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爱情

永别了,爱情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2-12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吴明宏
页数:256
字数:132000
书名:永别了,爱情
封面图片
永别了,爱情

内容概要
假如你碰巧拿起这套书,一读就会放不下——闯进小资情调里的“风情狼”。与其说它是一种情调,不如说它在明晃晃的阳光下调情。
  内容的平民性表达,幽默的写作方式,一段段市井人事,组合成一部部茶余饭后的笑料式畅销小说。也许世界本是一首无声小曲,歪歪斜斜只排出作者冷漠的叹息。这又是一次偶遇我期盼你再回眸留住——
书籍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章节摘录
书摘  这一个月里,她像一个梅开二度的老女人(请原谅,我至今没有找到更确切的词),整日飘飘然、晕乎乎,两眼发亮,布满细密皱纹的脸上一片少女般的红晕。
  也许,那就是她一生中最快乐、最充实的时期了。
  直到今天,她还对我们四姐妹唠叨她当初是如何“新官上任三把火”,以及如何“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开展新工作”的。
  (在我还没有坐到今天某建筑公司副主任这把交椅上时,她几乎每天都要在我耳边反复灌输为官之道。
)  可是,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在我眼里,她的一生其实是悲剧性的一生。
  在还是一个纯洁少女的时候,她就开始了没日没夜地和女人的子宫、阴道,婴儿的脐带、啼哭,产妇的羊水、粪便、像脓一般的血,以及生命的生与死打交道……  她的整个青春渗透了这些非人道、非正常、非美好的东西。
  (请原谅,这也许仅仅是我个人的观点,如果读者诸君指责我,那么,现在,就在此刻,你开始把自己想象成一个18岁的如花少女,然后想象你戴着医用手套,在一位正在生育过程之中的产妇阴道里进行工作……你的眼光所能触及的范围,是不堪入目的产妇的阴道,产妇的大腿,产妇逐渐萎缩的大肚皮,以及羊水、粪便、像脓一般的血,甚至很多时候,你的头不得不在产妇的阴道边缘来回摩擦……好了,不说了)。
  以至于后来这些都影响了她整整一生的幸福。
  那就是:  第一,她成了一个性冷淡的女人。
  导致的结果即是:她几乎没有享受过男女之间真正的性爱,以及极度失望的我的父亲对她最后的背叛。
  第二,她厌恶女孩。
  但是上天却偏偏让她生了四个女儿,而这四个女儿最后在生育她的外孙子外孙女的时候,又是她忍着伤心和恶心还有一些难以表述的复杂心情,替她们接的生。
  第三,由于厌恶女孩,所以她从来没有全身心地爱过她的女儿们。
  她的四个女儿在被母亲漠视、被父亲淡忘的岁月里艰难成长,这样的环境反过来造成了她们成人之后一些不是那么健康的心态。
  如果有人问你:先生/小姐,你认为一个人最需要的是什么?  那么,亲爱的读者诸君,你回答什么就证明了你恰恰最缺的是什么,或者对你影响最深的是什么。
  而我的回答是:健康、良好的心态。
  第四,由于对女儿的漠视,造成了女儿对她的漠视。
  我知道,母亲在晚年的时候,没有得到足够的子女孝顺,她几乎是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生活着。
  虽然,她和我们住在一起。
  在我的内心深处,我一直对人生持悲观的态度。
  我认为大多数人的一生其实都是一个悲剧。
  在这篇小说里,我将慢慢向读者诸君展示我、我的亲人们的许多经历,只要你有耐心读下去,你就会支持我的这个观点。
  当然,最好的是,你能停下阅读,想一想你自己、你的亲人还有那些周围你所能认识的人,是不是大多数都是悲剧性的一生——只是,这种思考只限于35岁以上的人。
  我清楚地知道,我的这一点看法,是不会得到年轻男女们的认同的。
  但是,我相信,大多数、尤其是45岁以上的人群,他们对生命的看法几乎都持悲观的态度。
  当然,也只有在你走到45岁这个年龄段的时候,你才会感到自己的渺小,人类的渺小,乃至地球的渺小,你才会深切感觉到什么叫“来日不多,去日苦多”和“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确切含义。
    高中:    15岁的时候,我认识了莫莫。
  那时候:  他总是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又长又大的蓝色上衣,在县中校门口晃来晃去,不是玩泥巴就是用弹弓打鸟;  他的鼻子下面永远拖着两条长长的清鼻涕;  他的个子几乎只到我的腰部;  他只有5岁……  有一天,他的脸被他的同伴用稀泥巴搓成的泥团打了,他便站在校门口一个劲儿地哭着,我背着书包从他面前经过。
  “小男孩,你哭什么呢?’我对眼泪很敏感,不由停下来问道。
  他擦了一下眼睛,泪汪汪地抬起头看着我,并不回答。
  “嘿,问你呢?’  “他打我。
”他用手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小男孩。
  “为什么打你?”我端起一副路见不平的架势。
  “我把泥巴塞进他的嘴巴里,他就用泥巴打我。
”他一边诉说他的委屈,一边使劲吸了一下鼻子,两条快流到上嘴唇的清鼻涕转眼就回到了鼻孔里。
  我皱了皱眉头,佯装老练地说:“哦,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不对,你不应该先把泥巴塞进别人的嘴巴里,那样他就不会用泥巴打你了。
毛主席教导我们:‘儿童们要团结起来’!哦,你叫什么名字?”  “莫莫。
”他已经停止了哭泣。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我好奇地问,  “不知道。
”莫莫又吸了一下快到嘴边的清鼻涕,盯着我,他不知道我到底想问什么。
  “谁给你取的?”  “不知道,家里的人都这样叫。
”  走进教室,放下书包,看看四周,同学们还没有来多少,我就趴在课桌上,把头埋进两只手臂里。
  莫莫,这名字怎么叫起来怪怪的。
  18岁领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下午,我在学校门口又看见了莫莫。
  莫莫这时候8岁,个子在同龄孩子中依然是小的,而我已经发育得亭亭玉立,个子也有一米六二了。
  他一如既往地拖着那条从小到大一直“陪伴”他成长的长长的清鼻涕,屁颠屁颠跑过来,讨好地叫道:“大姐姐,你来啦!”  我皱了皱眉头,呵斥道:“你要长到多大,才不玩稀泥巴?”  他赶紧乖巧地扔下手里的稀泥巴:“大姐姐,你考上没有?”他使劲吸了一下鼻子,快流到上嘴唇的两条清鼻涕又回到鼻孔里去了。
  “当然考上啦,还用说吗?”我看见莫莫刚吸进鼻孔里的清鼻涕很快又流了出来。
  这次他也意识到光靠吸鼻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就抬起手臂,很干脆地把一大摊清鼻涕一次性解决在外衣上面了。
  我厌恶地转过脸去:“莫莫,你真不讲卫生。
”  莫莫脸红了一下,难为情地把头低下了。
  “过来!”我忍不住掏出了手帕,命令道。
  他走过来,个子还不到我胃部。
  然后,我就用手帕恶狠狠地反反复复地将那张脏得几乎看不清五官的脸擦得通红,并用一种类似于母亲的口气教训道:“笨蛋,你就不能捡张地上的树叶擦一擦吗?”  莫莫终于忍受不了我的折磨,痛得张嘴号叫起来,于是,我有幸看见那张大嘴巴里,上下整整齐齐缺了四颗门牙。
  噢,上帝,他还在换牙齿呢!  噢,上帝,假如我知道,在十多年之后,就在几个月之前,我被这个整整小我十岁的男人彻底征服在他的床上——虽然,这时候他已经是一个风度翩翩、个子颀长、西装革履、皮肤白皙、干净,并且,一笑就露出一排雪白牙齿的好青年……  如果我知道,如果我能预测,那天下午,我一定会一把扔掉大学录取通知书,跑回家抓起菜刀,想都不用想就切断我的大动脉。
  阿门!  这就是人的命运!!  ……
媒体关注与评论
书评风乎?情乎?郎心?狼心!天府才女吴明宏倾情奉献——“风情狼”!这样的黄昏,我只能把种种粗糙的痛苦,翻晒在最后一轮光圈中。我经常都深感无助,尤其是在夜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让自己歇一歇。		  
编辑推荐
  假如你碰巧拿起这套书,一读就会放不下——闯进小资情调里的“风情狼”。与其说它是一种情调,不如说它在明晃晃的阳光下调情。  内容的平民性表达,幽默的写作方式,一段段市井人事,组合成一部部茶余饭后的笑料式畅销小说。也许世界本是一首无声小曲,歪歪斜斜只排出作者冷漠的叹息。这又是一次偶遇我期盼你再回眸留住——


下载链接

永别了,爱情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