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

选举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0
出版社: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作者:郭俊明,陈建祖
页数:305
字数:300000
书名:选举
封面图片
选举

内容概要
又是一届省人大会议。各色人等以不同的角色一一出场。这其中有执政为民的省委书记周代、位高权重的原副省长王壁、坚持己见的参选人曾传薪、令人肃然起敬的老代表伍月兰、左右逢源的省报总编东方未明、捞一把就走的暴发户常广泰。    处处是机关算尽,处处是思想的碰撞与交锋。   长篇原创反腐小说!候选人之间的明争,干部派系的暗斗!情与理的冲击,理念与良知的隐现! 又是一届省人大会议。各色人等以不同的角色一一出场。这其中有执政为民的省委书记周代、位高权重的原副省长王壁、坚持己见的参选人曾传薪、令人肃然起敬的老代表伍月兰……
作者简介
郭俊明,山西屯留人,生于1957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山西省长治市作家协会主席。主要作品:长篇纪实文学《最后的命运》;长篇小说《三十八黑旗》、《村干部》;历史文化散文集《古韵平顺》等。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三章第三十四章第三十五章第三十六章第三十七章第三十八章第三十九章第四十章第四十一章第四十二章第四十三章第四十四章第四十五章第四十六章第四十七章第四十八章第四十九章第五十章

章节摘录
  第一章  新的选举办法实行,众多人活动提名,曾传薪和牛子甫坚持不退。
王壁为避嫌远离省城。
  “啪”——  周代的右手重重地打在自己的脸上,疼痛在手掌和脸之间爆了一下,他的心好像被一根针刺了进去,从头到脚紧紧地一缩,又猛地一颤。
过了许久,他才把手从脸上拿下来,灯光照出手心里的一个红红的血点和一只蚊子的尸体。
他狠狠地朝手心唾了一口,随即拨了一个电话号码,那边刚刚摘机,他就对着电话训斥道:  “你怎么搞的,楼上这么早就有蚊子了?”  说着话,他把手顺便往眼前的一张纸上一擦,手上的血迹和蚊子的尸体以及吐在手心里的唾沫都擦在一串名字上。
这情景让他心里更加恼火,说话的声音更大了:“明天我再看到楼上有一只蚊子,你这个机关事务管理局长就别想再当下去了。
”  那边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说:“一只蚊子也让你生这么大的气,一个省委书记连这些小事都管,还不把你累死。
你放心,我明天让人把楼上统统打一次药,保险你连蚊子腿也看不见。
你把我的好事也惊了……”  周代没好气地说:“我没工夫和你开玩笑,明天我只要看见半只蚊子,你就趁早卷起铺盖回老家种地。
”  机关事务管理局长是周代的老同事,原来在一家工厂当头儿,周代来当省委书记,他的厂也破产了。
他来找周代想重调一个工作,周代对他说:“你也就是侍候人的料儿,来当机关事务管理局长吧,别的事你也干不了。
”就这样他当了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局长,别人知道他是周代的老同事,这个局长也不是什么很要紧的位置,所以也没有人说什么。
有了这一层关系,他平时和周代说话随随便便的,从来不把周代当一个大官儿看。
周代对这种事也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工作干好就行了。
  周代放了电话,想了想,这些事是不该他管,半夜里打这种电话,有失体统。
他点上一支烟,解恨似的猛吸了一口,才把目光落到眼前那张写满了名字的纸片上。
可是看到那只已经碎成一团的蚊子尸体,恼怒又从心底冲上来,打着打火机,把那张纸和蚊子一同烧成一团灰。
他从笔筒里取出一支笔,想把那些名字重写一遍,偏这会儿一泡尿憋不住,气得他又骂:“他妈的,尿泡也添乱。
”  楼里还不很安静,不知从哪些房间里传出说话声,还有敲击电脑键盘发出的“啪啪”的声响……周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空气里有一种让他醉心的东西。
走进厕所,有一个人影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他也没在意。
当  他站在小便池边的时候,这个人过来给他打开水龙头。
大概是觉得开得太大了,又拧小了一点。
周代撒完尿,往外走的时候,才看见堵在门口的人是T市的市长牛子甫。
牛子甫笑着和他打招呼:  “周书记上厕所哪?”  “牛子甫?半夜三更的,你在这儿干什么?”  “在组织部李处长那里坐了坐,他是我同学。
”  周代没有再问什么,往外走,可是牛子甫堵着门口,对他说:“周书记,正好在这儿碰上了,有几件事顺便和你说一说,工作上的。
”  周代没好气地说:“这会儿说什么事?”  牛子甫加重语气说:“这事很要紧,你不说个话,我心里没底。
”  周代只好停住脚步,接过牛子甫递过来的一支烟。
牛子甫心思沉重地说了几件事,周代开始还提高警惕地听着,后来松了口气,没有等牛子甫说完就截住了他的话,说:“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鸡毛蒜皮,省里有文件,你照着文件精神做就是了,不用和我说。
”说完推开他就往外走。
牛子甫也没有再拦。
周代走了几步,猛地想起什么事,回头叫牛子甫,牛子甫好像知道周代会叫他,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
  周代问:“这一次你们代表团里有人提你做副省长候选人,是怎么回事?”  “这事我事先不知道,是下面的人提的。
”牛子甫的脸上露着无奈的笑容。
接着他保证说:“我真的事先不知道,我一点也没有活动,就连暗示也没有”  “你小子市长的屁股还没有坐热,就想当副省长了?我告诉你一句实话,这一次副省长没有你的份儿。
你年纪轻轻,让你当省会的市长已经是鞋帮子做了帽檐儿,够高升的了。
你不要再捣乱。
”  牛子甫顺从地回答:“是。
我也这样想。
”  “那组织部劝你退你为什么不退?还用我亲自和你说吗?”  牛子甫笑了笑,说:“我知道我没戏。
一来是我年轻,二来我才当市长,几个人提我,对,是三十几个人提我,这是他们的好意,我也不好意思驳他们。
我肯定选不上,我想与其让别的有竞争力的人参加竞选,还不如我在那里做一个摆设,就算让我见一见这个世面。
你说呢?”  周代也笑笑说:“还算你有自知之明,料定你也没有戏。
提你的那些人不过是在你面前买个好,因为你当他们的父母官嘛,选上选不上,先在你跟前立个人情账户,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支取,你小心一点吧,没有免费的午餐。
是不是?退不退,你自己考虑,我给你留一个余地,就是到临选那一天再退也来得及。
咱们丑话说在前面,我要是发现你小子在下面活动,拉选票,干扰正常的换届选举,哪怕是拉一张选票,我就先把帽子给你摘了,再把你屁股下面那张椅子搬了,你要不信咱就走着瞧。
”  牛子甫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  周代走出去几步,又返回身来对还站在那儿的牛子甫说:“这些日子少来省委楼里转,让人们知道了,还以为你是来找我的,我可不愿意惹这身臊气。
为了让你当市长,已经叫人把我的祖宗三代都骂了。
”  牛子甫又赶紧点头说:“是是是……”  周代回到办公室,看一看烟灰缸里那一堆纸灰,只好把那张纸上的名字再重写一遍。
一串名字从他的笔下滑了出来,如同一串印章。
只是最后一个字被钢笔里溢出的墨水洇成一个黑团,就像钢笔里下出的一个蛋。
他对着那钢笔唾了一口,同时打消了重写那个名字的念头。
  本届人大第一次全体会议已经开了五天,各种例行的报告已经做完,代表们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这些名字上了。
或许他们从报到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这些名字上面,因此,除了各种会议简报上那些公事公办的话,周代听到的和反映给他的,都是关于省长和副省长候选人的消息。
今年的候选人提名与以往有了一个不同,那就是根据新的选举办法,代表们可以自己提名省长和副省长候选人,三十名代表以上提名的候选人与省委推荐的候选人有着同等的法律地位,同样的参选资格。
这意味着省委提出的候选人将面临公开的直接挑战,同时也意味着多年来的那种选举程序将被打破,一条路变成了许多条路,每条都很宽阔。
事实上,这个办法也不是本次会议才有的创举,过去许多次都是这样。
规定代表另外可以推举候选人,甚至在投票的时候也可以另选他人。
只不过,人们每次都没有当真。
而这一次,好像人人都当了真。
  在大会组织代表们学习了一天的选举办法之后,周代代表省委表了态,要代表们大胆地自由地推举自己满意的候选人,省委决不干预任何一个代表的提名和投票权利。
省委副书记郑斌冷冷地提醒周代说实行这种选举办法,已经有几个省把省委推荐的候选人选掉了。
周代不以为然地说:“我相信在我们省里省委的意见和代表们的意见是一致的,没有矛盾。
虽说谁都可以上台唱两嗓子,可是要当个主角,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周代的话很快就传了出去,紧接着各个代表团就乱成一团。
两天过后,一大串名字就摆在了周代的桌子上。
周代看到那一大串名字又好气又好笑。
晚上,他把c市代表团团长、c市市委书记谢守中叫到办公室,问他怎么回事,c市代表团怎么提了那么多的名。
  参加本次人大会议的各地市代表团,都是党委第一把手任代表团团长,而不是按常规由各地市的人大主任或人大主席团主席任团长。
这是周代的主意,他对自己的这个主意还很得意。
省人大主任吴岩提出这个问题。
周代说这是为了保证选举顺利。
吴岩本来已经到了退居二线的年龄,可是不知为什么,周代同意他再留任一届人大主任,也许是为了感激周代,吴岩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说什么。
谢守中也已经到退居二线的年龄,本来他想到省里当一个人大副主任什么的,可是省委只安排他当了一个省人大常委。
许多年前,周代和谢守中曾在一个煤矿里共过事,算是老朋友,他们平时见面都是随随便便的。
周代先和谢守中开了一个玩笑,谢守中却心不在焉地没有答应,周代接着问他c市代表团怎么提了那么多名,谢守中没好气地说:  “你不是让代表们大胆地自由地推举自己满意的候选人吗?圣旨之下,我能不让他们提?”  “那也得有个组织和规矩,不能放了羊。
要是谁都可以参加选举,那还开人大会议干什么?要你这个代表团团长干什么?就是让你把关的。
”  谢守中懒洋洋地说:“那你撤了我算了,我本来就不想干。
再说,开人大又没有我什么事。
”  周代大叫起来:“谢守中,你不要跟我来这一套。
我对得起你。
不是我,你上一届就该下了。
是我让你多干了一届。
你不要人心不足蛇吞象。
让你做个常委,还算给你一个面子。
告诉你,谢守中,你就算一条狗,也得给我看好这一次门。
你把你的代表召集起来,让他们把那些无关紧要的提名撤了。
什么乌龟王八都想获得提名,这是选省长,不是选放羊汉。
”  谢守中还那样懒洋洋地说:“要说你去说,我是不当这个恶人,一个要退的人了,惹那些是非千什么,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再说,那些来活动提名的人手里都提着猪头,见庙就烧香磕头进贡。
过去谁给人大代表送过礼,选谁不选谁,还不是组织一句话。
谁见钱怕钱扎了手,吃了人家的嘴软,不就是提个名,谁心里也清楚,进了庙不一定就能当得了神仙,先捞点现成的再说。
眼下这个样子扯淡,等到了正式选举的时候,那些真正的候选人来这一套,才要你的好看呢。
”  周代喘了一口粗气,说:“送点礼也可以,不要行贿就行。
看来,你还是替我着想嘛。
到底是老朋友。
”俩人沉默了片刻,周代换了一个话题问:“伍月兰怎么样?她参与了这些活动没有?”  谢守中说:“不知道。
她是省里唯一的一个连续九届的人大代表,她干什么,我怎么敢管。
”  周代说:“她在代表中有相当影响,她不参与,就能影响一批人。
你也和她交代清楚,不要让她陷到这里面去。
”  “你还不清楚她吗?从解放后当第一届人大代表到现在,哪一次不是组织让她选谁,她就选谁。
她参与不参与,我不知道,我什么话也没有和她说过。
”  周代突然笑起来,递给谢守中一支烟,俩人都大大地抽了一口,吐出两团浓浓的烟雾。
周代说:“老伙计,我知道你心里有气。
算了,闲话少说,公事公办。
作为一个代表团团长,守土有责。
c市代表团再有事,我拿你是问。
”  和谢守中谈过,周代又和其他九个地市代表团团长谈过,结果让他大失所望。
本来他的原意是让这些地市委书记任代表团团长可以保证换届选举的顺利进行,可是,十个地市委书记中有六个都面临着重新安排,不是对自己的去向不满意,就是对自己的去向心里没底,心全不在会议上,他们对那些到他们代表团里活动提名的人采取了一种放任的态度。
周代隐隐感到,这也许是他犯了一个错误。
不过,他没有顺着这个思路走下去,他不相信这是个错误。
  周代对各个代表团的工作没有产生多大效果,况且情况就像谢守中说的那样,那些参与提名的代表都是收了那些被提名的人各种各样的好处,要他们收回自己的意见也难。
再说,选举办法就是这么规定的,不算违纪,不便硬下令。
周代觉得这样不行,要出乱子,下了狠心让省委组织部出面劝说那些被提名的人自行退出选举。
这得冒一点风险,他一走出这一步,随时会有人说他出尔反尔,自己规定的东西自己先不执行,说重了,就成了限制代表行使民主权利,破坏选举。
周代想到了随时可能挨这一剑,所以先把刀架到别人脖子上,事先在一次会议上放了一点风,说如果那些人不退,就要认真查他们请客送礼搞贿选。
结果让周代感到意外,组织部没有几句话,那些被提名的人纷纷就退了,而且没有人站出来说那句话。
他们心里明白,省委组织部会出面来劝他们退,这就是说省委不会让他们参选,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他们都不敢坚持到底。
省委不支持,他们当选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再说周代要查他们请客送礼的事,这种事周代是做得出来的。
万一选不上,再查出这种事,那他们原来屁股底下那把椅子就得搬家,他们不能冒这个风险。
出一出这个风头也算是达到了点目的,上一上这个台面,为下一次做个铺垫。
  最后,只有两个人不退,一个是牛子甫,一个是曾传薪。
  周代写完了那些名字,当然那些面孔也和他对峙着,他想对他们说些什么,一时也想不出来,只好对着他们出神。
赵致远、钱淇、孙苇、李望之、韩昆,这是上届的副省长,也是本届省委推荐的经中央同意的副省长候选人。
杨黍离,这是J地委书记,是省委新推荐的副省长人选。
牛子甫和曾传薪的脸同时在他的面前闪了一下,牛子甫隐去了,最后留下曾传薪的那一张脸和曾传薪的话:  “我不退,既然代表们推荐了我,说明他们信任我,我怎么能辜负他们对我的信任呢?选上选不上,看代表们怎么投票吧。
”  话是负责劝退的一个副部长传给周代的,周代生气地对他说:“一个部长,连这么个工作都做不了。
你告诉他,他自己不是本届人大代表,一无团,二无钱,三无权,这些年他对省里的工作也没有做出什么大贡献。
在下面进行这种活动,本身就是犯纪律的。
要他好自为之,不要干扰换届选举。
”  那位组织部副部长去了不久,却传回曾传薪更强硬的话:“正因为如此,才可以体现民主意志。
选举办法是根据有关法律规定的,我怎么犯纪律了,再说,省委怎么可以自己规定的东西自己不执行。
我就是要看一看我这‘三无’候选人能不能选上。
”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周代狠了狠心,让省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郑斌出面劝曾传薪退出。
但郑斌却说:“这个选举办法是大会通过的,也是省委主持制定的。
我一出面,就让人认为省委出尔反尔。
这对省委的威信有损害,也是对大会的不尊重,容易引起混乱。
再说,问题也许并没有那么严重,他们这些代表自行提名的候选人是否能够当选,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呢。
”  周代想了想,郑斌的话也对,因此没有再对曾传薪说什么,同时他也相信,他还完全有能力保证选举在一个既定的轨道上运行,这两个人还不会对大会造成什么影响。
  周代这才想起应该看一看是哪个代表团为曾传薪提名的。
提名曾传薪的并不是他曾经工作过的x地区,而是另一个地区的代表团,这几十名代表似乎和曾传薪并没有什么关系。
本来周代对这种提名不太在意,即使他们提了,他相信只要省委出面劝退,他们都会退掉的。
曾传薪硬顶着不退,实在是他没有想到的。
  周代手里的笔在曾传薪的名字下面戳了好几个点,从喉咙里发出几声冷笑。
这时一只蚊子在他的耳边发出一阵嘶叫,他猛醒一般把自己的表情收起来,只是想到曾传薪话里的高傲,才觉得对着曾传薪的名字笑两声也不为过。
周代没想到曾传薪竟认同那个“三无”候选人的说法,可是他不认同又要怎么样呢?他实在就是“三无”候选人。
  ……
图书标签Tags
官场


下载链接

选举下载

评论与打分
  •     他说很好…,期待下一本
  •     不错的,侯卫东的官场之路终于又有了波澜
  •     在机关企业总会关于换届,给力!
  •     跟书店看的差不多,希望会很好看
  •     不买也罢!,浮石的小说确实把现实社会展示的淋漓尽致
  •     题材新颖,不愧是最好的官场小说
  •     还没有读,偶然断网端起买来很久的《李逵日记》
  •     谁有权力不用,“官场教父”普天成运筹帷幄于官场之中
  •     是本能让人看进去,无位子!
  •     不错的书 印刷质量很好 发货快,价格便宜
  •     较卑鄙的圣人差一点,别太贪心哟。
  •     还想买一本《怎样做好机关工作》冯章,非常好的一本书
  •     不错。看了以后感觉引人入胜,机关中做人比做事更加重要
  •     和国画一起买的,是值得一读的官场小说。喜欢高和的作品。
  •     官场中不错的小说,看了介绍说不错
  •     秘书是领导的鞋子,反正黄晓阳的书
  •     作者写的太慢拉,内容丰富。收益颇大!
  •     找寻中国足球水平低下的深层次原因,各种圈子各种段子
  •     从平凡人的角度全面展示一个李斯,这本书是朋友推荐的
  •     看来作者查找了不少资料呢,高手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