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殇

欲殇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3
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
作者:尹清海
页数:365
字数:270000
书名:欲殇
封面图片
欲殇

内容概要
  本书记录了欲望与理智、城市与乡村、男权与女爱、物质与精神相互扭结与震动的历史阵痛。
作者简介
  尹清海:1978年8月生于江西省井冈山下的小山村。文学硕士。曾供职于江西某电视台、人民日报社。现工作于中宣部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担任纪实小说创作委员会主任。自幼酷爱写作,已出版作品多部。
书籍目录
一 疼痛青春
二 天边彩云
三 花辦初恋
四 迷蒙雨季
五 命运之门
六 烟雨凄迷
七 埋葬爱情
八 初涉人生
九 落叶飘零
十 荣归故里
十一 欲望膨胀
十二 月亮别哭
十三 流浪蝴蝶
十四 惊涛骇浪
十五 步入政坛
十六 青云直上
十七 粉墨登场
十八 凋零玫瑰
十九 为利所诱
二十 云卷云舒
二十一 尘埃落定
二十二 春风得意
二十三 “富民工程”
二十四 省委视察
二十五 明争暗斗
二十六 谁主沉浮
二十七 暗潮涌动
二十八 风起云涌
二十九 心腹调离
三十 大江东去
三十一 月满西楼
三十二 真假红尘
三十三 人生真谛

章节摘录
  十二月亮别哭  彩云毕竟是谢三江的初恋爱人,谢三江从相爱时就一直深深迷恋着彩云.现在更是日思夜想。
相比柳芳,彩云简直就像高贵的艺术品。
她不仅很懂打扮,总是恰到好处地搭配着各种各样的衣裙,而且善解人意,心灵善良,撒娇时的那种娇滴滴的温柔一点也不显轻佻,她的莺声燕语就像天籁般悦耳动听。
她自信、平和、从容,简直就像圣洁的天使。
  周末晚饭后,谢三江和彩云相约穿过市中心几条大街,来到了市人民公园。
月亮从柳树的枝条间漏下,斑驳地洒在长椅上,晚风徐徐地吹着,感觉十分清凉。
彩云斜倚在谢三江身上,不远处婆娑的水杉在月光中像堵长长的高墙。
谢三江把右手伸过去揽住彩云的肩,凝视着清冷的月辉下她那双晶亮的眼睛。
彩云缓缓地伸出双臂搂住他的脖子,玉手轻轻地扶摸着他的头发,他感觉她眼睛如温润的碧水,充满无限哀伤和柔情。
这时湖里的水飘起悦耳的音乐,他们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诱人的音乐,那不是任何乐器所能弹奏的。
银辉下的彩云宛如一位素装的典雅端庄的玉女,一袭青雾的裙衣随风飘动,两个人互相拥吻着,似乎在倾诉多日的相思。
他们紧紧拥搂着,恨不得将彼此镶嵌进对方的身体里。
夜空的月亮不一会儿钻进了云层里,怀里的彩云突然幽幽地哭了。
他感觉到了她那湿漉漉的泪水沾到了他的脸上,诧异地问:“亲爱的,你怎么哭了?”彩云赶紧擦了一下眼泪,故意笑了一下说:“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吗?在中学时,我就对你有了感觉,你的眼神是那么专注,就好像溢满了泪水一样,我知道里面有很多内容。
我喜欢你才华横溢,喜欢你幽默上进,我一直默默地爱着你。
我的第一次给了你,而你却娶了别人。
”彩云将脸贴到了谢三江的胸前。
他低下头吻了彩云的额头一下,翻滚的内心充满了自责惭愧、柔情与爱怜。
  “你有什么烦心事就告诉我吧,说出来会痛快些。
”谢三江无限忧伤地说。
彩云仰头深情地问他:“i江,你是真的爱我吗?你能一辈子对我好吗?”谢三江认真地点了点头,坚定地说:“嗯,是真的,我能断定自己的感情。
”彩云说:“那你能离婚吗?我想嫁给你,和你一起生活。
”谢三江睁大了惊愕的眼睛:“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此时此刻谢三江失落的情绪立刻疯长起来,心灵在作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的心好似荒芜的岛屿,被四周的海水困扰着。
最心爱的女人此时就在他的怀里,而她像是宽阔海水里的一叶扁舟,等待他去拯救。
可他连自己都无法营救,又如何能拯救她呢?只感觉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故人就在眼前,他却无可奈何,心中被无尽的伤痛渗透……  夜已深,谢三江在滨江大道拦了一辆出租车。
车里彩云伏在他怀里不住地抽泣,他的心在滴血……生活在变,世界在变,无论哪方面都变得五光十色,光怪陆离,尤其是婚姻,就像洁白的石膏像一样越来越脆弱,你虽然小心翼翼捧在手上,稍不留神,它就会被各种人世间的樊篱挤压得粉碎。
谢三江思绪飘飞,出租车很快到了彩云的住处。
  回到宿舍,彩云去洗澡间冲澡,谢三江坐在狭小的客厅,哗哗的水声断断续续地响着,他放电影一样翻起过去的温馨浪漫的记忆……洗完澡出来,彩云像出水的芙蓉。
“三江,答应我离婚好吗?你和柳芳根本没有爱,你背叛了你自己!背叛了我们神圣的爱!我们可以到很远的地方,你带上我,无论天涯海角我都跟着你……”  谢三江始终一言不发,他不知道一旦和虽不相爱但却是市长私生女的柳芳离婚会是什么结果,他当初可是答应娶柳芳李副市长才帮他改行分配到电视台的……他的头剧烈地痛……  那个傍晚,金红的夕阳,紫色的云霞染满天边。
彩云想回碧河老家散散心,谢三江帮着她拎着行李送她去泰江汽车站。
汽车徐徐开动,他和彩云相握的手终于慢慢松开,彩云那充满哀伤、默默无语的眼光,深深地刺伤了他,他伫立在站台上望着汽车渐渐远去……心里满是凄楚、懊悔、怜悯,为她也为自己.他发誓就是倒回去教书,哪怕种地也要和柳芳离婚,今生今世要呵护彩云,要永远为她撑起一方美丽的天空,让她的世界永远不下雨,永不再受伤,成为她永远停泊的港湾,他要和这个默默地深爱着他的美丽善良、朴实无华的姑娘共度余生……  回到家里,谢三江一遍一遍听着吴奇隆的伤感歌曲《一路顺风》: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们一句话也没有留,当你踏上月台,从此一个人走,我只能让泪流在心底,用力地挥挥手,最亲爱的朋友,祝你一路顺风……  夜深人静,谢三江又想起自己辛酸苦难的童年,想起那些从小和母亲、姐姐上山打柴、莳田、割禾的苦涩时光。
有一次姐姐和他去抓泥鳅时意外地抓到了一只两斤多的甲鱼,谢三江满以为晚饭时一定能吃上甲鱼肉,没想到的是姐姐竞拎着甲鱼到圩上卖了换回几袋食盐、几瓶酱油、几斤菜油,气得他差点把姐姐抓回的泥鳅都倒了。
童年的谢三江除了帮姐姐干农活,还和姐姐一起精心饲养鸡、鸭、鹅、兔,姐姐把养肥的鸡、鸭、鹅、兔到碧河圩上卖了,换回他的学费,扯同新布为他做衣裤,买回雪白的球鞋。
谢三江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时时想起故乡的鸡鸣鹅叫、鸭跑兔跳:想起生机勃勃的农家小院;想起慈祥的母亲,苦命可怜、勤劳能干的姐姐;想起故乡天边橘红灿烂的彩霞,一丘丘绿油油的稻田,一浪浪温馨的山风,拂过一阵阵一层层随风飘荡的稻浪,能闻到稻花香中空气的湿润清甜;想起那绵延起伏的青黛色的青山,天边悬挂着的清凉闪烁的金星,想起在乡村做生意亏得一塌糊涂,浪荡自私的父亲;想起很小便送人的寄人篱下的两个苦难的哥哥。
当然,大山的孩子也会有色彩的地方--比如和村里的孩子打水仗、过家家、捉迷藏、抓鸟、摸鱼……想起这些,他似乎又有无穷的动力,对美好未来充满无穷无尽的渴望。
想到这些,他就被自己打败了,他再也没有勇气去提和柳芳离婚。
难道真的要领着彩云远走高飞,放弃眼下赢得的一切,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去漂泊?  夜很深了,柳芳睡得正香。
由于新房正在装修,他们还居住在单位宿舍里。
宿舍是六七十年代盖的老苏联式的陈旧的楼房,宿舍之间仅仅隔了薄薄的木板,隔音效果十分差劲。
正胡乱想着,隔壁房间突然传来女人的呻吟声,接着传来“吱吱呀呀”的床摇动声音。
他联想到自己连他妈的性生活也从来没怎么和谐过,生活又怎能和谐?他忽然感觉自己是一个被装进鞋套里的人,那鞋套正是自己编就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像流水一样向前流逝,新年将要来临。
谢三江在熬日子中盼望着明天幸福日子的早日降临,盼望着早日拥有自己的香车、自己金灿灿的未来,还有更高的地位和梦想,盼望着幸福生活会像花儿一样盛开。
可是没有爱情的婚姻就像枷锁一样让他窒息,花儿好像都要为他溅泪。
  在新年来临前的腊月二十六,电视台举办了新年联欢晚会。
彩灯、彩球、彩旗,喜气洋洋的对联、横幅,桌椅、茶壶,各种点心、水果、香槟、啤酒和数万响鞭炮,都由何玲、刘怡然等负责采购布置。
广电中心的演播大厅装扮得喜庆、热闹、漂亮。
  晚会开始了,一百余人挤在新装修的演播大厅,黑压压的一屋。
一阵长长的鞭炮声响过后,局长、台长、主任分别致了辞。
简短的致辞结束后,大家开始欢呼,整个演播厅气氛很快就沸腾了。
  肖卓勇这小子也已经提拔为新闻部主任了。
今晚肖卓勇脱掉了他一身常年不换的笔挺西装,穿一件灰色的夹克杉,纯绵西裤,配一件咖啡色的旅游鞋,显得那样意气风发,春风得意,沾沾自喜。
他那得意的样子,好像天下都是他的!谢三江看着他,竞有点想呕吐。
  歌尽舞谢之后,大家开始吃各种零食,玩各种游戏。
音乐响起,盼望的抽奖游戏开始了,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都陆续被人抽走。
每颁~个奖,台下都报以热烈的掌声,所有人都为别人得奖而兴奋不已。
游戏快结束时,特等奖被宋为民摸到,奖的是一台25英寸的康佳彩电。
所有奖品都是商家做广告,赊欠广告费用来充账的物品。
何玲做主持,余台长颁奖时,肖卓勇出其不意地在何玲红扑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何玲羞得惊慌失措,绯红的脸像桃花。
此时,会场像炸开了锅,尖叫声、嘘哨声、拍掌声、跺脚声混合在一起,汇成一股股热浪冲击着大厅,像要把大厅盖掀翻。
  抽完奖后,灯光突然暗了下来,放起了悠扬的舞曲,一对对男女随着缠绵的舞曲陆续旋进舞池。
谢三江小心翼翼地拉着何玲旋进舞池,他们跳得很和谐,舞姿优美默契。
她身穿白色连衣裙,头发绾起,化了淡妆,脖颈白嫩,舞步优雅,身段窈窕,非常迷人。
谢三江轻轻揽着她的腰,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尽管大厅的空气高度浑浊,何玲身上一股淡淡的茉莉花的清香,还是飘进了他的鼻孔,喝了些啤酒的他情不自禁有些深深陶醉了。
  “怎么从来没有见你带妻子啊?”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像一股绵编的春风吹拂在耳边。
她的问话突然触痛了谢三江敏感而脆弱的心灵,他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上次在市人民医院的联欢舞会上,和你搂搂抱抱的女孩挺漂亮的,能看出来她很喜欢你,不会是你的情人吧?”  “哦,她只是我的一个同学,那天恰好碰上了,现在是市人民医院的护士。
”  “你小于是不是欺负人家了,那晚怎么哭哭啼啼的?”  “看你说的,我们虽谈不上青梅竹马,但既是老乡又是同学,那么人见人爱、温柔可人的小妹疼爱都来不及,我怎么可能会欺负她呢?别人欺负她,我肯定奋不顾身、英雄救美!”  “德性!”……  无雨的季节,赣江温柔得像一位羞怯的姑娘,静静地睡在那里;江两岸稠密的柳树丛,白日里遮掩着她那丰盈美丽的脸庞。
生活在泰江两岸的人们,望着她那优美安详的身姿,尽情地享受小城越来越安逸富足的生活。
寂静的夜晚,睡了一个白天的千里赣江,从梦里渐渐苏醒过来,放开清脆婉转的歌喉,重复地吟唱着一首熟悉的小调。
梅雨终于停了下来,天气忽然放晴,刚从家乡同来的彩云心情也晴朗了好多。
小别重逢,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就迫不及待地依靠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贪婪地吻个不停。
她的身体软在谢三江怀里,全身的重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一起匆忙吃过晚饭,他们就手挽手去逛市中心繁华的步行街。
  虽然彩云并没有要谢三江为她买什么,但没一会工夫,他就为她买了一件外套、一双靴子,还有一身套装。
每次买单时,她总是抢着要付账,但他坚持要付,彩云斜睨了他一眼,算是应允了。
可能又要下雨了,天气很闷热,谢三江拎着大包小包,汗如雨下,他的左右手都被购物袋占满了。
  采购完东西.他们迈进商场对面的星巴克,找了一个靠窗户的角落坐下。
彩云要了最便宜的红茶,可以免费续茶的那种,谢三江让服务员把单子给他,要了卡布其诺、蓝山。
座位的前前后后都是成双成对的红男绿女,莺莺燕燕,唧唧我我。
从星巴克咖啡屋出来,他们打了一辆红色的富康出租车,回到单位的宿舍。
  彩云的宿舍在胜利路13号的宋家巷二层红砖小楼上,每逢周末,若不愿去食堂吃饭,可以在单位集体宿舍的公用厨房做饭。
  回来后他们买了些菜,谢三江下厨房做了四菜一汤,彩云把她住旁边的同事王雪梅叫来一起吃。
王雪梅长得水灵漂亮,在一起吃饭时她的话特多,都是讲些单位上鸡毛蒜皮的事,有些内容还是贬损医院的某个护士。
彩云的脸上有些讪讪,但碍于同事情面不好发作。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谢三江十分厌恶那些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听着她絮絮叨叨也有些烦。
  趁“五一”长假,谢三江和彩云相约去了一趟厦门。
他们来到海滨游泳,在金色的晚霞中和蝴蝶一起追逐,在鼓浪屿、普陀寺拍照留念。
不知不觉天色渐晚,他们相拥着坐在海滨听着海涛声,数着天上的星星……宾馆依靠美丽的大海,洗完澡的彩云从沐浴间出来,齐胸裹着一条雪白的浴巾,黑亮的头发瀑布般飘洒下来,洁白的肌肤在灯光下呈现出乳白色的光泽,沐浴后的脸蛋粉嫩红润。
他冲上去把彩云紧紧抱着,轻轻地放在席梦丝床上,缓缓为她解开浴巾……  谢三江疲惫地背靠着床头和羽绒枕,用湿巾擦拭着额头的汗水。
彩云静静地依偎在他的身边,手指在他裸露的胸膛上摩弄着,温柔地说:“三江,你和柳芳说了离婚的事了吗?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话到嘴边又咽下了,我说不出口。
”  “可我们偷偷摸摸,像怎么回事?何况我也老大不小了,女大当嫁,我不能和你耗费这宝贵的青春啊。
”  “我的宝贝,请给我时间,我会找机会和她说的。
”  “你是不是害怕李市长打掉你的饭碗?!”  彩云的话正说到谢三江内心的痛处,让他的心里“咯噔”一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半晌说:“人总要有点良心吧,虽然柳芳是李市长的私生女,可没有李市长的帮忙,我能进电视台,能有今天吗?”  “那我问你,你和柳芳有感情吗?有爱情吗?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可是我要明天!要未来!要前途!要地位!要荣誉!要当官,只有当官才能光宗耀祖!”谢三江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感觉自己就像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肩上拖的这条破烂不堪的沉重大船,是除当小学老师的表哥以外所有血缘关系的一群农民。
  听到这些似乎带有些血腥的像从井底冒出的话,彩云伤心至极,侧卧在床上哭泣,许久才停止了哭声,眼睛有些浮肿,泪痕如斧痕般醒目。
见她哭得如此伤心,谢三江做爱后的清爽一扫而光,脑袋嗡嗡的像一群毒蜂在飞旋.脸上溢出苦笑,他用苦笑为自己的悲哀、为自己心灵深处丢失的灵魂作了深深的讽刺。
夜就像一辆报废的列车一样,冗长,寂寞,停滞不前。
他站在屋子里呆若木鸡,没有温度,没有灵魂,有虫将深入骨髓的欲望像春蚕吞食蚕叶一点点将他全部吞尽……  那天是彩云生日,谢三江主动约彩云来到鸿运大酒店。
温馨柔和的餐厅里正放着一支悠扬的乐曲,在茶几上摆上了谢三江为她精心准备的生日蛋糕和银光锃亮的刀叉,茶几的一头是一束瓶插的红玫瑰,另一头是一瓶打开的长城干红和两只高脚杯。
服务小姐欲将蜡烛插向蛋糕,谢三江摆摆手,吩咐她忙她的去,小姐知趣,款款走了。
  谢三江背对着房门,很绅士地端坐了下来,先是打开KTV电视,接着饶有兴趣地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将23支细小的蜡烛插向蛋糕,并一支一支地点燃,然后把房间的灯拉灭了,房间里23支蜡烛静静地燃烧着,和着回荡的“祝你生日快乐”的浪漫歌曲,显得无比温馨。
  “祝你生日快乐!”谢三江动情地说,让彩云许一个愿。
她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一会慢慢张开了双眼,“噗”地一声吹灭了所有蜡烛。
借着电视机显示屏的一星光,谢三江叉起一块蛋糕递向彩云的嘴里。
  彩云无限幸福地吃完那小块蛋糕,温柔地给两个高脚杯斟满红葡萄酒,然后踮起脚来,仰起身,给谢三江柔情地递去一杯。
几杯酒下肚,燃烧后的酒精给骚动的血脉加入了兴奋剂,那美丽动人的场面燃烧着彼此的无限柔情……他温情地盯着她,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猛力冲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彩云,嘴唇紧紧贴着她那两瓣湿软滚烫的红唇。
她略施粉黛的脸庞和饱满弯曲的红唇在柔和的电视机荧屏光下显得艳丽非凡,两只美丽的大眼睛闪着,溢出无限柔情,双颊红扑扑地燃烧着。
谢三江不敢再看,害怕那情欲熊熊燃烧,能灼伤他的衣服、肉体乃至灵魂。
  ……


下载链接

欲殇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