄得乘客的心更加的慌乱了。
就这样,乘客们在慌乱恐惧中渡过了将近半个小时。
在一次剧烈的上下震动后,飞机突然平静了,平静地没有一点声音,甚至听不见发动机的声音。
飞机里也突然安静了,孩子的哭声也突然消失了,只有乘客们沉重的呼吸声,直到机长告诉大家已经通过了强气流区域,乘客们才松了一口气,大家又纷纷睡过去,这时已经是零晨四点多,再飞两个多小时就应该到达目的地上海。
没有人注意那难闻的异味。
女人的同伴也重新睡去了,女人想和她说什么,但是女人才说一句话,她的同伴就没有理她睡觉了。
女人在飞机平稳后又闻到了腐肉的臭味,她可以想象那是一块什么样的腐肉,那腐肉一定烂得不成样子了,说不定还生满了蛆。
想到这里,胖女人就受不了了,她的五脏六腑被那异味搅得难受极了,她知道自己要吐出来了,便朝卫生间快步冲去。
女人在卫生间里狂吐着,她狂吐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身后是不是还站着一个人,或者说镜子里会出现一张陌生的脸。
女人不知道自己吐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胃里的所有东西都吐光了。
她用水漱了漱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已经笑不出来了。
她用卫生间里的香水往自己身上不停地喷着,她想,这香水的味道或者能够冲淡那难闻的异味。
此时,她突然听到了一声叹息,那一声叹息是那么的真切,她可以感觉到叹息声中透出的悲凉。
女人浑身冰冷起来,她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镜子,镜子里是她自己苍白浮肿的脸,可是仿佛间她看到有一丝长发在眼前漂浮,女人揉了揉眼睛,长发消失了,她匆忙走出了卫生间……
飞机准点在上海浦东机场落地。
飞机在霞光中停稳后,旅客们就纷纷的站起来,打开行李箱拿着东西准备下飞机。
女人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而且受了不小的惊吓,飞机停稳后,她就迫不及待地要下飞机。
她要马上离开这架飞机,这飞机上一定有什么不祥的东西,那股异味让她实在忍受不了。
当女人提着行李挤向机舱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十三排A和B座,那对年轻的男女还在沉睡着,竟然没有人叫醒他们,告诉他们飞机已经到上海了。
她发现他们的脸死灰死灰的,沉睡中没有一丝表情,让她惊讶的是,其中的那个年轻女人长发披肩,而那张脸像极了她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看到的那张脸……女人差点没有叫出来,她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后,就走出了飞机,匆匆逃离这个不祥之地。
出了飞机后,女人就闻不到异味了,可是她的脸还是舒展不开来……
乘客们都下了飞机,只有那十三排A和B座的两个人一动不动地继续沉睡。
一个空姐走了过去,她在叫醒他们,可是她怎么叫也叫不醒他们。
几个空姐围了上来,她们中的一个推了那对男女一下,那两人就突然倒了下来……
那对年轻男女已经死了!飞机上竟然有两个死人,那奇怪难闻的气味也是死尸散发出来的……从这两个死者的护照上看,他们是上海的一对夫妻,他们是在十天前出境去泰国旅游的。
经法医鉴定,他们其实已经在两天前就死了。
奇怪的是,在曼谷出境的地方没有查到任何他们的资料,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没有上飞机的记录。
他们是怎么死的?又是怎么上飞机的?没有人知道。
这是一桩无头无绪的疑案。
没有人可以破译的无头无绪的疑案。
Chapter
01
我还是会来找你的1
李梨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可他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奇怪在哪里?他突然想,这次重新踏上泰国的土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或者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但是,那种奇怪的感觉就像长在了他胸口的肉里,有些隐隐作痛。
上海已经是金桂飘香的晚秋,到了泰国,却还是夏天。
李梨和张蓝刚刚走出普吉岛机场,一股带着异国情调的热浪迎面扑来,他们闻到了热带水果的香味。
他们的皮肤像是被抹上了层海水,他们都感觉刚才还清爽的皮肤变得有点黏。
接站的是一个华人,他高举着写着张蓝名字的牌子站在出口处。
张蓝和李梨准确地找到了那个华人。
李梨的目光和他对视了一下,李梨的眼睛慌忙避开,这个华人眼睛里有刺?李梨好像看到的不是刺,而是一条虫子,华人眼睛里有一条虫子。
李梨不敢把这个感觉告诉张蓝,他这段时间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幻觉,不知道有什么预兆。
华人把他们带到了一辆本田轿车旁边,把他们的行李放好后,就让他们上了车。
那个华人告诉他们他的中文名字叫陈博。
现在是晚上7点35分。
本田轿车从普吉岛机场往海边的喜来登饭店驶去。
李梨和张蓝坐在车的后排座位上,张蓝的手自然地放在了李梨的大腿上,李梨的手握住了张蓝的手,张蓝的手冰凉。
张蓝把头侧放到李梨的肩膀上,甜甜地朝李梨笑了一下,李梨也笑了笑,不过,他笑得有些勉强。
李梨的内心隐藏着什么,张蓝似乎什么也没有察觉,她看上去是一个幸福的妻子。
泰籍华人陈博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一路上边开车边不停地说话。
通过他的话,李梨和张蓝知道他爷爷的爷爷就来到泰国创业,陈博出生在泰国,一直没有去过中国,尽管他知道自己的祖居地在中国广东的潮州。
李梨和张蓝都没有去过潮州,所以对他问的关于潮州的问题没有办法回答。
陈博也没见怪,活泼的他又问起别的问题。
比如上海的一些问题。
张蓝对上海的问题倒是没有什么障碍,回答得十分的流利。
李梨很少说话,他上车后一直心神不定地看着窗外闪过的灯火,他看不到陈博的表情,也看不到张蓝的表情,更无法看清他自己的表情。
李梨突然觉得,每一个人的活着的表情是那么的重要!李梨认为张蓝今天的话特别多,他知道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张蓝说太多的话了。
他们说着话的时候,李梨突然想到了去年的12月28日,他和张蓝在看电视新闻,新闻里正在播报印度洋大海啸的消息。
李梨记得张蓝当时问了他一个问题,如果碰到像海啸那样的大灾难,李梨会不会舍身救她。
李梨当时回答是肯定的。
张蓝冷冷地笑了笑,说他是在说假话。
李梨也笑笑,他没有和她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他觉得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人只有到了那最危险的关头才能作出自己的决定。
……此时,李梨听着他们说话,他想到了海啸。
他想问一句,现在那些遭受过海啸摧残的地方还有没有海啸过后的痕迹,那些人心里还有没有关于海啸的沉痛记忆。
但是他没有问,因为他根本就插不上嘴。
李梨甚至想,海啸会不会在他和张蓝的这次旅行中再度发生?
从普吉岛机场到喜来登饭店也就是半小时的路程,陈博和张蓝说着说着就到了。
李梨和张蓝下了车,把行李拿下来后,陈博就和他们告别,开车走了。
陈博走时,还给他们留下了名片,告诉他们有什么事情要帮助的可以找他。
陈博的热情和友好让张蓝心里暖暖的。
李梨却有点疑惑,陈博为什么要这样热情?这不仅仅是和他的职业有关系吧?
他们顺利地办完了入住手续住进了酒店。
酒店的客房宽敞豪华,他们都很满意,流露出喜悦的神色。
李梨一放下行李,就把自己投进了松软的大沙发里,李梨闻到了熏衣草的香味,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张蓝环顾了一下房间,脸上漾着笑意,她看着享受的李梨,觉得他此时特别像个孩子。
李梨坐在沙发上用轻松的口气对张蓝说,蓝,你先洗个澡吧,然后一会我们出去吃点东西。
编辑推荐
《黑灵之舞》让活人感受着死者的气息,他们体验着恐惧,却并不知道恐惧的来由。活着人便是这样不安地活着……
图书标签Tags
悬疑,悬疑恐怖,李西闽


下载链接

黑灵之舞下载

评论与打分
  •     课余看下,看了十几了
  •     不行,前面几个故事非常精彩
  •     看《血钞票》确实获得这种想掩卷又不能掩卷的欲罢不能的恐怖感。嘿嘿。,中国的侦破小说也越来越有意思啦
  •     因为看了腥,一点也不好看
  •     就是有点脏,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
  •     现实往往比小说更恐怖,最爱的就是恐怖小说啦!
  •     也是我喜欢的类型的书。不知道会不会让我失望。,我看的挺懵的。
  •     政府主导的推销文集,包装银不错
  •     这种轻身经历的书,畸形的心态
  •     很好看又买了两本。,好看
  •     非常值得一读。,李西闽的小说
  •     再书店看到得,他的书我看了好几本了。
  •     收获了一本书,真想看看
  •     一个在地震中幸存的作家描述了自己挣扎在死亡边缘的70多个小时的所想所悟,近代的书一般看得比较少
  •     算是恐怖小说,当然一定要看啦。
  •     非常喜欢。,写得挺不错的
  •     消磨时光的利器哟,哦
  •     所以一路看下来觉得有点叙事多于对人生和生命的思考,感动啊
  •     所以急迫的想看李西闽的酸和麻。书带有一些传奇色彩。简单的语言构成了离奇的故事。,黑暗系的一本好书吧
  •     还便宜,不看广告看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