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鼠

银鼠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10
出版社: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作者:虞歌乐
页数:308
书名:银鼠
封面图片
银鼠

内容概要
夏绅银挖空心思,目的就是想让莫文海把十万元的事栽赃到郑子益头上。他盘算,现在必须把莫文海逼上绝路,让其慌不择路,咬上郑子益……郑子益一离任,就没人阻拦重明磊上亿元资产剥离的事了。    宁小雪兴奋得几乎晕厥过去。她的心在狂跳,感觉全身的血管被铁钳绞作一团。她的呼吸急促起来,语无伦次地跟现金主任道别后,抽身离去。她大步流星地朝公安局走去,她要告诉办案人员自己的发现。    办案人员都认为莫文海一死,所有的线索就中断,这样就不能排除他杀,如果是他杀,那么,就远非简单的受贿案件。不惜杀人来掩盖真相,背后一定有惊天阴谋。
作者简介
虞歌乐,本名田钰,女,大学文化,经济师。长期在银行部门从事宣传策划、金融信息调研等工作。广西桂林市作家协会会员。现离职专事文学创作。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水中望月第二章
前赴后继第三章
祸起萧墙第四章
愚公移山第五章
鬼蜮伎俩第六章
私家花园第七章
天若有情第八章
九九归一尾声

章节摘录
  丽城,镶嵌在祖国南大陆一颗璀璨秀逸的明珠。
春江,清澈见底,蜿蜒地萦回在千姿百态的山峦之中;各种奇形怪状的山峰,一半烟遮,一半云埋,令人叹为观止。
丽城桂树成林,金风荡,桂花香,好似一副打开的画卷。
走进丽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形状像动物的山包匍匐在江边,巨大圆形的山洞像满月镶嵌在水中,与天上的月亮交相辉映,月中之月倒影在春江。
这就是丽城名扬天下的标志性景观“水中望月”。
  在这欲界之仙都,晴天炸了个响雷。
华商银行丽城分行以及全省其他城市二级分行的买断工龄职工,上百号人一起跑到北京总行去告状,而且是在党的十六大即将召开之际。
在举国欢庆的日子里,华商银行整出这种窝心事,国家有关部门理所当然飞起一脚,朝着华商银行总行的屁股猛踹过去,总行又转过身,理所当然飞起一脚,朝着省分行的屁股猛踹过去,具体点说,就是朝省分行行长史进踹过去。
  省城距离丽城五百多公里。
省行十八层的办公大楼矗立在省城繁华的主干道上,十几里以内都看得见它。
大楼外墙五层以下是锃亮的大理石,再上面是银色的铝合金砖墙。
大楼形状是古代早期钱币的样子,与殷商时期的司母戊鼎有些相仿,按照风水先生的说法,大楼这模样财运旺。
它巍然耸立在鳞次栉比的建筑群中,很为这座欣欣向荣的城市增辉。
  史进的办公室在九楼,宽敞明亮,一排落地窗,宝石蓝天鹅绒窗帘。
门口一排橱柜连接着天花板,里面可挂衣帽等物件,外面镶嵌着明晃晃的镜子,形成三米长的过道。
然后是一个装饰柜隔栏,上面放着一些精致的盆景和时鲜花草。
  进入室内,迎面一幅横匾,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两边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类文人骚客的对联。
横匾对面的墙壁上张贴一幅岳飞的《满江红》书法,给人感觉这里不是办公场地,而是古代哪个思想家、诗人的故居或者纪念馆之类。
  办公室的大班台上,放着几部电话,还有传真机、电脑,大班台边上是文件粉碎机。
桌子斜对面摆着一套红木桌椅,墙角两边是肥绿的君子兰。
屋中央围着一圈欧式真皮沙发,一张镶金边的玻璃茶几放着乌龙茶和景泰蓝茶具。
  史进是个矮胖的中年人,五十出头儿,下巴的肉垂悬着,脸呈黑褐色,身材有些五短,软塌的肩膀,那种发福是长期缺少户外运动锻炼的结果。
他细腿支撑着肥胖的身躯,活像土豆下面插着两根牙签。
  总行的电话不停地打到他的办公室里。
  这帮买断工龄的职工前不久到省城来闹过,才将他们打发走。
史进无论如何想不到,一眨眼怎么就全跑北京去了呢?他气愤地道:“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不听话,胆子越来越大。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单位将不单位了。
”  还有他的那帮下属——各市分行的行长,怎么让这些人从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呢,一点敌情观念都没有。
史进恨恨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一帮没用的东西。
”  想到这里,他更气不打一处来,恼怒从心里跑到脸上,额头堆满了皱纹。
他伸开四方形的手掌像扇子展开,粗而短的指头压在全省行政区域地图上,抄起桌上的电话,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把各个城市分行的行长臭骂了一通。
  一天的工夫,史进气饱了,骂累了。
他放下电话,往后退几步,倒在沙发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冷静下来细细思量,觉得当务之急还是怎样把那些给他添堵的人从北京弄回来。
怎么弄?软硬兼施,“软”,他们更嚣张。
“硬”,在中央眼皮底下是不敢太过分的,犹如家里有客人和领导,孩子“人来疯”再折腾,家长是不好当大家的面打孩子。
  “这帮无法无天的家伙,到了北京不定会搞什么即兴讲演,败坏省行的名声。
”史进苦苦想着对策。
郑子益,对,就是他。
“讲演”让史进急中生智。
让郑子益去对付他们,他过去当团委书记时,参加讲演得过奖,那些家伙讲不过他,以毒攻毒,以夷制夷。
郑子益这家伙功夫很到家,倘若有人找他去吵闹,无论怎样气势汹汹,他总是不露声色含笑看着你;等你闹够了,只要他认为是对的,会反过来说服你,最后你还得顺着他的竿子爬。
  郑子益何许人也?华商银行丽城市分行行长也。
史进是他的顶头上司,史进对下属情况了如指掌。
星期六一大早,史进就把郑子益的手机打爆了。
这段日子,郑子益一直感觉身体不适,忙里偷闲和医生约好做检查,这会儿正关在CT房里,手机放在外面的门诊室,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
史进心急如焚,不停地打,即使挖地三尺,他也要立马将郑子益挖出来。
  郑子益手掀门帘,从检查房里轻轻走出来。
门诊的护士把响着的手机送过去,他微笑着点头道谢,接过手机。
郑子益中等个头,两腿笔直,走路身子微微向前倾,保持着匀称的步伐。
郑子益鼻梁高挺,单眼皮,缺少炯炯有神的眼光,但总是笑眯眯的,陌生人看见那笑容,也会觉得没有了距离。
郑子益低头看来电显示,急忙接通,电话里传来史进的声音。
  “子益,还在睡觉?怎么打电话半天没有接?”  “史行长您好,我在外面有事,刚才没有听见。
行长有事情吗?”  “子益,我考虑了半天,这个事情还得你去处理,你去把那帮胆大包天的人给我弄回来。
”  史进把那些人去北京告状被总行批评的事情对郑子益说了,并让郑子益与省行的人立马进京。
他再三叮嘱:“党的十六大马上召开,全世界的目光都注视着,要是这帮人在北京闹事,影响很坏的,你我都担待不起,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快把他们弄回来。
省行已经订好机票。
”  郑子益急匆匆赶回行里。
电梯在八楼停下,门哗的一声打开。
郑子益抬腿一跃,走出电梯,快步如梭,一直朝着自己的办公室奔去。
行办主任也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出来,紧跟在他的后面汇报工作,郑子益边走边招手,叫行办主任派车送他到机场。
  本来今天还通知了几个职能部门10点钟开会。
平时管的事情太多,没有时间,所以不是需要立即开的会,他一般都安排在星期六、日两天。
无奈,史进要他即刻赶赴北京,他只好吩咐下属,交代完毕工作以后,匆匆忙忙赶赴机场。
  空旷的候机大厅里,广播在催促旅客登机。
郑子益夹着公文包一路小跑,换了登机牌,疾步走过通向飞机的密封通道。
登上机舱只见满满的人,他气喘吁吁找到自己的位子,刚坐定,突然想起走得匆忙,身上的一串钥匙丢在了办公桌上,便打算等到了目的地,再打电话回去,叫行办主任收好钥匙,等自己回去以后再取回来。
他没有多想钥匙的事情,主要还在想着怎么处理职工告状的事。
此刻,郑子益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疏忽将陷他于灭顶之灾。
  郑子益知道,告状队伍中,丽城分行的李庆庆、殷丽莎和陈冶平起着重要作用,这几人能说会道。
特别是陈冶平,过去在单位是中层干部,主管对外营销、宣传推广、公关事宜。
单位在创建省级文明单位时,她鞍前马后地忙活,现在却跟着去闹,等于砸自己曾付出过心血的“文明单位”牌子。
前不久丽城分行买断工龄的职工已经在单位闹过,也到市里去闹过,在社会上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原来打算下个目标是创建全国级文明单位,现在看来希望非常渺茫了。
  郑子益高中毕业后,下放农村两年,时逢“文革”后第一次高考,考进金融专科学校,一九八○年毕业后分配到丽城分行工作。
丽城分行这些告状的职工是后来全市招干统一进来的,当时“文革”结束不久,一些行业的人员青黄不接,市政府就在全市考试招工。
银行招进了五十名新职工。
  这些人一进单位便在银行学校培训了半年,学习银行业务。
郑子益当时是负责培训他们的老师,同时还是行里的团委书记。
那时,他们都是共青团员,经常一块儿过团日,一起学雷锋,为民服务。
参观展览,郊游都是郑子益带队,这些人屁颠屁颠跟在后面。
二十几年光阴弹指间流逝,那时候没有钱,星期天在街上摆台挂横幅,开展学雷锋活动,为市民做好事,中午饭就是馒头咸菜,个个吃得兴高采烈,相互之问没有隔阂,有说有笑,干活大家一起上。
  郑子益怀恋起过去的日子。
他感叹现在担任领导,没完没了的任务指标如泰山压顶,事事谨言慎行,考虑稍有不周,引起的负面效应呈几何级放大,接踵而至的问题让人喘不过气。
  从感情上讲,毕竟是多年的同事,他不愿意太严厉对待他们,但他的职责要求自己必须采取措施让他们马上离京。
秉性心慈手软的郑子益莫衷一是,这些买断工龄的职工,过去与单位、与郑子益之间融洽如鱼水,如今一夜之间变得水火不容。
对华商银行的依恋变为现在的仇视,让郑子益感到惶恐不安。
  这一年可谓丽城分行的多事之秋。
郑子益就没睡过安生觉,现在难得休息片刻。
他仰头靠在飞机的坐椅上,闭着着眼睛假寐,但翻来覆去老睡不着,烦心的事情像蚂蟥爬上心头。
  唉,老婆也在唠叨,马上要中考的女儿最近迷恋上网。
郑子益打算好好管教,可是忙完事情回家,她早已进人梦乡。
他打算从北京回来以后,与女儿好好谈谈。
话说回来,女儿可是郑子益的心肝宝贝。
一想到蝴蝶一样飞来飞去的小丫头,郑子益的烦恼顿时烟消云散。
  飞机还没有抵达北京,郑子益就设想可能出现的问题,想到怎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服他们。
但这个方法他不敢打包票,这些人声称与单位恩断义绝。
方方面面他都去想,他唯一没有想到此次北京之行,自己这么一走,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了。
  ……
编辑推荐
  第一届中国法制文学原创作品大赛,重磅推出,获奖书系。银行行长为了政绩,反复折腾,引发群体性事件。巨额国资被转移鲸吞,银鼠设局,内外勾结……《银鼠》以当代中国的金融改革为背景,戏剧化地展现了社会大变革时代的混沌病相。中国法学会法制文学研究会。


下载链接

银鼠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刚收到还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