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债局

夺命债局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12
出版社:时代文艺出版社
作者:常小琥
页数:311
书名:夺命债局
封面图片
夺命债局

前言
写作是一件有种的事文/张元初次见到小琥,是在2005年,他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小琥虽然个子不高,但非常可爱,对谁都是乐呵呵的。后来虽然我们不常见面,但也一直没有断了联系,小琥时常会把自己新写的小说发到我的邮箱里,也会跟我聊聊对电影的看法。我知道他是个超级影迷,这一点从他的文字就能看出来,他的文字具有很浓烈的影像感。我刚看到这部书稿的时候,小琥给它取的名字还叫做“夺命金”。我们知道杜琪峰有一部电影也叫《夺命金》,那是一部既没有很明显的黑社会,也不是讲述真正罪案故事的影片,它讲述的是整个世界经济的动荡以及在这种动荡之下香港股票市场与地下钱庄的黑幕,是一部非常有野心的电影。小琥既然能将小说的名字取作“夺命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想他也是希望能够与杜琪峰抗衡一把。这部小说也是一部带着“混不吝”精神的野心之作。这样的野心不只表现在小琥表述故事的能力上,还在于他对题材的选择。小说虽然围绕着“借钱”发生,但钱只是这个社会的一个药引子。中国经历着在数字上高速发展、由贫入富的阶段,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钱也给某些人带来了困惑。毫无疑问,这种处境下人的生活一定是沸腾的、有温度的,却也是混乱和扭曲的。小琥把矛头对准了这个时代的人,体现出他作为创作者的敏感。但即便是枪口对准了,也难免会放出哑弹。我们经常用一句话来表述一本书或者一部电影的好坏:我能不能看得进去,这个东西距离我们有多远。这种距离并不是单纯地说作品反映的生活离我们有多远,即使是南美洲的故事,只要它反映的心理和人性是真实的,我们依然会觉得切中肯綮。在我看来,小说的创作就是用文字去接近真实的一个过程,与真实的远近能够衡量写作者表述的力量,而这种真实,一定是关乎人性的。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小琥做得很了不起。据我所知,《教父》是小琥最喜欢的电影,我这里也用一个关于《教父》的故事作为类比:《教父》当初在筹拍时几经周折,科波拉拍出《教父》第一部之后,制片人看到样片非常不喜欢,想要换掉科波拉,但又担心失策,就找了好几个人来一起看样片,马丁•斯科塞斯是其中之一。据说马丁•斯科塞斯看完样片之后,说科波拉拍得太好了,并且说这可能会是科波拉拍得最好的电影。为什么科波拉的《教父》会产生争议?是因为他将小说里恢弘的气势、复杂交织的线索简化了,而且用了一种近似纪录片的视觉风格去完成电影的表述,这样的手法让《教父》变得更加真实、更加人性化、更接近美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联系。当然,小琥的小说还比不上《教父》那样伟大,但是它同样带有人性的关照,同样将切入点选择得很小,内涵却很充分。这种对人性的挖掘和叙述的节制感,是许多写作者所难以做到的。单单是从类型写作这个层面上看,小琥能够在小说的章章回回中都铺陈着悬疑,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中国其实挺缺少《夺命债局》这样的故事,悬疑小说在日本、美国、欧洲都有很大的市场,斯蒂芬•金自然是其中翘楚,村上春树的新作《1Q84》实际上同样带有强烈的悬疑色彩。在电影体裁上亦是如此,希区柯克就是一个永远也不可能撼动的大师。但在中国,悬疑还不是一个大的门类,原因之一就是悬疑并不是要简单地给人以惊恐,如何真正将悬疑的色彩托起来,而不是让读者或观众在谜底揭开之后一笑置之,还是需要一定的大智慧来完成的。身边的年轻人们渐渐都有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这让我觉得非常欣喜,也不禁让我回忆起自己拍摄第一部电影的时光,虽然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但那依旧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并时常忆起的时刻。我觉得文艺青年们到最后总是要迈出坚实的一步,成为一个作者,就像小琥这样,无论你写了多少新闻稿,做了多少专访,一个年轻人最终还是要完成一次叙事。在我们那个时代,要完成这一步真的挺难的,多少人都有一个诗歌梦或文学梦,又有多少人感受过被退稿的沮丧。现在出书相对容易了,但看到真正的好书也难了,从小琥的作品里我很容易地看出来,他是具有文学理想的一个青年,热爱写作,并且做得不错。这在当下,似乎已经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趁自己还年轻,为理想奢侈一把,这是一件很有种的事。阅读“之间”的快感——我看常小琥的书、人以及他的未来文/马家辉上次见常小琥,在北京,在酒店的房间内,谈事情。他的长相始终跟我想象中的很有距离,算是体格壮硕吧,浓眉、圆脸,看在我这个香港小男人眼里,是个“汉子”——就是那种动不动便会拍桌子骂娘并且挥拳干架的雄性动物,总之跟我对他的“视觉默认”很不一样。我为什么有倾向温柔敦厚的“视觉默认”?主要因为他电邮向我约稿、替北京某杂志撰写专栏,我先在字里行间认识他,然后才见其人。电邮文字里的常小琥很有耐性,用香港人的说法是EQ很高,非常懂得跟我这个香港小男人周旋折腾。如梁文道所描述,我的性格很“鸡婆”——婆婆妈妈,扭扭捏捏。有人前来约稿,我对于文章长度、内容、刊登频率等细节皆有特定要求——当然,稿费是关键。写作是专业,专业要讲价,天经地义。对我这等态度,寻常编辑要么就是拉倒掉头,要么就是恶言相向,再不就是勉强迁就了我,两三个月后,忍无可忍,不欢而散。跟编辑先生和小姐反目成仇,于我,是常见之事,但这回竟然没有发生(或尚未发生)在小琥和我之间。从他邀稿到我交稿,从他追稿到我追稿费,过程里我们经常意见不合或时间不合,而他竟然都极有耐心地跟我谈判、安慰、劝告、提醒、道歉、说明……不可谓不大大超乎我的意料。所以我先入为主,猜想这个叫做常小琥的年轻男子必然从内心到外形都细致细腻。结果我只猜对了一半,他的长相毫不细致细腻,至少远远不如我预设中的细致细腻,幸好他的言谈想法极符合我的直觉。那一夜在酒店房间里聊天,我们琐琐碎碎地谈及了婚姻、爱情、事业之类的话题。我极少极少跟年轻男子谈此等话题,不知何故,那一夜确实谈到了,但,嘿,请别多心,我们不是gay,房内还有他的杂志社同事。如果我们是,一定公告天下。或许正因常小琥拥有足够的细致细腻,始可写尽如同《暴雨将至》般的江湖冒险和恩仇心事,钱债之间的催还曲折、兄弟之间的离心背叛、男女之间的缠绵暧昧,皆在作者笔墨的射程范围之内。这部小说,像推理也似浪漫,如实录亦像悬疑,类别多元,无以名之。若真要将之纳入某个类别,或可称之为“当代民间传奇”,若用好莱坞类型电影借喻,便是Urban Legend性质,勾勒了某时某地某城的某个侧面,写出了光明与幽暗之间的落差,彰显了繁盛与颓败之间的距离,折射了升华与沉沦之间的苍凉。看到了吧,我用的关键词是“之间”,因为在我的阅读和观影经验里,能够牵动人心的城市传奇和民间故事永远是把“之间”(in between)作为刻画焦点,不只写正面,不只写负面,而是最感兴趣于正负之间的那个混沌板块。这样说好了:当作者写正面提升时,大多只是为了铺陈稍后将至的负面坠落;当作者说负面坠落时,往往能在最不堪的暗角寻得一点光亮。所以才有“戏”,所以也才接近每个有了一些年纪的人所曾经历或见闻的真实。生命的真正味道,总在我们直面种种“之间”的刹那浮现,不全好,不全坏,亦非不好不坏,而是根本不易辨认说清啥好啥坏。想不到常小琥虽然年轻,却也写得出个中味道。下回去北京,再遇见常小琥,我或许会劝他考虑改行做金融和私募,他有资格。他肯定以为我开玩笑,但,我是认真的,至少他可以去拉斯维加斯这样的地方发放高息贷款。有此建议,只缘某年某月某日我到美国演讲,活动结束后,独到码头候船返回香港,由于登船时间尚早,我在码头大楼内无所事事地逛荡。突然,有一位年轻男子趋前,打扮斯文,戴金丝框眼镜,说话时语调轻柔,而他竟然是个高利贷。他用体谅的声音劝我借钱:“朋友,生命无常,对不对?出外靠朋友,对不对?只要还能踏进赌场,便仍然有把输的钱赢回来的机会,对不对?来,没关系的,要不要我帮一下忙?我这里有的是赌本,来,我陪你再进去赌几把,把钞票通通赢回来,好不好?”我看着年轻人的面容和眼神,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我的天啊,这个家伙哪里像传说中的“高利贷”,他斯文得简直像在午夜街头劝慰逃家少女回家去的social worker,专业社会辅导员,甚至像在教堂里对信众苦口婆心、谆谆善诱的神父,提醒大家天国就在眼前,别怕别怕,信者得救。原来高利贷行业发展至此时此刻,或许在追债讨债时仍然要依靠刚烈暴力,但至少在成功放债以前,必须好好利用细致的言辞和细腻的心思。所以我说啊,细致细腻的常小琥,考虑试试吧,拉斯维加斯在等你。你的春天,除了在写作领域,还有可能在别处。
内容概要
  本是普通汽修工的赵亮,做梦也没想到,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不仅丢了工作,还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告诉他如果15天内不还钱,他将被断手断脚,全家陪葬。
  回到家,精神几欲崩溃的妻子告诉了他一切:因为期货投资连环失败,妻子竟然偷偷抵押了他父亲的房本,欠下300万高利贷!而那个魔鬼一样催债的男人,就是北京地下钱庄的核心会首。
  从牙缝里抠钱,从别人口袋里抢钱,伸手向女人讨钱,参加地下赛车夺钱,卖肾换钱……赵亮疯狂筹钱,多年不见的发小白也庭刚从德国回来,居然爽快地借给他100万。赵亮本以为债局就此平息,随后却发现白也庭才是地下钱庄真正的老板!他落入了一个更大的圈套之中。
  短短半个月内,还钱之路几经波折,旧厂改组、公司兼并战、私募上市路、高利贷运作,在一个安于现状的小男人身边接连发生……白也庭设债局的目的何在?浸淫黑道多年的钱庄会首、归国做私募的商界精英、人脉深厚的北京土著,都被卷入资本运作的狂澜之中,三方阵营即将展开一场有关金钱的鏖战!
作者简介
  常小琥:北京宣武一喷子,媒体圈骑墙派,咸湿课代表,Cult片死忠,重口味影评人,瞎话篓子兼愣头青。念旧,蔫儿主意大,爱扯闲篇儿,心肠软,易喝大。写过剧本,开过专栏,混迹平媒网媒自媒体,搞过明星导演制片人。道听银行老友途说,误信律师死党内情,贸入钱商私募怪圈,私访老厂改制窘境,案头乱状一叠叠。庆幸得以坐望南城,写白纸、享陶然、盼广安、植长椿、踩红莲、品樱桃,安贫之余乐道,避乱之余观火,将赏不尽的险恶嘴脸、欢合悲离,细细道来。
书籍目录
写作是一件有种的事
文/张元
阅读“之间”的快感 文/马家辉
第一天 迷眼
第二天 解局
第三天 血仇
第四天 骄子
第五天 收拳
第六天 双刃
第七天 炼狱
第八天 反戈
第九天 牵制
第十天 错手
第十一天 归尘
第十二天 自决
第十三天 躺枪
第十四天 绝杀
第十五天 死寂
后记

章节摘录
版权页:
他的手机适时响起,估计是霍晶晶催自己回家。
“喂,霍晶晶同志,你睡醒了?单位算我工伤让我安心养着,我也没借钱给老陈,你可别再跟我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他不敢提下午发生的一切,为了哥们儿老得跟媳妇儿编瞎话,没听说江湖救急还得搭上一段儿原创故事的。
“哦?霍晶晶?她还有这本事呢!”一个中年男子魔鬼一样低沉的嗓音,吓得赵亮一激灵,仔细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你好赵亮,我想和你玩个十五天的游戏。

“你哪位?”
“别紧张,你的一生似乎都在随遇而安中度过,钱和时间对你的生活就像蛋糕上的樱桃,只是无谓的点缀品。
你生性安稳、敏感、心肠软、怕输,似乎还没有什么值得你豁出一切去争取,哪怕是坐牢也没有改变你固执的秉性。

“你他妈谁啊?”
“所以,这个游戏或许能帮你重燃对生活的渴望,让你忘记输赢,在时间的流逝中你会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或者失落。
我现在这里有你一笔烂账,你准备好还清它了吗?”
“打错了吧?”赵亮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接受这个游戏吧,数目是三百万,按照协议你还有最后十五天必须还清,否则,断手断脚只是开胃小菜,我保证你全家不得安宁。
先别着急给别人送钱了,赶紧筹钱自保吧,否则真等到断手断脚,你还怎么开车?”
“协议?你有病吧!”
“十五天。
听说你开车是把好手,从现在开始,你要学着和时间赛跑了。
跑不赢这一次,你就没有再跑下去的机会了。
本来还有一点利息,考虑到今天通知你比较晚,就抹了吧。

“你是放高利贷的?”他感觉就像挨了别人一记闷棍,一棒子被打到另一个世界。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的对手是时间,你未来的命运全由这十五天来决定,是生是死,时间来作裁决。

“我什么时候欠你的钱?”
“你手里不是有个信封吗?打开看看就全知道了。
记住,不要节外生枝,你可能不太明白,干我们这一行,最怕的就是惊喜。

“我操你大爷,别跟我玩儿阴的!你他妈谁啊!”他身边的人着实被吓了一跳,孙丽走了过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会有人告诉你这些的,十五天后,你不会有第三条路,珍惜时间。
”那边挂了。
赵亮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进车里的,除了下午的那份离职协议,他没跟任何人签过字,甚至没来得及跟不远处的孙丽道别,就从酒吧的台阶上一跃冲了出去。
三百万?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怎么可能去借?有这么多钱还上什么班?
信用卡被盗?不能,我就一张交罚款的交通卡,还随身携带呢!
网上银行?支付宝?我连开心网偷菜都不会。
后记
北京人一度耻于谈钱,最起码那种赤裸裸的两眼鎏金者,还是少数。好显摆,但不露富,说到底,骨子里还是清高,爱把钱和感情、责任、面子、地位以及一大堆鸡毛蒜皮的扯淡事儿混淆在一起。尤其当这笔账涉及亲戚弟兄、街坊邻里、单位同事,那这场戏就更热闹了。这钱能不能要到手,往往在眼神儿里见,咱俩这关系,别张嘴,一张嘴就浅了,就俗了。如果是南方人,钱没了拼命也要赚回来,但北京人,钱没了?没了就没了呗。尤其是往上一辈儿要富却没富起来的那一代北京人,无论是借钱还是清账,债与礼掰扯不开时,两人听话听音儿那场面,有意思极了。    但如果钱变成房子,变成女儿的抚养权,变成求讨老婆回头的价码,那北京人眼里就容不得沙子了。于是在这个故事里,钱商、钱棍和钱奴,三个男人自认为攥死了对方,急转弯儿加大对角儿,短短十五天内走上一条命运互换的轮回之路,就图一样东西——钱。其实这是一个掐头去尾留当间儿的故事,你无法想象在这十五天以前,赵亮夫妇承受着怎样的生活压力,也不得而知十五天过后,陈天朗夫妇又会身陷怎样的煎熬。钱成了几路人马彼此利用、相互牵扯的暗锁,他们必须按自己交际圈子的生活原则解决问题,而这些原则的基础,正来源于北京人的道义感与家庭观。像赵亮这类的当代普通青年,身边三五死党,平日酒肉穿肠,唇齿留香,真遇到事儿虽说不上拔腿就跑,但别谈钱,谈钱立即陷入敏感的“双边关系”。所以正如陈天朗所言,穷日子过久了,才会懂得借债也是一门生活哲学,不是伸手傻借就能得逞,怎么拿钱,怎么拖账,怎么令对方免张尊口,那种节奏与深浅,要拿捏准。如此之辈,可视之为钱奴。    女人不同,女人信的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如此倒逼出一类男人,把钱当成唯一能压住女人的东西。说白了,女人要安全感,男人一样也要,北京男人尤甚,特别是那种表面上虚荣而空洞的安全感,几句话就能把自己填满,而唯一能同时慰藉双方的只有钱这一样东西。这类人,活着就孤注一掷地赌命,吃亏永远是死。就好像书中的程震,他在每一笔生意和每一处环节上都要精准算计,却在女人身上丧掉得失分寸。这种人信奉一句话:只要钱能办到的事儿,那就不叫事儿。程震这一路究竟要得到什么,恐怕他没工夫细想,但他不能丢掉什么,这他比谁都清楚。钱的用途在他看来,要比任何人都实际,只有孙丽这个女人,对他来说还有那么点儿形而上的意味,但也就是这小小的幻想把他领上了绝路。用最擅长的路数,去玩儿本不该属于自己的赌注,这种人可视之为钱棍。    白也庭这人干净,讲究个有头有脸,钱对他而言,只是芸芸众生里最平常的一种支付中介。他这辈子从没为钱多花过一分心思,建筑、骑车、种植花木,还有美丽而缥缈的沃尔夫斯堡女人,太多东西比钱更有吸引力。倒退三十年,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你我心里都有数。他与赵亮、程震之流本是对立,但白也庭心中的郁愤和纠结,完全来自他个人的情感立场和气度。至于钱,除了被孤立看做实现父辈救赎的事业目标,他还能想出更为实际的用途吗?钱商于他,实为小觑。    所以当我将这三条线上的怪人怪事讲给我的律师朋友时,他立马跟打了鸡血一样告诉我,这种私募加钱商的组合,正是近年来在他手里不停往上冒的商业案例,按都按不住。于是从他那里,我了解到这个行业的圈钱内情和险恶人性,他也为我提供了尽可能多的专业上的支持。而在我的朋友圈中,刚好也有因做放贷生意而财源广盛者,平日聊起来,他们眼中的金钱观当然与我等大相径庭。不知是何等机缘巧合,这些现实中离我并不近的人影,突然在我的作品里自然交汇,谱写出一行行触目惊心的针尖麦芒之争斗。    如果你有空去南城溜达,注意听街边老少爷们儿聊天,问候中透着底气,这叫有面儿。吹牛皮不怕,但不能叫人瞧不起,所以穷横的主几大都盘踞此地。年幼时我家也受过钱的困扰,也一度因长辈投资股市,一夜间损失二十来万——这在20世纪90年代并非小数。进而牵连起大家庭的房产纠纷,不胜其扰,但我却把这视为看透人心的小段子。直到多年后我离开南城,搬到四环外生活,这时我才念起它的好。南城的好,是灌注在血液中的亲密念想,是挥之不去的生活记忆。我在南城的街道学会骑自行车;在南城的校园学会追女孩子;在南城的书店学会偷东西;也和山鸡与浩南哥一样,在南城的球场消磨时间,然后看着街道被拆、女孩毕业、书店转营洗脚城、球场上老伙伴儿各奔东西,而我的一切仍属于那里。南城的寸砖寸瓦,可以说,我没齿不忘,我只把它视为我的家乡。甚至整个北京城对我而言,就是南城的烂漫夕照、南城的旮旯胡同、南城的灰墙碧瓦和绕耳鸽哨以及迷蒙空际的漫天飞雪。多年后,当我再次骑行,穿过那条曾和表弟学车时反复练习的小巷,孩童年代的景象跃然眼前,仿佛时光倒流,我依稀看到小哥儿俩争抢车把时咬牙切齿的样子。骑出街面儿的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我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还创造了另一个生命,我还没想好待到他长大以后,要不要告诉他这些琐碎事儿。但我会赶在南城还未消失前,拉着他的手,再次漫步于大观园里,就像儿时姥爷对我一样,水榭长亭,曲廊连苑。不久,我也将搬入刚装修好的新家,令人高兴的是,我终于不用再住四环外了,我搬到了五环外。    当然还要借这方寸之地,多一句嘴,对身边的人聊表谢意。感谢我在《新京报》的领导李多钰女士,我没少在关键时刻给她掉链子,以后争取靠谱的地方越来越多;感谢我的法律顾问刘琳,你在专业问题上给我的支持以及你的诚恳与直白令我受益良多,我敬佩你在业界这样的地位,还坚持做着理想者的事儿;感谢我的编辑管嫣红,你被我折磨得不轻,另外,你是我见过的身材最棒的编辑;感谢我的兄长王昶,没有你,我不会是现在这样;感谢范’?九维,好吧,我承认你能当个编剧。    最后,对于南城,我不是那种能高呼“我欠老天十部长篇”的作家前辈,他们出息太大了,但是我确信,我在悠长的岁月里依偎着南城,总不会拍拍屁股走人,我确实欠南城点儿意思。这点儿意思,总有一天,我会还给它。    2012年11月8日于西山大觉寺
媒体关注与评论
小琥是个超级影迷,他的文字具有很浓烈的影像感。杜琪峰有一部电影叫《夺命金》,展现世界经济动荡下的香港股市与地下钱庄的黑幕。小琥把自己的小说命名为《夺命债局》,我想他是希望向杜琪峰致敬一把。但这种用意还不只表现在他表述故事的能力上,更在于他对题材的选择,他把矛头对准了这个时代,体现出他作为创作者的敏感。    ——张元    下回去北京,再遇见常小琥,我会劝他考虑改行去国外做借贷生意,他有资格。他肯定以为我在开玩笑,但我是认真的。细致细腻的常小琥,试试吧,拉斯维加斯在等你。你的春天除了在写作领域,还可能在别处。    ——马家辉    大多数作品都会美化人间,但这部小说直接用钱解构社会关系,剥离伦理。兄弟反目、夫妻叛离,像把钝刀戳人脾脏,在环环相扣的悬念中,每个人都被逼作取舍。当然,撇开那些人性的阴暗面,这本书或许还是本不错的财商教材。    ——不加V    嬉笑怒骂的文字、曲折回环的故事,揭示了城市生活困境与金钱本质。每个人都被迫贪婪,被迫保持欲望的激活状态,被迫落入罗网。在这场苟活中的较量里。奔跑是唯一的方式,你要比金钱猛兽跑得更快。    ——韩松落    常小琥的《夺命债局》是我见过的关于北京最接地气儿的小说,地气儿腾腾往上冒,痛快淋漓处,泪汗交织。    ——谭飞
编辑推荐
《夺命债局》编辑推荐:读懂了金钱的交易,就读懂了这个时代。一本书写透商业圈金钱交易内幕。三个男人命运的对调和转折,钱商和钱奴的阶层鏖战。揭秘商业圈金钱交易里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真实呈现金钱交易下的阶层鏖战。读懂了金钱的交易,就读懂了这个时代。15天内面对:地下钱庄+私募海归的残酷追杀,借钱求生倒计时扣人心魄。强大的推荐阵容:张元、马家辉亲自作序。冯唐、王小山、孔二狗、阿乙倾力推荐。
名人推荐
小琥是个超级影迷,他的文字具有很浓烈的影像感。杜琪峰有一部电影叫《夺命金》,展现世界经济动荡下的香港股市与地下钱庄的黑幕。小琥把自己的小说命名为《夺命债局》,我想他是希望向杜琪峰致敬一把。但这种用意还不只表现在他表述故事的能力上,更在于他对题材的选择,他把矛头对准了这个时代,体现出他作为创作者的敏感。——张元下回去北京,再遇见常小琥,我会劝他考虑改行去国外做借贷生意,他有资格。他肯定以为我在开玩笑,但我是认真的。细致细腻的常小琥,试试吧,拉斯维加斯在等你,黑社会在等你,钱庄生意在等你。你的春天除了在写作,还可能在别处。——马家辉人和人的关系,归根结底是利益关系,说白了就是钱。大多数作品都会美化人间,但这部小说直接用钱解构社会关系,撬动阶层,剥离伦理。兄弟反目、夫妻叛离,像把钝刀戳人脾脏,在环环相扣的悬念中,每个人都被逼作取舍。当然,撇开那些人性的阴暗面,这本书或许还是本不错的财商教材。——不加V嬉笑怒骂的文字、曲折回环的故事,揭示了城市生活困境与金钱本质。每个人都被迫贪婪,被迫保持欲望的激活状态,被迫落入罗网。在这场苟活中的较量里,奔跑是唯一的方式,你要比金钱猛兽跑得更快。——韩松落常小琥的《夺命债局》是我见过的关于北京最接地气儿的小说,地气儿腾腾往上冒,痛快淋漓处,泪汗交织。——谭飞
图书标签Tags
金钱,小说,内幕,黑道


下载链接

夺命债局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内容还可以的一本书,看完的那晚还做噩梦了。可以当本很好的厕书
  •     昨天收到书了,正准备看呢!一直想看看金融方面的书,正好发现这本,看介绍就感觉一定很棒!
  •     作者自我介绍很吸引眼球 内容吸引人 值得拜读的一本书
  •     一口气看完的,强烈推荐,很棒,情节紧凑,环环相扣,关于并购重组、高利贷、经济大势等方面的描述也很精准,主要人物形象很立体,很能感觉到北京人那种独特的行为方式。
  •     今天收到了书,还没来得及看,不过有同事翻了翻,说故事很精彩,虽然刚看了一点儿但已经上瘾了,哈哈,我也很期待快点看一看。
  •     作者要续呀,还是认同性瘾这种病
  •     书的装订不好,非常实用
  •     他非常喜欢这本书。,很不错。
  •     超值!就是物流不给力。,反映了铁路内幕
  •     顶下。,里面确实反映了中国铁路的很多现实问题
  •     结果比想象的好多了。支持国产作家写这样的悬疑大作!,这个领域实在不感兴趣啊!
  •     把姚明写的更加平民化,整体写作水平与故事编造水平还算上乘吧/
  •     虽然最终不是我选择的投资方式,那种无法求救无法自救的感觉
  •     小说式的文章,第一次买这样的书
  •     第一天看就开线了内容再评论吧,之前被外界吹捧成兄弟的MM
  •     我喜欢的老师,超越小说本身
  •     值得看看,挺满意 的
  •     你们懂的。,看了本书
  •     估计把那些头头脑脑枪毙个遍,看过杨老师的博客后又买了本
  •     明显是一爱情故事。,够我看好久了。
  •     就像真实的发生在我身边。,虽然股票书都不值得买
  •     一查非出事。,书中午收到。感谢当当
  •     换一种角度审视名人,牛人写的牛书
  •     非常好,在现代社会靠投资。
  •     物超所值,无聊的时候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