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佛镇.1

石佛镇.1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作者:亦农
页数:301
字数:312000
书名:石佛镇.1
封面图片
石佛镇.1

内容概要
你看见过报纸上刊登的寻人启事吗?   有很多人,其实许多年前已经死了,只是他们并没马上从亲人朋友的视野中消失,而是继续在人世间生活。直到有一天,他们心中那些隐秘的愿望得到实现,才会悄然离去。  而他们那些不知内情的家人们,却以为他们走失了……     
作者简介
亦农,现居北京。 已出《血手》《手机索魂》《空谷幽魂》等多部长篇小说。
书籍目录
第一部 1.噩梦 2.五月花 3.叶莲的门 4.门的背后 5.噩兆 6.梦专家 7.不祥的夜 8.生或者死 9.“活死人” 10.石佛山魅影 11.石佛镇 12.青皮 13.张哑巴 14.游戏 15.石佛二中 16.全科大夫 17.富春堂 18.诊脉 19.镜中人 20.凶屋 21.复活 22.玉女巫 23.观音桥 24.阴阳会 25.邻家妹子 26.大脚婆 27.白军儒 28.白啸天 29.浴女 30.梦非梦 31.玉佛手 32.迷失 33.死亡之城 34.2路公交车 35.叶家坳 36.鬼道 37.野猫林 38.叶小水 39.阴魂 40.石佛寺 41.蛇皮袋 42.不堪回首 43.色诱 44.风火轮 45.鬼撞鬼 46.阴阳差 47.哑巴语 48.催命 49.怪病 50.黑毛狗 51.地理图

章节摘录
插图:1.噩梦繁华的大都市,即便到深夜,仍然灯影闪烁。
高楼与树枝冷傲而孤立,就像那些自以为是的城里人,相互敌视又相互依存妥协。
这是自古以来形成的人类的聚集地,同时也是催生千奇百怪防不胜防的罪恶的沃土。
此刻已是子夜时分,宽阔的马路上偶尔有一辆如幽灵般的白色车辆驶过,毛毛细雨使地面显得非常潮湿。
车辆驶过之后,留下几道泛着残白光的黏湿的车轮痕迹。
在阴暗的路灯背面、大桥下面,或者就在某一根电线杆的阴影里,仍可以看到一个或两个穿着裸露的女子,如鬼魂一样斜依在那里,长长的、如脱去猪毛的肥白皮肉的腿裹在肉质丝袜里,充满着诱惑。
一个妓女指间夹着一根细细的加长香烟,烟头明明灭灭。
她大约已经等待了很久,在她的脚下扔着至少六七个烟蒂,一方面以此消磨时间,另一方面以此来吸引那些爱在深夜出门寻欢的男人。
一个穿着夹克上衣的男人走过去,和她低声交谈。
妓女指间的烟火在黑夜里划出一道又一道不规则的红红的火痕,为多赚一分钱,她要自己加倍努力。
片刻之后,他们达成了交易,女子如膏药一样贴在男人的身上,她已经扔掉了香烟,把那只蛇一般的手放在了男人的后臀部位,而男人的手则以更快的速度绕过妓女的细腰……在胜利路宽阔的马路旁边,有一幢28层的高楼,此时大部分窗户都已经黑了灯,疲于奔命了一天的人们早已沉入睡梦中。
但在23层却仍有一个窗户透出淡淡的光。
因为有窗帘挡住了外界视线,里面发生的一切外人都无从知晓。
这是一个注重隐私又时时被刻意爆炒隐私的时代。
这是都市里一个相当宽敞的房间,大大的休息室,虽然各种日常用品摆放得有些凌乱,但可以看出主人过着还算轻松舒适的生活。
电脑、传真机、电话、手机、家庭影院一应俱全。
最为惹眼的是在雪白的墙上,悬挂着一把精致的紫红色剑鞘,剑柄极长,镶着两粒价值不菲的宝玉,红红的剑穗儿像火焰一样垂挂下来,可以看出来主人对宝剑的特别钟爱。
一张加宽、加大的双人床。
一道幽蓝的灯光从天花板顶投射下来,细腻柔和的光线打在一对男女身上。
女人年轻美丽的胴体散发着青艳的光,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半个脸,但她那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睫毛足可以让人想象得到她美丽的脸庞。
丰满的红唇在男人生着卷曲棕毛的胸前轻轻移动摩擦,深深浅浅的呼吸,搅动着室内不安分的空气。
他们的四肢像深山中的藤蔓那样纠缠在一起,欲望像无人修剪的野草在这个房间里疯狂生长。
(HA——YA——Ku——房间弥漫着一种神秘的声音,好像是忘情的呼吸,又好像是阴魂灵魔的低啸。
一双诡异的眼在帘子后面一闪,是谁正躲在黑暗中注视着这对越来越亢奋的男女?)从男人深邃的喉咙里发出舒心的轻叹。
女人一双手从下部移上来,抚摸着男人微微有些发卷的短发,然后抚摸他的前额、他的高高的鼻子,又在他略微有些饱满的嘴唇上划过。
女人白皙纤长的十指最后停在男人的脖颈上,她两手占据着他的那个部位抚摩着,男人的喉结突起来了,他咽了一口唾液,喉结在女人的掌心滑动了一下。
突然,女人的眼睛里闪过两朵猩红的火花,那双美丽的眼变得邪恶狰狞起来,两束凶光刹那间仿佛要刺透厚重的夜幕。
那双纤手猛然间肌肉暴胀,白皙的手背上青筋鼓突。
男人惊惧地睁大了眼睛,无法相信正在发生的事实。
他试图用自己的双手,去掰开脖子上的那双有力的大手。
女人移动双膝,把身下男人的双腿紧紧地压住,男人双腿努力弹起,但却一次次失败了……(HA——YA——Ku——莫名的声音越来越大,填充着这个宽敞的房间。
是原始森林中某种猛兽的声音吗?你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疹人的声音!这种声音膨胀着屋内的空气,或者已经穿过玻璃向外面的夜空传递。
)窗外街灯闪烁,这是一个华丽而充满着死亡气息的夜晚。
这幢楼,在另一个窗户里面也有一对正在行乐的夫妻,男人跪伏在女人的身上,他肥胖的将军肚如一个装满饭汤的布袋,极不协调地随着他的腰身激烈晃动。
突然,他的脖颈僵硬在那里,一动不能动。
肥胖男人身下的女人从迷醉中睁开双眼,仔细看着她那有些异样的男人,又用纤长的手放在男人的鼻下试了试。
“妈呀——”女人如撞到僵尸似的发出凄厉的锐声尖叫。
那个可怜的胖男人,因为过度兴奋心跳已戛然而止。
现在,让镜头回到我们的男主人公的房间里。
骑在男人身上的美女没有了,只有一块巨大的蠕动着的粉红色肉体,像厚厚的胶原体一般粘贴覆盖在男人的身上,那肉团还在迅速长大,一点点将男人的身体覆盖住,只能露出男人两只瞪得硕大的恐惧眼睛。
肉团又蔓延发展盖住了那张宽大的双人床,最后像水银一样泻到床下,吞食着红色的地毯。
地毯发出奇异的刺刺啦啦的声音,一股股因焦糊而散出的青烟袅袅升起。
男人被压迫着,呼吸急促,双眼欲裂,眼珠在一点点向外鼓突,一丝血渍从他的眼角浸出来,接着更多的血从他的眼皮与眼珠的缝隙中流出来,像一条条红红的毛毛虫缓缓爬过他的棱角分明的脸。
最后,那两颗眼珠子竟像炮弹一样炸裂开来,可以看到眼珠内乳白的液体。
“啊!”男人大叫一声,腾身坐了起来。
房间宁静而安详,窗外的灯光隐约照进来。
男人警觉地侧耳细听,外面马路上有一辆车开过的声音。
这幢楼里好像还有一个女人惊惧恸哭的声音,接着警笛响起,也许是急救车由远而近驶来。
始终充斥在男人脑海里的那种神秘的声音——HA——YA——Ku——就在这时候却突然消失了。
原来,这只是一个男人的一场噩梦。
男人睁大两眼,为自己死里逃生,为这仅仅是一个噩梦而庆幸。
电话骤然响起来。
男人没有理会,随便披了一件衣服,跳下床拿玻璃杯到热水器前倒水,他下半身只穿着一件紧身黑色裤头,显示着这个男性的旺盛精力。
男人打开灯,屋里豁然亮起来。
男人浑身是一层密密的汗珠,如刚从游泳池中出来似的,汗珠儿滴滴答答地滚落下来。
男人的目光落在墙上那把悬挂着的精致宝剑上,他径直走过去,取下宝剑,端详片刻,一摁绷簧,“噌”地抽出宝剑,屋内闪过一道寒光。
男人做了一个娴熟的太极起式,目光顺着笔直的宝剑剑锋看过去,寒光在他的鼻尖又是一亮。
电话固执地响着,窗外是深深的、斑驳的夜色。
男人提着宝剑走过去接电话。
“喂,土坤吗?响了这么半天为什么不接电话?”被称做土坤的男人没有说话,将宝剑放在桌上,端起水杯咕咚咕咚猛喝几口水。
“土坤,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发行商老周刚才打电话过来,说你的第三部恐怖小说发行了六十万册。
我们又可以赚一笔了。
”电话里,是一个女人压抑不住的兴奋的声音。
“知道了!阿萍,你怎么还没有睡觉啊?”土坤已经知道了她是谁。
被称做阿萍的那个女人并没有回答,而是固执地问:“喂,你的第四部恐怖小说什么时候能脱稿?我们可是说好下个月月底交稿的。
”“听着,阿萍,我不想再写了,我想休息一段时间。
”土坤说得很坚决。
电话另一端的阿萍有些急了:“什么?人家出版社付了定金,违反合同我们要付一大笔罚金,土坤,你不愿从自己腰包里往外掏钱,是不是?”土坤无精打采地说:“对不起,我不想再受折磨了。
我需要找个地方休息,我要挂电话了。
”阿萍突然提高了声调说:“喂,你等一等,先别挂,你告诉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听我的安排,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咱们老地方见面再谈。
”土坤放下电话,重新提起宝剑,眯上一只眼看着剑刃,轻轻吹了一口气,落在剑锋上的一根发丝一分为二,轻轻飘落到地面。
  2.五月花五月花咖啡店位于这座城市最繁华的一条街市,一边是高档豪华的玉龙大酒店,另一边是该城著名的青年商厦。
五月花的门脸儿却有意地保持着低调,修建装饰得朴素而小巧,如果只是从门前面走过,谁也不会特别留意这个不大的门脸儿。
五月花咖啡店门口站着两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子,穿着银灰色的衣裤,鼻梁上都带着一个小小的面具,面具做成倒心形状,正好挡住了女子的眉心和眼睛,这样的装扮或许更能让人想象到面具后面她们那美丽姣好的容颜。
走进门去,你会发现咖啡厅非常大,外面阳光明媚,而屋里却灯光迷离,轻音乐舒缓地响着,反倒衬托着这里很安静。
年轻使女们穿着超短裙,裸露的嫩白的胳膊、颀长的双腿,以及赤裸圆润的后背肌肤,脚藏在雪白的袜子里面,脚上穿着银灰色旱冰鞋,将她们那如花似玉的青春诱惑力暴露无余。
使女托着蓝底月季花的茶盘,无声地在咖啡厅内穿行。
暗淡的灯光照在她们的身上,更加深了朦胧与暖昧。
其中一个高个子的使女,手里托着咖啡盘,盘中放着两杯咖啡,飘然来到咖啡厅临窗的一角,她轻轻地把两个咖啡杯放下,轻声问:“两位要加糖吗?”“给我的杯子稍微添一勺,这位先生就不用加了。
”说话的是一个打扮漂亮入时的三十岁左右女子,她极富贵族气质地端坐在那里,丝绸的中式衣服,显得她的腰细而挺,胸部突出的部分浑圆而有张力。
稍有些社会常识的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她是一位头脑精明的女人,也是那种爱掌握大局喜欢主动出击的女人。
使女做完这一切,又无声地飘然离开。
咖啡桌上的烛光明明灭灭,若有若无。
这丝毫不影响桌两边对坐的两个人继续谈话。
“土坤,为什么现在不想干了?要知道你的书卖得非常火,正版的,加上盗版的,已出了六十多万册。
还有网络上转载的,每天有数百万读者在读你的作品。
你知道吗?你成功了!”阿萍迫切地说,“而现在你却想撤退,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是因为出版社?还是因为我?还是……你知道你在放弃赚大钱的机会吗?”坐在对面的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消瘦而结实的身体,穿着普通的夹克上衣,牛仔裤,脚下是一双耐克登山鞋,显得随意而洒脱。
但他的神情看上去却显得萎靡不振。
这个叫土坤的男人说:“阿萍,实话对你讲吧,自从那次从天津回来途中意外受伤后,我就一直没有舒舒服服休息过,总有怪异的噩梦纠缠折磨着我。
”“到底是什么噩梦?我好像听你说过的,但我的事情太多了,一时记不得了,能再给我讲一遍吗?”阿萍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无奈地问。
“我总是梦见一个男人,开着一辆不晓得什么牌子的车,将另一个形象模糊的男人给碾死了。
其实,那辆车第一次并没有真正碾死那个男人,那个开车的家伙又把车倒回来,碾了第二次、第三次。
那个被碾的人开始还发出惨叫,后来就没了声音。
再后来,那个被碾死的男人惨极了,他失去了手、胳膊、头。
我不知道他们都是谁,可是这样的梦总在我睡觉的时候出现。
昨天,在梦中有一团肉沉沉地压在我身上,我不能呼吸,双眼爆裂……我再不想做这种无由头的噩梦了。
你也不喜欢让噩梦缠着,是不是?“他长得什么模样?”“谁?”“你说的那个在梦中开车碾死人的人?”“不知道,我想看清楚他,可是我睁大眼睛费很大力总也看不清楚。
他只是模模糊糊的一个背影,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清晰的面容。
”阿萍看着情绪低落的土坤说:“当然,土坤,你应该知道,你的恐怖小说不知让多少人从半夜的噩梦中醒来。
可是他们照样愿意掏钱买你的新书,不是吗?”土坤似乎对自己的恐怖小说不感兴趣,他继续沿着自己的思路说:“还有,我最近总是听到一种声音,HA——YA——Ku——就像冬天里划过天空的电线的那种可怕的哨声,很刺耳,让我太阳穴一鼓一鼓的刺痛。
我真的没办法再继续写下去。
至少最近一段时间内。
”“告诉我,这种刺痛的感觉也是从那次天津车祸开始的?”阿萍端起咖啡浅浅地品了一口,她把自己那只纤长而充满性感的手伸向土坤,握住了土坤的手轻轻地摁捏起来。
土坤露出痛苦的表情,他很不愿回忆那次事件:“是的,就是那次发生车祸之后。
我从天津办完事回来,天已经很晚。
车突然失控了,一直冲向前,我猛打方向盘,车撞在路旁一棵树上。
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也许是你的大脑受了伤,或者你的情绪一直没有从那次事件中走出来。
”阿萍深深地叹一口气说。
“自从那次车祸之后,我就总有种预感,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在我身上发生。
我努力在我的记忆中寻找,从我有记忆起开始,小学、中学、大学,还有流浪社会这么多年所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最后我猜想到了一个人,这也是我最近时常想起的一个人,一个多年前曾教过我的英语老师。

阿萍皱起好看的眉毛,松开握着土坤的手,身子向后仰靠在摇椅的椅背上问:“一个英语老师?她又是谁?叫什么名字?土坤低下头,他没有看阿萍,说:“叶莲,叶莲老师的死一直是个谜,叶莲老师家中只有一个妈妈和一个傻兄长,他们在叶莲死后似乎到过学校一次,后来再也不见了。
”阿萍有了探究的愿望,她将身子前仰,做出倾听的样子问:“什么时候的老师?中学还是大学?”
土坤沉吟了片刻,好像在思考该不该讲,最后他还是开口说道:“我的一个中学英语老师,很漂亮很迷人,长得像现在一个当红的电影女演员,那个演员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刘亦菲。
因为长得非常清纯,人们都叫她仙女妹妹。
叶莲老师实际上比她还要漂亮,只要你看一眼就难以忘记。
”“是吗?比刘亦菲还漂亮?我倒是对这个叶莲老师有兴趣了。
你讲一讲关于她的故事。
”阿萍歪着脑袋饶有兴趣地看着土坤,一只手无意识地玩弄着那只玻璃咖啡杯,忘记了喝咖啡。
在土坤极度痛苦的讲述中,阿萍的面前展现了一幅十六年前令人窒息的一幕——
媒体关注与评论
好好想一想,是否有人对你恨之入骨?千万不要以为你做的事没有谁知道……有一天,他们会变成厉鬼来找你,将带着吸管的长长的牙插入你的脖项…… 一个复仇的鬼魂,在被镇压16年后,还可以复活,她的仇恨点燃了一个又一个复仇的鬼魂,这里将变成一座死亡的空镇…… 恶魔附着在一个恶势力的组织身上,他具备了更大的魔力,于是小镇陷入恐怖死亡之中……中国本土最恐怖的小说,让你一点点掉进滞息的深潭……
编辑推荐
《石佛镇》编辑推荐:恐怖小说作家亦农悬疑惊悚力著,一部匪夷所思的小说。自2000年开始创作历时七年完成的50万字长篇巨作。
图书标签Tags
悬疑,惊悚


下载链接

石佛镇.1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正宗好看
  •     寫得還算認真
  •     此书共两册,内容情节蛮好看的。
  •     情节不错,引人入胜...
  •     还是简单的以复仇为线索,不过串联起来的是人心的丑恶!!~还可以~~!
  •     其实要给很差介于我自己些不出那么多字,那就勉强给个较差吧理由,你一中国人写灵异鬼神,那就多些玄疑和民间鬼神论气氛写着写着就变成吸血鬼了还特别具体出现咬脖子添食等情节没了边了感觉一点没有恐怖气氛,很好笑你要么写僵尸,其实在民间的僵尸传说还是满多的,城市人,特别是年轻人对僵尸这个话题还是很好奇和有神秘感的但这本书一点没有表现出这种神秘气氛,只是强调赤裸裸的人类性欲和好似感染病毒般的吸血鬼传播很好笑,不伦不类词句情节罗里罗嗦,就是在凑字数的感觉,根本就没必要写成2本另外从故事情节看作者写的是当下21世纪的事情但是从词句来看作者本人应该已经和时下的年轻人已经有代沟了比如他叫K房里的小妹叫侍女还比如在第1本182页中写道"羊肠小道把每家每户连接起来,显示出一种生活蓬勃的本能,与大城市那些所谓建筑大师们横平竖直僵硬别扭的规划设计相比,这些羊肠小道倒显更有艺术魅力,那些在学院里,书房里拍脑袋的设计师,城市规划师者真应该到山村去向农民好好学习学习了."我不是做建筑的,也不算太懂设计,但是至少知道三人行必有我师的道理,对于自己不是太在行的领域我们还是保持一颗谦虚的学习之心和低调的为人品质比较合适和有修养一些吧透过文字看人,首先对于作者本身的文化修养顿生疑问,更不要谈书本生的叙事结构和故事情节了,就当个笑话看吧
  •     以神啊鬼啊的恐怖,是最低级的恐怖,写作手法倒是还行
  •     原本以为这本书有点内涵,翻了几页,很是失望,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的。
  •     让我觉得有点失望,写的太弱智了。
  •     比较经典的一部恐怖小说,表面写鬼,实则写人性。适合中国人口味的恐怖气氛。
  •     而且有更早前看过相似的 ~
  •     很喜欢天下霸唱的笔锋,但深一层的是人们之间的憎嗔贪念。有警醒的意义。
  •     蔡骏的书就是好看,休息的时候来看看
  •     关注下一季。,喜欢。引人入胜。
  •     晚上看看,推荐给大家!
  •     骇人惊闻的秘密,不推荐买书
  •     觉得是近几年来不错的一本小说!!值得收藏!,以前在天涯上看过
  •     让人欲罢不能。期待下集。,初二的儿子觉得还不错
  •     放血疗法就是很好呢,鬼吹灯。之前看过
  •     书的纸张有点黄,送货比意料中要快很多
  •     每期都买,就是几时才出第二部啊?!网上已经看到有240集了!第一部下才到83集啊?!
  •     纸张还好~,只是出的比较慢看着不过瘾
  •     大学的时候超级迷鬼吹灯,当年看过同名电影。书的质量很好
  •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蔡大的书,但文笔一般
  •     很喜欢此类作品,他就是喜欢这样的书
  •     久负盛名,推荐观看~
  •     来不及看啊,跟外面卖的差不多
  •     不是我想要的,书的内容好飘忽
  •     给朋友的孩子买的,原来真的有死海古卷啊
  •     每一篇都不多,燃烧的女孩
  •     而且很快,也喜欢在亚马逊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