漕运码头(上下)

漕运码头(上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1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作者:袁炜,王梓夫 著
页数:全2册
书名:漕运码头(上下)
封面图片
漕运码头(上下)

前言
当第一部以京杭大运河和漕运历史为背景的电视连续剧《漕运码头》即将在北京电视台播出之际,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该剧电视文学剧本也悄然问世。于前者相比,这部七十万字的出版物的意义仅仅在于封存一段记忆。这段记忆,历时六年。这段短短的历史,以流水账的形式记录于下:2002年,由北京人艺著名作家王梓夫先生撰写的长篇历史小说《漕运码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并在北京市和全国的文学评比活动中接连斩获大奖。2003年年初,北京中联经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王梓夫先生达成合作意向,决定将《漕运码头》搬上电视屏幕。《漕运码头》电视文学剧本的创作始于“非典”肆虐之际。2003年春节过后,空荡荡的通州宾馆里只剩下两位长期房客:王梓夫和我。二人通宵达旦,夜以继日,历时数月拉出剧本框架,然后便是不辞辛苦地过手和修改。四年过后,当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漕运码头》终于定稿之际,已是第八稿文本。2007年10月,在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和北京市广电局的大力支持下,北京电视台决定独家投资拍摄电视连续剧《漕运码头》,并将此剧作为纪念北京市解放六十周年的重点剧目以及2009年开年大戏,在BTV卫视频道独家播出。北京中联经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作为《漕运码头》承制单位,于2007年年底前全面展开电视剧的筹备工作。2008年年初,北京市通州区委、区政府决定与北京电视台联合摄制电视连续剧《漕运码头》。并决定在运河沿岸选址搭建该剧重要场景漕运码头,以及向摄制组提供剧中重要道具漕运船队。春节过后,根据摄制组意见定址于通州区潞城镇大营村的漕运码头正式动工,工程预算约为1800万元。2008年3月7日,北京电视台与北京市通州区委、区政府联合举办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漕运码头》开机仪式,宣布《漕运码头》正式启航。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广电局、北京电视台以及通州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同志出席了开机仪式。3月8日,《漕运码头》在北京飞腾影视基地正式开机。5月初,漕运码头和漕运船队正式交付使用,随后,摄制组在通州区的拍摄工作在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与配合下全面展开。6月17日,《漕运码头》在通州漕运码头顺利结束前期拍摄,历时102天。据不完全统计,全剧共搭建、改建场景近百处,聘用群众演员近两万人次,在摄制组全体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拍摄期间没有发生任何重大事故。11月初,《漕运码头》后期制作全部完成,最后定稿为四十二集。在《漕运码头》完成片送审之际,向对本剧给予关心和支持的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广电局、北京电视台和北京市通州区委、区政府,以及对本剧的摄制工作给于大力协助的北京新城基业公司、通州区文化委和所有关心支持《漕运码头》的朋友致以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敬意。袁炜2008年10月
内容概要
  道光十九年,圣上为除“三害”,命林则徐赴广州禁烟,两江总督陶澍整顿盐政,又命户部侍郎爱新觉罗·铁麟为仓场总督,赴通州漕运码头铲除日益猖撅、积重难返的漕弊。漕运码头上官衙林立,文武交织,三教九流,盘根错节,形成了一个贪污腐败、危机四布、黑幕重重的独立王国。铁麟乃宗室贵胄,为了不负圣恩,重塑先祖辉煌,他口衔天宪,上任伊始即大刀阔斧地清弊惩奸,以期建功立名。户部尚书王鼎对铲除漕弊早有准备,几年前就在坐粮厅安插了心腹,并收集了武英殿大学士穆彰阿一手遮天、贪污漕粮巨款的确凿证据。然而,线人黄槐岸的神秘失踪,坐粮厅汉厅丞许良年的阴险歹毒,青帮头目周三爷的呼风唤雨,通州知州夏雨轩的运筹巧计,服侍铁麟的奶妈韩小月的神秘身世以及江湖巫医唐大姑的若隐若现,却将漕运码头搅得雾障迷离,悬疑丛生。就在铁麟舍身含名力挽沉疴之际,其爱女甘戎及不肖子甘瑞又从黑白两道搅进了漕运码头,从而引发了一系列怪异诡秘乃至人命大案……漕运码头上,一场针锋相对的生死搏杀就此展开。《漕运码头》是国内第一部反映漕运历史的电视剧。该剧以世事巨变的道光一朝为背景,以反腐除弊为题材,生动展示了大清王朝由盛向衰之际,从王室到中枢,从官场到民间的种种忧患及挣扎。全剧结构缜密,情节紧凑,塑造了一组刚正不阿、耿直忠勇的正面人物群像。剧中既有扣人心弦的传奇故事,又有京韵十足的地域特色,同时展示了丰富的传统民俗文化,体现出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高雅的艺术品位,具有极强的批判现实主义色彩。
作者简介
  王梓夫,北京通州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漕运码头》《异母兄弟》《遭遇复仇》,长篇报告文学《生命之光》《兴旺之魂》《大运河启示录》,长篇纪实文学《净化神圣的国土》,中短篇小说集《昨夜西风》《格外》《王梓夫小说选》,长篇随笔《寻求活法》,散文集《往事门前》,《王梓夫影视剧作选》,话剧《夏威夷酒家》《妃子楼》《红河谷》及电视剧多部。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北京通州区文联名誉主:’席,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创作员、国家一级编剧。袁炜,籍贯山东,1952年11月出生,大学本科学历。1969年入伍,军旅生涯二十余年。先后从事文艺、新闻、宣传、摄影以及电视专题片编导和撰稿人工作,担任主创的电视专题片《祖国不会忘记》《世纪行》《山和海的拥抱》《边关军魂》《力挽狂澜》等节目多次在全国以及省部评奖活动中获奖。曾担任电视连续剧《宅门逆子》《狼侠》等片制片人。先后发表过《雪蒂》《让世界认识你》等小说、报告文学、特写文学作品数十万字。
书籍目录
写在前面
人物表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第三十一集
第三十二集
第三十三集
第三十四集
第三十五集
第三十六集
第三十七集
第三十八集
第三十九集
第四十集
演职员表

章节摘录
01


(浙江会馆
厅堂)朱明宇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金大人,我这次从浙江来也没带什么,这一万两银子是下官孝敬您的。
您看缺什么少什么,就麻烦您自己去买吧。
”金简挠了挠脑袋:“哎呀,要说缺什么嘛,还真是什么都缺。
京官可比不了外官,京官图的是虚名俗礼,外官得的是真金白银。
同是七品官,在京城出行,雇一头毛驴还得自己掏脚钱;可到了地方,七品县太爷,蓝呢大轿,鸣锣开道,亲兵护卫,衔牌高举,那多威风啊?”朱明宇:“那是那是,京官苦啊,就那点儿俸禄,清水衙门,两袖清风。
没关系,金大人,以后缺什么少什么就跟下官说吧。
”金简:“不过,要说不缺呢,还真的什么都不缺。
朝廷的俸禄虽说少了点儿,可咱还有自己的庄子。
一家子几十口人,倒也饿不着冻不着,这就行了。
朝廷是低俸倡廉,咱们呢,得学会过苦日子。
”朱明宇:“金大人,您这么一说,真让人心酸哪,下官这眼泪都要下来了。
”朱夫人:“金大人,您慢慢喝,我就不陪您了。
”金简:“您请,您随意……”金夫人马上站起身,搀扶起朱夫人:“主子,我扶您进去。
”朱夫人:“也好,这么多年不见了,咱也说会儿话。
”金夫人搀扶着朱夫人走进了内室。
三人望着二位夫人的背影,半晌不语。
常德旺:“朱道台,您夫人和金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朱明宇:“这个……卑职也说不好。
金大人,今日贱内多有冒犯,您大人大量,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金简:“哪儿的话?谁让你我都是旗人的女婿呢?不说这些,不说这些。
来来来,喝酒,吃菜。
”常德旺趁着给金简布菜的机会向朱明宇使了个眼色。
朱明宇端起酒杯:“金大人,我们那事您可得上点儿心。
”金简:“好说好说……哎?什么事来着?”朱明宇:“我刚才不是跟您说过了吗?台州卫的漕船马上就要靠岸了。
您得给我派一个信得过的军粮经纪。
”金简:“不就这点儿事吗?还至于这么让你费心?跟许良年打个招呼就行了。
”朱明宇:“许大人那儿好说,卑职另有一份孝心。
”金简:“那不就结了吗?朱道台,以后有什么事找许良年就行了。
在漕运码头上,我是出了名的甩手掌柜,甘愿大权旁落。
吃凉不管酸,油瓶子倒了都不扶。
只要是许良年经手的事,我连问都不问。
”朱明宇:“金大人,有您这句话,我心里就踏实了。
”金简:“常德旺,收兑台州卫漕粮的事就让许良年安排吧,别捅出大娄子就行。
朱道台,你这份心意我可就愧领了,啊?”金简说着,把银票揣了起来。
02

内(许府
客厅)许良年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这么说,这顿饭吃得不痛快?”常德旺:“可不是嘛,这顿饭吃的,我都不知道酒菜是从哪儿灌进肚子里的,我真担心把金大人得罪了。
”许良年:“你呀,是诸葛亮喝盐卤,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你不知道旗人的规矩多吗?怎么事先也不打听清楚呢?”常德旺:“我打听了,朱明宇说他夫人是镶黄旗,我琢磨着金大人的夫人也是镶黄旗呀,这不是挺好嘛。
谁知道怎么会朱明宇给金大人下跪,金夫人反倒给朱夫人下跪呢?”许良年笑了:“你呀,压根儿就没弄清朱夫人和金夫人的关系。
”常德旺:“什么关系?”许良年:“你听说过包衣吗?”常德旺:“包衣?不明白。
”许良年:“知道铁麟家的管家曹升吧?曹升就是铁麟的包衣。
一样的理儿,金夫人是朱明字夫人家的包衣。
这包衣是世袭的。
祖上是包衣,祖祖辈辈都改不了,永远足主子和奴才的关系。
没办法,祖宗留下的规矩嘛。
”常德旺:“可这事是我从中搭的桥,金简大人不会怪罪卑职吧?”许良年:“金简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只要酒喝足了,银子塞够了,他的气也就顺了。
”常德旺:“是啊,金大人肚饱腰圆了,就一推六二五,把什么事都塞给您了。
”许良年:“他怎么说?”常德旺:“还能怎么说?让您瞧着办呗。
噢对了,朱道台想请您呢,让我给定时间定地方。
”许良年:“你定哪儿了?”常德旺:“妃子楼行吗?我琢磨着,谈这种事得找合适的地方。
”许良年:“行啊,只要不往我怀里塞银子,哪儿谈都行。
”常德旺:“这您放心。
漕运码头上谁不知道许大人两袖清风啊?只要有卑职在,这种事您根本不用操心。
”许良年满意地拍了拍常德旺的肩膀:“好好干,只要我许良年还在坐粮厅,以后没你的亏吃。
”03


筛子庄柴门小院林满帆和樊小篱满头大汗地收拾着房子。
孩子在院里玩耍着。
樊小篱:“房子倒是蛮新的,就是小了点儿,啊?”林满帆:“知足吧,比起咱们住过的那些窝棚,这简直就是深宅大院了。
多好啊。
”樊小篱:“总算是有个家了,真是想都不敢想。
”林满帆:“小篱,你说咱们这是烧到哪炷高香了?这些日子,咱一家转来转去,眼看着就走投无路了,怎么就遇见铁大人了呢?”樊小篱:“是啊,你这个没人瞧得起的穷运丁,扒拉了两下算盘珠子,就成了大运西仓的仓书了,这不是在做梦吧?”林满帆:“可不是?听人家说,在大运西仓当仓书,不是秀才,也得有三亲六故引荐,就是这样,没有三年五载也熬不到这份儿上。
唉,铁大人给咱帮了多大的忙啊。
”樊小篱:“要不是我在铁大人家当过奶妈,你能有这福气?磕头都没处磕去。
”林满帆:“对对对。
哎,小篱,我一直没问过你,铁大人家那个吃奶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樊小篱:“……男孩。
”林满帆:“比咱们儿子大还是小?”樊小篱:“差不多……”林满帆:“是铁大人公子的还是大小姐的……”樊小篱:“哎呀,你问这些干吗?”林满帆:“小篱,我琢磨着,等咱们安顿下来,你还是回铁大人家里去吧。
”樊小篱:“为什么?”林满帆:“咱得知恩图报啊。
”樊小篱:“……不。
”林满帆:“为什么不?铁大人多好的人哪?这么大的官,一点儿架子也没有。
在他家当佣人肯定心里舒坦。
”樊小篱:“我哪儿都不去,就在家里看孩子做饭伺候你们爷俩了。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现在养得起我了,干吗还要我出去挣钱?”林满帆:“我的意思是说咱要报答铁大人……”樊小篱:“要报恩你去报,我一个女人家怎么报答人家?”林满帆:“得得得,我不说了,就依你吧。
”樊小篱在屋里转着圈看了看:“要是屋子再大一点儿,再有个小院,我就心满意足,什么都不想了。
”林满帆:“等我的差事安排好了,咱再去租好一点儿的房子。
先凑合着住吧。
”樊小篱:“你可要天天回来,要不我们娘儿俩害怕。
”林满帆:“我回来,当然回来,我怎么能舍得你呢?”林满帆说着搂住了樊小篱的腰。
樊小篱:“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也不怕孩子看见……”林满帆按着樊小篱靠在床上,走到门前,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编辑推荐
《漕运码头(上下)》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下载链接

漕运码头(上下)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曹运码头》留给我的是一本厚重的历史,和历史背后人物的命运变幻,生死离别都是一念之差姻缘。商业的背后是各种利益的交织。
  •     还可以吧。内容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