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怆的灵魂

悲怆的灵魂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2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作者:李哲
页数:401
字数:320000
书名:悲怆的灵魂
封面图片
悲怆的灵魂

前言
  金钱可以编织美丽,也可以制造罪恶;可以使人快乐,也可以让人痛苦。就像我的女儿拿了一百元去献那个一等爱心,她肯定是快乐的,我却感到无奈,也许还会有一种源于社会责任感的愤懑。  搜集了宋智辉的那些“事迹”,我的感觉,有点儿像那天早晨女儿拿了一百元去献一等爱心之后的感觉。我忽然明白了,那是一种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悲哀。我为了保住在报社的地位,保住我赖以生存的饭碗,千方百计了解宋智辉的发迹、顿挫、困厄和再度飞腾,我得到了什么?一声叹息而已。  宋智辉被怀有各种目的的人们合力营救出狱后,在那位神秘的陈董帮助下,借天地公司这个空壳,很短的时间内就创造了一连串的财富奇迹,神秘大亨又一次神秘起来,甚至成了国际瞩目的财富人物。我把他的故事写完了,写的是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因为我只看到了财富的崛起和精神的毁灭。无他。采写这篇稿子,耗费了我太多的精力,我把这篇纪实作品交给总编,满心以为总编会喜形于色夸我几句,没想到他草草翻了一下便放在一边,却十分关切地问我是否见过了宋智辉,问我和他的交情到了什么程度。我一一照实回答,总编眯起了眼睛:“这种稿子,大家都知道,背后应该是有钱的。你问问宋老板,能给咱们多少广告费。”我讶然愕然,良久无语。看着总编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知道,我在报社的工作应该结束了。  我无缘得见在商界叱咤风云已经大红大紫如日中天的宋智辉。对我来说,他现在也只是一个传奇了。  我不知道今后我到哪儿去上班,或许宋智辉也不知道。  二00六年五月十日
内容概要
  本书是一部极具警示和启迪意义的商战小说,也是一部从深层次解读当代商人内心世界的力作。《悲怆的灵魂》通过宋智辉及林楠两位地产界的弄潮儿的搏杀、博弈,通过两个与此相关的女人及后台老板们的形形色色的关系,揭示了商海浮华贪婪的内幕。把一个沉浮在商海中的商人内心的那种悲怆、卑微、悲凉的处境和灵与肉之间的撕扯、倾轧、矛盾刻画的淋漓尽致、鲜活动人。
作者简介
  李哲,生于1968年3月,晋商后代,居西安、北京。1984年大学毕业,在国家某部委一科研单位工作,1988年后辞职下海,在海南,北京,西安等地经商。已出版《槛儿》《大哥》《替身》等。

章节摘录
  天黑了,宋智辉孤独的身影在风雨中摇曳,陪伴他的只有风的吼叫和树枝折断的“咔嚓”声。
视线被倾泻而下的水柱模糊了,他不知道自己目前所在的方位,只能沿着公路艰难地往前走。
在这一刻,后退和前进同样是可怕的。
他尽量不去想这些,不去想大海,因为一想到大海,他就无法摆脱发自内心的恐惧。
可怕又可爱的大海,它那博大的深沉中,蕴涵着摧毁一切的力量。
这是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平静与澎湃,美丽与凶恶,温顺与暴戾,两个截然相悖的面目转换往往在顷刻之间就完成了。
对于万物之灵来讲,恐惧的是突变,是突变的不可控,是不可控的征服力。
  宋智辉横下一条心,就是爬也要爬到基地总部。
  几个小时后,宋智辉隐约看到了忽隐忽现的灯光,那一定是基地总部,因为这条路的终点就是那儿。
  基地总部的大门紧闭着,宋智辉刚触摸到大门,一束灯光就射向了他,只听岗楼里的哨兵大喊:“什么人?千什么的?”宋智辉长出了一口气,大声回答:“我是来送图纸的!”“图纸?什么图纸?送给谁?”宋智辉说:“是王司令要的图纸!”  宋智辉走进岗楼,向哨兵说明了情况。
哨兵看了看表,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
见哨兵还在犹豫,宋智辉赶紧解释,说他是下午三点多出发的,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因为王司令要求今天无论如何要把图纸送到。
哨兵想了想,给王司令打了个电话。
哨兵刚说几句,王司令就让哨兵把电话转给宋智辉。
宋智辉抓起电话听筒,有点儿忐忑不安,如果王司令不见他,那可怎么办?他想,今天一定要见到王司令,这一路的罪不能白受。
他对着话筒急切地说:“王司令,我是设计院来送综合楼设计方案的,我叫宋智辉。
三产办李主任要求我们今天必须把图纸送到,他说您要亲自审定。
我是下午三点多出来的,没想到在路上耽搁了,这么晚了给您打电话,对不起!王司令,您看我把图纸放在哪儿?”王司令说:“你疯了!不要命了!把电话给哨兵!”  宋智辉按哨兵的指引来到王司令家。
  王司令看着宋智辉脱去雨衣,脱掉衬衫,把绑在身上的塑料纸拿下来。
宋智辉打开塑料纸,带着体温的图纸完好无损。
宋智辉手捧图纸,望着一言不发的王司令,不安地说:“王司令,真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这么晚了我真不知道该把图纸送到哪儿,所以……”王司令扫了一眼图纸,又看了看宋智辉,片刻后说:“好,是条汉子!今天只有你一家按时送到,我看就是它了!只有信守承诺的人才配千军人的项目,我喜欢你这种性格!”宋智辉心里一热,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激动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总算是忍住了没落下来。
  王司令打电话叫来了一辆中吉普,把宋智辉送走了。
  宋智辉回到分院转述了王司令的话,大胡子等人立即欢呼雀跃起来,他们用凉水代替啤酒,痛饮狂欢。
宋智辉抑制不住兴奋地说:“真没想到王司令就这样拍板定案了,我们成功了!”“成功了!”几个年轻人互相击掌欢庆,兴奋得一夜没合眼。
  第三天下午,台风终于停了,三产办的李主任来到分院。
晚上,李主任请宋智辉和大胡子吃饭。
席间,李主任说王司令对宋智辉设计的方案大加赞赏,另外几家设计院的图纸王司令看都不看就否决了。
李主任直言不讳地问宋智辉:“不知您和王司令是什么关系?”宋智辉正想说他与王司令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却被大胡子抢过了话头,煞有介事地说宋智辉的爷爷是总参的离休干部,在北京也算是个颇有影响力的人物。
宋智辉没想到大胡子会撒这么个弥天大谎,他尴尬万分地瞪了大胡子一眼,却又不便当面戳穿大胡子的谎言。
李主任听罢,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举起了酒杯:“明天来签合同吧,付款方式由你们定,设计费就按你们的标准收,不必优惠了。
”  第二天一大早,宋智辉和大胡子就来到三产办签合同。
临进三产办大门时,宋智辉告诫大胡子,千万别再信口开河了。
大胡子诡秘地笑了笑,说这不叫欺骗,这是计谋。
  合同非常顺利地签完了。
中午,大胡子在“东北人”餐厅请客,小玲和大李一直陪着。
李主任酒量很好,小玲坐在李主任身旁,不知碰了多少次杯。
李主任情绪非常好,对所敬的酒来者不拒。
小玲请李主任以后多多光顾“东北人”,李主任嫌“东北人”的条件稍差了些,说他们三产办有一处餐厅,可以让小玲承包,条件自然很优惠。
小玲听后大喜,又一次敬了酒。
李主任正喝得高兴,豪迈地表示,单是三产办和他的那些朋友们就能把餐厅喂肥。
  席间,李主任关切地对宋智辉说,搞设计赚钱太慢太辛苦,为什么不炒地?海南的土地都要炒疯了。
宋智辉很茫然,说他们还不具备炒地的实力,买不到地拿什么去炒?李主任悄悄告诉宋智辉,地,他有,他愿意帮宋智辉,并说这件事以后再详谈。
  李主任离开“东北人”时,小玲备了一份烟酒,让李主任带上,李主任没有推辞。
送走了李主任,小玲对宋智辉说,哪天一定要登门拜访李主任。
  接下来的几天,宋智辉和分院的同事们开始专心致志地画图。
大胡子请了一位佣人做饭,并用收到的第一笔钱买了几个电风扇,条件比开始时改善了许多。
  小玲来了,她说晚饭她请,让设计院的人都去。
大伙儿自然很高兴,停下手中的活儿,来到“东北人”餐厅。
小玲安排大家坐进包间,菜很快就上齐了,很丰盛,当然也缺不了酒。
就在大伙儿闹腾的时候,小玲把宋智辉叫了出来,她让宋智辉陪她一起去见李主任。
大李在门外等着,他开了辆白色的面包车。
小玲说这辆车是走私货,很便宜。
宋智辉被小玲糊里糊涂地拽上了车,他还不知小玲要见李主任的用意。
小玲说三产办有很多门面房,位置都不错,公家的东西,租给谁不是租?小玲说她已经看上了一处,只要李主任发句话,就可把现在的租户赶走。
宋智辉不知小玲是如何知道李主任的住址的,在李主任家门前,宋智辉有点儿犹豫。
小玲说那天吃饭时她都看明白了,李主任绝对买宋智辉的账,她说李主任可是个活财神,做生意,就应该拜这种人。
她让宋智辉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见到李主任后,宋智辉只要说一句话就行了,就说小玲是他的表姐。


下载链接

悲怆的灵魂下载

评论与打分
  •     送给老公看,还没有看完