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将

点将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10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作者:朱小文
书名:点将
封面图片
点将

内容概要
《点将》讲述了机关年轻干部阎子丹,平时喜欢舞文弄墨,淡泊名利,不料一个偶然的机会被点将下到县里担任要职。习惯了轻松写意生活的他,突然被推向需要很强执行力的岗位,既让他雄心万丈,又让他如履薄冰。县里事物纷繁、人情复杂,书生意气的他一开始遭遇了不小的困难。但阎子丹胸怀理想,顶住了层层压力,依靠法律的力量和上级领导的支持,誓要将隐藏在暗处的不法利益集团挖出来。他在高良、梅剑锋、水清明、张刚强等一批为人正直、能力强的同僚支持下,一步步与恶势力作斗争,并制定了一套优秀可行的治县方略,破解民生难题,赢得了广大群众的拥护,实现了“郡县治,天下安”的理想。
作者简介
朱小文,曾出版《危情秘书》等作品,工作之余埋头写作。
书籍目录
第一回:书生坐庄第二回:匿名信第三回:治县方略第四回:大平火凤凰第五回:俗世不容有情痴第六回:麻将政治学第七回:“1加5圆桌峰会”第八回:美女捞嫖客第九回:心猿意马第十回:公安内鬼第十一回:民心大顺第十二回:解救马红妹第十三回:雷公现身第十四回:酥胸如兔裹衣裳第十五回:裤带连着通天路第十六回:安教安学工程第十七回:官场丹心第十八回:三个男人一枝花第十九回:权力犹春药也第二十回:诡异党代会第二十一回:围魏救赵第二十二回:秀才造反第二十三回:改制风波第二十四回: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第二十五回:疯狂反扑第二十六回:谜底揭开是土地第二十七回:还是改不了书生气

章节摘录
新大平宾馆8楼某个窗户透出幽黄的灯光,一个影子焦躁地晃来晃去。
没错,那是阎子丹在房里踱步。
他脑海里乱糟糟的,这就职第一天就碰到这么多怪事。
先是接到反映前任王德意的莫名电话,接着是傅有义、吕正伟按“惯例”送零用钱……大平这池水究竟有多深有多浑?他忽然想打电话给柳依依,这时他只能找妻子倾诉了。
妻子是个律师,是省城著名的新方舟律师事务所的台柱子,思想成熟,看问题全面又深刻,阎子丹有时甚至自愧不如。
因为看问题深刻,柳依依都快变成宿命论者了。
人们对于自己的命运也许可以从小处着手,但关键时刻都是上帝说了算,比如丈夫阎子丹空降到大平县做县委书记,不就是上级组织部门在扮演上帝的角色吗?也是因为看问题深刻,柳依依对生活也充满了职业女性的智慧和小女人式的俏皮。
两人新婚之夜,她为丈夫订了《柳氏家法》,洋洋洒洒十八条,基本原则就是:小事不决听依依,大事不决听子丹。
她当然是掌握最终解释权的,只有值得孔老二、耶老酥和穆罕默德联席研究的问题才叫大事。
上任之日,柳依依送丈夫出门都要提示《柳氏家法》“小事不决听依依,大事不决听子丹”的基本原则,然后亲一下丈夫,俏皮得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
阎子丹犹豫了一下,只是发了条信息给柳依依:扬帆起航,顺风顺水,老婆大人请放心。
然后洗把脸,走出了新大平宾馆的门。
柳依依回道:相公加油!小县城的夜晚显得冷清而寂静,省城现在应该正是热闹的时候,两相对比,完全是两重天。
南国的春夜,偶尔有一两声虫鸣蛙叫,给这个乡下小县城增添了一丝生气。
阎子丹两手插裤兜,漫无目的地走在老旧的街道上。
这条街道他今天已坐车经过四五次,柏油路面的街道狭窄而又坑坑洼洼,两旁是低矮的老房子。
他甚至还注意到有一间房子写着“抓革命,促生产”的斑驳标语,几十年的老房子,外墙也没有粉刷。
阎子丹停停走走,走走停停。
此刻,他心情是复杂的,应该说有些忐忑不安又有点激情燃烧。
这样一个县,经济发展落后,官场现在看来也比较混沌,干部群众关系似乎也不是太好。
“郡县治,则天下安。
”自从组织找他谈话以来,他就无数次地思量施政方略,想着怎么带领130多万老百姓致富。
他想起刚才那莫名其妙的男子在电话里说:“作为老百姓,我们对您有期待……”以民意为依归,回应老百姓的期待,这应该是一切施政方略的出发点。
他慢慢走着,开始用心去丈量脚下这片土地和民心。
走在昏黄的街灯下,戴着400多度近视眼镜的阎子丹走着走着,踩在一片水洼上,脚一扭,险些摔倒。
他弯下腰揉了揉脚踝,竟然有点肿。
阎子丹出生在南华省北部山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大学毕业后进入团省委工作。
应该说,对于农村,他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在他的心里,大平县城不应该是这样,前段时间他还在省委机关刊物上看过一篇《新希望:小步快跑推进大平县城市化进程》,写得非常好,署名就是王德意。
也正因为看了这篇报道,他对即将主政大平县充满了信心,对王德意老书记留下这么好的底子心存感激,现在看来远不是这么回事,事情没那么简单。
想着想着,他脚下又打了个趔趄,又是一个水洼。
一个念头忽然电光石火从他脑海中闪过:就从整治市容市貌着手,渐次推进施政方略。
初春的夜空黑压压的,连颗星星也没有,让人感觉很压抑。
阎子丹把衣领竖起来,忽然感觉夜风凉飕飕的,原来是到了顺水河边。
他迟疑了一下,继续沿着河滨路走去,很快就走到了宝顺桥头。
眼前的顺水河波光跳跃,倒映出影影绰绰的岸边建筑。
忽然一辆车呼啸而过,激起坑洼里的脏水,溅了他一身。
阎子丹有点恼火,刚刚的好兴致被一扫而空,他悻悻然扭身往回走。
“救命啊……救命啊……”前面隐隐约约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阎子丹侧耳倾听,确实有人在呼救,没错!他赶紧高一脚低一脚往尖叫的方向跑去,眼前一片昏暗,他的近视眼又不争气,几次都差点摔倒。
那女人的尖叫声越发凄厉,简直有些歇斯底里,在黑夜里听得人毛骨悚然。
阎子丹跑到一条横巷小胡同,女人的尖叫声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只是声音越来越虚弱。
眼前是一座破落的客家小院。
阎子丹气喘吁吁,来不及喘口气,就听到屋内桌倒罐破的声音,一个女人声嘶力竭地撕打、叫骂和呼救:“救命啊……救命啊……臭流氓……”阎子丹想也没想就一脚踹去,房门应声而开。
昏暗的白炽灯下,一个30多岁的粗壮男子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正把一个女孩死死压在地上。
女孩双手死死护住被撕破的上衣,两腿又蹬又踹,眼见就要体力不支。
那粗壮男子闻声回头,一张大嘴,两只暴牙,特别碍眼。
他丢下女孩,凶神恶煞地朝阎子丹扑过来,骂道:“你他妈的,哪个狗洞里钻出的货,敢管老子的闲事!”阎子丹见这家伙长得高头大马,随手操起门边的一根木棍,劈头一抡,正打在那家伙的鼻梁上。
男子顿时鼻血长流,捂住鼻子嗷嗷叫着转起圈来。
阎子丹趁机拉起女孩,转身就跑。
他想,还是赶快逃出这是非之地,到开阔的街道上就不怕那男子追来了。
看看后面,果然那男子不敢追来。
阎子丹拉着女孩,跑到街边一间小店,掏出手机,喘着粗气向110报了警。
小店店主是位面善的老大爷,老大爷自称姓李,是县建龙水泥厂的退休职工。
只因为他看不惯现在大平县各级政府部门的所作所为,一讲起这些就来气,不由自主地摇头,人家干脆叫他“李摇头”。
“李摇头”给他们倒了两杯热水,想问却又摇摇头忍住了,对这种事情似乎已经见怪不怪。
阎子丹这才认真打量起被救的女孩。
这女孩20出头,架着一副眼镜,非常文静秀气。
原来她叫方薇薇,是大平县五柳镇育才中学的老师,有一个母亲和一个哥哥。
刚才那个粗壮暴牙男子是大平县有名的流氓公子哥,因为长着一张碜人的大嘴,人送外号“张大嘴”。
他仗着自己在县纪委工作,父亲又是县国土局局长,胡作非为。
平时里,他也不好好上班,而是纠集一帮公子哥,四处晃荡,看中哪个女孩,哪个女孩就遭殃。
这次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个人摸到方薇薇家里来了。
再问为什么只有一个人在家,方薇薇只是低头轻轻抽泣不愿再说话了。
阎子丹愤怒了:“‘张大嘴’?我看他是高衙内,太不像话了!就没人管管他们?”方薇薇说:“谁敢惹他们,报警?警察才不理会呢,没准过几天还会找到你,往死里缠你!”阎子丹同方薇薇聊了20多分钟,还未见警车的影子,大怒。
他再次把电话打到110,张口就问:“我报警差不多半个钟头了,怎么还没见你们的车!你们就是这么出警的吗?你们局长雷大江呢?把他的手机号告诉我,我是新来的县委书记阎子丹!”“切,你是县委书记?老子还是市委书记项伯瑞呢……我们的车肯定是去了,可能堵车,你等着吧……”电话那边非常不耐烦,随即挂了电话。
阎子丹愣了,气不打一处来。
方薇薇惊呆了,这个戴着眼镜的叔叔原来是县委书记!她眼里闪过一丝喜悦,忽然站起来作势就要跪下叩头。
阎子丹急忙扶起说:“小方,别这样。
是我们工作没做好啊,我们对不起你。
”面对这个女孩,他忽然觉得惭愧,一时竟然不知说什么话好。
他看看表,心里狠狠骂道:岂有此理,什么“有困难找警察”,连救命的事都指望不上,我看完全是官老爷作风!现在就是来了,那“张大嘴”也早跑得不知去向了。
阎子丹只好带着方薇薇回到新大平宾馆,把她安顿在807号房,跟自己的房间挨着。
他又给县委办主任李海打了个电话,李海派了一个名叫陈泠雨的女同志过来。
这位陈泠雨正是当年的“大平之星”选美冠军。
但见她肌肤光洁,脸色红润,樱桃小嘴,玲珑俏鼻,气质娴静淡雅。
阎子丹考虑到方薇薇备受惊吓,特别叮嘱陈泠雨今晚务必留下来陪方薇薇,余下的事明天再作处理。
……
编辑推荐
做人在情商,做官在政商。大变局,通天路,空降班子的权力博弈文人从政的惊心动魄是坚持还是妥协?一部文人从政的修炼秘籍1.惊心动魄的宦海沉浮,紧张刺激的明争暗斗。2.为官者遇到阻力是进是退,是坚持还是妥协。3.把敌人的敌人变成自己的朋友是从政的大智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下载链接

点将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